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190 機緣

  大倫山,萬峰林立,直沖天際!
    和鄭鳴這等七子核心弟子所居住的大倫山中間不同,盧天樂這等法身境的弟子所居住的,乃是大倫山的外圍。不過作為法身境,盧天樂同樣有自己的山峰。
    這里的靈氣,自然不能和鄭鳴的天回峰相提并論,但是和普通地域比較起來,這里的靈氣倒也充足異常。
    盧天樂在大倫山已經七百年,論輩分而言,乃是陳東明的徒孫一輩,按說作為陳東明一脈,他應該受到不少的照顧,只不過陳東明徒孫一輩實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他雖然修為不錯,但是受到的照顧,卻并不是太多。
    盤坐在自己洞府的石室中,盧天樂正在參悟一副寶圖,這寶圖中,是一只巨大的神鷹,正從虛空之中,飛撲而下。
    神鷹如電,下落之間,盡顯禽王本色。不過這些,并不是盧天樂參悟的重點,他參悟的是神鷹下落之間,那利爪好似吸納天地的奧妙。
    如果能夠突破這個奧妙,那么他離參星,就會更近一步。只不過數十年來,這種奧妙雖然一直在他的心中環繞,可惜的是,卻是一直沒有吃透。
    沒有悟透,自然不能重現,不能重現,對他而言,就難以圓滿自己的神禁。
    “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盧天樂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神色之中,生出了一絲頹唐。
    又失敗了,這一種收攏的禁止,讓他覺得無比的艱難。他覺得自己如果沒有非同凡響的機緣,想要悟透這神鷹撲天圖,將會是世間最大的困難。
    而一旦難以悟透,那么他最終就只能止步法身境,等壽命到頭,最終身死道消。
    如果能夠進入混沌虛空,說不定這一次,就能夠悟透神鷹撲天圖,畢竟那其中機緣無數。
    更重要的是,那里殘缺的天地大道無數,只要一條和自己相合,就有希望突破參星。
    可惜的是,自己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機會。
    要不要去求一下師尊,雖然他在師尊那邊,并不是太過受寵,但是他畢竟是他師尊的弟子,遇到困難的時候,不找他師尊,又能夠找何人?
    心里這么想著,盧天樂就有了決斷,修煉這一道,可以說不進則退,時間不等人,無論如何,都要從師尊那里想一下辦法。
    就在他準備離開洞府的時候,就聽有人朗聲道:“盧師兄可在?”
    聽到這聲音,盧天樂的眉頭就是一皺,他雖然對此人沒有太多的好感,但是此人的聲音太特殊了,多少年都難以忘懷。
    “是陳師弟啊,師弟怎么有空,大駕光臨寒舍呢!”盧天樂笑吟吟的朝著那人迎了上去,一副熱情無比的模樣。
    被盧天樂稱為陳師弟的,是一個英俊男子,他面如冠玉,三寸的短須給人一種英俊瀟灑的感覺。
    看到盧天樂,男子一抱拳道:“師兄,我這次過來,一來是看看師兄;二來是有件事情要給師兄說一下。”
    “師兄,你也知道,這一次進入混沌虛空,宗門已經開始分配名額,在咱們法身境的弟子之中,一共就有三個名額,而咱們師尊,分配到了一個。”
    盧天樂聞聽此言,只覺得自己心跳加速,這真是想瞌睡就遇見枕頭了。自己剛剛還想這名額之事,自己的師尊,就分配到了一個。
    “師兄,我也知道你想要進入混沌虛空之中修煉,但是這名額實在是太過珍貴了,咱們三師叔的獨子,也就是咱們這一脈的麒麟子,已經進入了法身境。”
    “你也知道,三師叔對于他這個兒子,是多么的重視,他向師尊求這個名額,師尊雖然抹不開情面想要答應,但是畢竟還有咱們這些弟子。”
    “我的意思是,咱們這些當弟子的,還是不要讓師尊為難了,這個名額,還是不要去爭取的好。”
    陳師弟說到此處,朝著四方一拱手道:“我已經到幾位師兄那邊去了一趟,他們對于師弟的提議,無一不是贊賞,不知道盧師兄您意下如何?”
    盧天樂并不是愚笨之輩,要不然他也不會修為提升到現在這個境界,聽到陳師弟的話,他就明白了,這陳師弟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什么不讓師尊為難,這分明是他想要討好三師叔,好從三師叔那里,換取一些好處。而他這么做的目的,其實也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他自己。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盧天樂最終還是嘆了一口氣,他朝著陳師弟道:“既然是三師叔的獨子,那為兄這里,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
    “好,師兄如此爽快,小弟感激不盡,我相信三師叔對于師兄,也一定會感激不已。”
    說話間,陳師弟朝著虛空一抱拳,一副感激不已的模樣,轉身走了。
    盧天樂一聲不吭,臉色如才掘開的幾千年不見天日的古土,棕黃暗黑的顏色,一雙無光的眼睛深嵌著。先前熱切的期待徹底盡凈,希望這么快就破滅了!
    隨著那陳師弟催動法舟而去,盧天樂的拳頭,重重的擊打在了一塊數十丈方圓的石頭上,猶如雷霆般的悶響下,那石頭直接成為了碎粉。
    而那陳師弟好像也感應到了身后的響聲,只不過他只是回頭朝著盧天樂這邊看了一眼,并沒有任何表示。
    被那厚顏無恥的陳師弟這么一攪和,看來這名額更得不到手了。得不到手,盧天樂反而想得更厲害了,幾近癡迷,這個想要進入混沌虛空的想法就像彈簧,摁得越緊,撐得越長,越是想不到,越是想得到。不過,一刻鐘之后,盧天樂就平靜下來了。盡管心里氣憤難平,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讓步是明智的。
    假如去求師尊,師尊也不一定會將那名額給自己,更何況,三師叔那人又特別記仇。
    算了,這條路走不通,還是繼續想別的辦法吧,聽說新來的小師叔祖,也就是幾天時間,就參悟除了弒神魔劍,自己去求他老人家一次,說不定還能夠有所得。
    這么一想,盧天樂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他雖然覺得這位小師叔祖絕對有幫助自己解決的方法,但是自己的地位和那位小師叔祖差的實在是太遠。
    他怎么能夠確定,那位小師叔祖一定會幫自己呢。
    “師兄,大喜啊!”一個歡快的嗓音從遠處傳了過來,這喊聲讓盧天樂一愣。
    他扭頭一看,就見一個身高九尺的黑大漢子朝著他的方向沖了過來。對于此人,盧天樂倒是沒有太多的顧忌,冷冷一笑道:“莫非你說的是咱們師尊那個名額?”
    “我告訴你,沒希望了,陳天清已經拿它當了人情,送給了三師叔的麒麟子。你我這些普通弟子,這等好機會,是不會落在咱們身上的。”
    黑大漢哈哈一笑道:“師兄,你的消息太閉塞了,你呀你,不能一直想著修煉啊!”
    “我告訴你師兄,這一次,我們大倫山進入混沌虛空的名額,不是二十個,而是三百個!”
    黑大漢伸出三根手指,喜形于色道:“三百個名額啊,就憑師兄你在宗門之中的地位,爭取不到這三百分之一么?”
    三百個名額?盧天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呢?大倫山在歷次的混沌虛空開辟之中,名額都沒有超過二十個過,這一次,怎么會是三百個?
    “師弟,你知道我現在心情不好,和我開這種玩笑,可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
    大吃一驚的盧天樂很快就意興闌珊,情緒低落下來了
    “師兄,你是不信我怎的?我告訴你,這是真的,咱們混沌虛空的名額,真的是三百個,小師叔祖這一次在東無琉璃天,壓的利劍門那些人,愣是沒有喘息的余地。”
    “聽說這一次,他們利劍門的名額,被小師叔祖壓到了二十個,而咱們卻成了三百個!”
    “按名額多少來說,我們大倫山快趕上四天上門了!”
    盧天樂這個時候,才相信黑大漢說的是真的,他一把抓住黑大漢,大聲的道:“師弟,你給我說一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咱們師叔祖,怎么壓制的利劍門。”
    黑大漢喘了一口氣,就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其中說道碧桃神樹的產量,被自己師叔祖要了三分之一的時候,更是眉飛色舞。
    “師兄,說不定下一次碧桃神樹成熟的時候,咱們還能夠分一兩個果子呢!”
    對于碧桃神樹的果子,盧天樂并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那個可能性太小了,但是有一點,他卻充滿了期待,那就是三百個名額。
    這三百個名額,他盧天樂一定能夠爭取到一個,所以他朝著黑大漢道:“我這就去找師尊,無論如何,都要從他老人家的手中,爭取一個名額過來。”
    “哈哈哈,看來,有些人的如意算盤,這一次要落空了。”
    說到此處,他感慨道:“大倫七子,七子最秀,小師叔祖果然是好樣的,一來到咱們大倫山,就給咱們帶來了好運氣。”
    黑大漢哼了一聲他道:“這可不是好運氣能辦到的,這是需要真本事的!不然,空有好運氣又能如何?”
    盧天樂點頭,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時間在這里聊天,騰空架起自己飛舟的他,飛速的朝著自己師尊閉關的洞府沖了過去。
    這次小師叔祖提供的機遇,他一定要抓住,不然連他自己都對不起!
    混沌虛空,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