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144 天下惶惶


    殘破的皇城之中,所有的戰斗都已經停止,并不是說這些拼斗的人愿意停止爭斗,實在是鄭鳴再現的情況,已讓八大神王等人,一個個神色難看至極。??
    八大神王之所以敢于反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鄭鳴被困在六根太古神火柱匯聚而成的神爐之中,幾乎在所有人的眼中,這個狀態之下的鄭鳴,已是必死無疑。
    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不要臉的家伙非但沒死,反而還從那讓他們隔著萬里虛空,透過寶鏡觀看都覺得膽戰心寒的太古熔爐之中沖了出來。
    七海大帝等諸位強者,一定會擊敗鄭鳴!
    這幾乎是所有叛亂之人內心里焦灼的期盼,只是,他們很快就失望了,他們看到了七海大帝的瘋狂逃逸,看到了李慧卿的金蟬脫殼,同樣看到了幾個無上神禁級別的存在魂飛魄散。
    神禁都死在了鄭鳴的手中,他們這些人,又如何能夠從鄭鳴的手中逃出去?
    “王兄,這……這該如何是好?”肅神王的目光有些呆滯,沖著禮神王囁嚅道。
    禮神王同樣不知道該怎么辦,他們八大神王雖然匯聚在一起,號稱有可以抵擋神禁的能力,但是彼此之間究竟有多強的力量,他們自己都清楚。
    鄭鳴連神禁級別的存在都能夠屠戮,更不要說他們這些人了。
    禮神王不言,而四大伯侯,此時一個個臉色也都無比的凝重,他們深深的知道,現在的他們,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
    如果一點走錯,那么等待他們的,就是毀家滅族,身死道消。
    但是戰斗已經到了這里,他們一個個也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做,剛才還拼得血流成河,現在再跪拜求饒,真的有用嗎?
    各種各樣的念頭在眾人的心頭翻騰,也不知道誰第一個提議道:“各位,事已至此,就算我們再怎么奴顏卑膝,再怎么跪地求饒,想那鄭魔主也不會放過我們,我們還是先將這偽皇殺了吧!”
    伴隨著這一聲吼,那些原本士氣低落的神侯,一下子都抬起了頭,他們目光之中全都是兇厲的看著紫蒼生和鄭小璇等人,一副要拼命的架勢。
    紫蒼生一直無比的冷靜,他雖然知道勝券已經在自己的手中,但是越是在這種比斗將要結束的時候,可能會出現的問題,也就會越大。
    一個處理不好,極有可能會給他帶來滅頂之災。
    如果鄭鳴能夠及時趕回來,自然是再好不過,但是鄭鳴不來,那么這些人一個不好,就會狗急跳墻,就會臨死狂,那么……
    “都給我住手,這一次叛亂,乃是有人故意攪亂,實際上我知道,大部分的神侯和皇族子弟,都是心中向著朕的。”
    紫蒼生目光堅定的注視著眾人,誠懇的道:“朕在這里可以以武帝的名義立誓,只要惡性命,其他人只要潛心悔改,幫助朕誅殺叛逆,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這四個字,就好似一座座大山,將那些蠢蠢欲動的瘋狂氣息,毫不客氣的給壓了下去。
    “休聽紫蒼生胡說,鄭鳴一代魔主,睚眥必報,你們圍攻他的妹妹,死了他不少的屬下,這種仇怨,他是絕對不會饒過我們的。”魯長老聲音顫抖道:“**沖霄觀的上使,就要降臨!”
    “只要**沖霄觀的上使降臨,鄭鳴就算有千般手段,萬種神通,最終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你們跟隨他,絕對沒有好下場。眼下的困難只是暫時的,只要我們忍過這一段,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論起蠱惑人心,作為拈花神宮的長老,魯長老自然是不弱于人,她的話極富煽動之力:“只要殺了偽皇,我們全部躲進密境,那鄭鳴就算是法力通天,也找不到我們。”
    “我們已經沒法回頭,殺!”
    兩種說辭,一時間讓那些神侯不知該如何選擇,雖然他們也知道**沖霄觀的使者不知道何時降臨,但是這畢竟是一種希望。
    更何況魯長老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誅殺偽皇,咱們已經沒有了退路,皇宮之中,流的血已經不允許我們退縮!”肅神王高喝,第一個揮動手中的古樸戰矛,朝著紫蒼生沖了過去。
    他是八大神王之中,第一個叛亂之人,就算紫蒼生饒過所有人,也斷斷不會饒過他。
    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心中唯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在這場爭斗之中,他要先下手為強,他想讓所有人在這個時候一哄而上,殺了紫蒼生等人再說。
    可是,就在他騰空而起,手中的長矛對準紫蒼生的瞬間,一股凌厲的殺機猶如狂潮,從他的身后洶涌而來。
    在他反應過來的瞬間,一根長戈,已經重重的從后背,刺入了他的胸前。
    長戈乃是上古之時的戰兵,里面隱含的各種破壞人修為的神紋,對于這些神紋,肅神王無比的清楚,因為他的戰矛之中,同樣隱含著這樣的神紋。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這樣的神紋所傷。
    他艱難的扭過頭去,就現一直都是用一種忠厚長者模樣對待自己的禮神王,此時竟然面色冰冷的看著自己。
    對于禮神王,肅神王一向尊重,他也覺得,禮神王乃是八大神王之中,和自己走的最近的。
    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也唯有禮神王,才能夠幫助自己,卻萬萬沒想到,禮神王竟然在自己最需要他幫助的時候,偷襲了自己!
    “為什么?”肅神王的心里除了憤怒,更多的是不甘。
    “我也沒有辦法!”禮神王看著肅神王,冷漠道:“我要活下去。”
    說完這句話,他再次揮動長矛,直接震碎了肅神王那想要逃逸的神蓮,更將肅神王所有的神識以及精血之中隱含的道紋,全部震碎開來。
    “陛下,屬下受到小人蒙蔽,這才做出了讓人悔恨之事,感謝吾王陛下寬宏,屬下一定萬死不辭!”
    禮神王的反正,對于那些本來已經動搖的人,產生了一種巨大的震動,甚至有人在這一刻,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目光看著禮神王。
    “禮神王,你這么做,難道不怕等**沖霄觀的強者降臨,將你碎尸萬段嗎!”魯長老的臉色鐵青,本來她的事情就要完成,卻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演變成了這樣。
    聽到魯長老的話,禮神王絲毫沒有顧忌之色,他朝著魯長老掃了一眼,淡淡的道:“只要鄭魔主活著,我禮神王一脈,終生不敢背叛。”
    終生不敢背叛,這句話被在場的所有人直接放在了一邊,這一刻在所有人心中回蕩的,只有一句話,那就是只要鄭魔主活著!
    四大伯侯一個個想著彼此的心事,而天神山的金元此刻,神色更是快的變幻。
    此時,他們的腦子里不斷的回蕩著那句話:只要鄭魔主活著!
    只要鄭魔主活著,他們終生不敢背叛,這句話,實際上也適合他們。
    “輔助陛下,誅殺叛逆!”一聲高喝,從西天伯侯的口中喊出,很顯然,這位神侯,已經做出了自己的決斷。
    西天伯侯說話間,手中的戰劍,就已經朝著魯長老揮動了過去,他這戰劍擁有神禁之力,在揮動之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副美麗無比的畫。
    畫中無數的藤蔓,每一條藤蔓上,都盛開了一朵花,在魯長老落入這副畫中的瞬間,那些美麗無比的花兒,幾乎同時迎風怒放。
    每一朵花,都是一柄戰劍,一時間劍光猶如漫天花雨,朝著魯長老絞殺了過去。
    雖然魯長老也是一個參星境的強者,但是一來絲毫沒有防備;二來這西天伯侯的戰劍實在是太強,在這漫天的劍雨之中,她雖然拼命抵抗,但也就是幾個起落之間,她已化成了碎粉。
    西天伯侯之所以痛下殺手,實在是這魯長老和他之間,同樣有著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眼下這種情況,他自然不能允許知道太多的魯長老活下去。
    西天伯侯的出手,可以說一下子將在場所有人的心思,全部激活了起來,一些自覺自己得罪紫蒼生不是太狠,鄭鳴就算要殺人,也殺不到自己這邊的武者,開始拼命的殺戮起來。
    他們尋找的對象,自然是那些他們自認為罪大惡極之人。
    一時間,各種絕頂的手段被這些神侯施展出來,也就是半刻鐘,就有十幾個神侯級別的人物墜落。
    星落如雨,殺氣騰騰!
    紫蒼生和太上主祭等人,在這個時候,一個個倒是輕松了起來,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對手。
    無論是追殺者,還是被追殺者,他們雖然拼命的廝殺,卻沒有一個人再對紫蒼生等人動手。
    “你哥哥的威名,真不是蓋的!”紫蒼生看著站在一邊,身體都有點顫抖的鄭道。
    鄭小璇此時已是精疲力盡,好在她體內的天命神樹拼命的吸納著靈氣,這才讓她不至于摔倒在地上。
    她朝著紫蒼生白了一眼道:“你是不是想說我哥惡名遠播啊?”
    “這個我怎么敢,如果我說了,說不定不用你哥親自動手,我這個神皇的腦袋就沒有了。”
    “一人壓天下,天下服一人,當年我父皇都做不了的事情,現在卻真的出現了。”
    “神皇陛下,我等乃是厚德殿下屬,奉我家殿主之命,前來救駕,還請神皇陛下贖罪。”一聲沉喝,從虛空之中響起,隨著這喝聲,就見無數身影,從大地下方涌出。
    這些人中,除了領頭的十幾個乃是參星境的高手之外,其他的都是法身境強者,可以說這些力量的到來,讓局勢徹底的穩固了下來。
    “看,我說的沒錯吧!”一時間,紫蒼生感慨萬千!?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