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155 跪酒

  神禁不出,參星無敵!
    龍鯨王在七海之時,就是一個強大無匹的存在,當時就連一些神禁,都對他心存拉攏之心。
    可惜當時的神禁強者實在是太多了,因此,就算龍鯨王再怎么不凡,卻也不是七海的最高層。
    但是隨著鄭鳴誅殺了一批神禁,那位來自歸元大世界的上使也擊殺了幾個神禁煉藥,再加上幾個殘存的神禁閉關,一時間龍鯨王已經成為了七海的至尊強者之一。
    雖然他不能稱雄七海,卻也將七海之中的一海,掌控成為了自己的掌中之物!
    龍鯨王在七海大帝的時代,就是以好色著稱,現在成為了一方主宰,越發顯得肆無忌憚。
    他的后宮人物,在瘋狂的膨脹,而隨著他將目光盯在那已經沒有任何權威的流蘇無憂身上,一個讓他心猿意馬的念頭,出現在了他的心頭,仿佛她那溫暖柔軟的香舌舔在了心上。
    第一百零一房小妾!
    龍鯨王宮,張燈結彩,高朋滿座,不但龍鯨王掌控的海域之中,大小水族都爭先恐后的前來祝賀,就連一些原本不屬于龍鯨王統帥的地域,也有不少人前來觀禮。
    足足能夠坐下一萬人的海王殿中,身材高大的龍鯨王,就好似一座山一般,穩穩的盤坐在那里。
    “諸位兄弟,干!”龍鯨王手持黃金鑄造的酒樽,豪爽的朝著四周舉杯。
    能夠被龍鯨王稱為兄弟的,自然都是七海之中的大人物,比如坐在龍鯨王下方的金蛟王,這就是一個絲毫不次于龍鯨王的存在。
    它身居真龍血脈,不但力大無窮,更參悟天地神禁之力,戰力無雙,當年和作為七海王者佼佼者的大猿王,一共決戰了三次,每一次都是不分勝負。
    “哈哈哈,恭賀大哥納妾!”那金蛟王站起,大聲的說道。
    幾只巨大的酒樽,在虛空之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一種懾人心魄的撞擊聲。
    一口將自己的酒喝完,龍鯨王的眼眸之中充滿了狂傲,臉上也很是自得,好似在這個時候,天和地,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哥,小弟雖然知道這句話不應該說,但是現在,小弟還是想要提醒一句。”
    一個身形不算太高,但是渾身被紫色盔甲包裹的王者,聲音低沉的說道。
    看到這說話的王者,龍鯨王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不悅,他奶奶的,今日正是本王納妾的良辰吉日,你知道不該說,又何必亂放屁呢?
    心里雖然腹誹不已,無奈此人的身份和他相當,因此,還是按捺住心里的不快,裝出一副愿洗耳恭聽的模樣。
    “紫劍王,你我兄弟,何必如此的客氣,說話自當有一說一,這才是兄弟該有之義!”
    故作豪爽的龍鯨王,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是語氣之中,卻也不乏警告之義。
    他意在告訴紫劍王,有損兄弟情義的話,你紫劍王最好莫提,但是紫劍王在眉頭皺了一下之后,還是沉聲的道:“我知道大哥喜歡那流蘇無憂,只是流蘇無憂不是尋常之輩。”
    “不是尋常之輩?呵呵,你覺得她那個七海之主,還真的有人給她當回事?”
    龍鯨王不屑一顧的哈哈大笑道:“前些時候,我準備納她為妾的時候,還真有些擔心會有人蹦出來,卻沒想到,連一個敢于放屁的人都沒有!”
    “她六彩蚌族的族長,更是恨不得立刻將那流蘇無憂送到我的床上,好像只有這樣,才能保他六彩蚌族安然無恙。”
    “紫劍王,你多慮了!”
    紫劍王哼了一聲道:“六彩蚌族的族長自然沒有別的想法,如果只是這么一個小小的族長,也不值得小弟和兄長一說。”
    “我擔心的是,那個人再出現!”
    如此突兀的提到那個人,在場的幾位王者,只覺得有點呼不出氣的感覺,他們都是從那人的威勢下活下來的,想到那高高在天的一輪赤日,他們的身體都顫抖。
    龍鯨王愣怔片刻,猛的哈哈大笑起來,手指著紫劍王道:“紫劍王,你真是沒事自己嚇唬自己,這樣做,實在是沒有意思啊!”
    “你想想,如果那個人還在,他父母親族被抓走的時候,他連露頭都不敢嗎?”
    “嘿嘿,更何況,那個人得罪的人不止是一個兩個,不知道多少人要他性命,說不定他不知道葬身在何地了!”
    龍鯨王說完這些,越發顯得神采飛揚,大手一揮道:“諸位,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感謝諸位到來。”
    說話間,他高高的舉起了酒樽。
    在寶殿的下方,坐滿了來自各族的強者,這些人一個個都側耳聽著龍鯨王和紫劍王的對話,此時聽到龍鯨王敬酒,一個個都站起來大喝道:“我等恭賀大王!”
    酒樽起落,無數的美酒倒入了眾人的口中。龍鯨王的酒樽是特制的,里面隱含著儲物的銘陣,這一樽酒之中,就有一個小潭的水量。
    他看著神色不高興的紫劍王,哈哈大笑道:“今日本王大喜之日,諸位前來恭賀,就是給我面子,來人哪,將新人給我叫出來,給各位貴客跪酒!”
    跪酒兩個字一出,四周頓時一片靜寂。
    在七海之中,所謂的跪酒,就是對每一個在場的賓客下跪敬酒,一般來說,這種禮儀,除了全都是長輩的宴席,基本上不會有人用。
    更何況,現在來的賓客,足足有數千之眾,如果一一跪酒,還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
    雖然他們這些武者,一個個擁有著長長的壽命,日和月交替的一天,他們完全可以不在意,但是這樣的跪酒,卻是不曾見過的。
    想到龍鯨王今日所納小妾的身份,一時間,不少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紫劍王的臉色發黑,他當然清楚,龍鯨王之所以會有讓小妾跪酒這番姿態,自然是對自己剛才那提醒的反擊。
    “哈哈哈,當年七海歸一,你們匍匐下拜,今日,我就將這一拜,給你們還回去,你們無需謝我!”興奮異常的龍鯨王環視眾人,不由得開懷大笑。
    四周那些武者,紛紛齊聲道:“王爺豪氣沖天,我等敬佩!”
    紫劍王還想說話,站在他身邊的一個王者,悄悄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紫劍王心領神會,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
    流蘇無憂本來盤坐在后殿之中,此時聽到龍鯨王那來傳令下屬的話,忍不住渾身顫抖。
    想她流蘇無憂為了族人的生存,為了六彩蚌族不至于因為她而滅族,不得不答應如此屈辱的條件,卻沒想到,這龍鯨王居然會變本加厲,如此羞辱自己。
    跪酒!
    逐一下拜跪酒,這種平時只是傳說之中的事情,竟然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了她這個曾經的七海之主的身上。她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反對,就是不接受,但是看著那傳令下屬滿是威脅的目光,流蘇無憂緊緊的咬著牙。
    死亡,并非強大;有時候,艱難的活下去,要比死亡強大多了。心里默念著六彩蚌族祖上傳下的箴言,流蘇無憂艱難的站了起來。
    偌大的宮殿,金碧輝煌,只不過現在這樣的宮殿,自己已經不是主人,而是這宮殿之中的一個妾室。
    “看,那就是流蘇無憂,七海曾經的女皇!”
    “嘖嘖,言出法隨的女皇,竟然成了這個樣子,看她那模樣,真是人見猶憐啊!”
    “不過她上去的快,跌下來的也快,嘿嘿,等一下跪酒的時候,可要好好享受一下,畢竟是皇者的跪酒,難得的享受啊!”
    “嘻嘻嘻,那是一定的……”
    各種嘈雜的議論,不斷傳入流蘇無憂的耳中,此時的她有些顧影自憐,委屈的差點哭出來。但是她一直緊閉著嘴,暗暗提醒自己必須要堅強。盡管她是一個短命的女皇,但是女皇就是女皇。
    她絕對不能給那個人丟臉,她一定要忍住!
    她已經沒有了尊嚴,但是她絕對不能再給他的名聲,留下任何污點。
    “拜見龍鯨王!”流蘇無憂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那高大的王座跟前的,但是為了自己的族人,她還是緩緩的朝著那王座拜了下去。
    龍鯨王看著動人心弦的流蘇無憂,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炙熱,他哈哈一笑道:“愛妃無需多禮。”
    “來,這在座的,都是本王的兄弟,這位是紫劍王,對你可是一直維護有加,來來來,給本座這位兄弟敬一杯酒,不,應該是敬三杯酒!”
    “紫劍王,我這個兄弟對你怎么樣?”
    紫劍王看著流蘇無憂,心里涌過一絲憐惜,但是他絕對不會讓流蘇無憂和自己有什么聯系,看著僵硬的站在那里的流蘇無憂,他淡淡的點了一下頭。
    流蘇無憂雖然已經做出了決斷,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她還是有一種不甘心。
    跪下嗎?
    挨個跪下給這些參加宴會的人敬酒,然后成為他們眼中的笑柄嗎?她雖然已經做好了一切,但是她在這個時候,卻怎么都有點做不下去。
    “怎么,還要讓本王教你不成!”龍鯨王見流蘇無憂半天沒有跪下去,頓覺顏面盡失,發火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
    “那你就親自教一教罷了,她還不知道跪酒是什么!”冷厲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
    !--gen1-1-2-110-14760-255600448-1486811079--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