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181 壽元已盡


    冰月仙子見此情景,只覺得自己腦袋發暈,這個臭不要臉的鄭鳴說話做事居然如此直截了當!
    在她想來,此時的鄭鳴就算有事走不開,至少也應該解釋一下眼下有事情,或者請稍等,沒想到,他居然懶得委婉的回答,他竟然拒絕的如此干脆:
    關我何事?
    這句話,說的冠冕堂皇,說的理直氣壯,真真讓冰月仙子生氣,卻又讓冰月仙子找不出半點毛病。
    那碧桃神樹是他們東無琉璃天的,和鄭鳴沒有半分的關系,別說就要死掉了,就算劈成了碎木頭用來燒火,和鄭鳴也確實毫不相干。
    一直以來,都習慣了自己強勢凌人,在自己的一念之下,生殺予奪在我的冰月仙子,氣的渾身哆嗦,卻也盡力的忍耐著。
    黃疏朗一直在觀察著冰月仙子,此時冰月仙子的一舉一動盡悉落在他的眼中,就意識到,鄭鳴的回話肯定不好聽。沉吟了瞬間,就輕聲道:“冰月師姐,我看一下這上面說的什么。”
    冰月仙子此時的心中,被無數的念頭所籠罩,根本就沒有在乎和自己說話的人是誰,隨手就將那鄭鳴回來的玉符遞給了黃疏朗。
    黃疏朗有點迫不及待的催動玉符,玉符內隱含的鄭鳴神念,瞬間沖入了黃疏朗的心頭。
    黃疏朗真是被鄭鳴的大膽所震驚!這……這狗娘養的鄭鳴,實在是太過囂張了,他竟敢和冰月仙子如此說話。
    雖然他們和冰月仙子一直都是師兄弟相稱,但是實際上,他們之間的差距還是不小。且不說冰月仙子乃是天君之位,她還是東無琉璃天的實際掌控者呢。
    作為亞圣的弟子,她的地位,比之小圣雖然次了一點,但是比之圣君,卻也差不了多少。
    黃疏朗作為神君,在冰月仙子面前,一向小心翼翼,誠惶誠恐,現在,這么一個還沒有進入神禁的小輩,竟然敢……
    “可惡!”黃疏朗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燕紫電的身上道:“燕紫電,你們大倫山,就是這樣管教弟子的么?”
    燕紫電在接到鄭鳴玉符的時候,心里也覺得五雷轟頂,不過仔細想想,鄭鳴的態度雖然有些不妥,但是卻又有一種非常解氣的感覺,這種快感是多么的暢快淋漓啊。
    這冰月仙子一直看不起自己,對自己橫眉豎目,現在給她來這么一句,實在是太過癮了。
    但是得罪了冰月仙子不要緊,關鍵是不能破壞了東無琉璃天和大倫山之間的交情。當然,對黃疏朗這個利劍門的人,他卻不必客氣。
    “我大倫山如何管教弟子,還用不著向利劍門稟報吧!”燕紫電語氣之中帶著一絲譏諷:“莫非你黃神君覺得可以代替家師,管教弟子嗎?”
    雖然黃疏朗處處針對燕紫電,甚至對大倫山的弟子,也抱著這樣或者那樣的譏諷,但是要說他敢針對三法上人,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三法上人是什么人,那是和他師尊一樣的存在。他們這些晚輩再怎么意氣之爭,作為圣級的人物,都是哈哈一笑。
    但是,如果他敢說三法上人一個不字,根本就不用三法上人動手,他的師尊,就會直接滅了他。
    “這個自然不敢,但是令師弟的回答實在是……”黃疏朗的氣勢,一下子弱了幾分,他想要將問題都推到鄭鳴的身上,卻猛然發覺,鄭鳴的話,好像真沒什么毛病。
    冰月仙子將鄭鳴趕走,現在又眼巴巴的過來請人家,鄭鳴不理他們,一點毛病都沒有。
    “東無琉璃天冰月,求見鄭鳴師弟!”冰月仙子在這個時候,終于平靜了下來,她目光平靜如水,只是那無風自動的衣袖,卻表達著異樣。
    東無琉璃天冰月,求見,這些字從冰月仙子的口中說出,實際上,就代表著冰月仙子的低頭。
    璞孤仙子愣住了,桑樹元等來自各天各宗的弟子,一個個也都愣在了那里。
    他們都知道,冰月的性格剛硬,現在說出這種話來,實際上比殺了她,都讓她難受。
    但是冰月仙子還是說出來了,這意味著冰月仙子在這種事情上,做出了一個大大的抉擇。
    燕紫電聽到求見的話,雖然覺得很爽利,卻也不敢表現出來,就在他準備拿捏什么的時候,璞孤仙子的目光朝他看了過來。
    只是這一眼,就讓燕紫電直接繳戒投降了!他仿佛覺得有那么一瞬間,似乎有一個溫暖柔軟的香舌正舔在了自己心上。
    “鄭鳴師弟,冰月師姐來見你,你就出來一趟吧!”說完,燕紫電親密的朝璞孤仙子笑了一下,一副我定會將鄭鳴叫出來的模樣。
    “如果你們是為了那碧桃神樹而來,那你們就走吧!”淡淡的聲音,這個時候從靜室之中傳來。
    聽到這聲音的黃疏朗,眼眸一亮,他突然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一個翻盤的機會。
    “看來,鄭師弟在這件事情上,也是無能為力了。”
    冰月仙子等人都不說話,但是一個個神色更加的緊張,在他們看來,鄭鳴已經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如果鄭鳴在這件事情上也無能為力,那碧桃神樹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有沒有辦法,關你什么事情?”鄭鳴的聲音再次傳來,而隨著這聲音的,還有那么一絲不耐煩:“我現在要參悟道紋,還請各位離去。”
    鄭鳴的話,讓不少人覺得,鄭鳴在碧桃神樹上,還是有辦法的。
    “不可能,你不可能有辦法的,那神樹已經完全枯寂,它……它已經走到盡頭了!”青云子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道。
    “它……它應該是壽元已盡,對,就是壽元已盡,不是人力可以改變的。”有點激動的青云子,最后的話,幾乎是高聲喊出來的一般。
    從碧桃神樹來到鄭鳴所在的晚霞闕,他就一直在思索為什么在自己的治療下,那碧桃神樹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死的更快。
    他翻來覆去,怎么都想不出來什么原因,而就在剛才,一道靈光照在了他的心頭。
    壽元已盡,現在這種事情,唯有用壽元已盡來解釋。如果真的是壽元已盡,那么這件事情,怎么都怪不到他青云子。
    藥醫不死病,佛渡有緣人!
    現在這病已經不是用藥的問題,而是壽元到了藥石無效,和負責治療它的人有什么關系?
    更何況,他為了救這棵神樹他所付出的努力、承載的煎熬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看著有些解脫模樣的青云子,冰月仙子冷哼了一聲,雖然她不知道青云子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隱隱約約之中,她又覺得那青云子說的好像是對的。
    “碧桃神樹的壽命是快盡了,只是你那三色土靈藥下去,讓它死的更快而已。按照我的估計,它應該有三日的回光返照才是,怎么這么快就死了。”
    鄭鳴淡淡的聲音,再次傳來:“怎么這么快,它就死了,莫非你給它又用了什么藥不成?”
    “我只是又給他用了一些靈水!”青云子剛剛還興高采烈的臉色,頓時凝固了下來。
    “靈水和三色土,呵呵,他們用在一般的靈物上,自然是不錯,但是用在碧桃神樹上,無疑讓它快速的走完自己的路。”鄭鳴說道這里,淡淡的道:“好了,你們可以走了,我這里還需要清靜。”
    “師弟,咱們和東無琉璃天同氣連枝,你告訴師兄,你有沒有救活碧桃神樹的辦法?”燕紫電被一旁的璞孤仙子弄得激情勃發,他覺得自己再也不能讓他親愛的仙子為難了!
    鄭鳴對于他人可以不理會,但是燕紫電這個師兄對他實在不錯,他也不能真的來一個六親不認,聽到他這么問,也只能老實的道:“倒也有救。”
    “還請鄭師弟出手,有什么需要,鄭師弟你盡管提出來!”冰月仙子在聽到鄭鳴的話,立即大聲的說道。
    鄭鳴并沒有吭聲,好像沒有聽到冰月仙子的話語一般,這讓冰月仙子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而她四周的空間,更給人一種凝結的感覺。
    璞孤仙子一言不發的來到燕紫電的身邊,只是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燕紫電哪里經得起這種灼烈的目光,心一下子就亂了。
    “師弟,如果這件事情不是太難的話,你就幫一下東無琉璃天治療一下,我們畢竟是同氣連枝!”燕紫電大聲的道:“小師弟,有什么需要的,你盡管給師兄我說。”
    “我有什么好處!”鄭鳴推開靜室的門,緩緩的從里面走了出來。雖然他此時的修為比冰月仙子低好幾個層次,但是從氣勢上,他是壓著冰月仙子的。
    “如果師弟能夠救活碧桃神樹,我可以作主,讓師弟進入我東無琉璃天的寶庫,任選一種寶物!”冰月仙子雖然恨不得出手直接滅了鄭鳴,但是她現在有求于鄭鳴,所以說話,無比的客氣。
    而那些圍在四周的武者,在聽到冰月仙子說話的瞬間,一個個臉色都變了。
    東無琉璃天的寶庫,里面藏的,無一不是重寶,任選一件,就是黃疏朗這樣的神君,都有一點難以自已。
    “呵呵!”鄭鳴聽著冰月仙子的條件,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而后就要關門。
    冰月仙子的臉越加的冷,而燕紫電則再次不仗義的道:“師弟,你究竟有什么條件,盡管和冰月師姐說。”
    “那個條件就算不同意,咱們還可以再談。”
    冰月對于這樣的談判,當真不喜歡,她覺得自己此時對鄭鳴的妥協和諂媚,都顯得丑陋而可笑,卻別無選擇。
    “是,燕師弟說得對,有什么條件,鄭師弟你盡管提!”。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