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42 神爐破赤劍成

  
    火焰神鏈匯聚而成的神爐之內,一條條神紋,猶如一條條太古火龍,它們游動之間,萬物成灰。
    只不過被很多人以為,應該拼命的運功抵抗的鄭鳴,此時正靜靜的盤膝坐在神爐之內,他那銀色的星辰袍并沒有破損,而那些火龍,更是十分親近的在他的身邊游動。
    游來游去!
    只要將這些火龍吸納,就可以一舉在自己的心頭,匯聚成一道火系的神禁,只是鄭鳴此刻并不愿意借助這種火焰,讓自己直接突破神禁。
    倒不是他故作矯情,而是以太古毒炎為主的神禁,雖然提升了他的境界,但是對他的修為,并沒有太過強大的提升。而一旦以太古毒炎突破神禁的話,對鄭鳴修煉的法訣,同樣沒有任何的好處。
    但是,就這么丟棄掉,鄭鳴的心中,同樣不舍。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飛速的閃動,隨著這些念頭,鄭鳴的目光就落在了墨玉神金鐵劍上。
    這墨玉神金鐵劍乃是用天下最堅固的材料而成,它天生地長,雖然沒有神禁,卻也是少有的神兵利器。
    鄭鳴一直在琢磨它的用法,卻一直不得要領,現在鄭鳴的心中,生出了一種將這道太古神禁,融入墨玉神金鐵劍上面的想法。
    雖然這想法有點大膽,而且一旦失敗的話,還會有一些的損失,但是確定了想法的鄭鳴,瞬間下定了決心。
    大不了,就當自己沒有得到這太古毒龍的神禁。
    隨著鄭鳴手掌抓動,一道赤紅色的太古神火,就化成了一個玄之又玄的銘文,被鄭鳴緩緩的朝著墨玉神金鐵劍之中灌入。
    只不過,墨玉神金鐵劍堅固無比,想要將那銘文銘刻在神劍之中,卻是艱難無比。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一道銘文才被鄭鳴印在了墨玉神金鐵劍之上。
    一個紅點,那銘文在墨玉神金鐵劍上,留下的,只是一個小小的紅點。對于這種小小的痕跡,鄭鳴不但沒有著急,反而越加的欣喜,他再次揮手,抓起了一道神紋。
    時間在這神紋注入中,慢慢的飛逝……
    神都之中,血落如雨,太上主祭以一敵八,大戰八大神王,依舊占據著上風,若不是四方伯侯等七八個接近神禁的強者牽涉,他甚至已經戰勝了八大神王。
    雖然此時的他,依舊沒有大道神禁,但是在不少人的眼中,他已經打開了神禁的道路,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溫養,他就是一個神禁級別的強者。
    就在太上主祭的不遠處,鄭小璇此時顯得有些狼狽,她此時的身后虛空,十八顆星辰閃耀,無數的星辰之力,瘋狂的灌入到她的體內。
    臨陣突破,一舉成就十八顆星辰,這等的情形,對于無數的武者而言,根本就不敢相信,但是現在,鄭小璇卻做到了!
    她身上的天命神樹,讓她能夠迅速的吸納天地之中的靈氣,舉手投足之中的攻擊,更是威力平增十倍。
    只不過,這些年鄭小璇雖然修煉刻苦,卻沒有修煉出什么殺伐大術,所以在這一刻的攻伐,就稍微顯得有那么一絲絲的單薄。
    “鄭小璇,如果你愿意成為本候的侍妾,本候可以饒你全家性命,而且,可以保全你的榮華富貴,不然的話,今日讓你葬身此地,他日就是你鄭家滅亡之時!”
    大放厥詞的是這一任的北天伯侯,他雖然年紀不大,但是修為不弱,手中一柄雪白的長弓,每每射出一箭,都讓鄭小璇招架困難。
    不過,和此人相比,最讓鄭小璇難受的,還是一起聯手,在虛空之中布下隔絕大陣的三十六個神侯。
    這些神侯也就是溝通了一個星辰,如果一對一的對鄭小璇動手,絕對不是鄭小璇的對手。
    但是他們聯合在一起,催動一方銘陣寶圖,讓鄭小璇四周的虛空,都有一種割裂的感覺。
    每一次鄭小璇出手,都要催動大量的力量,抵擋著那無形無質卻讓人難受至極的力量。
    大量的神侯,都被鄭小璇和太上主祭引走,這才讓神皇宮殿暫時沒有失守。
    站在大殿外,看著那瘋狂大戰的紫蒼生,有好幾次都要沖出去,都被下屬給攔了下來。
    紫蒼生雖然是神皇,但是他的修為也就是法身境而已,沒有得到天命神樹的他,修為想要增長,只有通過自己的刻苦修煉。
    也正是因為他身份特殊,所以被鄭小璇等人安排下屬保護,不準他出戰。
    “陛下,這都十天了,我覺得娘娘好像快要支撐不住了!”奢六陰此時手臂已經少了一條,雖然血已經不再流,但是那漆黑如墨的手臂上,卻不斷地傳出一陣陣難以忍受的惡臭。
    這是中了一個以毒著稱的神侯的暗算,如果不是斬斷了手臂,恐怕奢六陰現在已經死了。
    “奢大統領,現在咱們還有什么路可走?”紫蒼生看著奢六陰,聲音中帶著一絲期望。
    雖然他知道,奢六陰不見得有什么好的辦法,但是他心里還是懷著熱切的期待,希望奢六陰能想出一個切實可行的點子。
    “如果陛下愿意,咱們可以暫時逃離這里。”奢六陰目視著那破碎的宮殿道:“厚德殿主一直沒有參與此事,咱們逃走,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十天奮戰,整個神都大多一如廢墟,只要是能夠走的人,都已經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血流成河之間,更有星辰墜落,但是一上來就誅殺了十幾位神侯的太上主祭,現在已經氣喘吁吁。
    甚至可以說,太上主祭現而今,已經有一些強弩之末的感覺。雖然他差一點就是神禁,但是他對戰的,同樣是無限接近神禁的八大神王。
    更何況,他的對手,還有四大神侯等人!
    “太上,您若是見到主上,請告訴他,屬下盡力了!”一聲嘶吼,在這個時候響起。
    伴隨著這吼聲,一個法身境的強者,在虛空之中直接崩碎了開來,一時間,方圓百丈,全部被血色的光芒所籠罩。
    那本來追擊他的參星境強者,在這滾滾血光掃來的剎那,朝著虛空重重的一點,一團星辰光幕,直接將那滾滾的血光攔在了光芒之外。
    太上主祭的臉色赤紅如血,那施展自殺手段的人,乃是他最看好的一個晚輩,在他心中,甚至已經有了將這年輕人培養成一位魔戎州主祭的想法。
    卻沒有想到,此人竟然葬身在了這里。
    他的眼眸中,充滿了赤紅,在身后八只神矛同時刺來的瞬間,太上主祭就好似沒有看到一般。
    他的身軀,陡然脫離了虛空,來到了那剛剛揮出星辰光幕的參星境強者近前。
    一只沒有血色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了光幕之上,也就是一個剎那,光幕崩碎,那手掌更是重重的印在了參星境的神侯的胸口上方。
    神侯滿臉不信的看著自己身前裂開的口子,然后帶著無盡的苦澀,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只是,此時的太上主祭也并不好過,就在他得手的一個剎那,那八根匯聚在一起的長槍,已經重重的刺在了他的后背上。
    雖然不是刺中了要害,但是隨著血洞的出現,無數的道紋之力,開始涌入他的身軀之中。
    “殺,為了主上!”太上主祭再次轉身,朝著揮動八根神矛的八大神王瘋狂的沖了過去。
    八大神王和太上主祭交手多時,雖然知道太上主祭受傷,卻也不愿意在這個時候和太上主祭硬拼,他們迅速的分散開來,但是連綿不絕的攻擊,就好似一張落網,不斷地朝著太上主祭籠罩了過去。
    “等主上回來,你們都要死!”一個魔戎族的參星祭祀,在遭受了七個神侯的圍攻倒地之時,嘴里帶著無盡怨毒的說道。
    這位參星主祭,乃是上一次魔戎州大亂之時存活下來的,可以說對魔戎族忠心耿耿,他身上的力量已經耗盡,就是那溝通星辰的神蓮,都開始崩裂。
    “嘿嘿,魔主自身難保,還希望他能夠救你們,真他娘的白日做夢!”金色的巨斧劈下,要將那參星境的主祭,直接劈死在虛空之中。
    鄭小璇想要救援,但是金元的雙手舞動,半步神禁的修為,讓他舉手投足之間,都能夠在虛空之中,形成一個完整的小世界。
    雖然在力量上,鄭小璇已經超過了金元,但是在力量的領悟上,她卻比不了金元。
    看到這個和自己并沒有任何的交情,卻因為哥哥鄭鳴的原因,不懼生死來救援自己的人,就這么死在自己的面前,鄭小璇的心中充滿了無窮的恨意。
    但是,那天命神樹雖然給了她不少的好處,但是現在,卻破不了那金元的攻擊。
    “去死吧!”金色的巨斧,眼看就要劈到那主祭的頭頂,也就在這生死攸關的一刻,虛空陡然一陣傾斜。
    不錯,就是虛空傾斜,那無盡的天地,就好似被一股強大的巨力催動,發生了一種詭異的扭曲。
    本來下落的巨斧,在這扭曲之中,直接轉移了方向,差點沒有砍在那施展者的手中。
    一些拼命殺戮的生神境化蓮境武者,在這扭曲的虛空之中,詭異的死在了各自的手中。
    本來拼命廝殺的神侯們,突然停了下來,他們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情況的,但是他們卻知道,一定有大事情發生。
    “轟!”
    驚天動地的巨響,在這一刻,終于響起,這聲音,是從七海的方向傳來,所以幾乎第一時間,無數的目光,都朝著七海的位置看了過去。
    “快看,主上出來了!”一個充滿了驚喜的聲音,手指著懸掛在皇宮寶殿上空的寶鏡,大聲的喊道。伴隨著這聲音,就見寶鏡中的上古熔爐,直接破碎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