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178 萬里桃花

  “燕兄,鄭鳴師弟雖然人不錯,但是他不該說什么碧桃神樹三天必死的話,這么說會讓青壺上人不高興的。”桑書元有些不快的提醒道。
    燕紫電和桑書元是最好的朋友,而這桑書元出身的天兵閣,更是九大宗門中排名靠前的宗門。
    和燕紫電的豪爽俠氣相比,桑書元更像一個成熟穩重的長者。
    盡管燕紫電也覺得鄭鳴的話有點大放厥詞的味道,但是不管怎么說,師弟是跟自己同氣連枝的,他必須得支持自己的師弟。
    “桑兄,我這個師弟雖然入門不久,卻從來不說妄言。”燕紫電說話間,冷不丁的抬頭,就見那一如虬龍的碧桃神樹樹干,此時竟然生出了一道道大道神禁。
    如果能夠在這碧桃神樹下參悟大道,那對于一個武者而言,好處自是無需多言。
    他們剛剛過來的時候,這碧桃神樹上的神鏈道紋,都已經消失不見,現而今大道神禁匯聚的神鏈出現,已經說明了一切。
    桑書元的目光,同樣看到了那些大道神禁,搖了搖頭,不再爭辯,而是轉移話題道:“這一次聚集在東無琉璃天,在這次混沌虛空的分配之中,東無琉璃天的冰月師姐,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師弟,這次你們大倫山,恐怕更不好辦啊!”
    燕紫電一擺手道:“大不了我們還是占二十個名額,我就不信,他利劍門能讓我們大倫山一個名額也沒有。”
    桑書元看著一副破釜沉舟的燕紫電,不再多說什么,而是善意的提醒道:“燕師弟,下次混沌虛空開的時候,還是莫讓你這師弟來了。”
    燕紫電依舊笑呵呵的回了晚霞闕,鄭鳴正拿著一本書閑翻,看到燕紫電回來,就笑著道:“是不是給師兄惹麻煩了?”
    “沒有,你又不是將他們那棵碧桃神樹給斬斷了,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青壺上人總不至于跟咱們這些晚輩一般見識吧。”
    “師弟,別理會利劍門那幫人就是了,他們正盼著我大倫山不利呢,咱們可不能中計了。”
    “瘋狗咬人為何不打它?不僅打,還要把它的狗嘴打爛了!”鄭鳴笑著道:“師兄,這幾天我正好有一個問題想通了,趁著這個機會,我要閉關幾日,希望能一舉將這個難關突破了。”
    鄭鳴要閉關!
    燕紫電愣了一下,隨即反映了過來,拍了拍鄭鳴的肩膀道:“小師弟,你不用這么委屈自己。”
    “我大倫山雖然在一些事情上,吃了那么一點虧,但是你要知道一點,那就是咱們大倫山,從來都沒有怕過什么人,也沒有怕過什么事!”
    “那個青云子,你也不用理會他,他再敢挑釁,索性扁他一頓算了!”
    “師兄,你想哪里去了,您不是怕事的人,我何嘗又怕過,這一次,我是真的要閉關參悟。”
    “這幾天,沒事不要讓人打攪我。”
    燕紫電看著若無其事的鄭鳴,這才放下心來道:“好的師弟,那你閉關吧,這混元虛空的名額,交給師兄我就是。”
    鄭鳴笑了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雖然在這東無琉璃天,不用擔心有人偷襲,但是鄭鳴還是在自己閉關的房間外,布下了兩儀微塵陣。
    沒有先天一氣混元神符鎮壓的兩儀微塵陣,雖然不能達到在須彌之間演化洪荒,卻也不是一般的陣法可以比擬。
    鄭鳴盤坐大陣之中,開始靜靜的參悟一個自己偶爾所得,有些要突破的神禁。
    閉關之中,鄭鳴無思無想,但是那黃舒朗和青云子,卻是根本就不愿意放過鄭鳴。
    而通過他們兩個的嘴,也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鄭鳴的存在。
    “燕師弟,怎么沒見你那位寶貝師弟啊?”燕紫電剛剛步入東無琉璃天為三天九道過來的貴賓舉行的茶果會,黃舒朗就第一個說道。
    因為治療碧桃神樹有功,青云子同樣坐在一個尊貴的位置,他正在幾個東無琉璃天弟子不無恭維的敬酒中,慢慢的品味著美酒。
    此時聽到黃舒朗的話,也將目光看了過來。作為一個被黃舒朗請來的人,對于大倫山他本來就沒什么好感,更何況鄭鳴的話,更是把他給氣壞了。
    四天九道的弟子高高在上,但是在草木一道上,就算他們高高在上,也不如自己技高一籌啊。
    那個猖狂的鄭鳴竟敢胡亂放屁,我青云子如果不讓他重重的摔一個跟頭,他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
    “家師弟在閉關!”燕紫電冷冷的道。
    璞孤仙子不無擔憂的朝著燕紫電看了一眼,而后就緩緩站了起來,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卻聽冰月仙子冷聲的說道:“師妹,你要干什么?”
    “師姐,我這桌正空著,燕師兄過來,正好入座。”
    冰月仙子眼眸中冷光一閃,沉聲道:“男女有別,還是讓燕師弟去別的地方坐吧!”
    “不用,燕師兄就坐這里吧!”璞孤仙子稍微沉吟,就堅定的朝著燕紫電道:“燕師兄,坐這里。”
    燕紫電只覺得自己突然飛進了一片柔情似水的天空,顯然有些激動,只是愣怔了剎那,就龍行虎步的朝著璞孤仙子走了過去。
    黃舒朗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在他的眼中,璞孤仙子就是他的禁臠。這個燕紫電,他一直都沒有太放在心上,因為在他看來,燕紫電這種莽夫,根本就不配成為他的對手。
    但是現在,眼看燕紫電處境窘迫,璞孤仙子竟然如此執拗的邀請燕紫電共坐。
    在他看來,這就好似一記耳光,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臉上。只是,他心里雖然妒火中燒,卻不知道該如何反對才好。
    他黃舒朗是多么在乎這璞孤仙子啊,沒想到,她居然會對這個燕紫電情有獨鐘!這讓他無所適從,只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冷,不可自控的沉溺于一種焦慮之中。
    “諸位,今日我要對碧桃神樹進行第二次治療,為了這次治療碧桃神樹,黃兄提供了巨大的幫助,這一次的重塑神水,主要材料,就是黃兄提供的。”
    青云子站起身來道。
    雖然青云子的修為地位,在這些天之驕子的面前,實在算不了什么,但是因為碧桃神樹在前,因此,不管再怎么驕傲,多少也會給青云子幾分面子的。
    “多謝黃兄,黃兄對我東無琉璃天的大恩大德,我東無琉璃天自當銘記在心!”
    冰月仙子說到這里,目光落在了燕紫電的身上,并沒有說話的她,只是冷笑了一聲。
    燕紫電明白冰月仙子這個無聲的舉動,他無奈的笑了笑,卻聽璞孤仙子悄聲耳語道:“有些事情,你不必太放在心上,更何況錯不在你。”
    聽到這安慰,燕紫電就覺得自己整個人,興奮的快要飛起來,他覺得好像得用謝謝來表達,可是要說的又豈止是謝謝二字,只好充滿溫暖的暫時沉默了。
    半個時辰之后,在眾多武者的陪伴下,青云子將一個玉瓶之中的水,輕輕的倒在了那巨大的碧桃神樹的樹根上。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那本來就生機勃勃的碧桃神樹,竟然出現了無數的花骨朵。
    “碧桃神樹開花了!”有東無琉璃天的弟子歡呼道。
    “這碧桃神樹本應在三十年前就開花,可是因為他自身越加的萎頓,根本就沒能開花。”
    “看來這青云子,還真不是一般的神醫啊!”
    “碧桃神樹有救了,咱們以后,又有希望得到碧桃神樹,又有希望提高修為了。”
    “是啊,青云子大師,在醫樹方面,真是有獨到之處,比那個吹大牛的家伙強多了。”
    “你說的是大倫山的鄭鳴嗎,聽說那家伙現在正閉關哪,恐怕是為了躲出去吧。”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一朵朵美麗的桃花,只是剎那就開始綻放,一時間,天地都被美麗的桃花所充斥。
    “冰月師姐,我覺得我們不妨將酒宴搬到這里來,賞著桃花喝著酒,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桑書元看著那燦爛無比的桃花,笑吟吟的提議道。
    冰月仙子點頭道:“也好,今日我等就在這碧桃樹下賞花飲酒,感謝青云子和黃舒朗兄。”
    黃舒朗連說不敢,不過他在這個時候,卻又淡淡的說了一句:“青云子兄喝酒,最不爽快的事情,就是看到一些不喜歡的人。”
    這么含沙射影,自然是沖著燕紫電來的,燕紫電怒視著黃舒朗,忍不住想要拔劍。
    “燕兄,不如您先回晚霞闕吧!”冰月仙子見此情景,不得不出面了。
    不等燕紫電說話,她就朝著身邊的人道:“來人啊,將燕師弟送回貴賓房。”
    璞孤仙子剛要說話,就被冰月仙子冷聲道:“師妹,這一次神樹復蘇,是我整個宗門的大好事,莫要讓貴客掃興才好。”
    燕紫電哼了一聲,漫步而去!
    酒席上的很快,而那桃花,也越開越盛,在這無邊的美景讓人沉醉的時候,一朵桃花,輕輕的,從那粗壯的枝椏上,掉落了下來!
    花落殘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