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75 東無琉璃天


    “小師弟,前方就是東無琉璃天,這里不比咱們大倫山,一切都要小心才是。更新最快”燕紫電站在六頭麒麟獸拉動的巨輦上,眼眸中帶著一絲期盼。
    在鄭鳴的眼中,燕紫電是一個修煉劍道的瘋子,而這樣的人物,竟然一副期待見到什么人的樣子,這讓鄭鳴心里充滿了好奇。
    他這次和燕紫電來到東無琉璃天,為的就是商議進入混沌虛空名額的事情。
    本來這是燕紫電的事情,但是燕紫電一定要拉著他見見世面,鄭鳴也不好意思不來。
    兩個人這次出行,燕紫電同樣沒有使用他的劍光,而是坐上了這很是有些奢華的六頭麒麟獸拉動的巨輦。
    平時,在大倫山之中,這種巨輦,只有作為掌門的陳東明才能乘坐,但是現在燕紫電和鄭鳴代表的是大倫山的顏面,所以也被特許有了乘坐這巨輦的資格。
    東無琉璃天,亞圣青壺!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凝眸朝著前方看去,就見前方乃是一片青光彌漫的虛空。
    而就在距離這虛空還有百丈距離的時候,燕紫電已經沉聲的道:“大倫山燕紫電攜師弟鄭鳴,前來參加混沌虛空之議!”
    “原來是燕師兄到來,小妹迎接來遲,還請燕師兄莫要見怪!”淡淡的,但是充滿了欣喜的聲音,從那無盡的虛空之中傳來,隨著這話語,一道青色猶如琉璃一般透明的通道,展現在了六只麒麟獸的腳下。
    麒麟獸腳踏青色的通道,瞬間沒入了青色的光芒之中。
    聽到這聲音,燕紫電越發顯得神采飛揚,爽朗一笑道:“又要有勞璞孤師妹久等了!”
    就在燕紫電說話之間,鄭鳴就發現自己眼前,已經出現了一片青色的世界,這里不但山川河流呈現出透明的琉璃之色,就連那草木也一如琉璃一般。
    在這里,青木靈氣濃郁無比,鄭鳴更隱隱約約的意識到,在這片小世界之中,一種屬于青木一系的大道,更是比其他大道的力量,足足強上十倍。
    也就是說,在這里,參悟這條青木大道,絕對比外面要容易十倍不止。
    而一旦出現爭斗,在這里居住的武者,所要占的便宜,更是不止十倍。
    就憑這一點,這東無琉璃天,就不需要任何的防御大陣,那條在它這片空間之中變強的大道,就是它最好的防御。
    “每次來到東無琉璃天,都覺得神清氣爽!”此時的燕紫電一副陶醉的模樣道:“璞孤師妹的修為,比之上一次相見,又高了不少!”
    “燕師兄豈不是自己夸自己么,眼下,這天下誰不知道燕師兄修為大進呢。”被燕紫電稱為璞孤師妹的,是一個身穿青色長裙的女子,雖然沒有任何的修飾,但是長身玉立之中,卻給人一種不覺為之迷醉的感覺。
    而且,這女子處處流露出平和溫婉,雖算不上嬌艷俏麗,但恬靜可人,讓人很有安全感和信賴感。
    而且,聽她和燕紫電兩個人的對話,這女子含嬌帶嗔,燕紫電軟語溫存,鄭鳴隱隱約約的覺得,這兩個人之間,似乎有點曖昧。
    “哈哈哈,一點小進步,算不了什么!”燕紫電豪爽道:“師妹,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此人乃是我的小師弟鄭鳴!”
    “大倫七子的最后一子,聽師尊說,玄機上人曾經在三法上人開創大倫山的時候,算過一卦,說大倫七子,末子最優,今日見到師弟,璞孤才感到玄機上人的卦象,實在是獨步天下!”
    這女子說話柔柔和和,但是和她說話之間,卻又忍不住感覺到她的真誠,從這一方面看,這女子在人際交往上,比燕紫電強多了。
    “多謝師姐夸獎!”鄭鳴心里暗自對那玄機上人,多了一些腹誹,老子還沒有半點動作,就被你給弄得名滿天下,實在可惡。
    雖然璞孤仙子嘴里對鄭鳴很推崇,但是,對鄭鳴表現的卻是不咸不淡,不卑不亢,那眼神似乎破霧而出,綿綿的縫到燕紫電的臉上,而且,很顯然,這燕紫電并沒有回避這女子眼中的光芒,他向她微笑,兩個人說說笑笑,一副熟悉的模樣。
    這之中,如果沒有奸情,我就將自己的腦袋扭下來當球踢!
    鄭鳴齷齪的想道,同時也明白了每一次混沌虛空開放,對于大倫山而言,都是一種屈辱。
    為什么燕紫電這種脾氣暴躁之人,卻一次次樂此不疲的過來,原來混沌虛空的名額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點是,燕紫電這廝,竟然趁機求愛!
    和大倫山的萬峰朝天相比,這東無琉璃天卻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宮闕,處在無盡琉璃之中的宮闕,給人的感覺,就好似人間的仙境。
    “哈哈,本以為璞孤師妹出去了,卻沒想到,竟然在此地遇到了師妹。”
    一聲長嘯之中,一個身穿白衣,肋下配著一柄雙龍吞口長劍的男子,一如天上的謫仙,飄然而來。
    這男子相貌英俊,氣度非凡,他臉上那淡淡的笑容,更是帶著一絲讓人沉醉的氣息。只不過這男子在目光從鄭鳴和燕紫電臉上掠過的瞬間,更帶著一種傲然。
    從這男子的身上,鄭鳴感應到的是一種鋒利無比的劍意,這種劍意,讓人感到冷厲。
    目光從男子的身上掠過,鄭鳴發現男子的身上,竟然存在著九種不一樣的神禁,雖然這些神禁在鄭鳴的感覺之中并不是太融合,但是那畢竟是九條神禁。
    “拜見黃師兄!”璞孤仙子皺了一下眉頭,隨即輕柔的行禮道。
    “師妹,我早就說過,你我之間,如何用得著這樣的虛禮,師妹實在是太客氣了!”男子說到這里,目光就落在了燕紫電的臉上,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冷厲。
    “燕師弟,你們大倫山的住處在晚霞闕,你自己又不是不識路,快點去吧,我這里和璞孤師妹還有些話要說!”
    男子明顯的挑釁,讓燕紫電的眼眸中,閃過了瘋狂的怒意,他的手掌,更是下意識的放在了自己的長劍上。
    “怎么,還想動手嗎?我聽說燕師弟你就要進入混元天柱第七等,成為神君,呵呵,恭喜啊!”
    男子對于燕紫電的一舉一動看在眼中,冷冷一笑道:“但是燕師弟你要明白,我在千年之前,就已經進入了混元天柱第七等,成為封號神君。”
    “你,又如何是我的對手!”
    男子的這句話,讓燕紫電的臉色變化的更加厲害,而他眼眸中的戰意,也變的更加炙熱。
    “黃師兄,小妹接待大倫山的師兄,乃是家師的命令,如果黃師兄有什么事情,可以在小妹完成手中的事情之后再說好嗎?”璞孤仙子輕輕的朝著燕紫電搖了搖頭,而后沉聲的說道。
    黃姓男子眼眸中的嫉妒之色更多了幾分,他重重的朝著燕紫電掃了一眼,這才故作失落道:“師妹,前些時候,我行走大荒,遇到了一個木系的異人。”
    “他天生親近木系大道,對于培育靈根方面,更是有著獨到之處。”
    “好不容易,我才將這位異人請到了東無琉璃天,如果這位異人感受不到誠意,覺得被怠慢了的話,給師妹醫療神樹不盡心,就太可惜了。”
    璞孤仙子的身軀,頓時停了一下,眼眸中,更是閃動著一絲絲猶豫。
    最終,這位璞孤仙子朝著燕紫電一拱手道:“紫電師兄,不如您先去晚霞闕休息,等小妹見過這位異人之后,再行去向師兄賠罪。”
    燕紫電的臉,這一刻變得無比的糾結,他狠狠地瞪著那位被稱為黃師兄的男子,一副忍耐不住的模樣。
    但是最終,當他看到璞孤仙子眼中近乎乞求的目光之后,還是故作灑脫的道:“師妹盡管去忙就是。”
    璞孤仙子歉意的朝著鄭鳴笑了笑,也準備離去,鄭鳴看到燕紫電受辱,哼了一聲道:“醫樹的異人,呵呵,這天下要說醫人,我不敢自詡。”
    “但是要說醫樹嘛,好像除了諸位無上的存在,還無人敢在我面前稱異人。”
    “璞孤師姐,小心騙子喲!”
    鄭鳴的話,讓燕紫電愣了一下,隨即他狠狠的瞪了鄭鳴一眼,更傳音道:“別亂說話。”
    璞孤仙子也感應到了燕紫電的目光,她輕輕地朝著鄭鳴笑了笑,一副并沒有將鄭鳴的話放在心上的模樣,而后朝著配著利劍的男子道:“黃師兄,咱們去看一下那位異人吧!”
    “稱唿璞孤師妹做師姐,你又跟在燕紫電的后面,看來,你就是那個偷奸耍滑的大倫七子最后一子了!”男子說道偷奸耍滑四個字,不無揶揄的道。
    鄭鳴還沒有說話,那男子已經冷聲的道:“你偷奸耍滑也就罷了,若是再胡說八道,休要怪我替三法上人教訓你這丟人現眼的晚輩!”
    燕紫電怒氣沖天,他雖然也覺得鄭鳴有點妄言,但是畢竟,這,都是為了自己好。
    此時眼看小師弟被人訓斥,他若沉默不言,那他還有什么顏面,做這個師兄呢。
    盡管他自覺不敵,卻也要和那黃舒朗一戰的時候,卻見鄭鳴拉住了他的手,笑嘻嘻的道:“聽您這話,我真是嚇了一跳,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歸元大世界,有了第五位亞圣呢!”
    雖然鄭鳴的話說的輕飄飄的,但是那黃舒朗卻是臉色一變,他雖然狂妄,卻也不敢妄自尊大,說自己是第五位亞圣。
    畢竟,連他的師尊,也只是一個小圣而已。
    就在他怒視鄭鳴的時候,就聽鄭鳴道:“我有沒有吹牛,咱們比試一下就是了,你在這里紅口白牙的胡吹瞎扯,算什么本事?”r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