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189 浩氣沖日月


    冰月仙子在青壺亞圣決定用戰戟和鄭鳴換取廢物石頭的時候,她心里還有一絲不舍。
    此時看到一副正氣凜然,死活不肯占自己師尊便宜的鄭鳴,簡直快要自慚形穢了,先前自己看不起這個狂妄自大的家伙,豈不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這位坦蕩蕩的師弟了!
    盡管他提出來的治樹條件實在苛刻,但是,正所謂量體裁衣、看碗吃飯,那是人家真有這種力挽狂瀾于即倒,力扶大廈于將傾的本事呢。
    現在,對于師尊的憐憫或者補償,人家硬是堅持著不要,就從這一點而言,鄭鳴就比普通的人強的太多了。
    “師弟,雖然你有你的堅持,但是作為師姐,我還是要說你一句,一些長輩賜給的東西,該接受的時候,你就應該接受,而不是讓長輩的好意落空。”
    冰月仙子的話一出口,頓時讓桑書元等人沒有了任何的顧忌,不少人都對鄭鳴大聲的勸道:“鄭鳴,你應該接受亞圣的好意,換四方戰戟。”
    “四方戰戟對你有著偌大的用處,你要是不換,以后一定會后悔的,還是別堅持了。”
    “鄭師弟,我知道你有自己心中的堅持,但是對于長輩的恩賜,你不能只是堅持自己!”
    燕紫電在眾人說完之后,也大聲的道:“小師弟,現在這個時候,你應該遵從亞圣他老人家的好意。”
    鄭鳴怎可能換,如果這石頭真的是石頭的話,鄭鳴絕對連反對的意見都沒有,就會直接拿著來還。
    但是現在這可不是普通的石頭,而是一塊先天元胎,有了這東西,自己就可以煉制一個頂級的先天一氣神符,可以讓自己的兩儀分身,直接打到神禁的境界。
    這等的好事情,怎么可以讓出去。
    他現在正在使用文天祥的英雄牌,所以在簡單的思索了瞬間,就鄭重的道:“諸位,不是我拒絕亞圣的好意,實在是鄭某的心中,有自己的一桿秤!”
    “生,吾之所欲也,義,亦吾之所欲也。兩者不可兼得,舍生而取義也!”
    一段孟子的話,從鄭鳴的口中吐出,不應該是有了文天祥浩然正氣加持的鄭鳴口中吐出,一時間震撼著不少人的心神。
    這段話,雖然很短,但是聽在在場人的耳中,就好似一聲驚雷,讓人戰栗。
    特別是像黃舒朗這樣,心中懷著對鄭鳴怨恨的人,在這一刻,都覺得自己的心無比的齷蹉!覺得自己和眼前這個青衣少年,就好似云泥之別。
    當然,這種感覺,也只是一個瞬間。
    畢竟黃舒朗乃是神君級別的存在,他的心神,同樣堅強無比,鄭鳴想要撼動他的心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于東無琉璃天的女弟子們,一個個都用敬慕的眼神看著鄭鳴,甚至有不少人都忍不住暗送秋波。
    這位小師弟的人品,實在是太好了,實在是太難得!
    李小朵看著鄭鳴,眼里卻升起了一絲疑惑,盡管她對鄭鳴敬慕無比,但是她真的沒有想到,那個一向信奉有便宜不占,不是傻瓜就是暈蛋的少爺,怎么變得如此正義凜然的人了呢?
    少爺的表現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哪!
    鄭鳴的表演太逼真、太到位了,以至于冰月仙子看到他眉宇間凜然不可侵犯的表情,竟對他生出無限美好的想象,這個小師弟真是難得!
    最后只能無奈的離開,只是,心里對于鄭鳴卻是好感倍增了。
    單單看鄭鳴的眼神,就把她的心思暴露無遺了!
    “師尊,鄭師弟乃是仁人君子,他拒絕了您的好意!”來到一寂靜的靜室前,聲音中帶著一絲敬佩的說道。
    靜室之中,沒有任何的聲音,而冰月仙子靜靜的跪在地上,卻也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好了,將那戰戟放回去吧,天命該如此!”淡漠之中,帶著一絲低沉的聲音,終于響起。
    一個亞圣,從來都是喜怒不形于色,要想從他的話語中,觀測出亞圣的喜怒哀樂,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冰月仙子憑借著自己多年跟隨青壺亞圣的經驗,卻突然感到,自己師尊的話語中,帶著失望。
    這是一種深深的失望,按說,這種失望,不應該出現在自己師尊這樣的人物身上。
    而且她的心中,現在也多出了一絲疑惑,那就是自己這位師尊,究竟是因為鄭鳴沒有收那四方戰戟而感到失望,還是因為沒有換回那塊黑色的寶玉。
    難道那黑色的寶玉,真的是一件至寶不成?
    因為碧桃神樹的復生,所以整個東無琉璃天,一直都是處在一種喜氣洋洋的狀態中,而這次關于進入混沌虛空名額的商談,也變得異常的輕松。
    利劍門的黃疏朗雖然一萬個不情愿,但是因為這是東無琉璃天答應鄭鳴的條件之一,所以最終,黃疏朗也只有憋屈無比的接受了這一次的分配。
    不但得到了以往被搶走的名額,而且還將利劍門的名額弄到了手中,再加上其他的收益,這一次進入混沌虛空的名額,大倫山達到了三百名!
    以往都是二十,現在卻一下子達到了三百,這就是一次讓整個大倫山弟子為之振奮的消息。
    燕紫電更是高興的眉飛色舞,他滿臉笑容的看著鄭鳴,用力的拍打了兩下鄭鳴的肩膀。
    “師弟,我發現你真的是我的福星,哈哈,這一次回去,我可算是能夠給師兄他們交代了。”
    說話間,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黃疏朗的身上。對于這個一直想找自己麻煩的人,燕紫電自然不會客氣,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黃疏朗,滿臉都是挑釁。
    這并不是燕紫電淺薄,實在是他等這一天,等的實在是太久了!以前,每一次的會商,最終失敗的都是他,唯有這一次,他終于揚眉吐氣了。
    黃疏朗的臉色自然不好,進入混沌虛空的名額,只剩下二十個,這讓他回去如何向利劍門的掌門弟子交代?讓他如何給門下的弟子交代?
    他在爭取名額的時候,不是沒有想過反悔,但是不得不履行諾言的冰月仙子聯合其他強者對他利劍門施壓,讓他心中雖然不愿意,卻也沒有任何的反擊之力。
    “燕紫電,你囂張什么,等混沌虛空之戰,我就讓你知道,你和我之間,究竟是何等的差距了!”
    黃疏朗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狂妄的道:“我的手中,有三十個位面,其中還有中等位面兩個,只要你在混沌虛空之中贏了我,這就三十個位面,就是你的。”
    “你可敢賭嗎?”
    燕紫電雖然決定和黃疏朗一戰,但是他對于戰勝黃疏朗,真的沒有太大的信心,他之所以迎戰,是因為他將和黃疏朗的激戰,當成了自己的一種考驗。
    一種自己進入神君境界之前的磨礪。
    他只想一戰,至于其他的,燕紫電沒有想那么多。至于黃疏朗提出的賭戰,他雖然心中想要應下,但是他的手中,并沒有如此之多的位面。
    “怎么,不敢了嗎?”黃疏朗看著沒有吭聲的燕紫電,臉上的得色更多了幾分,他緩緩的上前一步,屬于神君的氣息,一時間籠罩四方。
    混沌天柱第七等的天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在黃疏朗的氣息下,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我知道你覺得自己勝算不大,所以不敢賭,我也不做那以大欺小的事情,我出的賭注雖然是三十個位面,但是你只要出三個位面就可以了。”
    “呵呵,十比一,難道師弟你也不敢嗎?”
    燕紫電的怒意,瘋狂的飆升,他的手,在這一刻也握在了長劍上,只不過他從來都沒有將位面看在眼中,自然也就沒有什么位面。
    要是他真的賭上去,就算輸了,大倫山也會幫他付三個位面,但是他卻不愿意這么做。
    就在燕紫電準備一咬牙答應的時候,就聽有人道:“三個位面就行嗎?好,我和你賭了。”
    “不過我押的是十個位面,你不是十比一么?那你必須要拿出一百個位面才行。”
    這話一出口,燕紫電就知道說話的人是誰,他看著一臉鄭重的鄭鳴,只覺得心里熱熱的。
    “好好好,一百個位面,就一百個位面!”如果說現在,黃疏朗最恨的人是誰,那絕對不是燕紫電。
    雖然燕紫電是他的情敵,但是一直以來,都是他壓著燕紫電打壓,而且,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他會想辦法征服仙子的,那女人必定是他的。
    讓他惱火的是,這次因為鄭鳴的出現,本來都在他掌控之中的商談,一下子改變了方向。
    他嘗到了自己給大倫山準備的苦果,而在鄭鳴的光芒下,他好像成笑柄了。
    那青云子,現在還在晚霞闕外虔誠的跪著,一心要成為鄭鳴的弟子。
    “哈哈哈,鄭師弟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小兄對于鄭師弟這種豪氣,無比的欽佩,十個位面,鄭師弟果然是大手筆。對于鄭師弟你這種賭戰,小兄我自然不能打擊鄭師弟的積極性。”
    “一百個位面,沒問題!”
    “不,對燕師弟,師兄我自然是十比一,而對鄭師弟你,十比一顯得師兄我欺負你。”
    “這樣,師弟你不是有十個位面嗎?我給師弟你一百五十個位面,只要師弟你贏了,這些位面,就是師弟你的!”
    黃疏朗說的無比張狂,他手指輕輕的滑動,一副得意非凡的樣子。
    鄭鳴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一百五十個位面,奶奶的,就算和**沖霄觀給自己的位面一樣,里面的聲望值,也絕對能夠讓自己美美的飽餐一頓啊!
    “好,一言為定!”
  !--gen1-1-2-110-14760-253891667-1487839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