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182 鄭鳴的條件


    鄭鳴并不喜歡這個冰月仙子,他覺得這個女人給人的感覺和那個溫婉爾雅的璞孤仙子差遠了,在這件事情上,何必跟她講什么情面呢?
    見冰月仙子承諾有什么條件盡管說,索性開口道:“既然師姐如此說,那鄭鳴再客氣就顯得假惺惺了,我的條件之一,就是這碧桃神樹的出產,三分之一歸我!”
    第一個條件一出,登時讓在場的人都瞠目結舌。很多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鄭鳴,覺得這個年輕的武者,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不,應該是獅子大開口!
    三分之一的碧桃神樹出產,這……這就等于在東無琉璃天的身上,毫不客氣的咬下了一塊大肥肉喲。
    如此狠厲的情形,實在是太大膽了,這碧桃神樹雖然歸冰月仙子管理,但是它實際上是青壺亞圣的東西。
    一口吞下去三分之一,那簡直就是從亞圣嘴里搶食呢!
    冰月仙子的臉上旋即露出了為難之色,她以為鄭鳴就算胃口再好,頂多也就是要幾部功法,或者是要幾件靈寶罷了,卻根本就沒想到,這鄭鳴一開口,就是三分之一的碧桃神樹出產。
    “鄭鳴,你好大的膽子,連這碧桃神樹都敢窺視,我告訴你,這碧桃神樹,可是青壺亞圣的東西。”黃疏朗對于自己被鄭鳴弄得狼狽不堪,很是不爽,此時聽到鄭鳴的話,就迫不及待的給鄭鳴上眼藥。
    鄭鳴根本就不屑于搭理黃疏朗的饒舌,而是漫不經心的道:“如果不答應,就當我沒有說。”
    沒有說,自然不是撤掉這個條件,而是不再管那碧桃神樹的事情。
    冰月仙子很難受,鄭鳴不是一般人,他的身后,有一個小圣當靠山,別說是自己,就算師尊想要對他出手,也應該顧忌一二的。
    小圣雖然不如亞圣,但是差距也不是太大,而各大強者之間也有不成文的約定,那就是不論出了什么事情,基本上都不會對晚輩出手。
    對晚輩動手,一是丟不起這種人,再就是顧忌對方對自己的弟子動手。
    “師弟,能不能不要下手這么狠!”在璞孤仙子求助的目光下,燕紫電再次做了叛徒。
    雖然他清楚,如果鄭鳴得到了碧桃神樹三分之一的出產,一定不會少了他這個師兄的好處,但是師兄弟哪里有璞孤仙子的柔情似水呢,所以他毫無節操的背叛了鄭鳴。
    看著雄壯如山的燕紫電,鄭鳴無語道:“不能!”
    桑書元等人,這一刻看向鄭鳴的目光,可謂是充滿了敬佩,這位大倫山的小師弟,實在是夠猛啊!
    一開口,就弄出了這么大的條件,讓他們自己來,他們幾個也不見得擁有如此大的膽量。
    “答應他!”就在四周眾人沉默的時候,一個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這個聲音很平靜,但是其中卻好似隱含著一種讓人跪地膜拜的力量。這種力量無形無質,卻讓人難以反對。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東無琉璃天的弟子,從冰月仙子到一般的弟子,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弟子遵命!”
    冰月仙子恭敬無比的說道,她并沒有站起身來,而是等那磅礴無比的力量消失了好一會兒之后,方才緩緩的站起身來,隨即她朝著鄭鳴道:“你的條件,我師尊已經答應了。”
    青壺亞圣給鄭鳴的感覺非常不舒服,雖然他知道自己只要催動英雄牌,絕不會畏懼這位亞圣,但是現而今,他在這位圣人的壓力下,卻不由自主的感到一種猶如面對天地的壓力。
    這是一種萬物都在生長的天!
    好似在這一刻,青壺亞圣的天,已經代替了維護天地運轉的三千大道!
    吾心即天心,吾意既天意!
    鄭鳴使用過兩個圣人的英雄牌,對于這種境界,有著深刻的了解,但是他還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以自己的本體感應這種壓力。
    從這種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鄭鳴,心中向道的心思,越加的堅定,他輕輕一笑道:“亞圣慷慨,小子卻之不恭。”
    黃舒朗狠狠的看著鄭鳴,暗恨這不要臉的家伙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居然讓青壺亞圣都同意他膽大包天的要求。
    “那師弟就去救治碧桃神樹吧!”冰月仙子對于鄭鳴的好感,更少了幾分,雖然有求于鄭鳴,但是現在,這語氣比之先前更多了一絲不耐煩。
    她覺得,自己的師尊已經出面,在這種情況下,鄭鳴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
    如果不是還需要鄭鳴治療神樹,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可惡的小子。
    “師姐,別急啊,那只是我提出的第一個條件,我還有條件沒有說完。”鄭鳴神色平靜,一本正經的說道。
    冰月仙子的臉差點快要僵掉了,她差點懷疑,鄭鳴這家伙,就是在和她開玩笑。
    此時此刻,鄭鳴拿了三分之一碧桃神樹的出產,亞圣都已經出面的情況下,竟然還有要求。
    沒完沒了啊!
    別說冰月仙子,就連燕紫電都覺得這個師弟,實在是有點過分啊,要東西一下子要個沒完!
    “鄭鳴,你休要得寸進尺,我告訴你,亞圣他老人家寬宏大量,不和你一般見識,但是這并不是縱容你胡攪蠻纏!”黃舒朗說到此處,聲音越陰冷的道:“如果你再這般的不知進退,休怪我不客氣。”
    作為神君,黃舒朗雖然一直表現的溫爾文雅,但是一股股肅殺的劍意,卻朝著鄭鳴籠罩了過去。
    這種劍意,鋒利無比,好似能夠斬斷蒼穹。鄭鳴從黃舒朗籠罩而來的劍意之中,能夠感受到這個黃舒朗,真的比自己的師兄燕紫電修為要高。
    而且搞出來的,還不是一線半線。
    平靜一笑的鄭鳴,絲毫沒有理會黃舒朗,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冰月仙子道:“剛剛這個人的聒噪,可以代表師姐嗎?如果可以,那你們請回吧!”
    黃舒朗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如果此時不是在東無琉璃天,如果不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一定拔出長劍,將這個混蛋斬盡殺絕。
    “不能!”冰月仙子在稍微沉吟了瞬間,就斬釘截鐵的說道。她雖然知道黃舒朗如此仗義執言,都是為了幫助他們東無琉璃天,但是她不得不做出抉擇。
    黃舒朗這個時候,心中雖然氣憤不已,卻也明白,這個時候,絕對不是自己生氣的時候,他朝著鄭鳴重重的剜了一眼,而后不再說話。
    “師弟說出你的要求吧。”這幾個字,簡直是從冰月仙子的口中一字一頓吐出來的。
    燕紫電此時在璞孤仙子的壓力下,一個勁的給鄭鳴擠眼睛,那意思就是點到為止吧,別再繼續下去了。
    鄭鳴對于這位已經被感情俘虜的師兄,半點都沒有理會,他嘻嘻一笑道:“我這個條件,其實挺簡單的,那就是,這次進入混沌虛空,我要二百個名額!”
    混沌虛空,二百個名額,這聽起來好似獅子大開口,但是對于冰月仙子而言,卻并不是什么大事。
    雖然混沌虛空充滿了各種機緣,但是這種機緣,只是對神禁以下的武者才有用處,雖然他們在爭奪,但是二百個名額,冰月仙子就能夠做主。
    “好,我答應你!”冰月仙子沉聲的道:“我希望這是鄭師弟你最后一個條件。”
    “這當然是最后一個條件,不過這個條件有一個附屬條件,還需要師姐幫忙。”鄭鳴輕輕一笑,一副俺絕對不會讓師姐為難的謙虛模樣。
    冰月仙子以往遇到這種大條件套小條件的事情,大多都是直接將那提出這種那種條件的人,狠狠地修理一頓。
    雖然她現在覺得,鄭鳴無比的欠揍,但是在表面上,她還是耐著性子道:“說!”
    “我們本來應該分到的一百個名額,師姐不用理會,至于剩下的那一百個名額,我希望師姐能夠讓利劍門讓給我們!”
    鄭鳴說到這里,輕輕一笑道:“我要進入混沌虛空,看黃師兄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實在害怕那些利劍門的師侄伏擊我這個師叔!”
    黃舒朗此時有一種指著鄭鳴鼻子大罵的沖動,他雖然剛剛在心中,確實升起了這種念頭,但是至少他并沒有行動。
    現在這家伙,竟然拿自己剛剛出現在心中的想法說事情,實在是可惡至極!
    冰月仙子還以為鄭鳴接下來要提出什么別的條件呢,沒有想到竟是這種要求,她沉吟了瞬間,目光就落在了黃舒朗的身上道:“黃師弟,這一次可否讓利劍門受一下委屈。”
    黃舒朗不是鄭鳴,對于東無琉璃天,他一直都是一種巴結的態度。
    現在事情被鄭鳴給逼到這種地步,雖然他的心中不想,無奈最終還是硬著頭皮道:“師姐的吩咐,我們利劍門自然遵從。”
    “如果他能夠將碧桃神樹治療好,我利劍門就算只進入混沌虛空二十個弟子也值了。”
    冰月仙子帶著贊許的朝著黃舒朗點頭,而燕紫電這個時候,則是眉飛色舞。
    他商談了幾次,幾乎每一次都被利劍門弄得憋屈無比,這一次,終于算是找回來了。
    “鄭師弟,咱們去治療神樹吧!”冰月仙子再次提出邀請,而且聲音之中,還帶著那么一絲不耐。
    “現在不行,還沒有到時候,另外我要參悟的東西還沒有完全參悟出來,兩日之后,你們再來找我去治療神樹也不遲!”鄭鳴一擺手,斷然拒絕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