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4 尸山血海


    黃舒朗的臉,就像充滿了赤紅色的血,給人一種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感覺!
    此時的他只覺得怒火中燒,尤其是鄭鳴那一句還有誰,讓他有一種想要將鄭鳴給撕碎的感覺。可是這種沖動,對鄭鳴沒有絲毫的用處。
    還有誰?
    這三個字,對他而言,簡直是一種侮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在眾目睽睽之下打在了他的臉上。
    他看著四周自己的師兄弟們,卻不無悲哀的現,他們之中,竟然沒有一個人,敢于在這個時候站出來。
    黃舒朗知道自己這些師兄弟的修為,他們雖然大多數都是神禁,但是在這大道退避三萬里的情況下,沒有一個人是鄭鳴的對手。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黃舒朗緩緩的上前走了一步。萬劍一一直都在注意著黃舒朗的動作,此時看到這種情況,忍不住道:“師叔,我還有……”
    黃舒朗不等萬劍一把話說完,就一擺手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不要多說,今日就由我來會一會他。”
    這話,黃舒朗說的無比的粗暴,不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卻朝著萬劍一重重的眨了一下眼睛。
    萬劍一很清楚師叔沖自己眨眼睛是什么意思,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鄭鳴師弟,我和你切磋一下!”黃舒朗終于走到了鄭鳴的近前,他淡淡的道:“不過在切磋之前,師弟你最好還是能將我孫師弟放出來。”
    “呃,你是來求情的啊!”鄭鳴一副如夢初醒的模樣。
    “不錯!”雖然不喜歡理會鄭鳴,但是這個時候,黃舒朗還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但是,鄭鳴接下來說得話,卻讓他后悔不迭。
    “利劍門的弟子不是向來眼高于頂嘛,怎么還會低下頭來說話!”
    鄭鳴這話說的淡淡的,卻被不少人聽到了。大倫山的弟子,不由得哈哈大笑。
    黃舒朗看著鄭鳴,深吸了一口氣之后,這才淡淡的道:“鄭師弟,孫師弟雖然有點錯,但是,還請看在咱們只是切磋的份上,放孫師弟一馬。”
    讓黃舒朗這樣的人物低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鄭鳴看著黃舒朗,輕輕一笑道:“既然黃師兄如此說,那我就將孫師兄放出來吧。”
    說話間,鄭鳴一揮手,一個黑白兩色的陰陽球,就在虛空之中破碎開來。
    孫舒風在出現的剎那,就有一種想要撲向鄭鳴的沖動,但是還沒等他撲過去,就被黃舒朗給攔住了。
    “師弟,勝敗乃兵家常事,還不給我退下!難道你是想要諸位同道笑話嗎?”
    黃舒朗的話,說的孫舒風臉色一變,他雖然聽著這話很不舒服,但是最終還是退了出去。
    “鄭師弟,小兄就先出手了!”黃舒朗在孫舒風離去之后,笑著向鄭鳴說道。
    而隨著他的話語,虛空之中就出現了無數的身影,這些身影,全部都是黃舒朗的樣子。
    劍過萬里不留痕!
    大道退避三萬里,黃舒朗此時能夠施展劍過萬里不留痕,可見其修為!
    只是此時他的劍過萬里不留痕,已經沒有了和燕紫電對戰之時,那種遮天蔽日的感覺,相反,一些影子,甚至還有一種隨時要破碎在虛空之中的模樣。
    但是就算如此,依舊讓不少神禁強者感觸不已,此時的冰月仙子,就在和一個身穿黑衣的陰冷男子站在一起,對黃舒朗的劍過萬里不留痕進行評價。
    “黃舒朗雖然修成了劍過萬里不留痕,但是卻耗盡了他全部的才智,以后沒有天大的機緣,別想再有任何的進步了!”陰冷男子冷漠至極的道。
    冰月仙子是一個驕傲的人,但是此時聽到這男子的話,她卻帶著一絲信服的道:“北玄兄目光如炬,黃舒朗本有天君之才,但是他太執著于劍過萬里不留痕這套手段!”
    “以北玄兄之見,這一次誰能贏?”
    陰冷男子稍微沉吟了剎那,隨即淡淡的道:“誰也贏不了,應該是平分秋色吧。”
    “他們兩個人,一個施展的手段神秘莫測,可以將人納入黑白兩色形成的小世界之中。”
    “但是黃舒朗化身千萬,這黑白兩色的世界雖多,卻也難以將他的身軀,收入到黑白兩色的世界之中,所以我說,他們兩個人,沒有勝負!”
    冰月仙子點頭道:“大倫七子,末子最秀,看來,這句話果然要應驗了!”
    “哼哼,也只是大倫山自己亂吹法螺而已,末子最秀又能如何?在整個天下,他這個大倫山的末子,又算得了什么!”被稱為北玄兄的男子,傲然的說道。
    冰月仙子對于陰冷男子的話,并沒有絲毫生氣,他的目光落在一個身穿黑色衣衫的女子身上,眼眸中,竟然帶著那么一絲小小的恐懼。
    不錯,就是恐懼!
    冰月仙子乃是天下少有的天君,能夠讓她恐懼的人和事情,實在是太少了,但是現在,她竟然對一黑衣女子表示恐懼。
    這黑衣女子,修為只是達到了參星巔峰而已!
    而就在兩個人說話之際,鄭鳴已經和黃舒朗開始交手,黑白兩色的鄭鳴,從鄭鳴的身體之中沖出,朝著一道沖過來的黃舒朗的身影同時點了一下。
    也就是瞬間,黑白兩色的光球,就出現在虛空之中。而這黑白兩色的光球在包裹了黃舒朗的一個身影之后,那漫天的黃舒朗身影之中,就又多出了一個。
    鄭鳴的心神,一直在感應著兩儀微塵陣所化的黑白圓球,當那黃舒朗的身影化成虛無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次他所擒拿的黃舒朗,乃是虛影。
    “開!”
    一聲沉喝,黑白兩色的光影,開始朝著四方開拓,也就是一個瞬間,偌大的倥侗山,已經被這黑白兩色的光影,直接籠罩了大半。
    黃舒朗那劍過萬里不留痕的手段,也施展到了極致,只要鄭鳴黑白兩色光影的籠罩住多少的身影,他就會立刻在虛空之中,生出多少的虛影。
    成千上萬的虛影破滅,又成千上萬的虛影生出。而催動黑白兩色光芒吞噬虛空的鄭鳴,立于天地之中,就好似一個俯視天地的神,讓人恐懼不已。
    萬劍一看著鄭鳴,眼眸之中生出了一絲由衷的敬佩,這個時候的他,才深刻的意識剛剛鄭鳴的手段,也只是拿出了一部分而已。
    如果自己遇到現在的他,會不會是對手呢?萬劍一想到自己的底牌,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傲然。
    大倫第七子,并不是血脈武者,那么這也代表著,這位大倫第七子,并不像自己這般,擁有著常人難及的底牌。
    有底牌在手,如果自己和這位大倫第七子生死相拼,那么勝利的人,必定是自己了!
    就在萬劍一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黑白兩色的光影,已經籠罩了整個倥侗山。
    一些處于邊緣的武者,都開始后退,他們可不想被鄭鳴那黑白兩色的光芒所籠罩。
    “轟轟轟!”
    虛空顫抖,那蒼古的,溝通著混沌虛空和歸元大世界的門戶,在這轟然的碰撞之中,緩緩開啟。
    正立于天地之間,催動黑白兩色光芒的鄭鳴,此時正好看到了那大門開啟的一瞬間。
    第一個映入到他眼中的,是一片血色,一眼看不到邊的血色,還在慢慢涌動的血色。在看到這血色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個念頭。
    血海,這是一片血海!
    心里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朝著遠處看去,他看到了一座山,一座好像什么生物軀體的山。
    山大如星辰,但是卻倒在虛空之中,一股股血,猶如瀑布般從山上流下,聚集在血海之間,這等的情形,讓鄭鳴的心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血海竟然是從一具尸山上流下來的血液匯聚而成,這怎么可能?但是這卻又是真的!
    “好了,不要再比了,混沌虛空既然已經開了,你們進入混沌虛空的時間也到了!”一個平靜的聲音,在眾人的耳畔響起,這聲音,好似隱含著一種讓人難以抵抗的力量。
    鄭鳴雖然有心抵抗這種力量,但最終他還是將抵抗的心思收了起來,現而今,他最重要的,就是進入混沌虛空,至于擊敗黃舒朗,以后有的是機會。
    “小師弟,龍驤君已經開口,還不住手!”陳東明好似怕鄭鳴不住手觸怒了那說話之人,嚴肅的說道。
    龍驤君是誰?鄭鳴覺得自己心里好像有點印象,但是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
    不過鄭鳴還是快的收回了黑白兩色的光芒,而就在鄭鳴收功的時候,那黃舒朗也將自己無窮無盡的身軀,直接轉化成了一個。
    “鄭師弟果然非同一般,今日之戰,讓黃某受益良多啊!”黃舒朗哈哈大笑,表現的風度翩翩,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時的他,有多么的憤怒和不甘!
    一個神君,敗在了燕紫電這等剛剛進入神君境界的人手中,已經夠丟人的了,現在,他竟然還被鄭鳴壓制著打,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這更讓他憤怒不已。
    好在,混沌虛空就要開通,自己給他準備的東西,也就要派上用場,在混沌虛空之中,可沒有大道后退三萬里!
  !--gen1-1-2-110-14760-253531746-1488202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