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176 碧桃神樹

  黃舒朗被鄭鳴氣的整個肺都炸了,此時聽著鄭鳴要比試的話語,冷笑一聲道:“好啊,我正想要見識一下鄭師弟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但是話如你說的,空口白牙讓你這么一說,我就和你比試,其他人豈不是要笑我和小孩子賭氣嗎?”
    “要想比試,咱們總要賭一些什么?”
    燕紫電雖然很相信鄭鳴,但是他真的沒有見過鄭鳴治療過樹木之類的事情,更何況東無琉璃天的青壺上人乃是亞圣,他治療不了的樹木,鄭鳴怎么可能治療的好。
    但是師弟是替自己出頭,無論如何,他燕紫電在這個時候,不能拆鄭鳴的臺!
    不過璞孤仙子卻沒有這個顧忌,她絕對不愿意鄭鳴在東無琉璃天因為自己,再受到什么損失。
    “鄭師弟,你匆匆前來,還是快點去休息吧!”
    說到這里,她的目光看向黃舒朗道:“黃師兄,如果你誠心愿意幫助我們琉璃天,那就請帶我去見那位大師!”
    雖然璞孤仙子這一刻,話語依舊輕柔,但是輕柔的話語中,卻帶著一種讓人感到難以忤逆的氣息。
    黃舒朗扎起愣了一下之后,重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而后朝著璞孤仙子道:“既然師妹要看,請跟小兄來。”
    說話間,黃舒朗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姿態顯得雍容大方,讓人一見,就很容易生出好感。
    鄭鳴還想要攔,但是那璞孤仙子已經猶如驚鴻而去。
    “小師弟,璞孤師妹是一個好人,你要記住,這一次,是你欠師妹一個人情!”燕紫電依依不舍的看著璞孤仙子猶如風中揚柳般的身姿,喃喃的說道。
    燕紫電的模樣,讓鄭鳴直接無言,他淡淡一笑道:“師兄,我還欠人人情呢,我這是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
    “師弟,你怎么這么不理解璞孤仙子的苦心,如果不是為了師弟你,璞孤仙子踏怎么會跟黃舒朗那個討厭的家伙一起離去!”
    燕紫電說道黃舒朗,聲音中充滿了憤怒。
    “師兄是不是喜歡璞孤仙子,要是喜歡的話,就盡快下手,不然好饅頭都落在狗嘴里了。”
    鄭鳴對于燕紫電,實在已經是無言以對,這是一個陷入到了愛河之中的老男人,那就等于老房子著火,是真的沒有救了。
    “小師弟,璞孤仙子乃是天上的仙子,怎么會喜歡我,我只要每天能夠看到一次璞孤仙子就知足了。”
    燕紫電在愣了一下之后,又鄭重的朝著鄭鳴道:“小師弟,這話你也就在咱們倆之間說說,其他人,萬萬不要說知道嗎?”
    鄭鳴越發的無奈,燕紫電還一副秘密的樣子,渾然不知,陳東明等人覺對看在眼中,要不然次次會商,都要燕紫電過來。
    “好的師兄,我知道了!”鄭鳴決定不再和燕紫電爭執下去,老實的說道。
    晚霞闕風光如畫,雖然此地沒有日月,但是那一抹晚霞看上去,依舊是漂亮的緊。
    在晚霞闕的靜室之中住下之后,燕紫電和鄭鳴說了幾句話,就跑了出去。
    從燕紫電的話語中,鄭鳴知道這位師兄是要去找一些和大倫山關系近的宗門活動一二,好多爭取一些進入混沌虛空的名額。
    鄭鳴盤膝而坐,靜靜的參悟著三千婆娑世界分身之中的一個,至于治療樹的事情,早就給他扔到了九霄云外。
    擁有神農氏的全部技能,不論是普通的樹木還是一顆神樹,鄭鳴都可以治療。
    他剛剛在黃舒朗盛氣凌人的時候,自然不介意坑他一把,為自己的師兄出一口氣。但是那璞孤仙子不領情,鄭鳴自然不會非要給他們治樹。
    “鄭師弟,咱們也去看看吧,那黃舒朗請來的異人,現在要去治療碧桃神樹!”
    就在鄭鳴參悟的起勁,已經有了不少所得的時候,燕紫電快速的沖了過來道。
    對于看那異人治療神樹,鄭鳴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真正感興趣的,是自己的閉關修煉。
    “師兄你去吧,小弟還有一點功課沒有做完,等完成了這功課再說!”
    “走吧師弟,我已經告訴了桑師兄他們,你對萬物生長的神禁很是下了一番功夫,這一次如此好的機會,你絕對不會錯過的!”燕紫電帶著一絲不好意思的說道。
    鄭鳴看著燕紫電的笑容,知道這個外表粗豪的師兄,一定是想要看那個璞孤仙子,所以就將自己這個師弟給出賣了。
    多好啊,為了師弟增加見識,所以才去看治療神樹。當然,燕紫電看的最多的,應該是哪位璞孤仙子。
    “燕師兄,我覺得你要是將這種勁頭用在修煉上,我相信師兄你早就能夠成為神君了。”
    鄭鳴的話,說的燕紫電老臉一紅,但是他還是笑道:“小師弟,我的話已經說出去了,師弟就幫我一次。”
    “大不了回去之后,我幫師弟一個忙。”
    鄭鳴自然不會不幫燕紫電,他朝著燕紫電點了點道:“好,那咱們就去看看,那異人究竟是什么來歷。”
    “多謝小師弟了。”燕紫電說話間,抓住鄭鳴的手道:“咱們快去,要不就晚了。”
    除了晚霞闕沒有走多遠,鄭鳴兩人就遇到了七八個男女,他們正有說有笑,其中一個看到鄭鳴,就笑著道:“燕師弟,這位莫非就是大倫七子之中最優秀的第七子嗎?”
    “韓兄,這就是我七師弟鄭鳴!”燕紫電笑呵呵的朝著那人打了一個招呼,又開始給鄭鳴介紹這些人的來歷。
    聽燕紫電的介紹,鄭鳴和這些同樣是來自于九大宗門的武者見禮,這些人的修為,大多都是神禁以上,但是一個個對鄭鳴,也是彬彬有禮。
    甚至還有幾個主動交好,那意思是請鄭鳴以后到他們宗門多多盤旋。
    “聽說鄭師弟也很善于草木治療,說不得以后,就要看看鄭師弟您的好手段啊!”一個面容俊秀,但是笑容卻給人一種無比虛假感覺的男子,笑嘻嘻的說道。
    對于這個男子,鄭鳴有些不爽,他雖然在草木之道上,有著神農的手段,但是依舊不愿意面對像這男子這般,一副你就是在吹牛模樣的話語。
    燕紫電冷冷的朝著那說話的男子掃了一眼,想要說話,但是最終還是講這口氣給壓了下來。
    而其他幾個人,都沒有說話,一個個站在那里。一副我只是來看戲的模樣。
    鄭鳴沒有理會那男子,而是跟在燕紫電的身后,似緩實快的,朝著一座庭院走了過去。
    這庭院占地看上去足足有萬里方圓,只是此時的庭院,不但沒有給人一種空曠的感覺,反而那一根根猶如虬龍,覆蓋四方的樹枝,讓人生出一絲絲的壓迫感。
    一根根的虬龍樹枝,最終匯聚在一顆粗有百丈,高聳入云的巨大神樹上。
    神樹的樹葉每一片都有一丈方圓,樹葉上的脈絡,給人一種刻錄著神禁的感覺。
    這一棵樹,比之七海水軍催動的赤桑木,雖然在大小上,有一點相似,但是兩者的實力,卻是天差地別。
    鄭鳴覺得,只要從這棵樹上摘下一片葉子,就能夠將那讓紫雀神朝頭疼不已的赤桑木,直接壓成碎粉。
    不過在鄭鳴看向這棵樹的第二眼,他就已經明白了東無琉璃天為什么要四處尋人治療這課神樹。
    因為現而今,這顆神樹雖然看上去依舊氣息壓人,但是此時此樹的樹葉,卻已經黃了一大半。
    像這樣的神樹,本身實力就強大無比,更能夠吸納天地之間的道紋靈氣,別說不出問題,就算是出一些問題,也不會出現樹葉全部枯黃這種情況。
    “碧桃神樹五百年一開花,五百年一結果,五百年成熟一次,傳說之中,這顆碧桃神樹結出的桃子,可以讓人直接從躍凡到法身境。”
    一個年輕男子看著那翠桃神樹,話語中帶著一絲的感慨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燕紫電的心思,可沒有在這碧桃神樹上,他主要是看著碧桃神樹下的那個人。
    鄭鳴也看向了碧桃神樹下的一個人,只不過他看的并不是那璞孤仙子,而是一個高瘦的中年人。
    這中年人披著一件長袍,整個人都給人一種傲然的感覺,就算是璞孤仙子介紹的人,他也只是點了一下頭。
    而跟隨在他身邊的黃舒朗,此時則妙語如珠,一時間引得不少人哈哈大笑。
    “這碧桃神樹并沒有太大的毛病,等下我給他配備一些三色土,一定能夠讓他更勝往昔。”那中年人從比桃神樹上收回目光,笑吟吟的說道。
    在東無琉璃天,要尋找一件東西,實在是容易的很,那中年人在說出了一些材料的名稱之后,只是一刻鐘的功夫,那些東西就全部拿了過來。
    中年人并沒有直接動手煉制,而是拿出了一個小小的寶鼎,將這些東西收取。
    而接下來在去掐動了幾個法訣之后,那寶鼎之中的土就被中年人給倒了出來。
    紅黃藍三種顏色的土,一個瞬間就沖入了巨樹的根部。人們就看到一股三色的光芒,從三色土中直沖而出,也就是一個瞬間,就沖入到了碧桃神樹的雄偉的樹體內。
    一瞬間之后,就有人忍不住高聲的喊道:“快看,那碧桃神樹的樹葉變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