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146 六彩蚌族


    高臺九千丈,扎根大海,直沖云霄!
    無數的水族強者,一個個肅穆的看著那高聳云端的巨臺,他們的眼神之中,有羨慕,更有向往。? ?
    “人魚一族這一次真的是走了大運,我原本以為這七海就算出現神皇,也許要鄭魔主清醒了之后,卻沒有想到,人魚一族現在就等不及了!”
    “人魚一族這是要搶占先機,嘿嘿,鄭魔主從閉關之中出來,一切都已經變成了既成事實,到那個時候,恐怕就算鄭魔主有意見,最終也只能忍著。”
    “鄭魔主擊敗七海大帝,可以說縱橫天下,人魚一族這樣背著他做事,鄭魔主怎么會忍受?”
    “不忍受又能怎么辦,我告訴你,人魚一族的女皇是神禁級別的強者,更何況該族之中,也有一些鎮族神器,這些足可以讓他們底氣十足。”
    “更何況鄭魔主的弟子,乃是他們人魚一族的公主,你想一想,當自己弟子的祖母成為了七海的大帝,他雖然不舒服,總得給自己弟子幾分顏面吧。”
    “那豈不是說,鄭魔主的所有辛苦,最終都是給他人作嫁衣裳了嗎?”
    “你說的一點沒錯兒,可惜啊,鄭魔主現在正在參悟什么,被別人坐享其成的事兒,就算他心里不舒服,卻也無可奈何。”
    各種談論之聲,雖然很輕微,但是匯聚在一起,卻形成了一種嗡嗡響的噪聲,讓人聽著十分不舒服。特別是海浮萍,此時更是眉頭緊蹙。
    作為神禁級別的強者,她自然清楚的聽到了所有的議論,這些議論聽在耳中,讓她覺得一陣陣臉紅。
    畢竟,這件事情,他們人魚一族做的不是那么地道,讓人心服口服,以至于到現在,她還有一種心虛的感覺。
    目光遙望遠方,鄭鳴依舊在盤膝而坐,那墨黑的墨玉神金鐵劍,更是靜靜的躺在鄭鳴的雙手之間。
    希望他在這個時候,萬萬不要出關,要不然的話,事情可就不太好辦了。
    “陛下,不能再猶豫了!”裳老的聲音,在這一刻,傳入了她的耳中。
    海浮萍輕輕的一咬牙,緩步朝著那高臺走了過去。作為人魚女皇,她心中很清楚一些事情,那就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當走出第一步的時候,就不能再有任何的猶豫了!
    大猿王站在人群之中,雙手抱在胸前,他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明顯的譏諷之色。
    作為七海大帝的舊臣子,他選擇了投降,只不過他從內心,并不看好這個所謂的登基大典。
    鄭鳴還沒有表態,這人魚一族就如此迫不及待的登基,這般作態,在大猿王看來,這簡直就是找死!
    鄭鳴這位魔主,尤其是一個好相與的人么!
    “七海妖帝,以下犯上,雖自稱為七海之帝,但實乃是七海之害,幸有大能鄭魔主,撥亂反正……”裳老分身站在海浮萍的身邊,手持著一份詔書,大聲的誦讀著。
    隨著裳老的誦讀聲抑揚頓挫的響起,一時間天地四周映現出千重瑞彩,萬道祥光!
    當然,這種猶如神帝登位的情形,并不是天降祥瑞,而是人魚一族的參星武者,直接運用大手段演化而成。
    而這一切,不只是為了讓人看著感覺無比的熱鬧,更是為了震懾四方。
    “從今日起,人魚一族當再次登基為皇,為尊七海,庇護萬族!”鏗鏘有力的話語,從裳老的口中吐出,一如洪鐘,在整個天地之間重重的回蕩。
    “吾等拜見七海女皇陛下!”一陣猶如潮水般的聲響,在虛空之中回蕩起來。
    在這吼聲之中,無數人跪伏在地,一時間,偌大的天地,竟然呈現出萬眾來朝的場景。
    大猿王也跪在了地上,雖然這個動作并不是由衷的,但是大猿王還是跪了下來,他實力不足,他要生存下去,所以他跪在了地上,不過他心中卻安慰自己,自己跪的并不是那人魚女皇,而是魔主鄭鳴。
    也唯有魔主,才是能夠讓他下跪之人。
    山呼般的喝聲,聽在海浮萍的耳中,讓海浮萍有些精神煥,盡管此時,她心里還有些惴惴不安,而且,對于這種先斬后奏,不由分說的將七海帝位掌控在手中的作法有些不贊同,但是,對于重新登臨七海帝位,讓七海萬族朝拜,卻依舊有一種按捺不住的欣喜。
    萬族朝拜,無盡的榮耀。
    在登基成為女皇的時候,她的心中,就有一種這樣的雄心,只是最終,這樣的雄心壯志,最終變成了流水。
    而現在,就在她覺得那永遠是夢想的時候,這個夢想,卻真的實現了。
    她激動不已,她的手掌,甚至有些顫抖。
    “爺爺,你不是說,我們要朝拜的七海之主,是鄭魔主么?怎么成了人魚女皇了?打敗七海大帝的人,才應該是七海之主啊!”一個清脆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這聲音雖然并不是用真元說出的,但是這突兀的聲音卻傳入了每一個在場的人耳中。
    誰讓這些人都是七海之中的強者呢,百里之內的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們的耳朵。
    隨著這聲音的響起,無盡的天地,在這一刻,竟安靜了下來,幾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識的看向了那說話的方向。
    說話的是一個背背潔白的蚌殼,看上去也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女。這少女眉目如畫,看上去美麗動人,猶如天上的仙子,而她那好奇的模樣,更是在讓人看到她第一眼的瞬間,就有一種心神要被觸動的感覺。
    “是六彩蚌族的人!”
    “嗚,聽說六彩蚌族,一百個族人之中,才能夠出現一個女子,而每一個六彩蚌族的女子,都有著傾國傾城的容顏,這個女子,恐怕就是六彩蚌族之中,最出眾者。”
    “真是我見猶憐哪!”
    “小女孩真是不懂事,她六彩蚌族在七海之中,也就是一個小宗,這一次能夠出現在這即位大典上,已是他們莫大的榮幸,怎么能如此直言不諱的胡說八道呢……”
    就在這些議論輕聲響起的時候,裳老已經怒聲的道:“六彩蚌族乃是七海大帝的余孽,他們這一次過來,就是在這次登基大典上搗亂。”
    “左右何在?將這些六彩蚌族的來人拿下,一日之后,族滅六彩蚌族!”
    族滅兩個字,讓本來拉著小女孩手的蚌族老者,臉色變的無比蒼白,他在孫女口無遮攔的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不好,卻沒有想到,竟會招來一個族滅的后果!
    六彩蚌族沒有頂尖的強者,在這族滅的命令之下,他們基本上沒有反抗的余地。
    “女皇大人,孩子年幼無知,實在是無心之言,還望女皇大人恕罪啊!”老者說話間,一拉自己身邊的女子,就跪在了地上。
    海浮萍的心軟了一下,剛剛準備開口,就聽那裳老已經冷聲道:“胡言亂語,豈是一句年幼就算了?”
    “你們這是欺君罔上,你們這是侵犯女皇陛下的威嚴,你們這是罪不容恕!”
    “你們,還有你們一族,統統都要為你們的胡言亂語付出代價!”
    那剛剛開口的六彩蚌族的女孩,整個都呆在了那里,就像傻了一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好奇的問了一聲爺爺,就為自己的族群惹下了滔天大禍,一時間,心里充滿了莫大的負罪感。
    不少七海的武者,都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那六彩蚌族的女孩,他們雖然心中同情,卻是不敢多言。
    因為他們需要趨利避害,當然不想被急于立威的人魚一族,當成立威的對象。至于那些大族,實在是得到了足夠的好處,自然不會將自己卷入這種情況之中。
    “真是好大的威風啊!”淡淡的,帶著一絲飄渺的聲音,在虛空之中,輕輕的響起。
    這聲音十分平和,不過在聽到這帶著諷刺的聲音之后,一些人魚族的強者,就騰空而起,他們在搜尋那個膽敢在這個時候,給他們人魚一族添堵的人。
    殺無赦!
    但是,就在他們尋找的時候,四周的人群,已經猶如潮水一般的散開。隨著這散開的人,一個身穿銀色長袍,背后背著黑色長劍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這應該是一個人族!
    在得出此人是一個人族結論的時候,人魚族的那些武者就覺得自己心中有一絲猶豫。
    畢竟,魔主鄭鳴是人族,此人若是和鄭鳴有些關系的話,他們還真得投鼠忌器,不能輕易動手。
    但是,就在他們猶豫的時候,海浮萍和裳老等人的目光,也都朝著此人的方向看來。
    海浮萍在看到這身影的剎那,就覺得自己的心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像如今這般的尷尬過!
    但是她不能一走了之,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如果她一走了之,那么她人魚一族,真不知道會有一個什么樣的下場!
    幾乎就在海浮萍看向那人的時候,大猿王等人的身影,也都看向了那個人。
    “是鄭魔主!”
    “真的是他,他從閉關之中出來了,哈哈哈,我就說嘛,鄭魔主不會一直閉關的!”
    “拜見魔主,那個我家女皇也是覺得整個七海不可一日無主,這才……”裳老上前一步說道。
    “是這樣嗎?”鄭鳴淡漠的朝著海浮萍問道。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