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1196 劍來

  燕紫電面對那無數下落的腳,只覺得一陣乏力,他知道,這一腳,無論如何,自己都擋不住!
    就算自己擊碎無數的腳,在黃舒朗的萬里不留痕法門之下,一定會有更多的身影出現,而最終,他真正的身影,同樣會踏在自己的身上。
    擋不住,也要擋!
    手中的長劍,快速的揮動,無數的雷光,在燕紫電的四周,化成一片片紫色的雷電,朝著那無數下落的腳斬去。
    雷光閃過,一只只黃舒朗的腳,變成了碎粉,但是同樣又有一只一只下落的腳生出,黃舒朗此時,就好像一尊神,冷冷的俯視著燕紫電。
    他不能殺死燕紫電,但是他一定要讓燕紫電顏面掃地,他知道燕紫電為什么要挑戰自己,所以,他要燕紫電為自己的挑戰,付出他意想不到的代價。
    這種代價絕對讓燕紫電終生難忘。
    璞孤仙子看著那已經離燕紫電只有一丈的腳,猛的騰空而起,就要朝著燕紫電的方向沖過去。
    “師妹,你要干什么!”冰月仙子的身體,詭異的出現在了璞孤仙子的身前!
    也就在這個時候,就見從大倫山的位置上,直接沖出了一道身影,這是阮香魚。
    作為大倫七子之中唯一的女子,雖然阮香魚平時好似比陳東明還要嚴厲,但是對各自的師兄弟,她也是最有感情的。
    所以她騰空沖出,站在她身邊的陳東明,只是猶豫了一下,最終卻是停了下來。
    但是就在阮香魚沖出的時候,一道身影,猶如一根銀色的線擋在了阮香魚的近前。
    “阮師妹,你要做什么?”這是一個面容俊秀,但是并不是太高的男子,他手持猶如細絲般的劍,笑吟吟的看著阮香魚。
    對于這個人,阮香魚并不陌生,乃是黃舒朗的師弟,雖然沒有成為神君,但是修為并不在自己之下。
    “讓開!”阮香魚怒斥,說話間,她雙手猶如白玉一般,重重的朝著那男子拍了過去。
    這一拍,看似輕柔無力,但是實際上,百丈的虛空,在這一拍之下,直接塌陷。
    而虛空之中的一切,都要隨著阮香魚的一拍,盡皆變成碎粉。可是,就在阮香魚出手的瞬間,那人淡淡一笑,猶如細絲般的長劍帶著一絲絲的劍光,直接劈了出去。
    一劍出,天地分!
    也就在這一劍劈出的剎那,那本來分裂的虛空,已經化成了兩截,那人再次擋在了阮香魚的近前。
    “不能讓燕師叔受辱!”大倫山的一個神禁強者,沉喝一聲,整個人直接沖出。
    一個瞬間,上百個身影緊隨那神禁強者沖了過去,他們之中,有神禁,同樣有參星。
    甚至還有法身!
    法身境的武者,在這神君的交戰之中,根本就起不了絲毫的作用,甚至還會有生命的危險,但是在這個危急關頭,他們絲毫沒有猶豫,第一時間選擇了沖出。
    可是,就在他們沖出的時候,利劍門的強者同樣沖出,更有南無涅槃天的強者,卷起萬丈火焰,橫在虛空之中。
    陳東明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停了下來,他可以放任阮香魚去做,但是他本人作為掌門弟子,必須要為自己老師的顏面負責。
    他不能丟了三法上人的臉!
    “咱們也去!”海麗絲朝著流蘇無憂喊道!
    流蘇無憂和海麗絲兩個人剛剛達到化蓮境,幾乎是眾人之中最弱的,她們能夠過來,不知道纏了阮香魚多長時間。
    現在,看著一向寵愛她們的燕紫電竟然遭受了如此的侮辱,她們忍不住沖了出去。
    只是,她們兩個人,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甚至連那滾滾的火焰,都沖不過去。
    陳東明一揮衣袖,直接將兩個小女孩給攔住。
    狠狠的咬了一下牙,陳東明就決定認輸,雖然認輸丟人無比,但是總比其他的強。
    可是,就在他喊出認輸兩個字的時候,那黃舒朗的腳,依舊在下落,絲毫沒有因為陳東明喝出這句話有絲毫的停頓。
    一只只大腳,也就在虛空之中破碎,但是那些鋪天蓋地的腳,離燕紫電的頭頂,已經只剩下三尺了。
    長劍揮動,一道道紫色的雷光,都朝著自己的頭頂瘋狂的轟擊,燕紫電雙眸發紅,整個人,都有一種想要發狂的感覺。
    他現在,已經忘記了天,忘記了地,現在在他的腦海之中,唯一記得的,就是揮劍!
    瘋狂的揮劍,不讓那侮辱,降臨到自己的身上,可是隨著他的揮劍,那巨大的腳,一直在下落。
    下落,下落,下落!
    三尺,兩尺,一尺……
    就在燕紫電整個人已經瘋狂的時候,無數的腳,已經落在了他的頭頂,他雖然戰到了瘋狂,但是沒有任何的用處,他擋不住那瘋狂下落的腳。
    “嗖嗖嗖!”
    無數的青色長矛,在虛空之中陡然出現,這些神矛,一個個長有七尺,飛動之中,好似隱含著破碎天地的力量。
    在這些神矛之下,黃舒朗無數的身影,都被神矛洞穿,那些本來要落在燕紫電頭頂的腳,也在這一刻,生出了一絲停頓。
    這一個停頓,真的很小,但是對于燕紫電而言,這一個停頓,卻是他現而今,最需要的。
    就是這一個停頓,他的身軀已經化作雷電,飛到了千丈之外,用長劍拄地的他,飛速的喘息著。
    修為到了混元天柱的第七等,可以說星元無盡,一般對敵之時,絕對不會出現星元不繼的現象。
    燕紫電這一次,實在是拼的太狠,這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快速的吸了兩口氣,燕紫電凝眸朝著那些青色的神矛看去,就見璞孤仙子正立在虛空之中,芊芊素手正在揮動,一道道的神禁,從她的手中凝結。
    無數的身影,在這神矛的轟擊之下,全部消散,而一個身影,卻好似從其他空間一步跨過。
    “多日不見,璞孤師妹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實在是讓小兄汗顏!”黃舒朗對于璞孤仙子的出手,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臉上帶笑,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
    璞孤仙子輕輕一笑,并沒有吭聲,而黃舒朗也沒有責怪璞孤仙子,而是朝著燕紫電道:“燕師弟,如果你承認以后只有躲在璞孤師妹的身后,那就算了。”
    “我還以為,堂堂燕紫電是一個好漢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最后一句感嘆,黃舒朗輕輕的搖頭,一副感慨的樣子,而在他搖頭的瞬間,利劍門的弟子們,更是仰天大笑。
    “璞孤仙子,這一次比斗,乃是利劍門和大倫山之間,你這樣出手,越界了!”淡淡的聲音之中,一個赤紅色衣衫的女子,冷漠的走了出來。
    她目視著璞孤仙子,神色之中帶著譏諷的道:“怎么,一人不行,就姘在一起上么?”
    這句話,赤紅色衣衫的女子,說的極其輕浮,利劍門的弟子在這一刻,更是哄堂大笑。
    南無涅槃天的弟子,更是歡笑不已,她們一個個對立于虛空之中的璞孤仙子指指點點,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璞孤仙子神色不變,但是燕紫電不能不作出反應,他緩緩的朝著璞孤仙子笑了一下,而后朝著黃舒朗道:“再來!”
    黃舒朗眼眸中笑意越發的多了幾分,他剛才的話,還有那赤紅色衣衫女子的話,已經將燕紫電逼到了一個絕地。
    除非燕紫電不要大倫山的臉面,讓璞孤仙子受辱,他才能夠退卻。但是燕紫電,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好,既然燕師弟有如此的戰意,那為兄就陪師弟再戰一場!”說話間,黃舒朗故作大方的道:“師弟,這一次,還是先由你出手,師兄讓你三招!”
    黃舒朗說的越大方,大倫山的弟子們,眼眸中的怒火也更多,他們一個個攥著拳頭,恨不得沖上去。
    可是,他們上去也沒有任何的用,一個神君,可以碾壓沒有三法上人坐鎮的大倫山。
    “師兄,出乾坤鞭吧!”阮香魚看著陳東明,沉聲的說道。
    陳東明手捏著胡須,整個人沉默無比,好一會才道:“那邊有落星劍!”
    落星劍同樣是利劍門的至寶,如果動用的話,威力不但不低于乾坤鞭,而且按照修為來說,燕紫電受到的傷害會更大。
    甚至會死在這至寶的碰撞之中。
    阮香魚雖然心知這個結果,但是心里卻依舊難受的很,她甚至有點不想看的扭過了頭。
    “燕師兄,稍等出手!”一個聲音,這一刻陡然響起,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人,剎那間出現在了燕紫電的身前。
    這個人,速度很快,當人們聽到他聲音的時候,實際上他人已經到了。
    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這個人!
    認識這個人的,并不算少,最起碼那些四天九道的核心弟子,很多都對這個人熟悉。
    “鄭鳴,這家伙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他不來了呢!”
    “沒想到他竟然在這個時候來!”
    黃舒朗看著鄭鳴,眼眸之中,除了憤怒,更有一種快意,一種想要報仇的快意。
    “師兄,你的兵器我給你煉制好了,嗚,時間緊迫,師兄你暫時將就著用吧!”說話間,鄭鳴的手中,就多出了一柄長有七寸的桃木小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