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64 一劍生萬法


    鄭鳴居然是第一次見到這千重浪!盡管燕紫電覺得鄭鳴不可能騙自己,但是他燕紫電參悟了一個多月,才有所領悟的劍法,鄭鳴看了一遍就會,這讓燕紫電覺得簡直不可思議。
    沉默片刻,他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份玉版,這玉版充斥著古樸之色,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從地底不知道挖出了多少年一般。
    “師弟,你再看看這個!”
    鄭鳴接過玉版后,鎮定心神,靜靜的感悟了過去,在鄭鳴的心神融入玉版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融入了一片混沌虛空之中。
    在這虛空之內,突然出現了一黑一白兩個陰陽魚,而這陰陽魚開始迅速的擴大,也就是一個瞬間,陰陽魚就已經籠罩了無盡的虛空。
    那虛空之中的萬物,在這陰陽魚擴展的剎那,全部化成了碎粉。
    鄭鳴使用過太上道祖和玄都**師的英雄牌,對于陰陽之道,自然是比一般人要清楚,更重要的是,他的心中,擁有著云霄無數年劍道的結晶。
    云霄曾言,自己最善于的,就是劍道!
    當陰陽魚慢慢的回流,最終形成了一柄緩緩劃動,溝通兩種玄奧無比的大道之時,鄭鳴對于這一劍,已經了然于胸。
    當鄭鳴睜開眼眸的時候,心神依舊沉浸在那一劍之中,雖然這一劍并沒有超越云霄劍道的范疇,但是看著那一劍衍生的太極圖,他心里依然覺得十分震撼。
    看著迷茫的鄭鳴,燕紫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師弟,如何?”
    “果然妙不可言啊!”鄭鳴沉聲的說道。
    “那是自然,此劍乃是上古時,一位劍道大家所創,名為一劍了陰陽!為兄得到的,也不知是多少次的拓印本,參悟起來,最多也就是混沌元柱第九層的招式而已。”
    “若是能見一下真本,那該多好啊!”
    “聽說真本的威力,在小圣之上!”
    鄭鳴對于歸元大世界的一些東西還不是太懂,他記得燕紫電已經兩次提到了混沌元柱,可是對于這混沌元柱究竟是什么東西,鄭鳴卻陌生的很。
    “師兄,什么是混沌元柱?”
    燕紫電嘿嘿一笑道:“混沌元柱,也就是大圣他老人家開天辟地之時得到的一根柱子。”
    “但是你不要小看這一根柱子,據說就是小圣級別的人物,都難以將它搖動。”
    “而這混元天柱,將步入神禁的武者,按照實力分成了九個等級,等級越高,這神禁的修為越強。”
    “雖然同為神禁,但是高一等級的存在殺低一等級的神禁,就好像碾碎一只螞蟻而已。”
    燕紫電的一席話,讓鄭鳴對混元天柱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正在他準備再問的時候,燕紫電已經揮手道:“這些簡單的東西,回頭找一個弟子給你普及一下。”
    “他一定比師兄我講的更好。”
    鄭鳴心說若是讓清月給自己講解,一定比你講的好聽,他當下就笑道:“就按師兄說的做,對了師兄,不知道您現在,處在混元天柱第幾層?”
    鄭鳴這句話,好像撓到了燕紫電的心坎上,他哈哈一笑,有些得意的道:“咱們大倫山七子之中,只有我和大師兄位列混元天柱第七等!”
    “小師弟,你是不知道混元天柱的強大,我告訴你,第七等的存在,在偌大的歸元主世界之中,也只有二百多人而已。”燕紫電不無驕傲的道:“至于第八等,那就寥若星辰,在咱們所在的部洲,也只有五個而已。”
    “他們這些人,一個個都能夠開宗立派,那個……那個**沖霄觀的太上,就是其中一個。”
    說到那位太上,燕紫電的鼻子輕輕的哼了一下,很顯然對于那位,并不是太爽。
    鄭鳴沒有想到,**沖霄觀的太上,竟然是一個混元天柱第八等的存在。如果此人是第八等,那么自己的師傅三法上人,該是何等存在呢?
    “那師傅是第幾等?”鄭鳴和燕紫電慢慢熟悉了,知道他心直口快,當即直截了當的問道。
    “混元天柱雖強,但是怎么能夠用來攀比咱們師尊。”燕紫電看著鄭鳴,無比驕傲的道:“咱們師尊,那可是小圣!”
    “小圣懂不懂,哦,你好像不懂,不過不要緊,師兄我給你解釋解釋!”
    看著燕紫電的模樣,鄭鳴心說你剛才不是說,自己沒有時間嗎?現在這是怎么了?
    但是燕紫電主動來給講解,鄭鳴自然不會拒絕,他嘻嘻一笑道:“那就麻煩師兄了。”
    “有什么麻煩的,我告訴你,所謂小圣,就是將所學神禁匯聚合一,力量超越神禁法則,直接運用掌控大道之力。”
    “有一句話說得好,那就是通大道,握**,一念星辰變,一念日月出!”
    “這圣級,又分為大圣、亞圣和小圣三等,至于如何分的,師弟你不要問我,我真的不知道。”
    燕紫電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執著道:“總有一日,我也要成為師尊那樣的小圣!”
    鄭鳴看著張牙舞爪的燕紫電,心說師兄你為什么不立志成為大圣呢?
    “對了,扯遠了,咱們繼續說那招劍法,我給你說,那一招劍法你參悟不了,不要緊,一劍了陰陽就連為兄也沒有摸到一點痕跡,你才看了一遍,沒感覺很正常。”
    燕紫電一揮手,就要收回玉版,顯然,對于這玉版他十分在意。
    鄭鳴看著燕紫電小心的樣子,輕聲道:“師兄,雖然我施展不出一劍了陰陽的威力,但是我覺得,這一劍的大概脈絡,我是知道的。”
    “你說什么?你……你再給我說一遍!”燕紫電聞聽此言,手哆嗦了一下,險些將那寶貝玉版扔到地上。
    鄭鳴笑著道:“我應該已經明白了這招劍法的大概脈絡!”
    “師弟,你若是真的掌握了這一劍了陰陽的大概脈絡,那我這幾天就倒著走路。”燕紫電搖頭否決道。
    鄭鳴也不多言,他一伸手,拿起一柄用來修煉的長劍,而后直立在燕紫電的近前。
    就在燕紫電疑惑的瞬間,鄭鳴的長劍緩緩揮動,這一劍很慢,但是隨著這一劍斬出,以長劍為中心,劃出了一道寬有十丈左右的陰陽魚。
    和那鋪天蓋地的陰陽魚相比,這陰陽魚實在是太小了,但是看著這陰陽魚,燕紫電目瞪口呆。
    一劍了陰陽!
    這絕對是如假包換的一劍了陰陽!雖然在隱隱約約之中,他感覺這一劍了陰陽好似被錯了那么一點點,但是燕紫電多年的劍法修煉,又讓他感到,好似這劍招,只有這樣改動一下,才會更加的厲害。
    小師弟改動了一劍了陰陽,這怎么可能,這可是師尊看了,都感慨不已,說自己難以完全掌控的劍招啊!
    “小師弟,還請你傳授為兄,這一劍了陰陽,究竟如何的參悟!”燕紫電在那陰陽魚消散之后,朝著鄭鳴躬身行禮,十分誠懇的說道。
    鄭鳴一擺手道:“五師兄,你我之間用不著如此的客氣,師兄要問這一劍了陰陽,小弟說給師兄聽就是。”
    鄭鳴攙起躬身的燕紫電,笑著道:“要說起來,小弟以往,對于練劍,也下過一番苦功夫。”
    鄭鳴這話,讓燕紫電心里涌過一絲悲哀,他很想告訴這位天資非同凡響的小師弟,他在練劍上,何止是下過苦功夫喲,他這一輩子,幾乎都在練劍。
    “在練劍之中,小弟發現,有人在劍譜上寫過就憑一柄劍,破盡天下萬法!”
    燕紫電的眼睛一亮,這一劍破萬法的說法,他一直無比的支持,更是將這一劍破萬法的說法,當成了自己的一輩子要踐行的目標。
    “當時小弟就想,既然一劍可以破盡天下萬法,為什么一劍不可以生出天下萬法來!”
    一劍生萬法!
    這五個字,讓燕紫電整個人都暈乎乎的,可以說這一刻,他絕對是被鄭鳴的提法,直接給雷到了。但是被雷的同時,他卻又隱隱約約的感到,鄭鳴說的沒錯。
    一點錯都沒有,一劍可以破萬法,為什么一劍,不可以生出萬法來呢?
    一個個念頭,在燕紫電的心頭升起,一些修煉之中,一直難以突破的桎梏,好像在這一刻,突然間融會貫通。
    雖然這個時候的他,有一種仰天長嘯的沖動,但是他還是小心的看著鄭鳴,生恐自己一開口,就將鄭鳴的思路給打斷了。
    “對于一劍生萬法,小弟有一些研究,但是論起劍道精湛,小弟還是不如師兄,不如咱們兩個人,一起研究一下,師兄您看如何!”
    鄭鳴很喜歡燕紫電的性格,自然在這種事情上,要給當師兄的燕紫電留一些顏面。
    燕紫電則一擺手,大聲道:“師弟啊,正所謂達者為師,說什么共同研究,還是你指教我這個當師兄的,咱們現在就好好說說,這個一劍生萬法。”
    “我怎么就覺得,那一劍了陰陽,實際上就是一劍生萬法呢?”
    鄭鳴看著無比執著的燕紫電,無奈的搖了一下頭。當下就將云霄關于一劍生萬法劍意的了解,解釋給燕紫電聽。
    燕紫電聽得頻頻點頭,仿佛先前的疑惑和不解,聽了鄭鳴的解釋之后,猛然間如夢初醒了一般。。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