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70 一劍斬殺


    “這么顛三倒四的問來問去,就這一句話,他不煩么?”一個年輕的武者,打著哈哈,慵懶的說道。
    這一天,真是無聊透頂。如若不是其他幾個宗門的師妹姿色超群,身材火辣,足以撫慰自己貪婪的目光,那這一趟可就真的是白來了。
    **不滅身雖然見到了,但是,只是表演,卻沒有實戰的**不滅身,實在讓人難以提起興趣。
    至于鄭鳴這位大倫七子的前輩,他只能呵呵了。
    唔,這一句,怎么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呢?那年輕的武者心里對鄭鳴不無鄙夷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也有一種想要暈過去的感覺。
    暈倒這種事情,最好還是不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在這里暈倒,丟人丟大了。
    不對,自己身體強健,就算沒有達到參星境界,修為也已經達到了法身巔峰。
    怎么會出現這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這武者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讓自己從迷糊之中清醒了過來,放眼朝著四周看去。
    就見那些和自己一般,都是來觀摩的同伴,一個個眼神迷離,甚至有的人,已經摔倒在了地上。
    而當他抬頭朝著師長的方向看去的時候,就見不少參星境的師長,一個個雙眸圓睜,快速運轉法訣,好像在跟誰拼命一般。
    我的天!這是什么情況?
    也就在這時,一股冰冷刺骨,就好似來自蒼茫太古的殺意,一下子籠罩了他的身軀。
    在這詭異的殺意之下,年輕的武者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他身上的血脈之力,在這殺意之下,竟然難以升起半絲的反抗之意。
    一直以來,年輕的武者都對自己身上的血脈充滿了自傲,因為他身上流的不是普通的神魔的血,而是先天神魔之中,最為兇殘好斗的龍鵬血脈。
    在三千神魔中,龍鵬的排名就比較靠前,傳說之中,甚至有龍鵬橫擊三萬里的傳說。
    他身上的龍鵬血脈雖然已經稀薄無比,但是那畢竟是龍鵬血脈,不但給他帶來了通往神禁的無上坦途,更讓他英勇好戰。
    可是現在,他的血脈都在顫抖。
    “小心!”一聲暴喝,在人群之中響起,隨著這暴喝聲,就見陸飛虹站了起來。
    只是,這陸飛虹還沒來得及做其他的動作,燕紫電手中長劍揮動,虛空之中,竟然出現了凝結的狀況。
    也就在此時,那年輕的武者看到了在鄭鳴的頭頂,出現了一柄長有三尺三寸,通體黝黑的長劍。
    長劍無光,但是那漆黑如墨的劍身,讓人不由得心里發怵!
    他不知道這柄劍究竟是什么來歷,但是從那柄劍上散發出來的上古殺意,卻讓他只有一個想法:逃走!
    “弒神魔劍,是弒神魔劍!”有人高聲大喝,聲音有些瘋狂和顫栗。
    而那立于虛空之中的弒神魔劍,就在這喊聲響起的瞬間,朝著滿身金光,一如天神的陸凌霄斬落下去。
    陸凌霄被鄭鳴一問,心神搖曳的很是厲害,他雖然已經有了混元天柱第三等的實力,但是在鄭鳴吸納了攝魂鈴之后的呼魂叱魄神通之下,依舊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更何況,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鄭鳴會使用這般詭異的神通。
    已經被鄭鳴一句句問的不耐煩的他,已經準備好了,如果鄭鳴再不出手,他就離開,卻沒有想到,鄭鳴來的如此之快,以至于讓他防不勝防!
    在那黑色的劍光下落的時候,他才清醒了過來,本來環繞在他身邊的**不滅身,這個時候已經減弱了不少。
    更讓他難受的是,在他的感覺之中,可以抵擋天下萬物的**不滅身,在這黑色長劍的下落之間,竟然顫抖了一下。
    甚至他體內,那讓他一直驕傲無比的血脈,竟然難以生出抵抗的力量。
    恐懼,這是一種從血脈骨子里就產生的恐懼。
    來自太古之時,有無盡混沌之力匯聚的殺意,可以屠戮天地四方的殺意。
    沒有給陸凌霄留下太多的思考時間,他能夠做的,只是讓那**不滅身的金光更勝一些,可是,隨著那黑色的長劍下落,他就覺得自己的身軀,被斬成了兩段。
    蒼茫的殺意,籠罩了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在這殺意之中,他覺得自己的四周,無盡的黑暗……
    一劍落,陸凌霄被斬成了兩段,而他的神魂,他的精血,都被這一劍斬的再沒有半點的生命氣息。
    黑色的長劍下落之后,就在虛空之中消散開來,但是那好似來自太古的殺意,依舊深深的留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在這種殺意之下,他們竟然難以生出絲毫的反抗之心。
    “弒神魔劍,師尊的弒神魔劍,雖然威力比這個強,但是論起隱含在長劍之中的蒼茫殺意,好像還不如這一劍!”
    陳東明喃喃自語,話語中,充滿了敬畏之色。
    “你……你殺了凌霄,你……你居然趕盡殺絕……”陸飛虹手指著鄭鳴,聲音顫抖。他這個時候,真有一種想要將鄭鳴直接撕碎的沖動。
    雖然他對于陸凌霄惹下了這么大的麻煩,心中很是有些不爽,但是他的心中,卻充滿了對陸凌霄的愛護。
    畢竟,這陸凌霄乃是他陸家最出色的晚輩之一,以后陸家的地位,還要依靠陸凌霄這樣的年輕人。
    “哎喲,沒能收住手,都怪陸師侄太過自大了,我已經提醒他好幾次了,他都沒當回事兒!”鄭鳴看著氣憤不已的陸飛虹,一臉無辜的說道。
    陸飛虹頭頂的青筋差點蹦出來,這個死不要臉的鄭鳴,也太恬不知恥了,你他娘的一劍擊殺了陸凌霄,竟然在這兒得了便宜還賣乖,如果是在自己宗門之中,他一根手指,就要將這種人給捏死。
    “好好好!”
    “自然是好,莫非陸師弟還要和我大倫七子做上一場嗎?”燕紫電看著陸飛虹,眼眸中閃動著戰意。
    作為大倫山中,除了三法上人之外,唯一修煉了弒神魔劍的他,在看到鄭鳴施展出的弒神魔劍之后,胸中就有一種戰意。
    雖然這種戰意還沒有達到瘋狂的地步,但是如果有人刺激,他是非常想要一戰的。
    感受著燕紫電的森然殺意,陸飛虹努力克制著自己冷靜了下來,此時的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現在面對的,并不是比**沖霄觀弱的實力,而是大倫山一脈。
    如若不是大倫山的三法上人庇護,他們**沖霄觀,在很久以前,早就被滅門了!
    而自己**沖霄觀所處的地盤,實際上也是人家大倫山的地盤。三法上人看在當年的情分上,可以收留自己等人,但是一旦和他的弟子發生大沖突,那……
    雖然三法上人念及當年的情分,可以收留自己等人,但是自己等人和他的弟子相比,就算用腳想,三法上人也不會偏向自己等人。
    “這個自然不是,是小弟剛才沖動了。”陸飛虹畢竟不是一般人,在想清楚這其中的利害之后,就將心中的怒意壓了下去,沖著燕紫電一抱拳道:“自然不敢。”
    “只是,我那侄兒,他死的有點冤!”
    能夠闖過混元天柱第三等,在**沖霄觀的神禁之中,也能夠排到前一百,再加上修煉了**不滅身,陸凌霄的前途,可以說一片大好。
    本來,陸飛虹還指望著他能夠大放異彩,卻沒有想到,還沒有等這個弟子出手,就已經一命嗚呼了。
    “他死的冤,卻也怨不了別人,我小師弟已經提醒了他好多次,讓他注意,他自己不注意,怨得了別人嗎?”阮香魚站起,冷聲道:“他得罪我師弟,這次比試,就是我們大倫山給他一個活命的機會。”
    “他自己沒有把握好,死了還怪得了別人嗎?”
    這一番話,說的強硬無比,就好似陸凌霄,本就應該是一個咎由自取的死人一般。
    陸飛虹看著淡然而立的鄭鳴,就覺得這個年輕人,就好似一條毒蛇,讓他心里萬分難受。
    “阮師姐說得對!”雖然陸飛虹覺得阮香魚有點強詞奪理,但是他太了解阮香魚了,這可不是一個講理的溫玉軟香,和她講理,那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就眼巴巴的看著陳東明。
    陳東明從座位上站起,神情肅穆:“唉,小師弟你以后要注意,沒有完全掌控的力量,能不施展,還是不要施展的好。”
    “這位陸師侄我本意也就是懲處一下,卻沒想到,竟然死了,算了,你回去多多練習吧!”
    作為大倫山的掌門,陳東明此話一出,算是將這件事給蓋棺定論了。
    陸飛虹心中不爽,卻也只能忍著,此時的他,也是無計可施,至于是不是再報復鄭鳴,那就是他回稟了師兄之后的事情了。
    前來看熱鬧的人之中,雖然有不少人都是被**沖霄觀請來的,但是他們也不是傻子,為**沖霄觀喝幾聲彩,說一些并沒有太大影響的話,他們可以做。
    但是,和大倫山正面沖突,他們也不敢。
    不少人在陳東明起身的時候,也跟著起身離去,只是離開之前,都下意識的看了看鄭鳴。
    一個還沒有大道神禁的人,擊殺了一個混元天柱第三等的存在,這是何等的戰績。
    雖然這之中,有一些取巧的成分,但是不少人都清楚,如果不是那弒神魔劍,就算鄭鳴再取巧,也難以擊殺陸凌霄。
    大倫七子這最后一子,果然不凡!。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