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180 關我何事


    在整個歸元大世界,冰月仙子都是以性格強硬著稱,甚至有人說,冰月仙子在很多事情上,向來說一不二。
    反悔,這種事情,從來不曾出現在冰月仙子的身上。更不要說,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讓她反過頭來,去尋找曾被她呵斥過的鄭鳴。
    那提出這意見的東無琉璃天武者,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色就變幻了一下,他生恐冰月仙子因為這句話而暴起。
    甚至還有一絲后悔不迭升起在心中,這神樹枯死,又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何必在這種事情上刺激冰月仙子,給自己找不清靜?
    冰月仙子的目光比冰還要冷,她冷冷的看著那說話的男子,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決絕。
    “好!”足足過了一刻鐘,冰月仙子收回了目光,而從她的嘴中,更是傳出了這么一個字。
    如此反常的態度,讓人覺得誠惶誠恐,甚至給人一種恐懼的感覺。那武者在聽到這個字的瞬間,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師姐,您若是不同意,就當我……”
    “我說去!”冰月仙子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那光禿禿的,只剩下一個樹干的碧桃神樹上。
    雖然前些時候,這碧桃神樹病怏怏的,但是也沒有到一刻之間,就成這樣的地步。
    就算傻子,也明白這絕對是青云子用錯了手段,不但沒有將碧桃神樹治好,而且竭澤而漁,把他們寶貴的神樹給治死了!
    青云子用力的抓著自己的頭發,他不知道究竟錯在什么地方,但是這天地靈根,確確實實被自己給治死了。
    想到此物乃是天下至寶,想到此物乃是一位亞圣的心愛之物,想到此物……
    一個個念頭閃動,青云子心急如焚,真有一種發狂的感覺,那上古高手留下的培育靈樹神藥的方子,給他掙來了現在的地位,但是這一次,說不定他整個人,他的一切,就要毀在這上面了!
    “青云子,我讓你過來給東無琉璃天治碧桃神樹,你倒是給我說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黃疏朗怒視著青云子,一股磅礴的殺意,從他的身上彌漫而出。
    此時的黃舒朗,哪里還有心情一口一句青云兄了,為了洗脫自己的責任,黃疏朗決定,必須將所有的黑鍋,壓在青云子的身上。
    至于青云子會受到什么樣的懲罰,就不是他黃疏朗要關心的事情了。
    青云子沒有想到,第一個將他打落塵埃的,就是黃疏朗,看著一副想要吃了他的黃疏朗,青云子想要分辨,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好了,別說這些了,青云子也跟著過去,給鄭鳴師弟說一說,你究竟用的是什么手段。”冰月仙子朝著黃疏朗狠狠地瞪了一眼,而后朝著青云子說道。
    冰月仙子的話,讓黃疏朗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從這位冰月師姐的話語中,他覺得這位師姐,還沒有遷怒自己的意思。
    青云子已經不能算是東無琉璃天的貴客了,他現在的地位,恐怕也就是比囚犯好一點。
    治療人家的神樹,非但沒治好,反而給人家治死了。按照東無琉璃天的規矩,沒有一怒之下,直接把他給殺了,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晚霞闕,燕紫電盤膝而坐,只不過現在他并沒有修煉,而是若有所思的想著什么。
    甚至有時候,他的嘴角還會露出那么一絲笑容。
    “鄭師弟在嗎?”一個柔和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燕紫電嚇了一跳,他正想著一些秘密,此時被這一嗓子嚇了一跳。
    如果讓大倫山的弟子看到他們一向敬仰,覺得就是一座高山崩碎,也不會讓目光閃動的燕紫電,竟然被人嚇成了這般的模樣,一定會驚訝不已。
    “誰呀?”覺得這聲音陌生之中帶著一絲熟悉,只是這個來認識誰,燕紫電摸不清楚。
    “燕師弟,我是冰月!”那聲音依舊輕柔。
    “冰月是誰?我不認……”最后一個識字剛剛要出口,燕紫電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怔怔的站在那里,臉上全都是愕然之色。
    他萬萬沒想到,這說話鋒利如刀的冰月仙子,居然也能如此的女人味。
    他從房間走出去,就見一臉不自在的冰月仙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一會兒燦爛如花,一會陰暗如古井,看她那模樣,似乎是努力的往外擠笑容。
    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看著冰月仙子的模樣,燕紫電心里暗自好笑,真想告訴這個習慣了咄咄逼人的冰月仙子,您還是本色出演吧,這番姿態,實在讓人受不了!
    其他東無琉璃天的弟子,一個個也是忍俊不禁,冰月仙子這副模樣,實在是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
    “燕師弟,不知鄭師弟現在方便么?”冰月仙子作為青壺亞圣的掌門弟子,自然有著一般人難以比擬的手段,她在稍微沉吟了瞬間,就沉聲的朝著燕紫電問道。
    燕紫電看著青云子,看著黃疏朗,看著桑書元等人都過來了,瞬間就明白了。
    他朝著冰月仙子笑了笑道:“冰月師姐,鄭師弟這幾天修煉有所得,現在正在閉關參悟。”
    “所以,這一次進入混沌虛空的商議,完全都是由我自己作主。”
    關于混沌虛空名額的商議,要九天后才能夠進行,此時燕紫電的話,那代表著鄭鳴要出關,也就是九天以后。
    九天之后?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燕師弟,碧桃神樹危在旦夕,無論如何,都要請鄭師弟出來一趟。”冰月仙子的臉上,著急之色越加的多冷幾分。
    碧桃神樹真的要死了!
    雖然心中已經有了這種判斷,但是燕紫電此時聽到冰月仙子將這話說出來,心中還是一驚。
    他沒想到,鄭鳴就是這么隨口一說的事情,竟然成了真的。
    “冰月師姐,你也知道,閉關是最怕別人打攪的!”燕紫電心中爽利不已,但是表面上,卻做出了一副為難的樣子。
    冰月仙子緊緊的咬著銀牙,她不喜歡燕紫電,幾乎是四天九宗之中公開的秘密,無奈此時,還不是她斗氣的時候,所以在稍微猶豫之后,她就朝著燕紫電行了一禮道:“還請燕師弟幫忙。”
    “這一次鄭師弟閉關所受的損失,我們東無琉璃天,一定雙倍的賠償。”
    東無琉璃天作為四天之一,可以說家大業大,她們做出的承諾,就一定會兌現。
    燕紫電心中清楚,如果自己再拒絕的話,那就是和東無琉璃天成為死敵了。
    他還要和璞孤仙子雙棲雙飛,自然不能將東無琉璃天得罪的太狠,所以稍微沉吟之后,就沉聲的道:“我發一個通訊玉符,告訴鄭師弟一聲。”
    雖然冰月仙子恨不得直接闖進去,無奈此時對鄭鳴是有要事相求,如果沒有一個招呼就闖進去的話,那結果誰也不好預料。
    當著冰月仙子等人的面,燕紫電發出了一個傳訊玉符,但是這個玉符過了半個時辰卻沒有回音。
    半個時辰,雖然對于武者而言,也就是一轉眼的事情而已,但好似現在的冰月仙子等人,卻是度日如年。
    甚至他們已經有一種等不下去的感覺!
    “燕師兄!”璞孤仙子被人專門請了過來,她一過來,就溫婉的朝著燕紫電叫了一聲。
    燕紫電本來還有些拿捏,此時眼見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也趕來了,心里涌過一陣愛憐,?璞孤仙子是一個乖巧的女孩,說話做事總是那么貼切,讓人心里舒坦,恐怕現在也被人當成說客了吧,爽快的答應道:“我再給小師弟發一個玉符!”
    在璞孤仙子的注視下,燕紫電一口氣給鄭鳴發了十幾個傳訊玉符,這些玉符都是告訴鄭鳴一件事情,但是最終,依舊是沒有半分的聲息。
    “燕紫電,你們大倫山的人,真的是好大的架子,難道他還真的請師長來么?”黃疏朗看著正在和璞孤仙子細語的燕紫電,只覺得自己的心像著了火似的,整個腹腔仿佛都在熊熊燃燒,終于按捺不住的朝著燕紫電質問道。
    還沒有等燕紫電開口,冰月仙子已經冷聲的道:“黃師弟,此處不是你說話的地方。”
    這么一句話,直接讓黃疏朗整個人愣在了那里,他覺得自己的臉,被冰月仙子當著如此多人的面,重重的來了一記耳光。
    雖然此時,他憤怒不已,但是看著冰月仙子那冰冷的目光,最終他還是將那一絲怒氣給壓了下去。
    “師姐教訓的是。”最終,黃疏朗還是將這口氣給咽了下去。
    冰月仙子并沒有理會黃疏朗,而是目視著燕紫電道:“燕師弟,拜托了!”
    作為東無琉璃天的掌門弟子,冰月仙子如此的說話,已經代表著她在這件事情上服軟了。
    燕紫電也有些著急,雖然現在鄭鳴拿住了冰月仙子的要害,但是拉弓這種事情,還是不要拉的太緊,不然的話,這弓弦都會被繃斷。
    鄭鳴怎么現在還不給回一個信。
    就在他心中著急的時候,一道玉符從鄭鳴閉關的地方沖了出來,看到玉符的燕紫電快速的接過玉符,看了瞬間,臉色就凝固在了那里。
    冰月仙子一伸手拿過玉符,就感到玉符之中,閃出了四個字——關我何事!。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