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157 大倫山

  
    鄭鳴歸來了!
    對于七海的強者們而言,這個消息就像一場噩夢,讓他們一個個恐懼不已。幾乎在這消息傳來的一個瞬間,七海那混亂的征戰,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王者流血,無人能逃的消息,更是讓整個七海的王者們顫抖不已,幾乎沒有太多的猶豫,幾乎所有水族的王者,想的都是找一個地方躲一躲。
    也許躲過了這一段,就能夠活命。
    藍象王離開自己的領地已經兩日,他要去的,是當年游歷之時經過的一處絕地。
    那里雖然靈氣一般,但是好在那種窮山惡水的地方,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更重要的是,那里擁有一種先天元磁,就算神禁境界的強者,也難以用自己的神識籠罩那里。
    逃往此處,自己就能保住一條性命!
    自己雖不是這一次七海之亂的始作俑者,卻也參加了這一次的七海之亂。
    如果只是殺那些占到大便宜的人,自己還不用出逃,可惜這一次,這個殺伐決斷的家伙,居然是殺光所有的神禁。
    想想鄭鳴的可怕,藍象王就心有余悸,盡管心里頗不服氣,無奈人為刀殂,我為魚肉,為之奈何!
    海水越來越深,藍象王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只要進入這海水的深處,他的性命就算保住了一半。
    至于剩下的,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就在藍象王剛剛放松下來的時候,一個聲音陡然在藍象王的耳邊響起:“這就是你要逃離之地嗎?”
    聽到這聲音,藍象王就覺得自己的頭好像要炸了一般,他雖然確定,這是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但是他的臉色,卻變得無比的蒼白!
    因為他要逃,沒有人知道,更讓他恐懼的是,此人跟隨了這么久,他竟然不知道。
    他扭頭看去,就見一個身穿血紅長袍的年輕男子,正靜靜的看著他。在看到這男子的第一個瞬間,他的心就跳了起來。
    鄭鳴!雖然他穿的衣服不一樣,但是藍象王遠遠的見過他的身影,他可以斷定,此人就是鄭鳴。
    “拜見魔主!”雖然心里揣著無比的怨恨,但是藍象王最終,還是畢恭畢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
    鄭鳴目視藍象王,眼眸中充斥著殺意,他一揮衣袖道:“不用多言了,我送你上路之后,還要送其他人。”
    說話間,鄭鳴騰空,猶如電光一般的朝著藍象王斬出了一刀。這一刀赤紅如血,斬落的剎那,更帶著無邊的威勢。
    藍象王感到這一刀無比的強大,在這一刀下,他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
    只不過,藍象王此時的心頭卻生出了一絲錯愕!
    因為按照他的估計,在鄭鳴的面前,自己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可是現在,鄭鳴的威勢雖然強悍,但是自己卻并不是沒有還手的力量。
    鄭鳴怎么變弱了!
    雙手快速的催動,一頭藍色的太古巨象出現在了藍象王的頭頂,這巨象腳踩星辰,咆哮而至。
    也就是一個剎那,太古巨象和赤紅色的刀光,就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
    刀光落,太古巨象被斬成了兩段,但是催動太古巨象的藍象王,則已經轉身逃出了百里。
    這一次,說不定自己可以逃出生天!這是藍象王心中唯一的念頭,但是,就在藍象王覺得自己的速度越來越快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分離了開來。
    他扭頭,看到了自己后半截身軀,竟和自己距離十數里。
    也就在他驚駭的剎那,一股力量涌入到了他的心頭,一個瞬間的功夫,藍象王就覺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紅衣男子看著死去的藍象王,搖了搖頭,自語道:“大滅天之力雖然不錯,但還是要多多修煉才是,不然就要被人比下去了。”
    話一說完,那紅衣男子飄然而去,朝著下一個目標進發。也就在這個時候,七海的不少王者,遇到了穿著各種衣物的鄭鳴,結果無一例外的,都死在了鄭鳴的手中。
    血流成河,星落如雨!
    只是用了三日時光,七海就變的風平浪靜。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的本體已經回到了魔戎州。
    魔戎州一片蒼涼,別的不說,四象山附近十萬里,全部被人用大能力,拍入了地下。
    鄭鳴神識閃動,最終還是在四象山百萬里的一座殘山上,找打了魔戎一族的殘余力量。
    這些人在看到鄭鳴的剎那,一個個跪伏在地。領頭的,乃是一個法身境的祭祀,向鄭鳴哭訴了那一日發生的事情。
    一個如天大小的龍爪,轟然砸在了四象山上,四象山崩碎,幾乎四象山周邊所有的族人,都葬身在了那一爪之下。
    好在在太上主祭去魔戎州的時候,就已安排大量的精銳弟子離開魔戎州,要不然,整個魔戎,就會毀于一旦。
    “據老祖說,那……那上使的名字,叫陸凌霄!”統領著剩下魔戎族的祭祀金烏嵩,顫聲道。
    陸凌霄,聽著這三個字,鄭鳴眼眸之中的殺意,變的越加洶涌,他緊緊的攥著拳頭,眼眸中閃動的,全都是瘋狂的殺意。
    “紫蒼生呢?”鄭鳴看著金烏嵩,冷聲道:“神都被那陸凌霄打碎,聽說八大神王只剩下了一個,統領著神都附近的地域,至于其他神侯,都開始各霸一方!”
    “至于紫蒼生陛下,屬下真的沒有他的消息!”
    在確定了一遍當日發生的事情之后,鄭鳴就不再言語,只是他的一百零八個分身,開始匯聚在一起,從魔戎朝著整個紫雀神朝橫掃而去。
    東天伯侯府滅,西天伯侯府滅……
    一個月之后,鄭鳴扶持著紫蒼生的一個侄子登上了神皇之位,也從這一天開始,鄭鳴在紫雀神朝的威勢,已經完全超越了紫雀武帝。
    天神山,滿目蒼夷,鄭鳴駕臨的消息,讓天神山尚存的幾個參星境強者戰戰兢兢。
    “鄭魔主,我天神山實在沒有對魔主不敬啊!”慕舜天雖然一百個不情愿,卻還是耐著性子,小心翼翼的沖鄭鳴表態。
    鄭鳴看著慕舜天,淡淡的道:“我來此,不是要滅你天神山的道統。”
    這一句話,讓慕舜天的心放在了肚子里,只要鄭鳴不滅天神山的道統,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
    “魔主大人,您有什么要求,盡管吩咐。”慕舜天是一個聰明人,知道這個時候反抗,沒有任何的好處,還不如故作大方呢。
    鄭鳴擺手道:“神主曾經說過歸元大世界,我要歸元大世界的所有資料。”
    歸元大世界,慕舜天還真是不知道,只是此時,他不敢一口回絕了鄭鳴,而是派人第一時間將所有關于天神山的典籍,統統搬了過來。
    “魔主大人,這是我們所有的典籍!”慕舜天手指著那些在宗門之中珍貴無比的東西,顫聲道:“還請大人一一查看。”
    對于天神山的武學,鄭鳴沒有絲毫的感覺,他神念閃動,朝著關于記錄事情的典籍看了過去。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奇光,他一步之中,就跨入了天神山的山腹之中。
    這山腹,乃是天神山隱藏實力之地,在鄭鳴走進山腹的時候,慕舜天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莫非,鄭鳴要將那幾個隱藏的參星境強者給滅殺了不成?
    最終,他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鄭鳴并沒有理會那些天神山的強者,而是直接走進了山腹深處的一座石室。
    這石室封閉已久,就算慕舜天等人,也不知道石室的存在,當慕舜天隨著鄭鳴走進石室,發現石室之中,竟然是一座破碎的石陣。
    “從此,歸元大世界與我無關!”這是一行流暢無比的字,深深地刻入了虛空之中。
    慕舜天的記憶力非常不錯,在看到這行字的剎那,他就想到了他們天神山的立門祖師。
    難道說祖師來自天神山?
    “大陣竟然被破壞了?”鄭鳴抬頭,目視著慕舜天道。
    慕舜天不知道鄭鳴接下來要干什么,會不會因為惱羞成怒,直接將他們天神山給滅了。
    “大人,這……這大陣我們真的不知道啊!”
    鄭鳴擺了擺手,嘆了一口氣,直接離開了天神山。從紫雀神朝到歸元大世界的路,鄭鳴尋找了不少,只不過這些路,好似都損壞了。
    使用高等的英雄牌橫渡虛空嗎?
    就在鄭鳴心中思索的時候,一個曾經的經歷,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當你成為參星的時候,可到大倫山找我!”這是一個無上存在給自己說的。
    嘴中念叨了一句大倫山,鄭鳴就覺得,在那遙遠無比的天地之中,有一座磅礴無比,浩瀚無邊的大山,聳立在天地之間。
    這山占地九萬里,山峰無數,鄭鳴可以感應到這座山的大概輪廓,卻不知道這座山里面,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
    歸元主世界,大倫山!
    有了這些消息,對于鄭鳴來說,已經夠了!
    也就在那大倫山出現的時候,一條道路,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這道路,正是通往大倫山的道路。
    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激動,路,他終于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