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327 氣運無敵李英瓊

  站在鄭鳴身后的祝心容,也是一皺眉頭。這些年來,上赤炎山,資質卓絕的弟子,一般都會有所得,已經成為了一個慣例。
    只不過所得到的東西,價值一般也不是太高,所以他們這些人談起來,也就當成一個笑話。
    鄭鳴沒有得到什么,在祝心容看來,也就是鄭鳴的運道還沒有到,但是現在被真玄子師兄弟一唱一和,卻好像鄭鳴得不到就不太對。
    這丟點顏面是小,如果影響了鄭鳴的心態,那對于紅日上人傳承的獲得,恐怕就有不小的影響。
    “師弟,不用理會這兩個人,咱們來赤炎山,為的是萬火蓮池之中的紅日祖師傳承,而不是他們赤炎山這點小東西。”
    鄭鳴心中知道,自己這個師姐說的是對的,但是讓這么兩個蒼蠅般的家伙,當著如此多人的面嘲弄自己,實在是讓他不爽。
    你們不是說我運道不成嗎?老子自己不行,那其他人還不成。心中念頭閃動,一張張被抽到的英雄牌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太古金烏,大爺的肯定不行,催動之下別的不知道,反正這座山,都能夠給他毀了。
    帝釋天,這個倒還不錯,能夠得到上古鳳凰之血的家伙,應該能夠得到一些機緣,但是用一個武力值超強的英雄牌賭一口氣,太敗家子。
    嗯,這個好像能用啊,鄭鳴看著少女李英瓊的英雄牌,天生仙骨咱就不說他,那幸運光環,可不是玩笑啊!
    用了,不爭饅頭爭口氣。
    點開了李英瓊的英雄牌,鄭鳴朝著真玄子輕輕一笑道:“還是真玄子師侄懂我啊,嗚嗚,師侄你放心,等一下師叔我一定少不了你的好處。”
    真玄子的臉抽搐了一下,大爺的。我已經是三品宗師了好不好,就憑你一個還沒有進入六品的家伙。就這樣大刺刺的稱呼我為師侄,你找死啊。
    可是,按照輩分,好像也不錯,他就算是心中在不爽,也只能將這種不爽,掩蓋在自己的心靈深處。
    “那我就拭目以待。”
    就在真玄子說話的瞬間。鄭鳴陡然覺得自己的腳下有點硌腳,他隨意的一踢,一道紅光,從地上就沖了出來。
    還沒有等鄭鳴出手,他肩膀上的小金貓,就直接朝著那紅光沖了過去。
    等小金貓猶如獻寶一般,將一個紅玉雕刻而成的玉蟬遞給鄭鳴的時候,站在鄭鳴一邊的左老鬼眼眸中充滿了驚駭的道。
    “紅玉松蟬,這世間真的有紅玉松蟬!”
    什么是紅玉松蟬。鄭鳴并不知道,但是從左老鬼模樣來看,鄭鳴感到這一只蟬。絕對不簡單。
    “鄭師弟,你只要將這紅玉松蟬給老夫。老夫可以做主,讓你從我們無花谷的寶庫之中挑一件東西。”左老鬼帶著不舍得從紅玉松蟬的身上收回目光,然后鄭重無比的道。
    鄭鳴有點暈,隨意挑選,這手臂可是不小。
    “哼,誰不知道你們無花谷的寶庫,只是藏著一些普通的寶物,最頂尖的東西,都在你們那個所謂的內庫之中。你……你竟然想拿一個普通的東西,換取鄭鳴師弟的紅玉松蟬。你左老鬼也太會做生意了吧!”
    祝心容鄙視的朝著左老鬼掃了一眼,然后不容置疑的道:“小師弟,這紅玉松蟬,妙用很多。”
    “他可以清熱解毒,對于走火入魔,更有藥到病除的功效,最重要的,是他能夠洗髓通脈,雖然師弟你現在用不到,但是要是發現自己喜歡的晚輩,可以直接將此物融入他的體內。”
    “有一半以上的幾率,可以造就一個天生的火靈之體。”
    聽著祝心容一口氣說了如此多的妙用,鄭鳴這才感到,自己真的弄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紅玉松蟬,要一只剛剛在地底孕育的蟬,正好生長在赤紅火玉的周圍,吸納火玉的靈氣而生。
    這種幾率,就已經很小,更重要的是,這紅玉松蟬在成長之中,所飲食的東西,必須是萬年以上松樹,吸納天地靈氣孕育的一絲靈根上的甘汁。
    雖然這里如此多的松樹,但是所有赤炎山的弟子都過來,也不見得呢能夠找到那一絲靈根的所在。
    更不要說,這一吸納,就要三百年。而且在這三百年之中,每一日都要有甘汁產生。只要有一日,這紅玉松蟬得不到甘汁的孕育,那么這紅玉松蟬就會被火焰燒成飛灰。
    所以,這種紅玉松蟬不但難以培養,更天下少見。一千年前,大晉王朝的拍賣會上,曾經出現過一個紅玉松蟬。
    當時那紅玉松蟬被赤炎山拍得,除了數以千萬計的黃金之外,赤炎山更是給了兩個府的地盤。
    就是這樣,赤炎山都覺得自己在拍賣之中,完全是賺到了。
    多少年來,赤炎山一直在尋找紅玉松蟬,卻從來都沒有得到過,卻沒有想到,竟然被鄭鳴得到了一只。
    真玄子的臉上,有一種泱泱的神色,他本來用話已經頂住了鄭鳴,要讓這家伙失去點面子。
    卻沒有想到,這話音還沒有剛剛落下,鄭鳴竟然給了他們如此大的一個驚喜。
    奶奶的,實在是太巧了!
    但是面子現在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紅玉松蟬,他真玄子剛剛有一個喜愛的晚輩,資質一般,要是能夠得到這紅玉松蟬進行調理,那絕對是求之不得啊!
    “鄭前輩,這紅玉松蟬,對于我們赤炎山功法的修煉,最為合適,還請前輩提出條件,只要是我們赤炎山能夠答應的,晚輩絕不慳吝。”
    這一句話,說的無比的大氣,不過此刻的情況是,為了紅玉松蟬,他不得不大氣。
    鄭鳴這一刻,也不得不承認,這世間,真的有氣運這回事的存在。
    剛剛,他自己,就連一根赤玉草,都欺負他,等他走過去之后,被云月容采到。現在倒好,剛剛點過了李英瓊的英雄牌,在這里站著不動,就有紅玉松蟬鉆出來。
    雖然這紅玉松蟬的價值,鄭鳴現在還難以評估,但是光憑著真玄子和左老鬼的爭奪,就可以看出這是好東西。
    “呵呵,這紅玉松蟬我等一下再脫手,下面還有不少好東西,省的你們這時候花光了家底,自己懊惱。”
    鄭鳴這句話,差點將金蘊擇給氣樂了,他心說這廝的自信,也太那個點了吧!你覺得這天材地寶,是垃圾垃圾不成。
    “師叔祖的運氣還真是不錯,紅松玉蟬實在是讓人眼饞啊!”一個站在云月容身邊的女弟子,話語中充滿了羨慕的說道。
    對于鄭鳴竟然腳下鉆出一個紅松玉蟬來,云月容的心中也唯有羨慕。
    不過和羨慕相比,她更擔憂的是,鄭鳴剛才說的話。一個紅松玉蟬,已經證明了鄭鳴的氣運不錯,她覺得這個時候,鄭鳴這個師叔祖,實在是不用在和人斗氣。
    但是現在鄭鳴已經將話說了出去,誰也難以讓人收回來,更何況那邊,金蘊擇還恭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個禮,說是要睜大眼睛,拭目以待。
    這算是直接將鄭鳴剛才那句話,給釘在了地上。
    現在,鄭鳴是想要反悔,都難了!
    就在云月容心中為鄭鳴擔了一份心的時候,卻聽鄭鳴笑吟吟的道:“師侄等一會最好不要將眼睛瞪那么大,要是閃壞了師侄你的眼睛,那就是罪過了。”
    得,這句話出來之后,算是徹底將鄭鳴的退路給堵死了。要不是這個時候有太多的人,云月容恨不得沖過去,好好的教育一下這個長輩。
    怎么可以這樣呢?他知不知道,他自己哦胡說八道,是要承受什么樣的后果。
    云月容扭頭朝著祝心容看去的時候,就見祝心容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很顯然,她這位師祖,也覺得鄭鳴有點過了。
    “哈哈哈,三位師叔,家師正在前方等候,諸位請!”真玄子說話間,故意將第一的位置讓出來道:“鄭師叔,還請您走在前面,省的大家耽誤了您的好運。”
    鄭鳴輕輕一笑,也不客套,他現在可以已經用上了擁有幸運光環的少女李英瓊,嘖嘖,還用怕這種挑戰嗎?
    大踏步的向前走了一步,鄭鳴就覺得有一個東西,朝著自己砸了過來。
    這東西飛來的力道并不是很大,但是砸的方向,卻是鄭鳴的眉心,對于這種偷襲的東西,鄭鳴自然不會留情,伸手重重的一抓,就將那東西抓在了手中。
    一個刺球一般的松果,看上去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在鄭鳴準備順手丟掉的時候,那小金貓卻陡然睜大了眼睛。
    然后,鄭鳴就發現這小東西,竟然還會流口水。
    嘖嘖,一直以來,鄭鳴都覺得小金貓是一個講究衛生的小東西,卻沒有想到,這家伙竟然還流口水。
    “師姐,您幫忙看看,這是什么東西?”對于來歷神秘,變化多端的小金貓,鄭鳴了解的不多,但是能夠被這個小東西看上的東西,絕對差不了。
    祝心容皺了一下眉頭,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松果,鄭鳴莫非是瘋了不成,他不會真的以為,只要他得到的東西,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吧。
    “鄭師叔,不用祝師叔動手,小侄就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您,您手中這個,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夠在普通的松果。”
    金蘊擇滿是笑容的看著鄭鳴道:“如果師叔真的想要吃松果的話,晚輩可以讓人給您準備一車。”
    PS:  嘎嘎,無敵幸運的光環施展開了,看看鄭鳴這次會有什么樣的收獲,嘖嘖,這是傳說之中的主角光環啊!票票,推薦票票給兩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