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191 御雷九天上


    大倫山風景依舊!
    坐在麒麟獸拉動的戰車上,鄭鳴目視著下方的大倫山,眼眸中閃動的是激動之色。
    雖然離開這大倫山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此時看到這座山,卻有一種歸家的感覺。
    “師弟,感覺怎么樣?”體形威武的燕紫電從戰車的靜室之中走出,笑著向鄭鳴問道。
    戰車雖然看上去只有一丈大小,但是實際上,這戰車之中,卻有七層折疊的空間,每一個空間都大小不一,但是最小的,也足足有千丈方圓。
    從東無琉璃天出來,燕紫電一直在閉關修煉,以求早日突破神君的境界,也好和黃疏朗一戰。
    “感覺像回家!”鄭鳴覺得自己的心情有些陽光燦爛,誠懇的對燕紫電說道。
    “哈哈哈,師弟你此時的感覺,和師兄我是一樣的,我以前在大倫山呆著,倒也不覺得如何,一旦離開,又有點歸心似箭呢。”
    說話間,燕紫電伸了伸懶腰道:“東無琉璃天雖好,但是我還是愿意呆在咱們大倫山。”
    “師兄,你這話最好還是不要被璞孤仙子聽到,不然人家會非常失望的。”鄭鳴聽著燕紫電的感慨,忍不住向燕紫電調侃道。
    “要想成為我的人,就一定要跟我住在大倫山!”
    想到璞孤仙子,燕紫電整個臉龐上都洋溢著一種遮掩不住的愛意,那種愛意像暖融融的陽光一樣,讓人安詳舒坦,禁不住地想要微笑、想要感動。
    鄭鳴無語,想到燕紫電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感情之中,心里暗笑,別看師兄嘴巴硬,恐怕璞孤仙子一旦有異議,師兄肯定會立馬改了主意,積極響應。
    是的,人是經不住挑拔的,欲望一旦冒個火星,很快就能燎原了。
    燕紫電想到璞孤仙子,內心旋即被一種溫暖吞沒,扭頭看見鄭鳴一臉狡黠的笑容,他的目光躲閃著,難為情的嘿嘿一笑道:“師弟,你別不信,這件事,我一定會堅持到底。”
    “出嫁從夫,到時候,她一定會非常樂意跟我住在大倫山的。”
    無法再和這臉皮好似城墻般的家伙談下去,鄭鳴只有轉移話題道:“師兄,你這次閉關怎么樣?”
    “突破神君,應該沒問題,只不過這個突破,應該需要十年的時間!”燕紫電說到最后,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甘。
    十年對于武者而言,特別是像燕紫電這種突破了神禁,壽命已經差不多能夠長達萬年的武者而言,也就是彈指一揮間而已。
    可是,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是混沌虛空再次開辟的時候,他和黃疏朗的約戰也要進行。
    在自己晉級神君之前,再次輸給黃疏朗,這是燕紫電無論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可是不愿意,又能夠如何?
    “師兄修煉的法訣,是哪里有問題嗎?”鄭鳴皺了一下眉頭,輕聲問道。
    “是啊,我的九天御雷神訣已經參悟,只是雷霆洶涌,想要完全降服,和我的劍訣合二為一,還需要十年時間的溫養。”燕紫電嘆了一口氣道:“當它們匯聚如一的時候,就是我成就神君之日!”
    “師弟,你那十個位面,師兄我一定會想辦法,給你賠償過來!”
    “師兄,不要喪氣嘛,說不定會有轉機的!”鄭鳴淡淡一笑,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燕紫電并不覺得鄭鳴會有什么高見,盡管他治療神樹,讓他眼界大開。但是鄭鳴治療神樹的方法,更好似是因為鄭鳴了解這碧桃神樹的習性,而不是鄭鳴在神禁方面,有什么過人之處。
    “師弟說的也對!”為了不讓鄭鳴太過失望,燕紫電強打精神,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要做的東西,還沒有完成,所以也沒有多言,兩個人一時間竟然有點沉默。
    也就在這時,麒麟獸拉動玉攆,已經來到了大倫山的山門之前,而本來應該守護在山門外的弟子,此時竟然沒有出來迎接。
    燕紫電眉頭一皺,就有一些不滿。雖然有三法上人坐鎮,絕對不會有人自尋死路,來大倫山侵犯,但是作為一個大宗,竟然連守衛都不能保證,那這宗門存活的可能性,就不是太大了。
    “兩位師叔一行辛苦!”就在這時,從大倫山的山門之中,飄然飛出了兩個神禁級別的強者,他們在飛身而出之后,就彎腰朝著鄭鳴二人行了一禮,然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這兩個神禁強者,鄭鳴叫不出名字,但是卻見過一兩次,知道他們乃是陳東明的弟子,可以說在大倫山三代弟子之中,也算是佼佼者。
    隨著這兩個弟子出現,又是兩個神禁級別的三代弟子走了出來,這一次來的,是一男一女。
    他們兩個人,同時朝著鄭鳴和燕紫電行禮,說的是同樣的話,然后站在了前面兩個人的身后。
    和鄭鳴對于這種禮儀的不清楚相比,作為大倫山的元老,燕紫電自然不會對這種禮儀陌生。
    “哈哈哈,小師弟,大師兄這一次為了感謝你,可是用出了六爻迎賓之禮啊!”
    說道這里,燕紫電知道鄭鳴對于六爻迎客并不清楚,于是解釋道:“在咱們宗門的禮儀之中,一共分為九種,其中九耀之禮最位隆重,也只有大圣降臨,才會用出。”
    “據我所知,從咱們大倫山建立到現在,這九耀之禮就沒有用過。”
    “九耀之禮下面,就是八翼迎賓,一旦有亞圣降臨到我們大倫山,都要如此迎接。前些年,東無琉璃天的青壺亞圣曾經來過,師尊就命我們用八翼之禮迎賓。”
    “接下來,就是七全之禮,用來迎接的是小圣,師兄對咱們這一次用六爻之禮迎接我們,真的是很給面子啊!”
    隨著一對對的神禁弟子走出,最終陳東明帶著阮香魚等人迎了出來,燕紫電哈哈大笑道:“大師兄,都是自家人,你又何必如此的鋪張!”
    陳東明還沒有說話,阮香魚的嘴已經猶如刀子一般的道:“若是師弟你自己回來,我們自然是沒時間迎接的,這不是你和小師弟一起回來的嗎?”
    “師姐,你就不能顧忌一下俺這顆心,會不會受傷么?”燕紫電做出一副可憐的樣子道。
    他的話,引起了不少弟子的低聲暗笑。
    也就在這時,陳東明沉聲的道:“兩位師弟,歡迎回山!”
    而就在陳東明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四周猶如雷霆一般的響起眾人的喝聲:“兩位師叔,歡迎回山!”
    這喝聲如雷霆,一時間聲震四方,不絕于耳。
    在這一聲聲猶如雷霆般的喝聲之中,鄭鳴和燕紫電兩個人回到了大倫山的大殿之中,經過幾番禮儀之后,大部分弟子都已經退下。
    陳東明面無表情的看了燕紫電一眼,燕紫電只覺得那眼神像刀一般的鋒利,熱辣辣,又冷颼颼的,他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此時面對師兄,心里還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燕師弟,你好大的本事啊!”
    “師兄,我也是被逼無奈啊,那黃舒朗實在可惡,小弟一時沒有忍住!”燕紫電雖然看似傲骨英風,但是唯獨很怕陳東明。
    這也很好解釋,他雖然是三法上人的弟子,但是實際上,他一身的修為,大多是陳東明傳授的。
    所以對于這個大師兄,有一種亦師亦兄的感覺!
    鄭鳴看著燕紫電眨著眼睛求情的樣子,也趕忙朝著陳東明到道:“大師兄,這次的事情,小弟也有一份,還請大師兄責罰!”
    陳東明一擺手道:“小師弟,你做得非常好,為咱們大倫山撐起了顏面。”
    “師弟你放心,那十個位面,就算輸了,師兄也會從咱們宗門之中出,萬萬不會讓師弟你受委屈。”
    說到此處,他手指著燕紫電道:“我知道你就要突破神君,但是你不會再忍一下,等自己突破了神君,再和黃舒朗打上一場嗎!”
    “那樣你的勝算雖然不是太高,也不會太低,何至于像現在一般,沒有半點勝算?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陳東明的一番訓導,讓燕紫電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他雖然和鄭鳴說了一大通的理由,但是此時,還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
    “你低什么頭,還不給我滾進仙境閉關,在這一段時間之內,你最好給我有所突破。”
    陳東明雖然聲音嚴厲,但是里面隱含的關心卻不少的,而燕紫電在聽陳東明說讓自己去宗門的仙境閉關,一時間更是顯得眉飛色舞。
    他快的朝著陳東明一抱拳,而后朝著鄭鳴眨了眨眼睛,就飛的朝著大殿之外飛馳而去。
    陳東明看著離去的燕紫電,搖了搖頭道:“這個紫電,一直不讓人省心,要不然我也不會將他圈在山上。”
    “師兄,你覺得紫電這一次能夠突破嗎?”阮香魚帶著一絲擔憂的問道。
    “突破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嗎?要是突破如此的容易,我也不會在神君這個坎卡如此多年。”
    “不過他能夠成為咱們大倫山第一個神君,也很不錯!”陳東明說到此處,目光又落在了鄭鳴的身上道:“小師弟,你也應該加快修煉,早日突破神禁。”
    “啊,不,應該是打牢基礎,也好在混沌虛空之中,突破神禁,那樣才能夠獲得最大的好處。”
    鄭鳴朝著陳東明抱拳道:“小弟遵命!”
  !--gen1-1-2-110-14760-253841018-1487894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