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167 混元天柱

  “師兄,那陸凌霄闖過了混元天柱第三等!”一個面容冷厲的女子,有些憤怒的朝著陳東明說道。
    陳東明看著那怒發沖冠的女子,眼里閃過一絲無奈,作為三法上人的大弟子,在大倫山中,陳東明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整個大倫山的事務,基本上都是陳東明在執掌。但是在大倫山中,他陳東明也有怕的人。
    這個怕的人,讓陳東明覺得,比起自己的師尊,他更不愿意見到這個人。
    阮香魚!
    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是讓人有一種胃口大開的感覺。只是,知道三法上人三弟子的人,都明白這個女子,除了香字和她本人有一些相像之處,其他的,真是八桿子都打不著。
    她本人非但不是柔情似水,溫婉爾雅,反倒硬得像一塊鐵,更別說任人魚肉了。甚至,更多的時候,她似乎更適合將別人給一嘴吞下去。
    “師妹,第三等就第三等,那又如何?”陳東明撓了撓頭,無語的說道。
    混元天柱第三等的實力,在神禁之中,也算得上是好手,但是他們大倫山,能夠闖過混元天柱第三等的神禁武者,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這等弟子,根本就引不起他的注意。
    “第三等自然沒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師兄,咱們那位小師弟,就要蹂躪陸凌霄了!”阮香魚說到此處,纖纖玉指點著陳東明,聲音雖輕,卻一如尖刀一般的鋒利道:“難道師兄就不為小師弟擔心一下嗎?”
    “小師弟沒有進入參星,你就不知增強一下小師弟的實力么,比如,將咱們師尊留下的乾坤鞭取出來,讓小師弟用上一用!”
    乾坤鞭!
    陳東明差點沒將舌頭伸出來,那乾坤鞭乃是三法上人不知何時得到的至寶,按照師尊三法上人的說法,這就是鎮壓大倫山氣運的寶物。
    平常的時候,別說一般弟子了,就連他這個掌門弟子,想要見一見乾坤鞭,都難得一見。
    現在,這位師妹竟然頤指氣使的讓他請出乾坤鞭,只為了給自己的師弟爭取一下意氣。這等的事情,作為大倫山的掌教,他怎么能夠做得出來?這也太欺負人了。
    “師妹,你沒被氣糊涂吧,那乾坤鞭要是真的用了,不會被人說咱們太欺負人了嗎?”
    陳東明的話,讓阮香魚柳眉倒豎,一根手指已經點在陳東明的額頭上了,恨恨不已的道:“你呀你,就是太老實了,六合沖霄觀的幾個家伙,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
    “托庇在師尊的門下也就罷了,居然和咱們師尊的對頭眉來眼去,實在可惡至極!”
    “你提出對那陸凌霄的懲罰,算是什么懲罰,他們竟然還敢在這種事情上,給咱們顏色看。”
    “咱們就是要用乾坤鞭,就是要欺負他們,就是要給他們一些厲害嘗嘗!”
    “欺負人,要的就是欺負人!”
    被一陣搶白的陳東明,無言以對,他看著阮香魚嬌嗔的樣子,一時間心神竟然差點失守。
    “看什么看!沒見過老娘如此強悍的模樣嗎?”阮香魚臉上多了一絲紅暈,恨恨不已卻又小聲嬌嗔道。
    此時,阮香魚的眼神和舉動將自己的心思表露無遺,陳東明只覺得有一種東西,帶著血熱一樣的溫暖猛地鉆進了他的心里。
    陳東明一時間不由得神情大窘,心慌意亂的訥訥道:“師妹,對小師弟我也不是置之不理啊,小師弟已經去修煉弒神魔劍了。”
    “你不說這個,我還不說你呢!弒神魔劍是什么?那是師尊做出了禁令的,除了燕師弟,其他人都不能修煉的。”
    “雖然有師尊的禁止,在那里面,就算參悟不了,也不會有性命之憂,但是你這般將小師弟扔在里面,就是對他嚴重的不負責任。”
    “燕師弟那里,回頭我再找他算賬!”
    阮香魚說到此處,霸氣十足的道:“若是等師弟和陸凌霄那場比斗的時候,我見不著那乾坤鞭,以后你休想有好日子過了!”
    說話間,昂首挺胸的阮香魚,就好似一條紅色的錦鱗,從大殿之中游了出去,一個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被點著鼻子罵了一通的陳東明,最終只能撫著自己的長須,搖頭嘆息道:“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大殿外,清月等伺候在外的弟子,一個個運轉法訣,竭力不讓自己笑出來。在大倫山多年,對于掌門被三師叔如此奚落一頓的場景,實在是見多了。
    “咳咳!”重重的咳嗽了兩聲,陳東明就朝著外面吩咐道:“去將你燕師祖請來!”
    清月答應一聲,就去請燕紫電。半個時辰之后,披頭散發的燕紫電走了進來。
    此時的燕紫電雖然神情振奮,但是看他這副打扮,卻給人一種瘋子的感覺。
    “師兄,你是不知道,剛剛你那個婆娘,竟然去找我比劍,被我一劍衍生出的七層寶塔,重重的鎮壓了一刻鐘,哈哈哈,看她以后還敢找我嘛!”
    燕紫電說到此處,嘿嘿一笑,一副我全是為了你好的模樣,認真道:“師兄,若不是看在三師姐是你婆娘,這一次我一定演化出九層寶塔,將她鎮壓一個時辰。”
    “不,兩個時辰!”
    陳東明看著眉飛色舞的師弟,哼了一聲道:“說話注意分寸,哪有什么婆娘不婆娘的,休要再胡說八道。”
    看著燕紫電還要說話,索性一擺手道:“好了,現在咱們說一下正事,我問你,小師弟能修煉成弒神魔劍嗎?”
    “應該沒問題,小師弟的劍道修煉,比我還要強,弒神魔劍絕對不是問題啊!”燕紫電自信的說道。
    “你三師姐剛剛找我,讓我請出乾坤鞭讓小師弟用一下,我覺得有點太欺負人了。你說呢?”陳東明沉吟了一下,朝著燕紫電問道。
    “乾坤鞭!”燕紫電差點沒跳起來,此時,他突然有種不太好的感覺,這個婆娘,好像太瘋狂了,如果讓她這樣下去的話,那……
    心里這么想著,燕紫電笑著道:“這件事情,還是師兄你自己拿主意吧,不過使用那乾坤鞭,好像真的不錯啊!”
    “一鞭子將人給打成肉餅,我看他的六合不滅身,還有什么好囂張的。”
    陳東明一陣無語,他原本以為,燕師弟一定會勸阻自己,卻沒想到,此人更是一個好戰分子。
    用乾坤鞭是很牛氣,但是,這不是大材小用了嗎?
    “好了,師弟你暫且去忙吧,使用乾坤鞭的事情,我再掂量一二。”
    陳東明在這里掂量,但是各種各樣的消息,卻不斷的傳入他的耳中,這些消息,都是關于陸凌霄的。
    比如,三日之前,陸凌霄挑戰磐石山的少主磐石有敵,因一招敗北!
    再比如,陸凌霄潛入神雷山,將神雷山上的三大神禁強者統統斬殺,雖然這三個神禁強者都只是混元天柱三等的修為,但是這足以讓四方震動。
    還有,就在兩日前,陸凌霄深入海域,在龍宮之中,硬是奪走了龍族至寶逆鱗珠!
    也就是二十天的功夫,陸凌霄已經名聲鵲起,隱隱約約,已經有了一代天驕的勢頭。
    而提到陸凌霄,就有人提起陸凌霄的六合不滅身,更有一種暗流,悄悄的散播著陸凌霄和鄭鳴之戰的消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陸凌霄在和鄭鳴之戰中不還手。
    至于不還手的原因,也從他得罪了大倫山,以不還手作為懲罰,變成了陸凌霄不屑于對鄭鳴這種還未進入神禁的人還手。
    而且這種說法,越傳越廣,顯然,有人在故意損害大倫山的名聲,損害鄭鳴的名頭。
    “孽障,找死!”陳東明心頭,本來少有的一絲仁慈,消失的干干凈凈,現在的他,是真的動了怒氣。
    百日時光,對于武者而言,實在是過得很快,陸凌霄和鄭鳴之戰,轉眼就到了約定的日子。
    這種約戰,按照陳東明的安排,只是一場施虐,所以也沒有請什么人來觀戰,但是在那戰斗要來的前一天,無數的賓客卻從四面八方而來。
    “哈哈,陳兄,聽說你們大倫山的第七子要和人比斗,小弟不請自來,還請陸兄不要見怪。”
    “嘖嘖,允修兄,我本以為你要成為大倫七子之一呢,卻沒料到,三法上人他老人家收了新的弟子。只是,他是不是也太弱了,連陸凌霄都不屑于出手。”
    “呼呼,陸凌霄確實夠霸氣的,竟然只挨打不還手,看來,對于你們大倫山,他也是仁至義盡了。”
    “大倫山真夠欺負人的,居然不讓人家還手!”
    各種各樣的說法,在大倫山外傳播,讓大倫山的弟子們,心里非常惱火卻又無可奈何,畢竟來的這些人,都不是尋常之輩。
    按照陳東明的安排,本來就讓兩個人在一座山谷中比試一下,現在來了這么多人,他只能讓人搭建高臺。
    “陳兄,六合沖霄觀的周兄讓我給你帶個話,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小兒輩之間的爭端,一切都已經解決了,就不要再鬧下去了。”
    “他說他可以替那小兒輩做主,讓你們那位七師弟直接認輸,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如此一來也不至于傷了彼此的顏面。”一個笑呵呵的老者,一副魯仲連的模樣。
    這老者的話,讓人聽起來更不舒服!
    陳東明看著那老者的神情,眼眸中的冷色,更多了幾分,他在此時,更是下定了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