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77 死的更快

  巨大的碧桃神樹,正在以人眼就能看得到的速度泛青,一些本來快要掉落的枯黃樹葉,更是迅速恢復了勃勃生機。
    一時間,整棵碧桃神樹,都給人一種藥到病除的樣子。
    東無琉璃天的弟子,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對于他們而言,這一棵神樹,價值實在是太重要了。
    五百年開花,五百年結果,五百年成熟的碧桃神樹,每一顆果子,不但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更重要的是,這碧桃之中,隱含著神禁。
    雖然不是完整的神禁,但是在吞噬了碧桃之后,再突破神禁,幾乎事半功倍。
    作為天地靈根,東無琉璃天的弟子一直覺得,這棵神樹,絕對不會出現什么問題,直到前些日子,這棵神樹的樹葉開始發黃,才讓人覺得有些不對。
    他們東無琉璃天,本來就有不少人擅長木系神禁,對這碧桃神樹更是想盡了各種辦法。
    可惜的是,無論是他們尋來多少天地奇珍,最終都難以阻攔這碧桃神樹走向死亡。
    更不要說,讓碧桃神樹變青了。
    現在,這位異人一出手,就讓碧桃神樹直接變青,這讓東無琉璃天的所有弟子都激動不已。
    就算璞孤仙子,也難以壓制自己臉上的激動之色,她在朝著那碧桃神樹仔細的打量了好一會,這才恭敬朝著那中年男子抱拳道:“青云兄,你對我們東無琉璃天的恩德,我東無琉璃天永世不忘!”
    雖然璞孤仙子并不是東無琉璃天的掌教,更不是那位四大亞圣之一的絕代強者。
    但是,她是東無琉璃天的真傳弟子之一,她這么說話,絕對能夠代表東無琉璃天。
    那叫青云的男子,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傲然。只不過面對這位修為在他之上的璞孤仙子,還是客氣的露出了一副謙遜的模樣道:“仙子實在是客氣了!”
    “我此舉也是受人之托,本來我要離開歸元大世界,去尋找各種靈根,也好提升自己的修為。”
    “是黃兄不遠萬里尋到我,給出了一個讓我難以拒絕的條件,青云才不得不來。”
    “如果仙子一定要感謝的話,還是謝黃兄的好。”
    黃舒朗在青云子將碧桃神樹泛青之后,臉上就迅速燦爛起來了。此時聽到青云子如計劃好的那樣,將功勞全都歸功于他,心里越發得意。
    “哈哈哈,看青云兄這話說的,真讓黃某汗顏,我也只是為璞孤師妹解憂而已!”
    一句解憂,讓不少人都露出了笑意。
    璞孤仙子神色不變,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出此話有何不妥,依舊淡淡的向黃舒朗表示感謝,站在一旁的燕紫電,卻是緊緊的攥著拳頭。
    看看此刻趾高氣揚的黃舒朗,再看看讓人看一眼就不由得心猿意馬的璞孤仙子,燕紫電心煩意亂的逃避著自己惱怒的心情。
    鄭鳴從師兄的眼中看到了一種叫怦然心動的東西,看著已經墜入了愛河的師兄,輕輕的搖了搖頭,這璞孤仙子對他似乎也有點意思,只是,他這般總是若即若離,將內心的感情壓制著,也難怪讓人家捷足先登了。
    “青云兄在木系上,有著旁人難以比及的領悟,前些時候,更是將黃竹國那一根撐天神竹給救治了過來,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我就立刻趕去尋青云兄。”
    “不過當時,青云兄已經離開黃竹國游歷,我也是尋找了好多天,才找到了青云兄的消息。”
    黃舒朗說到這里,目光就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看著四周其他的武者,呵呵一笑道:“青云兄為人謙遜,聽說我的請求之后,只說自己可以試試,不像一些人,還沒有見到碧桃神樹,就說自己是治樹第一人。”
    “雖然說這句話的,并不是我門弟子,但是我們四天九宗同氣連枝,這等大言不慚的話若是傳出去,必定會被人笑話我四天九宗目中無人。”
    “若真是如此,丟的可不只是我們自己的臉,就連各位師長的臉,都丟盡了!”
    這番話說出來,不少人都不明白黃舒朗在說什么,更有人順著黃舒朗的目光看去。
    他們知道,黃舒朗這是在開炮,但是他們不知道黃舒朗要開炮的對象是誰,所以都看了過去。
    當他們看到燕紫電的時候,一個個都心照不宣。燕紫電喜歡璞孤仙子,這幾乎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只不過燕紫電一直將這種小心思緊緊的守著,所以大家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刺激燕紫電。
    “鄭師弟,不知我說的對還是不對?”黃舒朗在成功的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之后,笑吟吟的道。
    鄭鳴昂首看天,實在沒心思搭理黃舒朗,眼下,他心里想的,還是剛剛被燕紫電拉來的時候快要有那么一絲領悟的神禁法則。
    “鄭師弟,你怎么不說話了,莫非我說的不對么?”看鄭鳴沉默不語,黃舒朗的聲音更大了幾分。
    燕紫電的臉色變的極其難看,雖然他喜歡意見不合,就拔劍而戰,但是這黃舒朗可不是一般人,他雖然修為不弱,可是黃舒朗同樣不是弱者。
    更何況這件事情,鄭鳴還真是有點太過冒失,眼下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揪住了把柄,這讓燕紫電一時也想不出解圍的辦法。
    “黃師兄,鄭師弟也是無心之言!”璞孤仙子眉頭輕皺,隨即道:“年輕人隨口說兩句話,我們做師兄師姐的,怎么可以如此斤斤計較。”
    這一句話,頓時讓黃舒朗的臉色一變,他知道自己再說下去,那就真的被璞孤仙子看成心思狹隘了。
    但是就這么放過鄭鳴,又實在是心有不甘,正當他郁悶不已的時候,那青云子卻冷哼一聲道:“治樹第一人?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氣。”
    “璞孤仙子,我這個人雖然在治療草木方面,有那么一絲心得,卻也從不敢妄稱自己是什么第一人。”
    “今日既然見到了有敢于自稱第一人的高人,在下一定要請教一番。”
    璞孤仙子可以說黃舒朗,卻不愿意得罪青云子,畢竟碧桃神樹才剛剛復蘇,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還會出現什么其他事情。
    正當璞孤仙子猶豫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道:“璞孤師妹,這件事情,還是讓那位鄭師弟和青云兄說一下吧,咱們就不要管了。”
    “任何人,都要為自己胡亂說話,付出代價!”
    隨著這聲音,一個身材高挑,鳳目修眉的女子,緩緩的走了過來,女子身上氣息很盛,走動之間,更是壓制四方。
    在這女子的面前,鄭鳴覺得,就算聚集齊自己的一百零九個分身,也不是她的對手。
    神君,或者是天君!
    就在鄭鳴念頭閃動的時候,燕紫電的傳音也落入了他的耳中:“師弟,這冰月師姐很強悍,你別惹她!”
    一個女人,能夠被燕紫電用強悍兩個字來形容,足以說明此女子,決非省油的燈。
    鄭鳴看著燕紫電猶如老鼠見了貓的樣子,一時有些無語,他發現自己這個大大咧咧的師兄,還真不是有一兩個毛病。
    就在鄭鳴心里想著燕紫電是不是被這個冰月仙子教訓過的時候,就聽那冰月道:“鄭師弟,不是在問你話嗎?你倒是說呀!”
    “冰月師姐一向公正,鄭師弟若是說錯話了,向青云兄道個歉也就算了。”
    黃舒朗這個時候,越發顯得風度翩翩。
    自己這師兄,和人家比起來,差的不是一點半點,鄭鳴無言之間,就見那璞孤仙子正在朝著他眨眼睛。
    那意思很明顯,認個錯再說。
    “呵呵,你這草木之道,也真是略通,可惜了,好好的一個天地靈根,就這樣毀了!”
    鄭鳴當然不會向這個所謂的青云道歉,他朝著碧桃神樹掃了兩眼之后,淡淡的說道。
    黃舒朗眼見鄭鳴如此嘴硬,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大喜。如果這鄭鳴能知錯就改,他還真不好意思窮追猛打,但是這廝居然是煮熟的鴨子嘴硬,那就怪不得他了。
    想到這里,黃舒朗突然敞懷大笑,笑音繞梁,經久不散。笑聲中有譏諷,也有藐視,更多了幾分幸災樂禍。
    而東無琉璃天的弟子,這個時候更是用憤怒的目光看著鄭鳴,這碧桃神樹乃是他們東無琉璃天的至寶之一,現在好不容易恢復,鄭鳴竟然要說死了。
    “鄭師弟,你這話可不要亂說。”一個模樣敦厚的中年男子,趕忙朝著鄭鳴說道。
    這中年男子乃是燕紫電嘴中的桑師兄,他和燕紫電的關系最為親近。
    聽到鄭鳴說的話不太對的時候,他趕忙朝著鄭鳴提醒道。
    鄭鳴朝著桑師兄一笑道:“這棵碧桃神樹,本來還能夠活三年時光,但是現在經過這位大師治療,如果我看的不錯,三日之后,就會枯死!”
    說到這里,他看著一副要將自己吃掉的青云子,冷冷的道:“學藝不精,就不要在這丟人現眼。”
    “閣下作為圣人的弟子,可以侮辱我的人,但是決不能侮辱我的技藝,如果三日之后,這棵碧桃神樹死了,我就用自己的性命來賠。”
    “可是,如果這神樹沒有問題,你該如何做!”
    鄭鳴看著青云子,淡淡一笑,轉身而去,他可不屑于和青云子這等的人賭賽什么!
    但是鄭鳴的離去,卻讓不少人神色變幻,更有人譏諷道:“大倫山弟子的嘴,果然非同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