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199 大道退避三萬里

  龐大而充滿了蒼涼氣息的古門,和歸元大世界的天地完全連在了一起。一道道無比純凈的靈氣,一如瘋狂一般的涌入到了那古門之中。
    但是,修為到了神禁的強者,卻都能夠感到,那無處不在就好似天地根骨的大道,在這古門出現的瞬間,就已經退避而去。
    三萬里!
    大道退避三萬里!
    這三萬里的距離,讓第一次來到混沌虛空開啟之地的武者實在是驚詫不已,這種退避,意味著神禁級別的強者,在面對參星武者之時,最大的倚仗,已經消失。
    如果本身的星力不夠,神禁級別的強者,甚至會在戰斗之中,被參星境的強者吊打。當然,這種情況,一般很少出現,畢竟大多數能夠晉級神禁的武者,在參星之中,都是最頂尖的存在。
    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突破神禁,更何況此時的他們,無論是戰斗經驗,還是在對力量的運用上,也不是普通的參星境強者可以比擬。
    但是,依舊有一些天才人物,在這古門之下,可以挑戰,甚至擊敗沒有大道庇護的神禁強者。
    混沌旋風,心中暗自琢磨著這四個字,鄭鳴的眼睛卻落在了那巨大的混沌大門上。
    這混沌大門,蒼涼古老,隱藏著無數歲月的痕跡,但是和這些歲月的留痕相比,鄭鳴更看重的,是古門上那一道道刀劈斧剁,劍斬槍扎的痕跡!
    這些痕跡,有的長約數丈,有的只是那么一點,但是在將目光落在這些痕跡上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已經被這些痕跡所吸引。
    當他的目光落在一道只有手指大小的槍扎痕跡的剎那,他就覺得在自己的心頭,出現了一柄從無盡虛空的盡頭直刺而來的長槍!
    這長槍雖然刺的只是一點,但是隨著這一槍的刺出,一顆巨大的星辰,就在這一槍刺落的剎那,崩碎開來!
    這一槍,給鄭鳴的感覺,是已經有一種突破了神禁的感覺。
    他運用過太上道祖和通天道祖的英雄牌,更運用過太上道祖的英雄牌斬殺過大圣。雖然這些道祖并沒有給他留下什么,但是有一點卻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鄭鳴的眼界,已經被這兩位道祖給拓寬了。
    這一槍,不如道祖,但是差的也不是太遠!
    凝眸之間,鄭鳴的目光正準備落在那劍痕上時,卻聽有人道:“混沌大門雖然降臨,但是到真正的打通,還需要一個時辰。”
    “在下萬劍一,希望趁著這混沌虛空之門鎮壓大道之際,向燕紫電前輩請教!”說話的,是一個長身玉立的年輕人,他雖然年輕,卻給人一種傲骨英風的感覺。
    萬劍一!
    在這三個字出口的瞬間,不少人都朝著這個年輕人看了過去,因為這萬劍一,在年輕一代之中,實在是太有名了。
    天生萬劍來朝,乃是血脈強者之中的天才人物,一劍動,而萬劍隨。和萬劍一戰斗,對于很多人而言,都是一種痛苦。
    越級挑戰,擊敗神禁強者,對于萬劍一這等人物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甚至在一些人的心中,如果萬劍一敗在普通的神禁武者手中,那才是一劍讓他們感到意外。
    現在,萬劍一挑戰燕紫電,這讓大多數人感到意外,但是在意外的同時,又有不少人覺得理所應當,甚至有人覺得,萬劍一在大道被驅逐的情況下,完全擁有挑戰燕紫電的能力。
    燕紫電目視著一身白衣,猶如劍中帝皇的萬劍一,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鄭重。
    盡管他現在已經擊敗了黃舒朗,徹底的進入了神君的序列,但是他心中隱隱約約的感到,如果現在自己不借助天地大道之力,很有可能,不是這個年輕男子的對手。
    作為一個武者,要有一顆無敵的心很重要。現在已經達到了神君級別的燕紫電,竟然在這個時候,生出了一種畏懼的感覺,由此足以看出,這萬劍一的非同一般。
    就在燕紫電準備同意的時候,陳東明輕輕的來到了他的近前,壓住了他要向前去的腳步。
    “師弟,這一戰,你不能出戰!”陳東明聲音平和,態度卻是不容置疑的。
    燕紫電自然知道,這一戰不論是勝敗,最終都會成為萬劍一的墊腳石,讓這個年輕人的名頭,更上一層樓。
    “師兄?”燕紫電朝著陳東明看了一眼,就聽陳東明道:“既然萬賢侄如此有心,那索性就讓我的弟子和萬賢侄你比一下。”
    說話間,陳東明的目光就落在一個參星境巔峰的高大男子身上道:“龍云,你陪萬賢侄走幾招!”
    龍云乃是陳東明的得意弟子,更是大倫山參星境界弟子之中最強的存在,按照鄭鳴得到的消息,他天生乃是鼓龍血脈,不但力大無窮,并且防御力很強。
    現在雖然沒有天地大道之力的加持,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戰力,反而飆升了不少。
    “遵命!”龍云說話間,漫步朝著萬劍一走過去道:“萬師弟,我修煉的乃是大倫山的十象降龍法,請萬師弟多加指教!”
    “陳師伯,貴宗真的是沒有人了嗎?就這樣一塊料,也配和我走幾招。”
    萬劍一說到此處,手指著龍云道:“我一招就可以敗你!”
    作為宗門之中的天才人物,龍云同樣享受著無處不在的夸獎和稱贊,可是現在,面對一個說可以一招擊敗自己的人,龍云就有點受不了。
    他臉色陰沉,冷哼一聲道:“能不能擊敗我,靠的是手段,不是吹大氣。”
    說話間,他手掌翻動,十頭太古巨象,出現在了龍云的身后,這些巨象,每一個頭頂,都頂著一座星辰!
    星辰之力雖然因為大道躲避,沒有血脈激發的神禁之力,但是那璀璨的星光,依舊讓人感到一絲絲恐懼。
    十顆星辰,這等的力量,足以讓人側目。
    而那十頭太古魔象,更是隨著龍云的手指握動,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寶鐘,朝著萬劍一重重的砸落下去。
    這一砸,四周的虛空,都被寶鐘的勁力所籠罩,隨著寶鐘的下落,一些裂紋,更是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龍云很不錯!”阮香魚看著那巨鐘,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喜悅,作為宗門之中唯一的女長輩,阮香魚很少對人進行夸獎,現而今她如此直截了當的夸獎龍云,可見她對于這個晚輩,必定是由衷的贊賞。
    燕紫電點了一下頭,在天地大道沒有退避的情況下,他揮動衣袖,就可以斬斷這鐵鐘。
    但是現在,沒有天地大道,只有依靠自己對神紋的領悟和力量的運用,燕紫電覺得龍云最少可以和自己走十五招。
    十五招,真的很不少。
    而大倫山的弟子,此時更是一陣歡呼雀躍,別管他們和龍云以往的關系怎么樣,現在這種情況,他們無疑是很希望龍云獲勝的。
    而利劍門的弟子,卻是一片寂靜,乍看上去,就好似被這十頭太古魔象聚集的大鐘嚇到了。
    但是,在鄭鳴觀察這些人的神色的時候,他發現這些人一個個神色輕松之極。
    就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這就要砸下來的太古巨鐘一般。他們如此的表現,讓鄭鳴生出了一絲不好的感覺。
    “也不過如此!”萬劍一說話間,手指朝著虛空一劃,一道凌厲的劍光,朝著那巨鐘斬了過去。
    這劍光快如閃電,以至于讓人根本就看不清這劍光的蹤跡,但是隨著這劍光的出現,也就是一個剎那,那劍光就已經斬在了巨鐘的鐘身上。
    沒有聲音,就好似沒有任何的碰撞,劍光只是在巨鐘上留下了一個細細的劍痕,就消失不見。
    這等的情形,實在是讓人覺得有點詭異。
    大倫山的弟子在看到這種情況的第一感覺,就是要歡呼,可是還沒等他們歡呼聲喊出,就見成千上萬的劍光,呼嘯而出,朝著那巨鐘的劍痕落去。
    一道,兩道,三道……
    也就是一個瞬間,劍痕落下了足足有三千道,三千道劍光掠過,那黑色的巨鐘,就直接被從中間斬成了兩段。
    “也不過如此啊!”隨著這句話,一道劍光斬斷了龍云的發髻,更帶下了一層頭皮。
    龍云雙眸圓整,眼眸中充滿了不甘,但是他想要再出手,卻已經被身邊的同伴拉住了。
    他在這個時候,已經不能再出手,畢竟大倫山不能讓人家說輸不起。
    “還有誰,可以接下我一劍?”萬劍一目視著拉住龍云的眾人,淡淡的說道。
    而他的目光,更多的是朝著燕紫電看去。
    “我來!”一個大倫山的弟子沖出!可是還沒有等他出手,就被上百道劍光,斬破了防御。
    發髻落地,頭皮帶血!
    和龍云一模一樣的傷勢,讓大倫山的弟子,一個個目光圓瞪!
    這種恥辱,他們不曾受過,現在他們一個個怒氣沖霄,但是卻又有一種無奈。
    三個,四個,五個……
    十個大倫山參星境的頂級弟子,都在一招之下落敗!一個個發髻,在倥侗山下,顯得是那樣的顯眼。
    “還有誰?”萬劍一冷漠無比的喝道!
    燕紫電坐不住了,他知道這個時候,唯有自己出手,才能夠有幾分的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