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169 師侄你準備好了嗎

  
    陸凌霄對于鄭鳴,心里相當不爽,尤其是這個不要臉的家伙,居然口口聲聲叫他陸師侄,那老氣橫秋的語氣似乎比他的師尊還要過分,這讓陸凌霄有種一招殺了鄭鳴的沖動。
    接我一招,這種大話,好像他陸凌霄連他一招都接不下來的模樣。
    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鄭師叔,小侄這一次,可是準備接您千招萬招,您不用著急,慢慢來,小侄絕對不會還手!”
    鄭鳴對于陸凌霄這種不無調侃的回答,淡然無比。陸凌霄雖然練就了所謂的六合不滅體,但是在鄭鳴的眼中,他只需施展出就在身邊的九十九個神國,將一百個分身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擊敗陸凌霄,絕對不成問題。
    只是,現在這個歸元主世界,鄭鳴還不是太熟悉,另外,他從大倫山的典籍之中發現,這個主世界之中,竟然有一座大圣坐鎮,鄭鳴就更加的不敢輕舉妄動。
    大圣,他雖然誅殺了一個,但是大圣的恐懼,他也是親自見識過的,現在洪荒牌之中的圣人級別存在已經被他自己玩的發揮不了戰力,他無法戰勝大圣。
    所以,在這種時候,還是不要太招搖的好。
    更何況,在鄭鳴看來,那弒神魔劍已經夠用了。
    “既然師侄已經準備好了,那我就不客氣了!”鄭鳴一臉慈愛的笑容,緩緩的向前踏了一步。
    聽鄭鳴又一句師侄,陸凌霄心中的怒意更多了幾分,當即冷哼一聲,法訣催動,在他的頭頂,出現了一片小小的青天,在他的腳下,更是浮現出了一片土黃色的大地。
    青龍環繞,朱雀高飛,更有白虎咆哮,玄武盤坐,一時間,萬千氣象,匯聚在陸凌霄的四周。
    六合不滅身雖然很強,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施展,出現在人眼前的,就是一片金色的光芒。
    現而今,陸凌霄展現出如此多的異相,就是想告訴在場的人,他的六合不滅身是何等的不同凡響。
    而他這番做作,無疑是起了很多作用的,在他施展出六合不滅身之后,不少觀戰者都露出了贊賞之色。
    “陸凌霄不愧是闖過了混元天柱第三層的人,嗚,這六合不滅身果然不錯。”
    “這大倫七子的第七人,根本就沒有進入神禁,現在就算陸凌霄站在那里讓他打,恐怕他也奈何不了陸凌霄。”
    “不知道這場鬧劇,大倫山該如何收場!”
    各種議論傳入大倫山的弟子耳中,讓這些弟子一個個都皺起了眉頭,對于這些弟子而言,大倫山的顏面,就是他們的顏面,鄭鳴對戰陸凌霄,本來就是丟大倫山的顏面。
    雖然是他大倫山欺負人,但是他們卻絲毫找不到虐人的快感,因為,這兩者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鄭允修站在燕紫電的下方,看著老神在在,好像還在喃喃自語的燕紫電,低聲傳音道:“師叔,要不要替七師叔出手,所謂有事弟子服其勞!”
    “沒事,你少摻合!”燕紫電朝著鄭允修一瞪眼,厲聲斥責道。
    鄭允修無奈的低下了頭,有一種忠言逆耳的感覺。也就在這時,卻見鄭鳴依舊站在那里沒有動手的意思。
    “還打不打?”有人在這個時候,已經高聲的喊道。
    這是一個年輕人,相貌英俊,從他的神色上,更能夠看出,他臉上的不屑。
    年輕人的話,立刻引得眾人的共鳴,大倫山的弟子都不言語,畢竟鄭鳴是他們的祖師之一,但是其他年輕人,雖然不敢大聲的指責鄭鳴,一個個卻也起哄起來。
    “沒看見嗎?人家在做準備。”一個調侃的人哈哈大笑道:“說不定,咱們這一次觀看的比試,就是一場準備。”
    這種打趣的話一出口,登時惹得不少人哄堂大笑。鄭鳴表現出來的修為,讓他們覺得,就算陸凌霄不還手,鄭鳴也一定會吃虧。
    在這種情況下,不攻擊,實際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小師弟,我是你三師姐,用乾坤鞭打死那個孽障,有什么問題師姐替你扛了!”
    鄭鳴的耳中,傳來了阮香魚的聲音。不過鄭鳴并沒有回應,他依舊緩緩的準備著。
    一刻鐘,兩刻鐘……半個時辰……
    鄭鳴就這么氣定神閑的站著,而陸凌霄的身上,則是一直維持著那種六合天地的異相。
    “師叔,您老人家就打我一下,我知道我摧毀了您的基業,讓您很不舒服,師侄這一次過來,就是為了讓師叔您出這口氣的,您打我啊!”
    “您往這里打!鄭師叔,小侄這里皮糙肉厚,您打我兩下,小侄絕不還手!”
    “鄭師叔,您不用憐惜小侄一直不動手,還是您先發一發雷霆之怒的好,要不然,小侄的罪過就大了!”
    戲謔的話,從陸凌霄的嘴中不斷吐出,此時的陸凌霄,眼眸之中,閃動的是越來越多的不屑。
    就算你被三法上人收為弟子,就算你成了大倫七子的最后一子,又能如何。
    你現在修為沒有我強,我站在這里讓你出氣,你也只能干看著,哼,還要受窩囊氣。
    我陸凌霄乃是高等血脈,憑什么不被三法上人收為弟子,你一個生存在下等位面的人,竟然能走了狗屎運,成為大倫七子之一。
    這等的榮耀,應該是屬于我的!
    我要讓所有人都看看,你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上不了臺面的東西,終究上不了臺面。
    鄭鳴依舊淡然無比,但是他的雙手,卻已經開始緩緩的在虛空之中劃動。
    這種劃動,看上去很慢,但是在不少人的眼中,卻是一種玄之又玄,讓人覺得無比深奧的感覺。
    陸飛虹坐在下手的位置,雖然他很想坐在陳東明的身邊,但是大倫山的弟子,還是將他安排在了下面。
    至于為什么,除了不喜歡六合沖霄觀之外,更因為他的實力,還不配坐在陳東明的身邊。
    就在陸凌霄一臉戲謔的調侃鄭鳴的時候,他的眼眸中還閃動著一絲笑容。
    但是隨著鄭鳴手指的劃動,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以他對大倫山的了解,這鄭鳴施展的,并不是大倫山任何一種秘法。
    如果不是大倫山的秘法,難道鄭鳴另外還有什么傳承不成,或者說是他從那個叫做紫雀的小地方學來的?
    想到紫雀神朝那種小地方,陸飛虹不屑的瞥了一下嘴,并不是他看不起紫雀神朝,實在是那里的武技,根本就沒有讓他放在眼里。
    一刻鐘,兩刻鐘……一個時辰……
    鄭鳴的準備工作,還沒有做完,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本來對鄭鳴手訣劃動很有些興趣的武者,也開始覺得索然無味了,甚至有人已經開始打哈哈!
    “真不好看啊!”一個女子,無聊的感慨道:“我先打坐一會兒!”
    這女子的感慨,讓不少人感到天雷滾滾,但是他們還不得不承認,這女子的話,好似沒有毛病!
    這樣的比斗,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來到此處,就是被虐的,只能被打卻不能還手。
    而另外一個要打人的,卻只能站在那里,一副要放大招的模樣,只是他的修為沒有達到神禁,就算欺負人,也欺負不成。
    早知道這一場比斗成了這樣,說什么也不過來,實在是太無聊了。
    打坐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已經有人開始打盹,當然,這種打盹,基本上都是裝的,到了他們現在這種程度,就算是一年兩年不休息,也沒有任何的困意。
    “師侄,準備好了沒有?”就在有些人已經準備離開的時候,鄭鳴再次開口道。
    聽到鄭鳴的話,陸凌霄恨得牙根兒癢癢,此時的他心里還升起了一絲擔憂。
    如果這個姓鄭的就這樣晾自己一天的話,對鄭鳴的名聲雖然不算太好,但是他陸凌霄同樣會成為人家眼中的笑柄。
    這樣的念頭一出現,頓時讓陸凌霄的心中忐忑起來:“師叔,我已經準備好了,您來吧!”
    “好!”鄭鳴看著陸凌霄,依舊靜靜的站著,一副催動法訣的模樣,一些一直在觀察鄭鳴的人,此時突然發現了疑點。
    “好像和剛才的動作一樣!”這是一個坐在陸飛虹不遠處的強者,給出的評論。
    陸飛虹剛剛也發現了這種情況,這讓本來淡定的他,簡直有一種暴跳如雷的沖動。
    雖然他們做好了各種準備,但是將人送到大倫山,讓人家各種攻擊卻不還手,這本身來說,就是一種奇恥大辱。
    現在這恥辱竟然被鄭鳴變成了耍猴,實在是……
    “鄭師弟,你為何還不出手,我看你的法訣,都已經施展了兩遍了!”陸飛虹實在憋不住了,如果不是鄭鳴身后,那位三法上人他們實在是招惹不起,他早就蹦起來了。
    “剛才施展出現了一點錯誤,只能從頭再來!”鄭鳴面帶笑容,難為情的說道。
    這種姿態,在陸飛虹的眼中,比揍他一頓還讓他難受,可是,他只能忍著。
    如果在這個時候,能說一遍師弟你慢慢練,那就是最符合風度的,但是他怎么能說呢?
    “師侄你準備好了沒有?”鄭鳴再次問道。
    “準備好了!”陸凌霄冷哼。
    鄭鳴再次準備,半個時辰之后,又是同樣的對話,在兩個人之間展開,這個循環,一直進行到了日落西山。
    “師侄你準備好了沒有?”那個聲音,再次響起在了陸凌霄的耳邊,只不過這一次,陸凌霄卻覺得心神搖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