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1148 彗星襲月

  
    赤紅色的是刀芒!
    絢麗的刀芒,縱橫千里,從那無盡的海底直升而起,朝著鄭鳴的身軀橫斬而下。
    這刀光,充斥著無盡的炫麗,更帶著兇猛的殺意,從遠處朝著鄭鳴兇戾無比的斬落下來。
    刀光之中,殺意無盡,天地之力,更好似獨鐘這刀光一般,讓這刀光的力量,平增了十倍。
    不過此時對于鄭鳴而言,他最大的威脅,還不是那好似能夠將七海斬開的刀光,而是那蔚藍色的寶瓶。
    寶瓶撒下藍色的光輝,在這光輝的籠罩之下,在鄭鳴的四周,就好似形成了一個大網,一個讓鄭鳴動彈一下,都變得無比艱難的大網。
    束縛神禁!
    參星境的強者,在這神禁之下,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力量,這也是鄭鳴的八九玄功,已經得到了參星境,才難以對他產生太大的影響。
    但是就算如此,在這寶瓶的束縛之下,鄭鳴也覺得自己好似陷入了泥塘之中一般,想要沖天而起,已經變得艱難了百分。
    “是七海大帝,這刀是七海大帝的血海屠神刀!”
    一個充滿了驚駭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這聲音讓四周的人,一時間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
    不是說,七海大帝已經逃走,不是說人魚一族和七海大帝不共戴天嗎?怎么……怎么會是這樣的結果!
    人魚一族的潛伏強者,七海大帝兩個人,竟然在這最不可能的時候,給了鄭鳴驚天一擊。
    “海神寶瓶,束縛天地,血海屠神刀,斬破蒼穹,他們兩者的聯手,誰能抵擋!”有人的話語中,充滿了驚心動魄的喝聲。
    聽到這喝聲的武者,一個個眼眸之中,全都是驚恐,他們雖然大多數都沉默不語,但是目光之中,卻充斥著驚恐。
    就在剛才,他們還在談論七海大帝,談論即將發生的事情,卻沒有想到,七海大帝竟然和人魚一族形成了聯盟,在這個時候,給了鄭鳴驚天一擊。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大猿王看著那驚天一擊,心中想的卻是當年自己的師尊金曼皇的話。
    看來,師尊這一次,真的是說對了,只不過不知道師尊他老人家要是活著,是不是能夠猜測到現在的情形。
    就在大猿王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七海大帝手中的血海屠神刀,已經斬落而下。
    這一刀,聚集著七海大帝的全部力量,更隱含著無窮的大道之力,可以說恐怖至極。
    而鄭鳴,卻好似已經動不了了!
    “不!”在自己的族人之中,剛剛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的海麗絲,高聲的尖叫。
    只不過此時,她做不了任何的事情,七海大帝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的讓她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殺!”
    七海大帝暴喝,此時的他,眼眸中充斥著赤紅色的火焰,就好似來自地獄之中的復仇天使,他要將這個帶給了他無盡羞辱的人,一舉斬殺在自己的血海屠神刀之下。
    殺了鄭鳴,就算沒有了七海,他也心甘情愿,此時,他的心里充滿了仇恨,對鄭鳴的仇恨,對毀滅了他一切的鄭鳴的刻骨銘心的仇恨。
    鄭鳴沒有動,不,應該說鄭鳴已經在動,只不過在那藍色海神寶瓶的束縛下,鄭鳴想要動彈,變得無比的艱難。
    而自己,正好趁著這個機會,一刀將他滅殺。
    雖然因為誓言,自己難以重新奪回七海,但是七海之外的紫雀神朝,卻是屬于自己的。
    鄭鳴的家人,鄭鳴的一切,都將是自己復仇的對象。
    刀斬破藍色的光芒,斬在了鄭鳴的星辰長袍上,在兩者接觸的瞬間,七海大帝就覺得自己無往不利的血海屠神刀,在這一刻,停頓了一瞬間。
    機會難得,這鄭鳴雖然修為不如自己,但是這個死不要臉的家伙太讓人匪夷所思了,他詭異的手段實在是太多,如果這一次讓他逃了的話,那么再想誅殺此人,就變得無比的艱難。
    不能讓他逃了!
    七海大帝朝著血海屠神刀噴出了一口精血,那本來就赤紅的血海屠神刀上,頓時泛起了三道血色的龍紋,咆哮之中,狠狠地斬落在星辰長袍上。
    “嘭!”
    星辰長袍雖然有一百零八顆星辰之力匯聚而成,但是沒有形成神禁的星辰之力雖然強大,卻被這完全激發了兇威的血海屠神刀,重重的斬破開來。
    沒有了星辰長袍的阻礙,血海屠神刀終于重重的斬落在了鄭鳴的身軀上。
    七海大帝的眼眸中充滿了期盼,那人魚一族的老者,眼眸中更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這些年來苦心謀劃,但是都沒有太大進度的東西,現在終于要做成了,只要這件事情成功,那么他們人魚一族就是真正的七海主宰。
    自己的妹妹也許可以忍受一個人族騎在人魚一族的頭上,但是作為人魚之中的至強者,作為人魚一族未來的至尊,他絕對不允許頭上還有一個人。
    哪怕這個人是擊敗了七海大帝,給了他們人魚一族巨大的利益的存在。
    血海屠神刀,鋒利無比。
    而七海之中,更是勝者為王!
    就在他的眼眸之中充滿了勝利的狂喜之時,血海屠神刀的刀芒,已經重重的斬落在了鄭鳴的身體上。一種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音,響起在了眾人的耳中。
    金鐵交鳴,莫非這個鄭鳴的身上,還穿著一層內甲,這家伙還真不是一般的狡猾。
    人魚一族的老者,瘋狂的催動海神寶瓶,他絕對不允許在這個時候,再出現任何的差池,哪怕這種差池的可能性,只有那么一點點。
    畢竟現在這種情形之下,他們人魚一族輸不起,他們已經賭上了太大的代價,所以作為人魚一族的太上長老,他絕對不能輸的太狠。
    刀光熾烈,七海大帝臉色猙獰,只不過慢慢的,他那猙獰的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作為寶刀的持有者,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血海屠神刀,究竟是何等的強勁。
    就算是一座山,他也可以一刀斬成兩段!
    但是現在,他的血海屠神刀,卻在落地的剎那,再難以進入半步。他的神念在這個時候,同時告訴他,鄭鳴并沒有穿任何的內甲,他的刀,已經斬在了鄭鳴的身體上。
    這身體,實在是太強了,就算是牛頂天,恐怕也沒有如此堅硬的身體啊!
    想到牛頂天,七海大帝驀然覺得鄭鳴的眼睛是那樣的熟悉,這眼睛,他自從天海關之戰后,就再也難以忘記。
    刀落天地驚!
    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刀橫斬的剎那,都瞪大眼睛看著,他們知道,這好似白虹貫日,又好似彗星襲月的一幕,恐怕他們一生,也只能見上一次。
    因為,這種情形所涉及的存在,都是讓他們唯有仰視的至高存在,在這種至高存在的眼中,他們這些人,實在是算不了什么。
    “你……你是……”
    七海大帝高喝,也就在他的喝聲響起的時候,鄭鳴那本來好似處在泥潭之中的手終于動了!
    漆黑的劍身上,好似鑲嵌上一個暗紅色太陽般的長劍,落入了鄭鳴的手中,然后這一劍,直接斬向了七海大帝的頭顱。
    七海大帝的雙手,此時全部都在血海屠神刀的刀柄上握著,他來不及反應,而血海屠神刀更是被鄭鳴撕裂的肌膚,緊緊的束縛住,一時間拔不出來。
    那蔚藍色的光芒,雖然不是針對著七海大帝,但是在光芒的籠罩下,七海大帝想要動彈一下,都變得無比艱難。
    “為什么?”七海大帝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不甘心,可是此時此刻的他,實在是沒有其他的選擇。
    幾乎就在七海大帝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已經變成赤紅如日的墨玉神金鐵劍,就斬在了七海大帝的頭部。
    七海大帝的身軀,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的星辰錘煉,一般人想要破開他的防御,同樣艱難無比。
    可是在墨玉神金鐵劍下,七海大帝的身體,就好似沒有任何防御一般,直接被那赤紅色的長劍斬落。
    還沒有等赤紅色的劍光籠罩,七海大帝的胸口,就爆發出一片血霧,一個足足有五寸多高的三色嬰兒,踏著神蓮,朝著無盡的天地直沖而去。
    這嬰兒雖然是七海大帝的模樣,但是仔細瞧去,卻可以看出,這嬰兒乃是神禁符文匯聚。
    三種不一的顏色,說明這神禁,最少有三種,無論哪一種符文,都是一道神禁。
    肉身被毀,對于武者而言,是一種巨大的損失,但是和活命相比,一個肉身,又算得了什么。
    七海大帝的神嬰只要落入大道之中,就能夠離開逃走,消失在萬里之外,甚至可以說,只要沒有大法力將天地大道斬斷,就沒有辦法擊殺七海大帝。
    但是,就在這神嬰沖出的剎那,赤紅色的長劍,已經完全變成了一輪大日,一輪籠罩在方圓百丈的大日。
    大日籠罩,萬物成粉。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那神嬰已經全部變成了赤紅,七海大帝的神嬰快速的張嘴,好似要說什么,但是四周的人,根本就聽不清楚,他在說什么。
    轉瞬之間,神嬰就化成了飛灰,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七海大帝,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