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153 至寶留痕

  
    一百零八個化身斬盡,此時的鄭鳴本體,只剩下一色神蓮,一片神海,一套八九玄功!
    但是,圍繞在鄭鳴四周的一百零八座婆娑世界,雖然每一座都朦朦朧朧,但是鄭鳴揮拳之間,卻可以聚集這一百零八個分身之力。
    按照鄭鳴自己的估計,通過這一百零八個婆娑世界,自己的實力,最少又提升了一倍。
    無奈有得必有失,鄭鳴雖然在實力上有所提升,但是以后想要在修為上有所提升,卻變得十分艱難,畢竟只有將一百零八個分身全部提升之后,才能一舉突破。
    隨著將一百零八個分身全部收納進體內,鄭鳴就將墨玉神金鐵劍取了出來。
    擁有了得自于玄都大法師的煉器之術,鄭鳴就有一種好好煉制一種至寶的沖動,而這墨玉神金鐵劍,乃是鄭鳴現而今手中最重要的至寶,自然被鄭鳴寄予了厚望。
    胎胚天成,這個就算是在八卦爐之中煉制,也難以有任何的超越,至于那赤紅如日的符文,倒是顯得粗糙了一些,如果再銘刻六種火焰符文,其威力絕對能夠增加一倍。
    鄭鳴這么一想,就準備動手銘刻,正當他要出手的時候,一個念頭出現在心頭。
    不行,如果直接銘刻,雖然能夠提升此劍的威力,但是卻毀去了此劍走上巔峰的可能。
    最好是尋找幾種隱含著先天符文的火焰,然后再弄到一種神爐,這樣才能夠讓玄都大法師的煉器手段,達到最高境界。
    心中念頭閃爍之間,鄭鳴就將那墨玉神金鐵劍收了起來,他目光朝著四周掃了幾眼,確定沒有什么意外之后,這才一拍自己的頭頂,一黑一白兩個鄭鳴飛了出來。
    他們兩個雖然一模一樣,但是神情不一,一個溫暖如日,一個冷厲如冰。
    “麻煩二位道友守衛!”
    聽到鄭鳴吩咐的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雙手同時催動,黑白兩色就在虛空之中,演化出了一座兩儀微塵大陣。
    鄭鳴此時所處的位置,正是兩儀微塵大陣的陣眼,他的手伸進衣袖之中,拿出了一只小小的烏龜。
    寰宇龜,這種人魚一族說起來永遠不會送人的至寶,現在鄭鳴的衣袖之中,就有一只。
    雖然這一只和那承載著整個人魚一族的寰宇龜無法相提并論,但是里面卻也有著萬里的空間。
    只不過這寰宇龜難以進入到儲物手鐲之中,所以平時,鄭鳴只能夠將這寰宇龜放在衣袖中。
    寰宇龜雖不能修煉,卻靈性十足,它張開大嘴,直接將鄭鳴的身體吞入了自己的肚腹之中。
    茫茫一片的海域空間之中,靈氣和外面相比,卻也不差什么,鄭鳴進入空間之內,就再次將自己剩下的分身散開,這些分身一個個各找地域,靜靜修煉。
    至于他的本體,則將那得自金蓮大圣的石橋取出,而后用得自玄都大法師的修煉之法開始參悟。
    這石橋,古樸無華,只有五尺大小。鄭鳴在看向這石橋的時候,都難以從這石橋上,感應到任何的波動。
    但是此時,透過玄都大法師的煉器之法,鄭鳴卻真真正正的感應到了這石橋的不凡。
    它沒有一道神禁,更沒有一個符文,但是它立于天地之中,卻給人一種跨越眾天諸道的感覺。
    如果現在,自己擁有玄都大法師的修為,倒是可以嘗試著煉化,可惜鄭鳴和玄都大法師的差距,還是非常的遠。
    煉化,想都不要想!
    按照玄都大法師煉器之法的記載,除了直接將這至寶石橋煉化,將這至寶石橋弄成自己的防身之寶,還有一種手段,叫做溫養。溫養是一種水磨工夫,不知道要經歷多長時間。
    而隨著這種溫養的進行,自己的一縷神識,就能夠進入到這石橋之中,雖然難以掌控石橋,但是慢慢的,自己就可以借助這石橋的一份力量。
    因為別無選擇,所以鄭鳴就決定使用這種溫養的手段。他盤膝坐在石橋上,神識透過和石橋接觸的軀體,慢慢的朝著石橋籠罩了過去。
    這種籠罩很慢,與其說他是印在石橋上,倒不如說用自己心神的氣息包裹石橋,從而慢慢的沾染。
    鄭鳴的神識,比之一般武者的神識,不知道要強大多少,但是他的神識接觸這石橋,第一個感覺,就是潑水在水晶之上。
    雖然水潑的很多,但是再多的水,對于水晶也沒有任何的用處,甚至連一絲的水痕,都難以留下。
    雖然這個過程無比的難,但是鄭鳴還是一次次的,將自己的神識,印在那石橋上方。
    鄭鳴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但是對于這石橋而言,鄭鳴覺得它非常值得自己如此去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輕輕的睜開了眼眸。此時的他,絲毫沒有了剛剛閉關之時的從容灑脫,滿臉都是胡須的他,給人的感覺看上去,就好像一個狼狽不堪的流浪者。
    但是鄭鳴的眼眸卻是炯炯如電,十分的明亮,他的精神也無比的好,那本來靜靜的躺在地上的石橋,此時和鄭鳴之間,已經多出了一絲小小的聯系。
    這聯系只有一絲,但是這一絲的形成,卻意味著鄭鳴已經將自己的一縷神識,留在了石橋的上面。
    他神念閃動之間,人并沒有任何的動彈,卻已經從破開空間,出現在了寰宇龜的千里之外。
    擁有天下極速的鄭鳴,自然可以轉瞬千里,但是現在這借助石橋力量的手段,卻和天下極速不一樣。
    天下極速是速度,而這個卻是破開空間。只不過,他能夠借助石橋的力量只有一縷,所以才顯得威力太小。
    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樣了?
    鄭鳴一揮手,將自己臉上的胡須抹去,這才從寰宇龜之中走了出來,黑白兩色的鄭鳴分身,緩緩的沒入到鄭鳴的體內。鄭鳴感應著兩個分身的強度,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
    兩個分身,在自己閉關的時間內,修為幾乎沒有寸進。
    這兩個分身,一陰一陽,溝通的是僅次于鄭鳴本體的星辰,他們的修為凝練,可以碾壓半步神禁,但是兩個人聯手,卻也不見得能夠戰勝真正的神禁。
    看來,要想讓他們快點修煉,還需要混元一氣先天神符!
    這神符鄭鳴徒有煉制的辦法,卻沒有煉制的材料,不愿意讓自己的分身一直這樣被耽誤下去,鄭鳴就決定暫時先煉制一種替代品。
    或者說,是殘次品。
    先去紫雀神朝找一個丹爐再說!打定主意的鄭鳴,剛剛收了兩儀微塵陣,一道道符文,就從四面八方,朝著鄭鳴直沖了過來。
    這些都不是攻擊的符文,而是和鄭鳴互通訊息的符文,看到如此多符文,鄭鳴就生出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要出大事情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出了問題,但是鄭鳴的心頭,卻涌現出了一種非常非常不好的感覺。
    他不想浪費時間多想,快速的點開了一枚傳訊符,這符文來自紫蒼生!在神符之中,紫蒼生心急火燎的大聲吼道:“鄭鳴,小璇被人帶走了,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這呼聲急切不已,通過這呼聲,可以感覺到紫蒼生此時是多么的心急如焚。
    小璇被帶走了,這……這是什么情況!
    鄭鳴對于妹妹小璇,幾乎是極盡寵愛,若非如此,那天命神樹也不會送給鄭小璇。
    妹妹被人帶走了,該死,早知如此,自己說什么也不會浪費時間溝通那石橋。
    他的雙眸盡赤,深深的呼吸了三下之后,他還是將這種瘋狂壓抑了下去。
    再次點開一張通訊符,這一張通訊玉符,來自于拈花神宮的宮主李慧卿。李慧卿嬌笑如花,她臉上的傷勢,一下子恢復到了從前的狀態。
    “鄭鳴,你是不敢來見六合沖霄觀的上使,所以才躲起來了么,我告訴你,上使來到紫雀神朝,為的就是找你,你若是不出來,上使大人會很不高興的。”
    “嘖嘖,到時候,你的家人是否安然無恙,可就沒有人給你保證了!”
    六合沖霄觀的人竟然來了!
    鄭鳴不是沒有想過六合沖霄觀的事情,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那六合沖霄觀的人,來的會如此之快。
    而且,他這一次在石橋上留下自己的烙印,只是獲得了玄都大法師的英雄牌,這才臨時起意。
    在鄭鳴的感覺之中,他這種留下烙印,用不了太長的時間,卻沒有想到,自己只是留下來一個烙印,竟然出現了如此之多的變故。
    衣袖揮動,李慧卿的傳訊玉符瞬間崩碎,做完了這一切的鄭鳴,再次打開了一個傳訊玉符。
    “主上,您在哪里,四象山完了!”太上主祭半邊身子,已經崩碎,但是他那只剩下一只的眼眸之中,更多的卻是一種巨大的悲痛。
    昔日被鄭鳴恢復的四象山,現在已經徹底的毀了,斷壁殘垣之中,更是彌漫著死寂之氣。
    對于四象山,鄭鳴懷著一種特殊的感情,現在看到四象山竟然損壞成這種樣子,幾乎怒火中燒。
    “二弟,父親也被他們給抓走了,那個……那個六合沖霄觀的人說,再給你十天的時間,如果十天之內,你不過去,他就將父母和小璇帶走,還說要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鄭亨的聲音中,帶著瘋狂。
    十天!
    鄭鳴推算一番之后,不由得臉色大變,從那玉符發出到現在,早就過了一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