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166 弒神魔劍


    “小師弟天資卓絕!”燕紫電認真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誠懇的道:“我覺得,小師弟完全可以修煉弒神魔劍!”
    弒神魔劍,讓陳東明愣住了,跟在他身后的鄭允修,此時更是牙關打顫。
    作為陳東明的大弟子,已經在大倫山上千年的鄭允修,自然清楚弒神魔劍的來歷。
    這弒神魔劍,本來并不是一招劍訣,而是一件兵器,一件屬于大圣級別存在的兵器。當年三法上人在看到那位尊貴的大圣運用弒神魔劍擊殺域外天魔之后,閉關五百年,創出了這么一式劍訣。
    在大倫七子之中,唯有燕紫電修煉了這一招劍訣。就連陳東明這個掌教,都沒有被允許修煉。
    并不是三法上人對于陳東明有什么顧忌,實在是陳東明的悟性,尚不足以修煉這弒神魔劍。
    弒神魔劍,可以越級挑戰!
    就算再堅固的功法,在弒神魔劍面前,都能猶如碎紙一般,被一劍破開。
    一直以來,陳東明都期望自己能夠修煉這弒神魔劍,很可惜,根本就沒有機會。
    宗門之中,也有人曾經在看了燕紫電出手之后,暗自琢磨弒神魔劍,但是最終的下場卻是直接崩潰。
    而且,在這件事情之后,三法上人為了杜絕有人偷偷修煉,曾專門給了一些充滿了期望的弟子機會。
    他在大倫山的一座山腹之中放了一柄自己用力量匯聚而成的弒神魔劍,只要是大倫山的親傳弟子,都可以進去參悟。
    只不過,這種參悟,比直接從三法上人那里得到法訣困難的多,但是參悟弒神魔劍,同樣比按照法訣修煉的危險小得多。
    最多,參悟弒神魔劍不成被直接送出來,卻也不會出現性命之憂。
    當年,這個詔令一出,鄭允修也有些躍躍欲試,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陳東明,請自己的師尊在這件事情上給予指點,而陳東明給他的指點只有一個。
    那就是等半年之后再說。
    雖然明白師尊的意思,但是鄭允修的心一直蠢蠢欲動,直到一個月之后,幾乎所有參悟弒神魔劍的同門,一個個精神大傷的走出來。
    這些同門,大多數人雖然都不如鄭允修,卻也有幾個讓鄭允修為之側目。那些人都沒有堅持一個月,這讓鄭允修一下子失去了勇氣。
    弒神魔劍,也成為了大倫山一個讓人談虎色變的忌諱之地。
    如果不是剛剛,燕紫電一臉崇拜的看著鄭鳴,鄭允修一定會以為燕師叔真是心狠手辣,他這簡直就是捧殺,目的是想給鄭鳴這個師叔穿小鞋呢。
    難道這位小師叔,天資真的這么好嗎?
    “小師弟能夠承受得了弒神魔劍嗎?”陳東明猶豫了一下,沉聲的朝著燕紫電問道。
    燕紫電連連點頭道:“小師弟在劍道上的資質,遠高于我。就算師尊在這里,我也會如此建議。”
    “那好吧,小師弟,你就去參悟一下弒神魔劍。”說道這里,陳東明朝著鄭允修看了一眼道:“允修,你讓人關停所有對**沖霄觀的交易。”
    “本來只是想要敲打他們一番,卻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敢還手,豈有此理!”
    “弟子遵命!”鄭允修咂巴了一下嘴,想要說什么,但是最終,卻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鄭鳴并沒有留意鄭允修的動作,更不知道這種關閉,對于**沖霄觀而言,意味著什么。但是對于這位看似平和,卻又有一種霸道的師兄,鄭鳴心里還是蠻欣賞的。
    我揍你,你就得乖乖承受,膽敢拒絕,那索性揍得更狠了!
    這種強勢,特別是這種屬于自己這邊的強勢,讓鄭鳴發自內心的覺得喜歡。
    一刻鐘之后,鄭鳴就和陳東明以及燕紫電來到了一座隱藏在云霧之中的山峰前,陳東明衣袖揮動,無數的銘文從他的手中飛出,最終這些銘文,印入了山峰之中。
    看似普通的山峰,在虛空之中,緩緩的出現了一個洞口,陳東明沉聲的道:“那弒神魔劍,就在洞府之中,師弟你如果難以承受弒神魔劍的殺意,就將這玉符捏碎。”
    說話間,陳東明遞給了鄭鳴一個巴掌大小的玉符,里面充斥著各種銘文。
    鄭鳴接過玉符,而后沖著陳東明笑了笑,就邁步走進了洞府之中。還沒等他走出幾步,燕紫電就大聲的道:“師弟,你快點出來,那一劍生萬法,我還要聽你指教呢!”
    “好的,燕師兄。”鄭鳴答應了一聲,邁步朝里越走越遠。
    等那洞府緩緩的關閉,陳東明目光看向了燕紫電道:“紫電師弟,你確定小師弟真的能夠參悟弒神魔劍嗎?”
    “對于小師弟的劍道修為來說,弒神魔劍完全沒有問題,也不知道師尊從哪里找到了小師弟這樣的怪胎,嘖嘖,以后咱們大倫山絕對會因為小師弟而大放異彩。”
    燕紫電說到此處,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一臉悲哀的叫道:“哎呀,我怎么把這事給忘了!”
    陳東明嚇了一跳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本來有個一劍生萬法上的問題一直想不明白,正要問小師弟,師兄你就來了。”
    “現在小師弟進入了弒神魔劍的洞府,這……這讓我怎么問呢?不行,我要進入洞府!”
    燕紫電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樣,那陳東明好像也習慣了燕紫電這種丟三落四的性格,所以他并沒有說什么,只是給燕紫電來了一個無語問天。
    走進洞府,鄭鳴就覺得自己四周的寒冷殺意,越來越濃,甚至到了最后,這種殺意已經凝結的猶如實質一般。
    殺意不但凍結著鄭鳴的修為,甚至侵入他的神識,讓他整個人,都有一種要在殺意之中崩潰的感覺。
    好在鄭鳴的神識,也決非一般人可比,因此,這種殺意雖濃,對鄭鳴的影響卻并不是太強,他一步步的向前,終于在走了上百丈之后,看到了那柄弒神魔劍。
    這是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此時就算鄭鳴,也難以看出,此劍完全都是用法力凝聚而成。在看到這柄長劍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看到的,是一道來自于蒼茫上古的殺意。
    用殺意凝聚而成的神禁!
    仔細的朝著這弒神魔劍掃了幾眼之后,一個念頭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而就在此時,他收在身上的石橋,陡然輕輕的動彈了一下。
    這種跳動,既像是遇到了對手,又像是遇到了多年不見的朋友。
    只不過,這種跳動只是輕輕的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弒神魔劍隱含的神禁,不,應該是自己的師尊并沒有完全映現出這弒神魔劍的真正韻味,真正的弒神魔劍之中,隱含的應該是太古殺道。
    它和誅仙四劍之中的戮仙劍的劍意,有著九成的相似。
    這么一想,鄭鳴的心中,就升起了那戮仙劍的劍意。鄭鳴繼承的是云霄的全部的劍道,所以此時的他,雖然此前并沒有認真參演過戮仙劍的真意,但是再次凝神看向這弒神魔劍的時候,卻已經覺得,自己參悟它已經千百年。
    只不過,這弒神魔劍和云霄參悟的戮仙劍意之中,存在著不小的差距。
    最主要的體現是云霄體悟的戮仙劍意,著重的是戮仙劍的意,而對于戮仙劍本身的形體,并沒有太多的研究。
    但是鄭鳴這位便宜的師尊三法上人,重的卻是弒神魔劍的形體,可以說,他運用了幾種神禁力量的匯聚,再現了這柄弒神魔劍的形體。
    有了形體,再通過有型的弒神魔劍,施展出那太古產生弒神魔劍的力量。
    他們兩者,走的是兩個極端,但是這兩者之間,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也就是半刻鐘之后,鄭鳴盤膝坐在了地上,隨著他手指的滑動,一柄黑色的長劍,就開始在他的手掌之中形成。
    只不過就在這充滿了殺戮之意的黑色長劍就要成型的瞬間,長劍突然受到了一種詭異力量的沖擊,只是一個剎那,就崩潰了開來。
    “好像有點不對。”皺了一下眉頭的鄭鳴,再次緩緩的催動神禁之力。
    一次,兩次,三次……
    一次次,鄭鳴不斷的從失敗之中總結原因,而他施展的弒神魔劍,慢慢的匯聚的越發的凝實,甚至比那三法上人留下的弒神魔劍,顯得更加的凌厲,也更加的凝實……
    **沖霄觀,雖然號稱只是一座道觀,看上去卻好像擁有著成千上萬的神闕宮殿,一座座宮闕之間,更有著千種的瑞氣,萬種的神光。
    “合!”一座靜室之中,陸凌霄赤身站在靜室的中間位置,隨著他一聲低叱,就見虛空之中,六種不同的道紋,開始朝著他的身軀匯聚。
    青色的道紋一如青天,黃色的道紋更是深沉猶如大地,至于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更是分別飛出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四種道紋神禁。
    這些神禁,有著這樣那樣的殘缺,但是它們匯聚的瞬間,卻在陸凌霄的身上,匯聚成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金光猶如烈日照耀四方,讓人有一種炫目的感覺,隨著這滾滾金光的照耀,陸凌霄的身上,出現了一種玄之又玄的道紋。
    伴隨著那金光慢慢消散,道紋融入到了他的身軀之中,陸凌霄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嘯。
    成了,他的**不滅身成了!
    “鄭鳴,還要感謝你,要不然我如何能夠得到宗門的支撐,煉成這**不滅身,三日之后,我就讓你知道,就算我站在那里,被蹂躪的,也必定是你!”陸凌霄喃喃自語,眼里充滿了仇恨和嫉妒!。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