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158 紫授金痕


    傳送陣橫跨虛空,在這傳送之中,鄭鳴覺得只是一個剎那,又好像過了很久。
    從日升域來到紫雀神朝的鄭鳴,并不是沒有經歷過星級跨越的傳送,但是像現在這般情形,鄭鳴還是有些吃驚。
    當傳送陣的光芒消散之后,鄭鳴就發現,自己所處的環境,是一座古樸寬闊的高臺。
    高臺足足有萬丈多寬,一塊塊青色的石頭鋪在高臺上,雖然參差不齊,卻給人一種無比和諧的感覺。
    莫非這里就是大倫山嗎?
    鄭鳴對于拜在那位大倫山強者的坐下,并沒有太大的興趣,他來到歸元大世界,為的是尋找陸凌霄和自己的家人。
    “紫授金痕,是祖師留下的痕跡!”一個清脆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間響起。
    聽到這聲音,鄭鳴扭頭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身穿青衫的童子,正靜靜的站在鄭鳴的近前。
    看到鄭鳴的瞬間,那童子恭恭敬敬的道:“小人清月,拜見長者!”
    鄭鳴看著行禮的童子,卻發現這童子年齡雖然不大,卻有著生神級別的修為,他一揮衣袖道:“不用多禮。”
    “長者紫授金痕,乃是我大倫山開山門以來,最尊貴的印痕,小的已經催動了大倫金鐘的玉符,相信各峰的尊長,就要過來迎接您!”
    就在這清月說話之間,一聲聲的鐘聲,在虛空之中響起。鐘聲平和,卻有一種讓人通體為之一震的肅穆。
    聽著這好似沒有任何傷害的鐘聲,鄭鳴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大倫金鐘,雖然聽上去平和無比,但是一旦運用特殊的法訣催動,絕對是一種巨大的征伐之器。
    也就在鐘聲響起一個瞬間的功夫,鄭鳴就覺得有一股懾人的氣息,從遠處飛馳而來。
    這氣息雖然柔和,但是在接觸到這氣息的瞬間,卻給人一種磅礴如山,威嚴入海的感覺。
    難道是那神秘人到了嗎?
    想到那神秘人威嚴無比,磅礴如天的氣息,鄭鳴就下意識的收攏了自己的心神。
    他這一次來到歸元大世界,雖沒有將自己一百零八個婆娑世界全部帶來,卻也帶來了九十九個。
    其中五行分身,被留在七海,而三種刀訣衍生而出的分身以及兩儀分身,被他留在了紫雀神朝和日升域。
    這些,除了給他提供穩固的聲望值之外,更是鄭鳴遵循了一個原則:不把自己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
    如果自己的主身被滅,那么這些分身,還有讓自己翻盤的可能。
    “為何敲響大倫金鐘!”淡淡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隨著這聲音,出現在虛空之中的,是一個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者,他個頭不高,卻給人一種精神健碩的感覺。
    清月看到此人,恭敬的行禮道:“徒孫清月,拜見師祖!”
    “之所以敲響大倫金鐘,實在是這位尊長的身上有……”
    還沒有等清月說話,就聽那老者不勝欣喜道:“紫授金痕,原來是老師的紫授金痕,怪不得你要敲響大倫金鐘。”
    “哈哈哈,我們大倫七子今日就要聚齊,實在是可喜可賀,為兄陳東明,乃是師尊的大弟子,不知師弟如何稱呼?”
    這個陳東明,鄭鳴一時間感應不出此人的修為,依照鄭鳴的修為,他感覺不出修為的情況,只有一點:此人的修為,超越鄭鳴太多。
    雖然心中念頭萬千,表面上卻是不卑不亢道:“在下鄭鳴,拜見陳前輩。”
    “前輩可不敢當,你呀,叫我一聲大師兄就是了。”陳東明一揮衣袖道:“你有紫授金痕,乃是師尊的第七位入室弟子,咱們不是外人。”
    雖然心中還沒有拜師的打算,但是鄭鳴還是順水推舟的問道:“不知師尊如何稱呼?”
    “咱們的師尊,名為三法上人,眼下正在奉無上圣人的號令,巡視諸天。”陳東明的話剛剛說了一半,就見一道紫色的電光從虛空中直閃而來。
    “哈哈哈,大師兄,你敲動這大倫金鐘所為何事?小弟我可是因為你的金鐘,將自己的修煉都給耽誤了!”一個粗豪的聲音飄過來的同時,一個虎目環眼,身高一丈的雄偉武者,就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
    他雖然說話豪爽,但是姿態卻是對陳東明十分尊重。
    陳東明一指大漢道:“七師弟,此乃你五師兄燕紫電,他修為高強,以后你要多多請教!”
    “七師弟,原來是紫授金痕,怪不得呢!”豪爽大漢的目光盯著鄭鳴,好一會兒才哈哈大笑道:“師弟,雖然為兄感覺不出你何處出眾,但是老師的眼光,我還是信服的。”
    說話間,他一步來到鄭鳴的近前,手掌重重的在鄭鳴肩頭拍了一下道:“七師弟,走走走,我帶你去一趟咱們的祖師堂,雖然師尊不在,但是他已經給你紫授金痕,那你就是咱們大倫山的正式弟子。”
    三法上人,兩個師兄。
    鄭鳴現在也不清楚,這三法上人是什么樣的人物,但是他既然能夠被那些大圣派出去,搜尋誅殺金蓮大圣的無敵強者的下落,那么此人絕對不凡。
    只是現在,鄭鳴可沒心思在這里拜師,當即沖著陳東明一拱手道:“多謝兩位師兄,只是小弟還有急事要辦,就不能隨兩位師兄入山了。”
    “請問兩位師兄,此地可是歸元大世界?”
    陳東明沒想到,鄭鳴一開口,就是問此地是不是歸元大世界,這讓他有些愕然。
    “七師弟,這里并非歸元大世界,而是歸元主世界!”燕紫電說話間,哈哈大笑。
    “別聽他胡言亂語,這里就是歸元大世界,但是我們更習慣叫它歸元主世界。”陳東明還是比較有長者風范的,他朝著燕紫電瞪了一眼,笑著說道。
    “多謝陳師兄,小弟真的有要事,請師兄等小弟十日,小弟一定回來。”鄭鳴雖然對這個大倫山的宗門,還是霧里看花,但是對陳東明兩個人,心里卻有一絲欣賞。
    “師弟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雖然師弟剛剛入門,但是既然是大倫山的弟子,那么咱們都是兄弟!”陳東明鄭重的道:“有事情,盡管說來。”
    鄭鳴感受著陳東明不怒自威的氣勢,沉吟了剎那,就直接道:“小弟前些時候閉關,卻沒想到,歸元大世界中**沖霄觀,去了一個強者陸凌霄,將小弟的家人給擄走了。”
    “小弟這一次來歸元大世界,就是想要找**沖霄觀,將家人接回來。”
    “**沖霄觀好大的膽子,竟連我大倫山的人也敢抓,實在是膽大妄為。”燕紫電一拍手,虛空之中一道紫色的雷電橫空擊出三千里,那無盡的虛空,都好似被劈成了兩段。
    鄭鳴雖然見識頗深,但是看燕紫電的修為,也覺得此人至少突破了五重神禁以上。
    “大師兄,就請您準小弟出手,小弟保證三個時辰之內,滅了**沖霄觀,將那沖霄子的人頭摘下來。”
    說到此處,燕紫電哼了一聲,雙眸之中,更閃爍著一道道紫色的光焰。
    陳東明一擺手道:“好了,**沖霄觀的立派祖師,畢竟是師尊的故人,你這般喊打喊殺,成何體統。”
    “清月,傳我的大倫金令,讓**沖霄觀三個時辰之內,將鄭師弟的家人送來。”
    這吩咐,沒有半絲的煙火氣息,但是從這淡淡的命令之中,卻給人一種高高在上,俯視蒼穹的感覺。
    清月答應一聲,就快速的退下,而那燕紫電則有些不滿意的咂巴了一下嘴道:“師兄你真是太仁慈了,要我說,就不該對**沖霄觀的那些家伙太寬厚。”
    “七師弟,你等著吧,三個時辰之內,那些家伙,絕對會畢恭畢敬的將你的家人送來。”
    說到此處,他又仔細的朝著鄭鳴打量了幾眼,發現鄭鳴除了身體強大之外,似乎也沒有什么太出色之處,當即笑著道:“小師弟,你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套功法。”
    “等你安頓下來之后,師兄帶你去師傅的藏經之地,看看你最適合哪一套功法。”
    陳東明這直截了當的態度,讓鄭鳴對他充滿了信任,盡管他想要救回自己的家人,此時可謂是心急如焚,但是三個時辰,他還是等得起的。
    “七師弟,大倫山目前只有我們兩個坐鎮,你其他的師兄師姐,閉關的閉關,游歷的游歷,百八十年,都不會來山上。”陳東明朝著鄭鳴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道:“咱們先到靜柏堂,慢慢敘話。”
    靜柏堂并不是太大,但卻充斥著古樸蒼涼之色,坐在靜柏堂中給人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天地浩大,而自己卻是無比的渺小。
    鄭鳴品嘗著喝一口對天地的感悟就增加一分的靈茶,一邊和徐東明兩個人敘話。實際上,也就是陳東明兩個人問,鄭鳴回答。
    陳東明兩個人問的,也只是關于鄭鳴自身的問題,鄭鳴除了英雄牌隱藏之外,其他的倒也有一說一。
    就在三人聊的越來越投機的時候,清月快速的跑了過來,他沉聲的稟告道:“祖師,**沖霄觀的人來了。”
    “讓他們進來!”陳東明一擺手道。
    這個時候,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有點厲害,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鄭鳴就看到一行人走了進來。
    領頭的人,鄭鳴并沒有在意,但是跟在后面的人,卻讓鄭鳴大吃了一驚。。
    a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