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62 劍典

  
    燕紫電的劍道,鄭鳴心里默念著,腦子里就想到了燕紫電那來無影去無蹤的本事。
    按照燕紫電的速度,他的劍道在整個大倫山之中排名第一,鄭鳴覺得沒有絲毫的問題。
    “多謝清月,我初來大倫山,什么都不懂,說不定以后,還需要清月你多多照顧。”
    鄭鳴的話說的無比溫和,他雖然在輩分上,在清月之上,但是說起兩個人在大倫山之中的資歷,比之清月,他卻要差上不少。
    再加上清月對他一直尊敬有加,鄭鳴對于這種和自己沒有任何沖突,而且對自己恭敬的人,自然不會冷言相對。
    “哈哈,師祖您真是太客氣了,師叔若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清月就是。”清月見鄭鳴如此低姿態,眼眸中的喜色更多了幾分,但是神色,卻是愈發的恭謹。
    飛舟橫空,只是轉眼,就已經沖出了上千里。
    “清月,你這小崽子這樣慌慌張張的要去干什么啊?”一個嬌嗔的聲音,陡然從虛空之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鄭鳴輕輕的回頭,就見一個身穿粉紅色衣衫的女子,雙腿盤坐在一只潔白的巨鶴上,一如天上的仙子,飄然出塵。
    看到這女子,清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藏經閣的路上遇到此人。
    “哈哈,我說今天還沒有出門,就聽到外面的喜鵲在叫,原來是要遇到靜雯師叔,師叔好!”
    清月的恭維,讓那盛氣凌人的女子臉上多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冷哼了一聲道:“我看,你聽到的不是喜鵲在叫,而是烏鴉在叫好不好。”
    說話間,她一拍坐下的巨鶴,那巨鶴的嘴中,猛地吐出了一口炙熱無比的火焰。
    赤紅色的火焰,朝著清月直卷了過來,這火焰之中,隱含著一道完整的神禁,雖然數量不是太大,但是卻能夠焚燒天地。
    清月看到這火焰,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駭,他和這位小姑奶奶鬧過不少次,讓自己坐下的火鶴吐火嚇唬自己,也不是第一次。
    眼下這種情況,最好的選擇,就是像以往一般,從飛舟上跳下去,如此以來一切都不是問題。
    等自己跳下,這位姑奶奶哈哈一笑,今日這遇見,就算是結束了,可是現在,這飛舟上,并不只是自己一個人,還有一個師祖啊!
    雖然這位師祖的修為在宗門之中,也只是中等的參星,但是他有紫授金痕,乃是祖師三法上人收的親傳弟子。
    按照他師傅的說法,當年祖師三法上人在創立大倫山的時候,曾經請過一位精通神算之術的道友,對于大倫山的氣運進行了測算。
    那位以神算之術震動四方的強者,給三法上人卜了一卦,說他這一生,可以有七個弟子。
    等七個弟子聚齊之后,大倫山就會大興,更是言辭鑿鑿的提出了,大倫七子,末子最強的論斷。
    這個箴言,三法上人聽的半信半疑。雖然他那位神算之術的朋友從來沒有算錯過,但是這種虛無縹緲的事情,他算的真的就一定準嗎?
    不過,在大倫山之中,卻真的有一部分,把這個論斷當成了真的。也刺激了很多天驕一般的人物,瘋狂的修煉,想著有朝一日,自己能夠進入祖師的法眼,成為大倫七子的最后一位。
    只不過教授了六個弟子之后的三法上人,眼界卻越來越高,很難有人能入得了他老人家的法眼。
    十年、百年,千年,萬年……
    無數年的等待,就在人們覺得,這大倫山,究竟還會不會有大倫第七子的時候,鄭鳴來到了大倫山。
    對于這個傳說之中,一定能夠讓大倫山飛躍的祖師,清月發自內心的充滿了尊崇,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躲了,那師祖該怎么辦呢?
    難道要師祖和自己一起跳下去不成?
    作為祖師,特別是年輕的祖師,剛剛進入宗門,就被人逼得從高空跳下,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若是這師祖心胸寬闊,并不在意此事還好,可是,如果這位師祖在意呢,那么自己可就……
    清月猶豫之間,就忘了躲避,那女子正等著被自己捉弄的清月像以往一般跳下去,引得自己笑一下,卻沒想到,清月這家伙,竟然和被驢踢了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
    他這是要干什么,找死不成!
    就在女子心里涌出一絲不快的時候,鄭鳴已經來到了清月的身前,直接將清月擋在了身后。
    “啊,師祖!”清月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但是那赤紅色的,隱含著神禁的火焰,已經沖到了鄭鳴的近前。
    雖然對于參星境的強者而言,這等的火焰并不一定能夠殺人,但是卻也能讓人受重傷。
    此時的清月心急如焚,他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切的發生,卻無力阻攔。就在他的心中升起一種悲壯的時候,卻發現那滾滾的火焰,竟然如萬流歸海般的,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擁有神禁的火焰,竟然被這位師祖直接給抓在了手中。這種情況,讓清月覺得不可置信。
    但是眼前的一切,卻真真切切的映入了清月的眼中。
    一聲清脆的鶴鳴,那托著女子的白鶴,好像覺得鄭鳴抓住自己的火焰,對自己就是一個侮辱,于是長嘯一聲,整個身軀猶如閃電,朝著鄭鳴沖來。
    巨鶴的爪子,更是帶著金光,朝著鄭鳴直抓而來!
    “師叔,你要惹大禍了!”清月看著那下落的巨爪,有些著急的提醒道。
    他和靜雯也算是老熟人了,對靜雯身邊之物,特別是這頭巨鶴更是熟悉的緊。這一頭巨鶴乃是洪荒異種,生來體內就隱含著兩道神禁。
    一條就是它吞吐的神火,這第二條神禁并不像第一條那樣明顯,但是卻比第一條更為強大。
    利爪,應該是隱含著庚金神禁,可以生撕龍蛇的利爪。清月曾經親眼見過,這巨鶴一爪子,將一座山峰,硬生生的從中間抓裂開來。
    現在,這利爪抓向鄭鳴,鄭鳴能夠抵擋得住嗎,如果抵擋不住的話,那鄭鳴要是有性命之憂,那麻煩可就大了!
    靜雯也嚇壞了,在宗門之中,她雖然驕縱跋扈,卻也只是小女子姿態,有些規矩,還是頗為遵守的。如果這只神鶴將鄭鳴給抓壞的話,不管鄭鳴是什么人,她都要受到斥責。
    甚至還要被關禁閉!
    “飛羽,快住手!”靜雯著急的喊道,只是,她的吩咐絲毫沒有起到作用,那巨鶴的利爪,已經又快又急的挨近了鄭鳴,大有一丈的巨爪,就好似一柄柄利刃,將鄭鳴包裹。
    而一旦被抓住,那就是魂飛魄散。
    清月已經嚇得說不出來話來,如果這位師叔祖真的遭遇不測,那么他清月就難辭其咎,這罪過,可就大了。
    也就在那利爪抓下的瞬間,鄭鳴沉聲的呵斥了一句孽障,隨著這呵斥聲,鄭鳴的手掌立起,對著那利爪,發出了重重的一擊。
    巨鶴乃是洪荒異種,力氣可以拔山填海,那利爪更是擁有神禁,無堅不催。此時鄭鳴面對這巨鶴,就好似一只蜉蝣,在撼動擎天之柱。
    但是,就在靜雯和清月的瞠目結舌之中,那頭龐大無比的巨鶴,就好似撞上了大山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鋒利無比的利爪,更是留下了無數金色的血液。
    折斷了,巨鶴的腿折斷了!
    他們兩雙眼眸簡直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他們不相信那力量磅礴,可以擊敗神禁的巨鶴,竟然被鄭鳴用力量給打斷了腿。
    巨鶴發出悲鳴,傳于九天之上。
    鶴鳴將靜雯和清月驚醒,清月這個時候,自然是一陣狂喜,但是靜雯的臉,卻黑了下來。她快速的跑到巨鶴的近前,就見巨鶴那金色鱗片閃動的腿部,已經生出了無數的裂痕。
    “你……你怎么能夠下如此重手,你是誰?這件事情,我和你沒完!”
    鄭鳴搖了搖頭,朝著清月道:“走吧,不要讓師兄久等!”
    清月知道,這件事情,完全都是因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習慣了和靜雯師叔嬉鬧,也不至于出現這種事情。
    看著不依不饒的靜雯,清月迅速傳音道:“師叔,這是……是七師叔祖。”
    七師叔祖?這個稱呼讓靜雯愣住了。作為受寵的弟子,她自然知道師祖三法上人一生要收七個弟子,而傳說之中,七弟子乃是整個大倫山最優秀的人物。
    對于這個傳說,靜雯一直有一種夢想,雖然這個夢想無比的飄渺,但是有夢想才能夠實現不是么。
    但是就在昨日,她得到消息,祖師終于收下了第七個弟子。這雖然打碎了她的夢想,但是靜雯也沒有什么嫉妒,只是想要見一下這位師叔。
    卻沒想到,陰差陽錯,竟然和這位師叔發生了沖突,而且差一點,就傷了這位師叔。
    就在靜雯呆在那里的時候,清月的飛舟已經飛起,他在離去了數十里之后,這才朝著鄭鳴道:“師叔祖,這件事情,是徒孫惹下的禍端,還請師叔祖責罰。”
    “算了,小事而已,再說你也沒什么錯。”鄭鳴一擺手,淡淡的笑道。
    只是此時的清月,看向鄭鳴的目光越發的異樣,如果說以往,他對大倫山第七子的傳說還有什么懷疑的話,現在卻是篤信不疑了,畢竟剛才,這位師叔祖可是憑借著肉體的力量,硬生生的打飛了一只洪荒遺種。
    更何況,如此一個人物,看起來竟是如此隨意,穩穩當當的一個人!
    “師弟快來,我給你準備了好幾本劍典,只要你將它們學會,絕對能夠讓師弟你大大的出一口惡氣!”還沒有進入藏經閣,燕紫電的聲音就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