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168 一劍

  
    六合沖霄觀,陸飛虹飛速來到一座宮殿外,帶著一臉的恭謹。
    “拜見師兄!”被童子引領進大殿之后,陸飛虹畢恭畢敬的躬身行禮。
    “飛虹無需多禮了!”淡淡的,聽不出任何感情的聲音,在陸飛虹的耳邊響起。聽到這聲音的瞬間,陸飛虹的頭低的更狠了。
    雖然那人說了不用多禮,但是陸飛虹還是一絲不茍的又行了一禮之后,這才緩緩起身,沖著那人恭敬的看去。
    那人坐在一個蒲團上,蒲團的后方,是一片空無。但是在陸飛虹看向那人的剎那,卻覺得此人的頭頂,就是青天;此人的坐下,就是大地。
    天地六合,都在此人的四周,此人雖然處在天地之中,但是在陸飛虹的感覺之中,此人卻又自成一片天地。
    這種情況,陸飛虹很清楚,乃是他們宗門的天地六合神通練到巔峰,才會出現的狀態,如果天地六合神通練不到巔峰的地步,就難以出現這種天地六合就在身邊的異象。
    而一旦六合歸一,那就突破了現有的境界,成為人人羨慕不已的圣級存在。
    只不過,這突破又是何其的困難。
    “都準備好了么?”男子淡漠的聲音,雖然近在眼前,卻又給人一種虛無縹緲,好似在九天之外的感覺。
    “回稟師兄,都已經準備好了。”陸飛虹說話間,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道:“師兄,讓凌霄受點委屈,也沒什么,為何師兄要如此的大張旗鼓?”
    “你是覺得,我不該讓凌霄碾壓那位大倫第七子的顏面是不是?”虛無縹緲的聲音,再次響起。
    陸飛虹小心翼翼的道:“小弟不敢質疑師兄的決定,只是……只是這件事情,我們完全不應該惹大倫山發怒啊!”
    “你呀,有時候想的還是太天真。凌霄毀了那人的基業,更抓了那人的親屬,盡管現在都已經放了過去,但是他和凌霄之間,和咱們六合沖霄觀之間的仇恨,已經算是結下了。”
    “按照那位大人算的卦象,大倫七子,七子最優,如果讓此人成長起來,對我六合沖霄觀,沒有絲毫好處。”
    “所以,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我們必須在他成長起來之前,將他碾壓,以絕后患!”
    “我知道你的顧慮,但是這么做,使我們目前最好的選擇,只有讓他丟足了顏面,讓三法師叔對他厭惡,才能夠減輕對我們六合沖霄觀的損失。”
    “我不是沒想過和他和談,只不過,此人心志堅毅,就算我們給出再大的條件,他也不一定理會。”
    陸飛虹聽到此處,方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想到的,師兄早就想到了。只不過在權衡了利弊之后,師兄方才高瞻遠矚,做出了對于他們宗門而言,最適合的選擇。
    “小弟明白了!”陸飛虹躬身道。
    “去吧,讓陸凌霄坐著我的五龍回元車過去!”男子一揮手,不容置疑的說道。
    陸飛虹退出,空蕩蕩的大殿,只剩下那個盤踞虛空,六合隨身的男子,他看著陸飛虹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道:“這天,恐怕真的要亂了!”
    一刻鐘之后,五條金色的巨龍拉著一座龐大的巨輦,從六合沖霄觀直沖而起,上千的六合沖霄觀弟子,一如長龍一般,尾隨者這座巨輦。
    陸凌霄坐在巨輦的中間,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個尊貴的王者。那個鄭鳴,他是在紫雀王朝那片天地之中躲藏的老鼠,這次,他必須讓這個家伙付出慘重的代價!
    他忘不了,他將自己所得到的一切,都誠惶誠恐的獻了上去,就連那本來可以得到宗門巨大賞賜的天命神樹,都沒能保存下來。
    只準承受,不準抵擋的比武,更讓他覺得是一個屈辱。
    這是不公平的屈辱,現在,他要用六合不滅身告訴那個一步登天的家伙,用實力說話,他不行。
    從六合沖霄觀到大倫山,足足有百萬里,但是有傳送大陣,五條金色的巨龍雖然不是真龍,卻也擁有著上古血脈,如果不是那位祖師乃是混元天柱第九等的人物,也難以降服這五條金色的巨龍拉車。
    “看,那就是陸凌霄,年紀輕輕竟然修成了六合不滅身,果然天資不凡!”
    “聽說他和大倫山的第七子本來有一些不睦,這一次比武,本來是大倫山要羞辱他,卻沒想到,他竟然煉成了六合不滅身,嘖嘖,這一次,不知道誰要受辱了!”
    “大倫山這一次可是仗勢欺人哪,只讓人家防御,不許反抗,這可倒好,反倒刺激人家練成了六合不滅身!”
    “年紀輕輕,就有了混元天柱第三等的實力,再過些年,說不定就能夠踏上混元天柱第五等!”
    這些議論,聽的陸凌霄心花怒放,他望著那巍峨的大倫山,此時的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這一次,他一定要用碾壓的姿態,將鄭鳴壓下去。
    可以匹敵神禁,呵呵,連混元天柱第一等實力都沒有的神禁,也能夠稱為神禁么?
    想到李慧卿等紫雀神朝神禁武者的實力,陸凌霄眼眸中的冷笑,更多了三分。
    這等的神禁,對他而言,也就是彈指之間,就可以滅殺,實在沒什么挑戰性。
    金龍橫空,轉眼之間,就來到了一座高臺上,這高臺乃是大倫山一座占地百里的山峰,被人用大神通直接斬去了一半,就形成了這足足數十里方圓的高臺。
    “陳師兄,小弟來遲,還請陳師兄莫要見怪!”陸飛虹面帶笑容灑然抱拳!
    陳東明高高的盤坐在一個玉榻上,他的四周,正坐著數十位賓客,這些人要么是和大倫山相媲美的大勢力的代表,要么是一些實力超群的獨行者。
    在陸飛虹行禮的時候,這些人都朝著陸凌霄的方向看了過來,更有人輕輕的點頭。
    這些人,陸凌霄認識的不多,但是他知道,這些人,有不少都是師長找來給自己助陣的。
    “無需多禮了!”
    陳東明神色淡然,輕輕的揮動衣袖道。
    “晚輩陸凌霄,見過各位前輩,非常感謝諸位前輩前來參加晚輩和鄭鳴前輩的糾葛,晚輩一定遵循大倫山師長定下的規矩,如果反擊,則算晚輩輸!”陸凌霄彬彬有禮的沖著四周眾人抱拳,,越發顯得神采飛揚。
    他將大倫山和六合沖霄觀約定的他一定要堅持多少時間,直接轉變成了還手算輸,不但沒有引起在場人的反感,反而招來了一陣陣的喝彩聲。
    如此氣場,才是真正的武者!
    一陣陣喝彩聲,在四周響起,聽著這些喝彩聲,站在五條金龍拉動車輦上空的陸凌霄,越發顯得神采飛揚,一些六合沖霄觀的弟子,更是大聲喝彩。
    而大倫山這方,則有些士氣低落。畢竟只允許人家挨打,卻不許反擊這種霸道的要求,讓他們本來就覺得有點欺負人。而他們的臉皮,尚且沒有達到燕紫電等人的地步,現在陸凌霄神采飛揚,讓他們覺得自己好像成了反派角色。
    “哼!”阮香魚的臉色發黑,神色之間,更是充滿了殺意,如果她現在可以出手的話,絕對不會讓這個猖狂的陸凌霄活下去!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但是只有陸凌霄一個人站在高臺的中間,鄭鳴根本就沒有出現。
    “那大倫七子的最后一人,怎么還沒有過來?”
    “我聽說,這大倫山從來不曾出現過的第七子,乃是整個大倫山興盛的希望。怎么還不見這位大倫山的第七子啊!”
    “人家光挨打不還手,他不是知道了人家練成了六合不滅體,所以不敢來了吧!”
    “應該是,六合不滅體他破不了,那打人家,不就是一個笑話么?打不過,找個理由推脫啊!”
    聽著這些嘈雜的議論,阮香魚的臉色有點難看,雖然坐在她不遠處的陸飛虹笑容如花,但是此時看著陸飛虹的笑臉,她就有一種將這笑的人嘴打腫的沖動。
    “師兄,你有沒有將乾坤鞭給小師弟?”阮香魚傳音道:“給小師弟乾坤鞭,打死那小子再說!”
    陳東明此時也有點牙疼,如此多的人來觀禮,已經出乎他的意料,而鄭鳴一旦失敗,對于他們大倫山而言,那損失更大。
    “已經給了小師弟!”
    阮香魚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而就在這個時候,就聽有人突然道:“來了!”
    隨著這一句,無數的人從中間分開,就見一個年輕的男子,帶著淡淡的笑容走了進來。
    “小師弟,你怎么這個時候才來,不是昨日就已經出關了嗎?”燕紫電看到鄭鳴,飛快的跑了過去,急聲問道。
    鄭鳴一笑道:“剛剛有一個問題沒有想清楚,浪費了一會功夫。”說到這里,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陸凌霄的身上,他淡淡的看著陸凌霄道:“陸師侄,準備好了沒有?”
    陸凌霄聽到這個稱呼,一口血差點沒有吐出來,他一路乘龍而來,就是為了表示自己的不屈,就是為了表示自己是被欺負的一方。
    這一切,從開始到現在,都做的無比的完美,甚至他已經有一種這一次被虐,就是給他揚名的機會的感覺。
    但是,鄭鳴這冷不丁的一問,卻讓他覺得,他努力營造的氣氛,全他娘的變味兒了!
    可是,不論從什么地方想,鄭鳴這句老氣橫秋的話,好像都沒毛病!
    絕對沒有毛病,鄭鳴乃是大倫七子的最后一位,輩分上確實比他高得多。
    “回稟師叔,已經準備好了!”心里雖然惡心不已,但他還是咬著牙,沉聲的說道。
    “好,那接我一招!”鄭鳴好似隨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