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183 把樹砍了


    鄭鳴依舊在閉關!
    他不是裝什么,實在是那一絲了無,已經出現在了心頭,如果現在不將那東西參悟出來,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巨大的損失。
    所以,他現在要閉關。
    已經答應了他三個條件的冰月仙子,在聽到鄭鳴提出閉關的條件,并說出了兩日之后這樣的承諾之后,也沒有再說什么,而是痛快的答應了。
    但是在鄭鳴閉關的這兩天,作為鄭鳴的師兄,燕紫電發現,自己好似一下子紅了。
    不但桑書元那些本來就關系不錯的朋友,趨之若鶩的圍在他身邊,就是那些平時若即若離的人,也都巴巴的聚集了過來。
    而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鄭鳴是不是真的能夠將那碧桃神樹治療好。當然,如果能夠治療好的話,以后的碧桃神樹出產的碧桃,最好能夠分他們一兩個。
    對于這些問題,燕紫電表面看來總是一副胸有成竹,對自己的師弟頗有信心的模樣。
    被璞孤仙子堵在小屋里的時候,這種軟玉溫香很快就讓他失去了應有的節操,毫無保留的將鄭鳴給交代了出來。
    “他竟然還沒有見過三法上人?”璞孤仙子感慨!
    “他……他會什么,你也不知道?”璞孤仙子繼續感慨!
    “他來自一個叫紫雀的小位面?”璞孤仙子目瞪口呆。
    再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就在璞孤仙子猶豫著是不是要將關于鄭鳴的一切告訴自己師姐的時候,黃舒朗那邊,已經將關于鄭鳴的一切,全部調查了出來。
    “一個沒有見過三法上人的小家伙,就是走了狗屎運,被三法上人收為弟子的小位面來的人,真他娘的奇怪了……”
    在黃舒朗散布的這些事情之中,幾乎全都是真的,所以,黃舒朗在后面,得出了一個無比重要的結論,那就是鄭鳴根本就治療不好這神樹。
    他修煉的是殺伐之道,憑什么治療好神樹!
    這種結論,最終還是傳進了冰月仙子的耳中,對于這種傳言,冰月仙子并未做出任何評論,只是悠悠的說了一句:“這世上,敢于欺騙我師尊的小輩,呵呵!”
    這話是什么意思,幾乎所有的武者都是心照不宣的,一時間,不少人的心都有點發顫!
    圣人之怒,天翻地覆。
    雖然青壺只是亞圣,但是一個亞圣的憤怒,同樣可以讓天地為之倒轉,讓世間為之傾塌。
    鄭鳴欺騙了一個亞圣,那就是不拿自己的性命當回事兒,那就是自己和自己開玩笑!
    一時間,不少人對于兩日之后的情形都有了一個大大的期待,當然,很多人期待的,就是鄭鳴倒霉的樣子。
    這個滿嘴荒唐言的家伙,實在是太囂張了。更何況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對他都不是那么信任。
    那株已經變成了柱子的碧桃神樹,現而今已經完全死寂,雖然道紋彌補的樹干,在不少人看來,絕對也是一件煉器的至寶,但是讓它重新活過來,那簡直就是鐵樹開花。
    “這根木頭樁子,真的能活嗎?”這是一個口無遮攔的大宗門弟子說出的話。
    雖然他在說出這句話之后,就被自己的師長嚴厲警告,然后專門找了冰月仙子賠罪,但是他這句話,還是悄悄的流傳了出來。
    一時間,很多人見面之后的第一句話,就是那根木頭樁子,還能活過來嗎?
    兩日時光,在這各種各樣的議論之中過去,幾乎在第三日的清晨,冰月仙子就來到了晚霞闕。
    她雖然沒有進入晚霞闕,但是就在那里站著,已經讓燕紫電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師姐,要不我們進去說話。”站在冰月仙子旁邊的璞孤仙子小聲的說道。
    冰月仙子不言,仿佛根本就沒聽到師妹的勸說一般,璞孤仙子見此情景,也不敢再勸。
    雖然晚霞闕下,只有冰月仙子一個人淡然而立,但是在四周,卻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看著冰月仙子。
    冰月仙子在東無琉璃天,一直都是以一種冷酷無情,殺伐決斷的面目出現,但是這并不表示,整個東無琉璃天的弟子,對于這位冰月仙子,就充滿了絕情。
    相反,在大多數晚霞闕弟子的心中,冰月仙子還是一個值得他們信賴的師長!
    一個讓他們又驚又怕的師長!
    也許有一天,他們鼓足了勇氣,敢于對這位師長說幾句硬氣的話,但是現在,他們在面對這位掌教師長站在別人門前等待的情形,一個個肺都氣炸了。
    “如果他醫不好碧桃神樹,這一次我必殺了他!”有性格火爆的弟子,手掌拍在白玉欄桿之上,怒意沖霄。
    同樣,還有不少人殺意更強,他們一個個怒視著晚霞闕,一副想要將鄭鳴吃了的樣子。
    “青云子,你告訴我,這神樹是不是真的治療不好了!”黃疏朗早已將自己禮賢下士的那套作派完全收了起來,聲音之中,充斥著陰冷。
    青云子經歷了從貴賓到下屬的轉變,雖然這種轉變讓他同樣不舒服,但是他知道現在的自己,究竟該如何的選擇。
    黃疏朗,那是神君級別的存在,他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面對這種強勢人物,只有配合他,才能夠活命。
    不錯,就是活命!
    青云子已經從黃疏朗的話語中,感應到了他對自己深深的殺意,而這種殺意,他青云子難以抵抗,他能夠做的,就是在這殺意下尋找生路。
    一個神君,殺他猶如屠狗!
    “回稟神君,這神樹絕對活不了!”青云子說到此處,無比肯定的道:“我本以為,神樹缺少元氣,所以才會變得枯萎,卻沒有想到,這神樹之所以枯萎,是因為它本身的壽元已經盡了。”
    “青壺亞圣如此關注這碧桃神樹,卻一直都沒有出手,那就只有一個解釋,就是他也知道碧桃神樹的壽元,已經沒有了。”
    “就算手段再怎么高明的人,也沒有辦法將一個沒有壽元的神樹,重新救活過來。”
    “我覺得,這也是為什么青壺亞圣會答應鄭鳴條件的原因。”
    黃疏朗輕輕的鼓掌,他看著青云子道:“你醫療神樹的手段雖然一般,但是這分析,卻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青云子暗暗抹汗,嘴上卻恭謹的道:“屬下也是經過多時的推敲,才想到這些的,如此淺顯的事實,就算屬下不說,神君也能夠掌握。”
    “哈哈哈,好,你治療神樹而死的事情,我一定會給冰月師姐求情的,走,咱們去添把火!”一揮衣袖,黃疏朗漫步走出了自己所居住的宮闕。
    青云子看著黃疏朗傲然的身姿,心中越發多了幾分難受,但是與此同時,他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雖然顏面丟盡,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他總算性命無憂了。
    他跟隨著黃疏朗來到晚霞闕,目光就落在了鄭鳴閉關的靜室,心里暗道:“你作為小圣的弟子,也不該如此的胡言亂語,這一次,我看你怎么收場。”
    “師姐,時間已經到了,您不應該再等,應該將人叫出來!”黃疏朗來到冰月仙子的近前,義正言辭的說道。
    只是冰月仙子依舊靜靜的等待,對于他的挑唆,半分都沒有理睬,只是此刻的黃疏朗,卻沒有絲毫的氣餒,他朝著晚霞闕大聲的喊道:“燕紫電,你給我出來。”
    燕紫電看到黃疏朗,就知道這家伙要興風作浪,但是人家喊了他,他還不能不出去。
    畢竟,他代表的是大倫山,如果連見面都不敢的話,那就將大倫山的臉,全部丟盡了。
    “見過師姐!”燕紫電雖然不爽冰月仙子,但是此時,他卻不能不和冰月仙子見禮。
    冰月仙子輕輕的點了一下頭,沒有吭聲,而黃疏朗已經大聲質問道:“燕紫電,你大倫山是什么意思,不是說兩天之后去治療神樹嗎?怎么還讓師姐等?”
    雖然燕紫電不怕黃疏朗,甚至很想和黃疏朗做上一場,但是現在,冰月仙子在等著,但是鄭鳴并不出現,實在是讓人感到有些汗顏。
    “冰月師姐,小師弟還沒有出關,那個……那個等他出關,我立即讓他去找您。”燕紫電這句話說出來,就覺得自己有些底氣不足。
    因為,他知道就在一個時辰之前,鄭鳴已經出關了,只是這家伙看到站在那里的冰月仙子,非常的不爽,所以告訴他,要晾一下冰月仙子。
    按照鄭鳴的老話,那就是你越是這么咄咄逼人,我就越要好好的晾你一下!
    “呵呵,冰月師姐乃是一門之首,燕紫電你不覺得你那個小師弟太過分了嗎?是不是他根本就沒有治療神樹的秘方,所以現在不敢出來了!”
    黃疏朗說到此處,嘿嘿一笑道:“我可是已經將我們利劍門的名額準備好了,甚至我已經和各位師長商量好,只要你們治療好神樹,我們無償將名額給你們。”
    “那鄭鳴現在還不出來,莫不是已經跑了?”
    這句話,引得冰月仙子眸光閃爍。而就在這時,就聽有人淡淡的道:“你才跑了,我只是覺得時間還沒到而已。”
    隨著晚霞闕靜室的窗戶打開,就見長身玉立的鄭鳴走了出來,他朝著天空看了一眼道:“時間還早,既然冰月仙子你等不及,那就先讓人將神樹的樹干給我砍了!”。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