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184 再遇李小朵


    將碧桃神樹給砍了!
    冰月仙子就覺得自己的腦袋懵,盡管她按照師尊的囑咐,按鄭鳴說的辦法治療神樹,但是……但是治療可不是砍樹啊!
    瘋了嗎?這家伙是不是得了失心瘋!
    就在冰月仙子大吃一驚的時候,那青云子已經迫不及待的蹦出來道:“仙子,萬萬不可聽他胡說。 ”
    “無論是神樹還是普通的樹,枝干對于他們而言,都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沒有了枝干,這一棵神樹,就算完全毀了!”
    “他這分明就是不會治療神樹,胡亂出主意,還請仙子定奪,萬萬不可輕信啊!”
    青云子如此慷慨激昂的認斷,自然是得到了自己主子的贊揚,那冰月仙子似乎也很傾向于青云子所說的話。
    畢竟,將神樹給砍了,真是讓人有點接受不了!那可是天地靈根,就算死了,也不能亂砍啊!
    “鄭師弟,你確定你沒說錯嗎?”
    鄭鳴看著冰月仙子質疑的模樣,面無表情的道:“若是不信,不想按照我的辦法來,那神樹死了,就和我沒什么關系了。反正神樹又不是我的。”
    說話間,干脆把窗子給關上了。
    “太囂張了!”黃疏朗看著鄭鳴的模樣,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樣的場景,雖然不是對的他自己,卻讓他有一種感同身受,非常的不爽。在他多年的生命之中,一直都是天之驕子的他,只有他擺架子的份兒,哪里有人甩臉子給他看?
    “燕紫電,這就是你大倫山的門風,大倫山的教導么……”接下來的話,黃疏朗終究不敢說的太直接,因為他想到了鄭鳴前些時候的威脅。。
    雖然大倫山有這樣和那樣的缺陷,但是這真的不是他能夠管的,三法上人一怒,他就是生死兩難。
    此時的冰月仙子,臉色猶如冰雪,作為圣人之下的天君,這天下能夠給她臉色看的人,真是屈指可數,沒想到今日,這鄭鳴竟對她毫無禮數。
    這簡直就是挑釁她的尊嚴!
    “燕師兄,你能不能管管你師弟呢?”站在一旁的璞孤仙子終于看不下去了,意味深長的看了燕紫電一眼,那里面的內容復雜,仿佛一把火,立馬就把燕紫電給烤熱了!
    此時的燕紫電越覺得他的璞孤仙子即便面有怒色,也依然貌若天仙,魅力四射。
    當下趕忙輕聲安慰道:“師妹放心,我這就去說說他。”
    “你可千萬別著急上火,有我這個當師兄的在這里盯著,還能讓他翻了天?”
    說話間,燕紫電就雄糾糾氣昂昂的走進了鄭鳴閉關的靜室,一進屋,那本來滿臉的殺氣,就變成了燦爛的笑容。
    “小師弟,那個點到為止吧,那個冰月已經被你氣壞了,哥哥我心里已經很過癮,很高興了!”
    “可是璞孤師妹開了口,我們不能讓她為難啊。”
    一臉討好模樣的燕紫電,讓鄭鳴忍不住笑了起來,從見到自己這個師兄的時候,鄭鳴覺得這是一個威武不能屈的漢子。
    隨著和他接觸,才現這位威武入神的師兄,實在有點不敢恭維,別的不說,就那大大咧咧丟三忘四來說,就讓鄭鳴頭疼了不少回。
    現在又增加了一條,見色忘友!
    “好吧,為了師兄的幸福,我給那冰月再說兩句。”鄭鳴無奈的搖頭,而后突然道:“師兄,你說我若是將這棵碧桃神樹治好了,要求那青壺亞圣將璞孤仙子嫁給你如何?”
    “怎么可以這樣呢?”燕紫電的聲音立馬提高了不少,那環眼圓睜的模樣,很是有些唬人。
    鄭鳴眼看燕紫電著了急,暗道自己說話也不能隨心所欲,不能刺激師兄的痛楚。
    就在鄭鳴準備向燕紫電道歉之時,卻聽燕紫電欣喜若狂的沖著他擂了一拳道:“你這家伙,這么好的條件,為什么不早點提出來呢!”
    鄭鳴有些無語,原以為這師兄生氣了呢。
    “師兄,現在也不晚,我直接告訴冰月仙子,你看怎么樣?”
    “還是算了吧,我覺得我還是以自己的魅力征服璞孤仙子吧,我告訴你師弟,實際上我在意的,并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你妹啊!”鄭鳴搖了搖頭,實在無力吐槽。
    “燕師兄,你們說好了嗎?”璞孤仙子的聲音傳了過來,燕紫電有些慌亂。
    “小師弟,快跟我出去!”燕紫電說話間,也不顧鄭鳴反對,拉著鄭鳴就走了出去。
    “鄭鳴,你說,你那破壞碧桃神樹的枝干,是不是沒有辦法讓神樹復蘇,這才想出的計劃!”一見鄭鳴,那黃疏朗就氣勢洶洶的問道。
    鄭鳴根本就不理會猶如犬吠的黃疏朗,而是將目光重新落在了冰月仙子的身上道:“師姐若是信任我,就按我的辦法做,不然,我就無話可說。”
    冰月仙子一直在權衡,此時鄭鳴再次出現,她終于做出了決斷,狠狠的道:“師弟說的對,冰月愿意聽師弟的!”
    “對了冰月師姐,我負責給你們一棵全新的碧桃神樹,至于治療神樹多出來的材料,應該也算我的報酬,這也在情理之中啊。”鄭鳴看了一眼燕紫電,突然說道。?
    燕紫電此刻真有一種要將鄭鳴的嘴堵住的想法,這小子,真是太不讓人安心了,仿佛他這么做根本就不是趁火打劫,而是對自己的實力穩操勝券,想要的東西也是理所當然一般!
    這都什么時候了,他竟然還要想這個,實在是……實在是太有恃無恐了……
    “好,都是師弟的,我只要一棵新的碧桃神樹!”冰月仙子看著鄭鳴,一字一句的說道。
    “那就好辦了,走吧,先砍樹!”鄭鳴一笑,手背在身后,朝著碧桃神樹的方向而去。
    碧桃神樹雖然已經枯竭,但是神樹四周的靈氣不但沒有消散,反而越加的濃厚,這些靈氣,大多都是從神樹的枝葉軀干上溢出來的,也算是回報天地。
    “師尊,真的要砍么?”幾個東無琉璃天的弟子站在那神樹下方,手持充斥著各種花紋的斧頭,神色之中充滿了猶豫和不舍。
    對于他們而言,碧桃神樹不但是一個靈根,更是他們的心之所系,現在碧桃神樹死掉,本身就讓他們心中充滿了不舍,現在再砍掉神樹的樹干,只覺得眼里就像冒著兩條火蛇,心里更是難受極了。
    “砍!”冰月仙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弟子答應一聲,手中銀色的斧頭揮動,滾滾的銀光,化成一道巨大的光幕,朝著那巨樹直接掃了過來。
    也就是一個剎那,那銀光已經落在了神樹的軀干上,足足有百丈粗的神樹,應聲被斬成了兩段。
    “師弟,那斧頭看到了嗎?是東無琉璃天的至寶開天琉璃斧,聽說當年,是青壺亞圣在開天辟地之時得到的至寶,這東無琉璃天的開辟,就是用這斧頭開辟出來的。”
    鄭鳴開始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到這斧頭有什么異常,但是此時被那女弟子催動的瞬間,他才切實感受到了那斧頭的不凡。
    開天辟地之時的至寶,青壺亞圣還真是有不少好東西。可惜自己的師尊三法上人還沒有回來,不過等這件事情完了之后,也要問問燕紫電,自己宗門之中,究竟有什么寶物。
    “師尊,神樹已經砍斷!”女弟子在交令的時候,雖然聲音堅決,但是那張精致的臉上,居然熱淚盈眶了。
    開始的時候,鄭鳴還沒有注意到這個流淚的弟子,此時,當他定睛朝著那女子看去的時候,卻愣住了。
    這……這女子,怎么那么像自己的小侍女李小朵?她在日升域進入了一個叫儀刀門的宗門,等自己從天恒神境之中出來之后,就找不到她的蹤跡。
    本以為她去了紫雀神朝,找了一番卻杳無音信。
    百年滄桑,自己還以為李小朵已經走了呢。卻沒想到,竟然在這里遇到她了。
    看著手持利斧的李小朵,鄭鳴真的難以和自己那個好似小兔子一般的侍女聯系起來。
    雖然很像,不會是弄錯了吧!
    “這位師侄,你是不是姓李啊!”鄭鳴雖然覺得自己可能會認錯人,但還是好奇的問了一下。
    那正在垂淚的女子聽到這話,輕輕的抬起頭,而冰月仙子狠狠的瞪了鄭鳴一眼。
    這小子,不給自己安心治療神樹,竟然在自己這里,調戲起自己的弟子來了!
    “公子……”女子昂頭,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先是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她將自己手中的開天琉璃斧一丟,快的來到鄭鳴的近前,直接跪了下來。
    黃疏朗等人,完全被這個場景弄呆了,這一刻的他們,實在不知道說什么。
    冰月仙子也愣了,雖然她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但是李小朵的模樣,卻讓她對鄭鳴越的多了幾絲戒備。
    這小子,絕對不是一個良善之輩,他來到東無琉璃天,簡直就是夜貓子進宅啊!
    真的是李小朵!
    看著朝著自己下拜的李小朵,鄭鳴也有點呆了,他一把將李小朵拉起來,想要問一下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東無琉璃天!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