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92 碧桃神木劍

  大倫山的弟子一個個歡喜不已。盡管對于大多數的普通弟子而言,混沌虛空的開辟,和他們沒有絲毫關系。
    可是,大倫山總算出了一口被人壓迫的鳥氣,這一點讓他們覺得揚眉吐氣。
    更有一些弟子,他們本來就沒有拜入的山峰,眼下,拜入通天峰的想法,變得更加強烈了。
    不過讓這些弟子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這些大倫山的弟子還沒有開始行動,在回雁峰外,已經早早的跪了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青云子,已經被鄭鳴那出神入化的神術深深折服的他,也不顧忌自己的身份,跪在天回峰的下方,虔誠無比的拜師來了!
    他現在的模樣,那就是鄭鳴如果不收下他這個弟子,這一次他就不站起來。
    “這家伙臉皮真夠厚的,小師祖根本就不想收他為徒,他還在那里跪著,真是可惡啊!”
    “可不是嘛,小師祖要收弟子,至少也是從我們這些弟子之中收取,怎么能收他們這些人?”一個年輕的大倫山弟子,優越感十足。
    在大倫山之中,這年輕弟子也是天驕人物,上山只有十年,就已經成為了生神。
    甚至有長老斷言,此子從生神到法神,也不需要太多的時間,最多也就是六十年。
    法神境界,在歸元大世界,就是一方之主!
    “我最看不起這等用哀求手段拜師的人,他這不是哀求小師叔祖,他這簡直就是脅迫。”
    “快別說了,那個天回峰上有人下來了!”
    青云子對于大倫山弟子的議論聲,絲毫沒有放在心上,這些普通的弟子,又哪里明白他青云子拜師的決心。
    對于那些普通的弟子,自然沒有理會的心思,他青云子決非尋常之輩,豈能在乎這些無關人等的費嘴饒舌?但是聽到有人從山峰上下來,他的眼眸中,還是閃過了一絲激動。
    走下來的,是一個金發碧眼,看上去像洋娃娃一般的女孩子,只不過以青云子的修為,還是一眼就看出,這個小女孩走動的雙腿是假的。
    她的雙腿,實際上就是一個魚尾,卻不知道是哪個大能之士,施展驚天動地的大手段,將那魚尾轉化成了雙腿。
    以至于這魚尾不只是看著像雙腿,走起路來,還和雙腿沒有任何的區別。
    “你就是要拜師的青云子嘛?”女孩子甜美的聲音,在青云子的耳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青云子只覺得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仿佛坐在云端里一般。
    “在下正是青云子!”鎮定了一下心神,青云子沉聲的說道。此時的他,對于這個小女孩,也不敢有絲毫的小看。
    “青云子,你有福了,這次是我玉清師母看你實在可憐,所以替你向師傅求了情!”海麗絲說到這里,撇了一下嘴道:“師父讓你不要在這里跪著了。”
    對于海麗絲這種小女孩而言,她最在意的,自然是鄭鳴這個師尊,在小女孩的心中,鄭鳴這個師尊,是屬于她自己的,那個流蘇無憂已經讓她很是難受,現在又加了一個人,心里更是不快。
    “師尊愿意收下我了?”
    此時的青云子可沒心情去揣測小女孩的心思,他此時看向海麗絲的目光中,充滿了希望。
    “哪有這么簡單!師尊說了,讓你現在去種樹,一棵一棵的種,什么時候把大倫山種滿了,你就可以拜在他的門下。”
    海麗絲說到這里,朝著四周指了一下道:“那么多樹,你可不能施展什么神通手段,不然直接離開就是了。”
    說到這里,她輕輕的背起手,而后做出一副老成的樣子道:“我勸你還是放棄吧!”
    “師尊這種條件,你是百年也完不成的!”
    青云子看著茫茫的大倫山,眼眸中閃動著各種的神色,對于他而言,大倫山雖然大,但是若是讓他隨意施展的話,也就是幾個瞬間,他就可以將大倫山種滿。
    但是現在,鄭鳴卻讓他一棵棵的種。
    這是鄭鳴在考驗他,還是根本就不想給他留下一個可以拜師的懸念?猶豫片刻之后,他的心中就已經有了決斷!
    “請告訴師尊,青云子一定完成!”說話間,青云子已經站起,朝著遠處走去。
    青云子并沒有離去,而是去尋找樹種,從這一天起,整個大倫山上,就多了一個種樹的人。
    鄭鳴在青云子種下第一棵樹的時候,就在高臺上遙望著,他的眼眸中,多出的是一絲欣喜。
    對于青云子的考驗,并不是鄭鳴故意為難青云子,他之所以讓青云子種樹,乃是在神農留下的青木之法中,得到的東西。
    神農在培育弟子,特別是培育能夠接替自己的弟子時,都要讓他們種樹千年。
    在神農看來,唯有種樹的人,才能夠熟悉木之屬性,才能夠一飛沖天……
    青云子如果能夠耐得住寂寞,鄭鳴不介意將將神農的技能傳授給他,若是青云子耐不住寂寞,那么他的離去,鄭鳴也不會挽留。
    “玉清,你們幾個,還是多和師姐修煉,雖然我修煉的速度有點快,但是說實話,我的手段,并不太適合你們。”鄭鳴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傅玉清,輕聲的說道。
    傅玉清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法神境的巔峰,這比起她在紫雀神朝的時候,有了巨大的提升。
    而這種提升的原因,除了傅玉清自己本身的資質之外,還因為歸元大世界的本身所蘊含的大道神禁。
    當然,最重要的,還有阮香魚的指點。
    “阮師姐對我很好,說實話,若不是你的輩分擺在那里,我真希望自己能夠拜師姐為師。”
    傅玉清看著鄭鳴,輕笑著說道。這些年來,和鄭鳴聚多離少,現在有了大倫山,終于可以安穩下來。傅玉清喜歡這種平凈、恬淡、和諧的生活。
    “阮師姐也非常希望將你收為弟子。”鄭鳴說話間,伸手捋了一下傅玉清的發絲道:“這些天你和空幼多辛苦一下,我要閉關一段時間。”
    “又要修煉嗎?”傅玉清對于鄭鳴的修煉,自然不會反對,但是心里還是很多留戀。
    “我這次不是修煉,主要是煉制幾件寶物!”鄭鳴說話間,看著燕紫電閉關的方向道:“這一次燕師兄和黃疏朗之戰,我可不希望燕師兄輸啊!”
    傅玉清嘻嘻一笑道:“是啊,我家老爺,可是賭了十個位面啊!”
    “十個位面算什么,我要得到那黃疏朗答應的一百五十個位面,奶奶的,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他哭!”
    鄭鳴眼眸中充滿了希望之色,一百五十個位面,那可是不少的聲望值啊!
    如此大好的機會,他如何能夠放過。
    “你真的有把握讓燕師兄獲勝嗎?”傅玉清看著鄭鳴,驚訝的問道。
    在隨著阮香魚修煉之后,傅玉清對于修煉之道,可謂是知道的越加多了起來,她更明白一個神君和半步踏入神君之人,究竟有著什么樣的區別。
    大倫山為什么在九宗之中排名不高,就是因為大倫山直到現在,都沒有出一個神君。
    而成為神君的難度,更是異常的大,要不然也不會如此長的時間內,大倫山都沒有出現過一位神君。
    “這個玉清你請放心就是,若是沒有那顆碧桃神樹,我自然做不成,但是有那顆碧桃神樹,嘿嘿,煉制一柄碧桃神木劍,還是綽綽有余的!”
    鄭鳴有這個自信,這碧桃神木劍的煉制之法,本來就在玄都大法師的技能之中。
    更何況他還得到了玄都大法師的全部煉器技能。
    “那你就放心閉關吧,一切有我。”傅玉清看著自信的鄭鳴,輕聲的說道。
    “哈哈,閉關不在一時,走,咱們先暢談一下理想再說!”鄭鳴拉著傅玉清的手,傅玉清嬌嗔的剜了心愛的男人一眼,整個臉騰的一下紅了。對于彼此的心思,兩個人早已是心照不宣,愛人是不需要言語了,用心就可以直接感知……
    六合沖霄觀,陸飛虹正在閉關,這幾日他的心情不好,也沒有人敢于打攪他的清凈。
    不過在將玄功運轉了九轉之后,陸飛虹就停止了打熬肉身,雖然他這種修煉能夠讓修為有一點點進步,但是進步實在是不大,對他而言,沒有太大的用處。
    “那小輩,竟然在東無琉璃天一飛沖天,實在是可惡啊!”想到鄭鳴,陸飛虹就覺得牙疼。
    陸凌霄乃是他們家最出色的后人,現在被鄭鳴一劍斬殺,而因為宗門的原因,他們更是不能有絲毫怨言,更不能說報仇,這讓他很不舒服。
    “拜見師兄!”就在陸凌霄心中不舒服的時候,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在緊張的瞬間,他又放松了下來,恭敬地朝著那好似六合獨尊的身影行禮道。
    “師弟,你出去一趟,接一個,我有大用。”淡淡的聲音,從那鎮壓六合的身影之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陸凌霄趕忙道:“遵命!”
    沒有驚動任何人,陸凌霄很快離開了六合沖霄觀,來到了一處人際噪雜的城池之中。
    他無聲無息的走進一個茶寮的靜室,在稍微等了片刻,就見兩個人走了進來。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人,他還見過,黃疏朗,利劍門的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