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159 大倫七子

  讓鄭鳴吃驚的是,父親、母親還有小妹等人,一個個走在后方,滿臉都是恓惶之色。
    這副場景,讓鄭鳴有些心痛。因為他抽到了玄都大法師,沒有想要閉關,卻一下子失去聯系了一年多。這種無意的行為,卻導致他最在乎的親人處于這種恓惶之中,實在可恨。
    但是很快,在他的腦海之中,就出現了另一個念頭:這六合沖霄觀在李慧卿的口中牛氣沖天,但是,只需大倫山一個金令,就將自己的家人乖乖的全都送回來了,這大倫山,該是何等的強大?
    “拜見陳掌教!”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個仙風道骨的中年男子,他看到陳東明,未語先笑,一絲不茍的行禮。
    不過陳東明還沒有開口,那燕紫電就率先站起來,手指著那仙風道骨的男子,冷笑一聲道:“原來是陸飛虹,你們六合沖霄觀很是好大的膽子!”
    “竟敢拘禁我老七的家人,莫非你們想要和我大倫山開戰不成?”
    燕紫電這么說,那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脅,鄭鳴看著一副霸道模樣的燕紫電,心里有些喜歡。
    這位師兄,好像挺不錯啊!
    那中年男子幾乎被人指著鼻子罵,非但沒有生氣,臉上反而堆滿了笑容。
    “哈哈,燕兄言重了,這都是一場誤會啊!”陸飛虹一邊沖燕紫電拱手,一邊把目光落在了鄭鳴身上。此時,他的目光之中,既有忌憚,也有羨慕,似乎還有那么幾分敵意。
    “燕兄,我那個侄子,實在不知鄭師弟乃是上人的親傳弟子!”
    “若是知道的話,就算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斷斷不敢招惹鄭兄的親屬啊。另外我那個侄子,倒也沒有什么惡意,他只是希望能將鄭小璇收入我宗門而已。”
    說話間,他朝著鄭鳴一抱拳道:“鄭師弟,您的家人都在這里,所謂不知者不怪,還請鄭兄高抬貴手。”
    鄭鳴此時,哪里有時間理會這陸飛虹?他的目光正看著鄭工玄等人,而鄭工玄和鄭小璇等人,同樣用激動的目光看著鄭鳴。
    雖然他們并沒有在六合沖霄觀受到什么虐待,但是被拘禁的滋味,當然不是那么好過的。
    今日突然被帶出來,心里正胡亂揣測,卻沒想到,竟然見到了鄭鳴。
    看那位高高在上,一如神靈的陸飛虹的模樣,這是要準備放人呢,這等幸福來的實在是太快了,一時間,鄭工玄等人不由得心潮澎湃。
    “孩兒不孝!”鄭鳴來到鄭工玄的近前,雙膝跪倒在地:“讓您受苦了!”
    “鳴兒起來,這件事怪不得你,只要我們一家能團圓就好!”鄭工玄將鄭鳴扶起,嘴唇有些哆嗦。
    燕紫電和陳東明都沒有說話,但是兩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淡淡的笑容。
    “哼,雖然你說你的侄子不知道,但是一個不知道,就能解釋所有的事情嗎?”燕紫電長身而起,質問之下,更是帶著一種咄咄逼人的味道。
    陳東明雖然心中不舒服,但是面對比他身高高了一頭的燕紫電,卻也不敢絲毫得罪。
    “我臨來之前,我家師兄已經說了,為了表示對鄭兄的歉意,我們愿意奉上一件先天靈寶!”
    一件先天靈寶,這手筆不謂是不大。
    “一件先天靈寶,就能抵得上我師弟所承受的侮辱嗎?”燕紫電咄咄逼人,一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架勢。
    能有一個如此仗義的師兄,鄭鳴真是覺得很溫暖哪。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真的什么也不用干,將事情交給燕紫電,那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
    陸飛虹知道,燕紫電這是故意找茬,但是他們六合沖霄觀實力不如人,再加上有錯在先,自然有些底氣不足。
    “如果鄭師弟還有什么要求,我六合沖霄觀,絕對不會含糊。”
    這一次陸飛虹表現的很是狡猾,不再直接和燕紫電對話,而是將目標對準了鄭鳴。
    燕紫電還要說話,但是站在他旁邊的陳東明卻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燕紫電絕對不是莽撞之人,陳東明的這一眼,盡管什么都沒說,但是對他的意思燕紫電卻是心領神會,將自己就要出口的話又咽下去了。
    燕紫電不再言語,陸飛虹就將矛頭直接對準了鄭鳴。鄭鳴平靜的一笑道:“那個毀了我基業的人,我希望他能夠給我一個交代!”
    “我們準備送十個位面給鄭師弟作為賠償,如何?”陸飛虹聽到鄭鳴說基業和交代,頓時松了一口氣。
    十個位面,對于六合沖霄觀而言,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雖然這種小位面,還不至于被他們放在心上。
    十個位面,鄭鳴心里暗暗有些吃驚,要知道現在對他而言,最需要的,就是聲望值了。
    聲望值越多,他的三千婆娑世界才能夠成功。不過想起那破碎的四象山,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意。
    “如果需要位面,我可以自己去取。”鄭鳴看著陸飛虹,淡淡的道:“我要那個人死!”
    這句話,鄭鳴說的無比堅決,更有一種森森的殺意,隨著鄭鳴的話語直沖而出。
    陸飛虹的臉色一變,他這次過來,最擔心的,就是鄭鳴緊揪住陸凌霄不放。
    作為六合沖霄觀的年輕一代強者,雖然他在六合沖霄觀之中,并不是不可代替的,卻也是最為精銳的弟子。
    這等弟子去送死,別說是他,就算死六合沖霄觀的普通弟子,都難以接受。
    無奈他們現在面對的宗門,可不是那么好商量的。大倫山三法上人,乃是神虛部州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就算在歸元大世界,也是最頂尖的一類角色。
    他們六合沖霄觀以往曾經面臨滅頂之災,也正是因為他們的祖師和三法上人當年有一些交情,得到了三法上人的庇護,若非如此,恐怕他們六合沖霄觀,早就被人給滅了!
    “鄭師弟,所謂不知者不怪,不如師弟給我等一個顏面,我們愿意再增加一件靈寶,只要師弟能夠放過陸凌霄。”陸飛虹一咬牙,沉聲的說道。
    陳東明沒有開口,依舊一副此事和他無關的樣子,但是燕紫電的眼眸中,卻閃動著一絲贊賞。
    “貴宗的東西,我一樣都不要,我只要那個陸凌霄的性命!”鄭鳴無比堅決的說道。
    陸飛虹看著鄭鳴,臉上露出了一絲怒意。他的眼神,自然看得出,鄭鳴連神禁都沒有達到,在神虛部州之中,最多也就是一個中等人物,這么一個貨色,他一個彈指,就可以滅掉。
    但是偏偏,此人乃是一個他得罪不起的人收的弟子,這讓他感到無比的郁悶。
    三法上人,您老人家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收弟子了,怎么收了這么一個弟子呢!
    “陳師兄,陸凌霄乃是我們六合沖霄觀的希望之一,只是一件小事情,就要了他的性命,是不是有點……”
    陸飛虹說到此處,拱手道:“還請陳師兄看在你我兩門多年友好的份上,給我六合沖霄觀一條出路。”
    “希望之一,你怎么不說,他是你的侄兒呢?”燕紫電毫不吝嗇的給陸飛虹補了一刀。
    陸飛虹被燕紫電一語戳破,直恨得牙根兒癢癢,卻也無可奈何,最終只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陳東明。
    陳東明此時已無法裝傻充愣,他必須要表態了。下意識的看了鄭鳴一眼,目光之中,充滿了欣賞之意。
    “那陸凌霄擒拿我師弟的親屬,為的無非就是他妹妹身上的天命,只不過這種天命,在金蓮大圣他老人家存在的時候,才會有最大的作用。”
    “種種機緣,已經隨著金蓮大圣的逝去,消失不在了。”
    陳東明的感慨,讓鄭鳴的心中一動,他相信陳東明在這個時候,絕不會妄言。
    “不過這道種,倒也是好東西,修煉起來可以事半功倍,但是到了最后,卻會發現,路已經差不多斷絕了。”
    “除非金蓮大圣,能夠重新現世!”
    此時的陸飛虹心里暗暗著急,自己是向陳掌教求情的,偏偏他在這里滔滔不絕的大談天命如何如何,這是什么意思呢?
    盡管心急如焚,卻也只好耐著性子聽著,并且不時的恭維幾句陳東明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陳掌教,我們愿意多供奉一些賠償給鄭師弟,只請您給鄭師弟調解一二。”
    當陳東明終于將廢話說完的時候,陸飛虹迫不及待的說道。
    “鄭師弟基業被毀,有一些怒氣是自然的,這件事情,你們既然拿出了賠償,那就賠吧,至于鄭師弟的要求,我看不如這樣吧!”
    “就讓他們兩個比試一下,鄭師弟也好出一口氣。”
    陳東明的提議,讓陸飛虹的眼睛一亮,暗忖這陳東明是不是不喜歡鄭鳴這個師弟呢,若非如此,怎會想出這等點子來呢?
    “當然,我說的比試,是鄭師弟只管出手攻擊,那陸凌霄只能防御。”陳東明在大大的喘息了一番之后,終于說出了自己要的比試是什么樣子的。
    只能防御,不能攻擊,這世上,哪有這樣的生死比試?不過陸飛虹雖然心中不爽,但是看著鄭鳴,卻也重重的朝著陳東明點頭道:“小弟遵命。”
    “對了,鄭師弟,師兄我還給你帶來了一件禮物,希望鄭師弟能夠喜歡。”
    說話間,他輕輕的拍了一下手掌,就見身著紅色衣衫的李慧卿,被人押著走了進來。
    李慧清的眼神有些迷茫,直到她看到高坐的鄭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