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161 靈寶內的神禁

  一如燕紫電所說,整座天回峰上,只有鄭鳴父子,聊了好一會兒離情之后,鄭工玄他們才各自回到回雁殿的住所,他們都需要好好休養一下。
    父母等人,因為妹妹身具天命神樹的原因,并沒有遭受什么折磨,但是精神上的壓力,卻讓他們疲憊不堪,眼下被救回,鄭鳴愕然發現,父母添了不少白發。
    盡管鄭工玄一再強調,自己吃喝都很不錯,鄭鳴卻也能從他的神情之中感應到,父親并沒有跟自己實話實說,雖說沒受到什么虐待,卻也不會太好受了。
    盤膝坐在回雁殿的靜室,鄭鳴開始運轉法訣,雖然到了他這種地步,每日的修煉,已經很難讓他的修為有太大的提升,但是對于修煉,鄭鳴依舊緊抓不懈。
    在這個世上,如果想要超脫命運,超脫別人對自己一切的掌控,唯有讓自己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來到這歸元大世界的時候,鄭鳴雖然已經感到這個主世界和日升域以及紫雀神朝的差距,但是這種差距最大的體現究竟在什么地方,鄭鳴還沒有完全體悟。
    現在,靜心修煉,是他體悟這一切的最好方式。
    九十九個身影,浮現在鄭鳴的四周,這些身影的四周,猶如一個個神國,在虛空之中臣服。
    要修煉,這九十九個分身,可以自行的打熬星元,但是想要參演神禁,卻只能鄭鳴這個主神識自己來進行。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鄭鳴這個主神識參演,這九十九個分身想要進步,也是舉步維艱的。
    這也是為什么,三千婆娑世界雖然被創造出來,但是最終,卻沒有人來修煉的原因。
    鄭鳴第一個選擇修煉的,依舊是本體,九十九個分身雖然也是他,但是和本體比起來,這九十九個分身,畢竟處在次要的地位。
    他的八九玄功,已經處在了第八轉的地步,身體強度的蛻變,雖然在持續,但卻已經缺少了以往那種一日千里。
    只有身體強度達到了巔峰,才是他開始第九轉的時候。只不過再次讓八九玄功晉級,所需要的寶物,更是天下少有。
    巨量的靈氣,瘋狂的涌入了鄭鳴的體內。他溝通一百零八星辰,可以接納一百零八星辰之力,但是八九玄功和鄭鳴所處的世界修煉的方向不一樣,他吸納的依舊是靈氣。
    海量靈氣,打熬肉身!
    靈氣吸納的速度,比紫雀神朝要快上百倍,也就是說,處在此地修煉,比紫雀神朝靈氣最強的地方,也要強上百倍。
    百倍,這可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
    自己成為大倫山三法上人的七弟子,所處的位置自然不一樣,這靈氣濃厚的程度,同樣不是一般地域可比。
    如果算上這些的話,鄭鳴暗自估算了一下,整個歸元大世界的靈氣,應該是紫雀神朝的十倍。
    而當鄭鳴將神識落入一個青袍分身的身上,他開始靜靜的參悟這分身修煉的青蓮劍訣。
    三十六道青蓮劍訣鄭鳴雖然已經完全修煉完畢,但是將三十六道青蓮匯聚如一,形成一道神禁,鄭鳴依舊沒有達到那個水準。
    這青色的分身所溝通的,是一顆高高在九天之上的星辰,星辰呈現出淡青色,落下的星力,鋒利而純凈。
    在參悟青蓮劍訣的瞬間,鄭鳴就覺得本來有一些難以貫通的東西,此時就好像和自己只是隔著一層小小的薄膜。
    這種和神禁無比親近的感覺,讓鄭鳴參悟起來,事半功倍,而那從九天之下落下的星辰之力,比之在紫雀神朝的時候,不但純凈,而且更加的強大。
    隨著心越來越精,鄭鳴就發現自己參悟的青蓮劍訣,已經開始融入一條大道之中。
    這條大道,一如一條巨龍,鄭鳴能夠清晰感知的,只是它的一片鱗片,但是,有這鱗片,就讓鄭鳴接下來的修煉,變得越來越輕松自如了。
    更親近大道!
    這就是歸元主世界之所以為主世界的最重要的原因,雖然此時,鄭鳴希望自己一直這樣閉目參悟,但他還是強行讓自己從靜悟之中脫離了出來。
    現在還不是精心修煉的時候,最起碼,自己應該在熟悉了這歸元主世界之后,再慢慢的修煉。
    一翻手掌,鄭鳴的手中就出現了那枚燕紫電差點忘了給他的鈴鐺,鈴鐺只有巴掌大小,通體赤紅,在鄭鳴的手中,有一種想要破空而去的感覺。
    這鈴鐺通體沒有任何的花紋,但是在這鈴鐺古樸的外形之中,鄭鳴卻生出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這鈴鐺內部,隱含著一種神禁法則。
    這種法則,孕生了這鈴鐺,而法則神禁,更是隱藏在了鈴鐺的內部。
    一個個念頭閃動,最終,鄭鳴沉吟了剎那,就將簇擁在他身邊的九十九個分身之中,一個穿著灰色衣袍的分身召喚到了自己主體的旁邊。
    那灰色衣袍的分身,在看到這鈴鐺之后,眼眸之中,就閃動著一種炙熱之色。
    鄭鳴的本體,催動全部的力量,重重的朝著這鈴鐺捏了下去,鈴鐺好像感應到了什么,從鈴鐺的本體上,浮現出無數的光芒,這些光芒在照耀的瞬間,鄭鳴竟然覺得自己的心神,開始有些迷茫。
    他的力量,不覺竟然降低了一半。
    “迷魂神禁,也想侵襲于我?破!”一聲厲喝,從鄭鳴的口中喊出,隨著這厲喝聲,鄭鳴再次促動自己全部的力量。
    也就是一個瞬間,那鈴鐺的鈴壁,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紋,隨即,一個猶如哭泣般的聲音,在鄭鳴的心頭響起。
    這哭泣的聲音,分不清男女,卻有一種讓石人都為之心生憐憫的感覺。但是這一刻鄭鳴卻心若磐石,絲毫不為這鈴鐺里的哭泣聲所動,兩根手指,用力越發的強大。
    作為先天靈寶,如果有主人催動它們,它們的威力自然是更強。現在它們自己的主人想要毀掉他們,他們能夠反抗的力量,也不是太強大。
    “啪嚓!”
    一聲脆響之中,那先天靈寶的鈴鐺,就崩碎了開來,一條猶如長龍的神禁,從鈴鐺之中飛出,想要破空而去。
    只要這條先天神禁融入大道之中,就算修為再強大的人,也難以將他們捕獲。
    鄭鳴等待的,就是這一刻,在這先天靈寶崩碎的剎那,那穿著灰色衣衫的分身,已經展開了自己的婆娑世界,猶如長龍的神禁,直接沒入了他的婆娑世界之內。
    灰色身影的婆娑世界,本來呈現出灰色,在這長龍神禁沒入之后,那婆娑世界,多出了一絲艷紅。
    最終,灰色和艷紅融合,整個婆娑世界,給人一種淡淡的緋紅,而那本來灰衣的分身,衣衫也變成了一種緋紅色。
    分身神色莊嚴的盤坐婆娑世界,一如世界之主,而那先天神禁,則慢慢的融合到了婆娑世界之中。
    三千婆娑世界,修煉法門無數,玄都大法師的師尊太上道祖,曾經總結出數十種修煉法門。
    當然,最基本的修煉法門,依舊是自己苦修參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修為變得更加的扎實。
    只是這種參悟,一條大道,就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更不要說,現在這三千法門。
    所以,太上道祖總結出了不少別的辦法,比如現在鄭鳴所施展的,直接吞噬先天靈寶之中的神禁進入婆娑世界。
    這種吞噬,沒有什么后遺癥,而且吸收的特別快,無奈他有一個限制,那就是先天靈寶,實在是太少了。
    做完這一切,鄭鳴就收了其他分身,專注的幫助那修煉呼魂叱魄法門的分身,吸納那一條先天神禁。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從參悟之中完全清醒了過來,他身后的呼魂叱魄分身,已經完全變成了淡淡的粉紅色。
    只是這具分身,并沒有突破到神禁級別,并不是他積累不夠,而是要等鄭鳴的其他分身,一起突破。
    這種限制,讓鄭鳴覺得很受傷,好在他能夠發揮那先天神禁的全部力量,倒也不弱于一般的神禁。
    要讓一百零八個分身全部晉級,最少需要一百零八種先天靈寶,這種需求量,還真是讓人無語。
    不管怎么說,第一日就讓一個分身完成了晉級神禁的全部準備,這對鄭鳴而言,已經很不錯了。
    “主人,該去藏經閣了。”淡淡的聲音,在整個靜室之中回蕩。
    這說話的是一個柔和的女音,只不過這并不是一個人,而是在煉制回雁殿的時候,順手煉制的人偶。
    鄭鳴從靜室之中走出,就發現東方已經開始泛白,向父母問安之后,就緩步下了天回峰。
    天回峰高有萬丈,占地足足有千里,在鄭鳴飛下天回峰的時候,就看到偌大的大倫山,好似處處都充斥著武者的蹤跡。
    在萬里之外的無數的低矮山峰之中,足足有百萬的年輕躍凡境弟子,在拼命的修煉著武技。
    而在五千里之內,生神境的武者,一個個占據大小不一的山頭,沖著朝陽,吞噬著虛空之中一絲絲靈氣。
    至于三千里之內,參星境的武者,一個個占據著一座占地上百里的山峰,靜心修煉。
    “拜見師祖!”當鄭鳴躍下回雁峰的時候,他在大倫山低輩弟子之中唯一的熟人清月,恭敬地向他行禮。
    “掌門怕師祖您不知道藏經閣的位置,所以派弟子為您帶路。”清月說話間,揮手放出一艘金色的戰車,而后恭敬的道:“請師祖上車。”
    “師祖,紫電師祖的劍道,大倫山排名第一,師祖您這次可要向他多多請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