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154 歸元主世界


    自己在那石橋上留痕,最少竟然用了一年的時間,這……這讓鄭鳴有一種無法接受的感覺。??
    但是實際上他不知道,能夠在那無上至寶石橋上印上一絲神魂,而且還能夠借助石橋的一絲能力,一年的時間,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他之所以讓自己躲入寰宇龜之中,為的只不過是不希望那天下至寶的石橋氣息泄漏出去,卻沒有想到,自己這般無心的手段,竟然讓自己沒有受到家人求救的訊息。
    他的胸中,有一股瘋狂的火焰,在瘋狂的燃燒!
    救人,無論家人在何處,他都要救人!從那**沖霄觀之中,將自己的家人救出來。
    一個念頭,鄭鳴沖霄而起,一百零八個散落在四方的分身,第一時間聚集在他的四周,一如一個個神國,在他的四周不斷的起伏。
    鄭鳴在沖出閉關之處的瞬間,他的神識就已經籠罩了方圓三萬里。此時他所處的位置,依舊是七海的深處,在他的神識籠罩下,一個生神境的巨鰻,瞬間匍匐在了地上。
    這巨鰻,并不知道來者是誰,但是它能夠感受到從鄭鳴身上散出來的,那種讓它感到恐懼的氣息。
    在這種氣息下,它覺得自己連半點的反抗之力,都難以生出,它能做的,只能匍匐等待。
    在它的感覺之中,這是一個頂尖的高手,一個充滿了怒意的頂尖高手。是什么,讓這位高手充滿了怒意,是什么,讓這位無上存在,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告訴我,紫雀神朝出現了什么事情?”淡淡的,充滿了無盡威嚴的聲音,在那巨鰻的心頭響起。
    巨鰻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自己招誰惹誰了,遇到了這樣一個絕代的存在,而且問的問題,和自己沒有絲毫的關系。
    但是巨鰻是一個聰明的人,他恭敬無比的說道:“尊敬的大人,一年多前,**沖霄觀的無上存在,降臨在紫雀神朝,他……他摧毀了紫雀神朝,更毀了七海帝國!”
    摧毀紫雀神朝,摧毀七海帝國!
    這兩句話,印證了鄭鳴的猜想,他看著那巨鰻,淡淡的道:“鄭鳴的家人如何?”
    “小的沒有親自看,那個……那個聽說全部被那位上使帶去了歸元大世界!”
    “帶去了歸元大世界?他們沒有受到什么傷害吧?”鄭鳴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只要沒死,一切都好說!鄭鳴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下不少。
    “沒有,聽說那位使者要得到鄭鳴妹妹身上的天命神樹,所以并沒有痛下殺手。”巨鰻的身軀,顫抖的越加厲害,他隱隱約約已經察覺到來人的身份。
    越是如此,它越是不敢放松。
    奪取妹妹身上的天命神樹,鄭鳴的拳頭緊緊的攥了一下,那天命神樹已經和鄭小璇身上的天命融合,想要提取的話,只能要了鄭小璇的性命。
    “你知道該怎么去歸元大世界么?”鄭鳴心中恨不得立即進入歸元大世界。
    “這個……這個小的真的不知道啊!”那巨鰻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歸元大世界這等的秘密,又豈是它能夠知道的。
    點點頭,鄭鳴盤膝而坐,沉吟之間,手中已經多出了十多枚通訊的神符。
    這些神符,除了聯系父母之外,更聯系太上主祭等人,一念之間,這些神符就已經飛出了鄭鳴的手心。
    神符離去之后,鄭鳴再次將目光落在了巨鰻的心頭道:“現在北海誰作主?”
    “自從那歸元大世界的上使出現之后,整個七海就亂成了一團,幾乎所有的強族,都開始各自為政,那個……那個六彩蚌族的女皇,已經沒有人承認了。”
    巨鰻小心翼翼的回答,它不能不說,也必須要掌握好說話的分寸,不然的話,也許一言不合,鄭鳴這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的魔王,也許會二話不說,一舉把自己給宰了!
    鄭鳴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對于自己隨手封的女皇,鄭鳴心里并不是太在意。如果現在他有大把的時間,自然要幫她撥亂反正一番,無奈此時他的家人危在旦夕,他哪里有功夫操心這些?
    一個個通訊的神符,都沒有任何的反應,這讓鄭鳴眉頭緊蹙,心里有些煩亂。沉默了瞬間,就翻開了心頭的聲望值,準備弄一張善于測算的英雄牌。
    金色聲望值,四百三十八!
    青色聲望值,一千兩百五十四萬3仟2佰!
    看著自己最主要的兩種聲望值的數字,鄭鳴的鼻子都快氣歪了。這是什么情況?上一次自己用的時候,金色聲望值接近兩千,青色聲望值,還有一個多億。
    奶奶的,怎么閉關一次,青色聲望值,變的如此之少。
    雖然惱火,但是鄭鳴還是利用青色聲望值,想誰是誰的從英雄牌之中,弄出了一個長眉真人!
    一百萬青色的聲望值換取一個長眉真人,雖然有點浪費,但是鄭鳴現在也顧不了這么多了。
    而就在鄭鳴點開長眉真人的英雄牌時,那巨鰻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從這位大人身上傳來的氣息,已經弱了不少。
    看來,這位大人的暴怒,已經減弱了很多。
    鄭鳴盤膝而坐,他的手指在虛空之中靜靜的推演,一條條關于親人的消息,開始出現在鄭鳴的心頭。
    在推演了半個時辰之后,鄭鳴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家人現在的具體情況,但是暫時無憂這四個字,已經讓他放松了下來。
    不過在鄭鳴的推演之中,關于歸元大世界的情況,是模模糊糊,在感覺之中,鄭鳴隱隱約約覺得,在歸元大世界之中,有著一種大大的兇險。
    此去不吉!
    雖然對于推演之法,鄭鳴并不是太重視,但是心里卻也多了一絲顧忌。如果此去歸元大世界不吉的話,那么自己更應該準備好。
    唯有做好完全的準備,才不至于家人救不了,自己再陷落進去。他很清楚,對于他全家而言,他就是一根支柱,一旦他倒下了,那么這個家也就完了。
    聲望值,多準備一些!
    這個想法確定之后,鄭鳴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巨鰻的身上道:“六彩蚌族那個女皇在哪?”
    “聽……聽說,龍鯨王要納她為小妾!”巨鰻的聲音有些忐忑。
    將自己所立的女皇弄成小妾,豈不是挑釁自己么?雙眸冒火的鄭鳴,怒聲道:“你說什么?”
    那巨鰻差點被嚇得魂飛魄散,哆哆嗦嗦的道:“大人,我……我不敢胡言,這是小的接到的請帖,那個讓小的準備好禮品去參加!”
    鄭鳴接過巨鰻遞上來的請帖,卻見那請貼上并沒有任何的文字,而是一段神識,就見上面赫然寫道:“老子要納咱們的女皇陛下成為第一百零一房小妾,哈哈哈,都給老子送禮來!”
    從這神識之中,鄭鳴能感受到送上聘書的人是何等的囂張,何等的霸氣。特別是在咱們的女皇陛下這一段文字之中,更能夠讓人感到,他對于自己的挑釁。
    這是一種**裸的挑釁,這是一種絕對不可以原諒的挑釁。
    可惡,真他娘的找死!
    輕輕的一抖手,那請帖就在鄭鳴的手中化成了碎粉,他看著巨鰻,恢復了平靜的道:“走,我和你一起去參加那個典禮,呵呵,應該很不錯!”
    “是,大人!”巨鰻真的不愿意去,但是他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下,一切都已經由不得他了。
    ……
    六彩蚌族的領地是一座六色的彩山,這座彩山五光十色,布滿了各式各樣的幻陣。當然,這樣的幻陣對付一些不入流的存在還行,如果用來對付那些巔絕頂的存在,那就未免有些貽笑大方了。
    作為七海之中,只是處于底層的六彩蚌族而言,他們這一年的日子,簡直就像坐了一趟過山車。
    剛剛沖到了頂峰,成為了七海之中的王者,現在卻跌入了低谷,一種只要是七海種族,都想要踩一下的低谷。
    誰讓他們曾經號令七海?
    流蘇無憂靜靜的看著銅鏡之中的自己,在那清晰的銅鏡之中,映現出來的,是一張精致的令人迷醉的面孔。
    今日的流蘇無憂,已經不是去年天真無憂的她,她經歷的事情,讓她迅成熟起來。
    因為那個人,她成為了女皇,更因為那個人,她被人從女皇的位置下,直接踩了下來。
    雖然她好似沒有任何的損失,但是實際上,她已經不是曾經的她了。就連那位龍鯨王之所以如此大張旗鼓的娶她為小妾,還不是因為她曾經的光環。
    也許,讓一個曾經的七海女皇成為小妾,對于這位龍鯨王而言,是一種很有成就感的愉悅之事吧。
    想到那位以虐殺聞名七海的龍鯨王,流蘇無憂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陰霾。
    “無憂,你若是……”一個帶著忐忑的聲音,從流蘇無憂的身后響起。
    流蘇無憂趕忙回頭,看到的是一臉憂傷的母親,知道母親的心事,卻鄭重的搖頭道:“母親,我知道你安排好了一切,但是我不能走。”
    “我曾經是七海的女皇,雖然現在,我什么都掌控不了,但是事關族人的生存,我不能兒戲。”
    “再說了,嫁給龍鯨王,最起碼能讓我安定下來!”流蘇無憂說完,輕輕一笑,只是這笑,未免有些太牽強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