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141 天下洶洶


    厚德殿主任憑那魯長老說的如何動聽,卻是一直沉默不語,站在他身邊的一個弟子見狀,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道:“殿主,您不能再猶豫了!”
    這弟子一向得到厚德殿主的寵愛,他也沒有辜負厚德殿主這份厚愛,只是二百年多年的時間,修為就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巔峰,只要一步,就是參星。
    對于這個弟子而言,參星幾乎是十拿九穩,因為厚德殿主的功法,越修煉到最后,需要的東西越少,自然也就越加的順暢。
    “呃,你覺得我們應該出手?”厚德殿主看著那弟子,神情有些冷淡。
    雖然厚德殿主這番表現讓那弟子心里一驚,覺得有些不對,但是最終,那弟子還是誠懇的游說道:“殿主,屬下覺得,應該一試。”
    “鄭鳴被困六根上古神火柱演化而出的太古熔爐之內,幾乎已是死路一條了,殿主何苦要對他有所顧忌?”
    “咱們若是現在不出手的話,那我厚德殿就會失去一次重要的機遇,而且還會喪失李宮主的友誼。”
    厚德殿主沉默,而那魯長老看到這種情況,知道時機已經差不多了,當即沖著厚德殿主抱拳道:“殿主睿智無雙,這種時機,可謂是失不再來。”
    “若非我家宮主覺得我們雙方多年的交情,恐怕還不會將這種好事留給貴殿!”
    說到此處,她的聲音中有些得意的道:“天神山已經同意出手,到時候,他們能夠得到十分之一的紫雀神朝。”
    十分之一和三分之一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由這個數字,足以看出一個神禁級別強者的威勢。
    厚德殿主不言,就好像對于這種奉承的話置若罔聞一般。那魯長老見此情形,心里有些不爽,無奈面對厚德殿主,她尚且沒有表現自己不舒服的權利。
    “殿主,還請您早作決斷,宮主那邊,還等著我的回稟呢!”
    第一個蹦出來的弟子,此時也有點看不下去,無奈此時此地,他再多勸,已是越俎代庖,因此,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師兄弟。
    幾個陪侍在四周的參星境強者,稍微探討之后,一個個也都跟著站出來,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希望厚德殿主能夠考慮一二!
    “魯長老,我厚德殿將封閉山門百年,你退下吧!”厚德殿主終于開口道。
    “殿主您……”在魯長老的眼中,如此優厚的條件,厚德殿主沒有拒絕的理由,無奈此時聽這厚德殿主的態度,卻是委婉的拒絕了。
    這讓她內心里有一種抓狂的沖動!
    “還望殿主三思啊,那鄭鳴危在旦夕,正是我們厚德殿一展身手的時候,您……您這樣可是喪失了我厚德殿崛起的機會啊!”一個和厚德殿主同輩分的武者,站出來大聲的說道。
    作為厚德殿主同輩分的存在,他雖然在名聲上,比之厚德殿主差了不少,卻也比厚德殿主的弟子強不少。
    他這般開口,除了為厚德殿的利益之外,還因為魯長老在來的時候,已經許給了他好處。
    滅紫雀神朝之后,可奉送神侯之位于他的子孫。
    作為厚德殿的長老,他是不需要神侯之位,但是他的子孫,對于這神侯之位卻是希翼的很。
    如果能夠得到這神侯之位,他這一脈就多了一個巨大的保障,這種利益,讓人很難視而不見。
    “我意已決,膽敢再有議論此事者,殺無赦!”厚德殿主的話,說的斬釘截鐵,殺氣騰騰。
    對于厚德殿主這種堅持,魯長老雖然心有不甘,卻也只能沮喪離去,她在臨去的時候,恨恨不已道:“你們……你們厚德殿,總有后悔的一日!”
    厚德殿主聞聽此言,卻并沒有在意,他的目光,依舊跨越虛空,落在那巨大的神爐上空。
    “他絕對不會那么容易死的!”
    神都,一片倉惶!雖然神都之中,并沒有神禁級別的存在可以跨越虛空,看到鄭鳴被困在天地熔爐之中的場景,但是卻有拈花神宮的弟子,通過影像銘陣,將那里的情形傳過來。
    一時間,整個神都,已是人心惶惶。
    紫蒼生在皇位上之所以能夠坐得安穩,是因為他的皇位下面,有鄭鳴給他支撐著。
    現在,鄭鳴被困在太古烘爐之中,一副隨時都能被煉化的跡象,已經讓無數人心生恐懼。
    “睿神王,您乃是咱們八大神王之中最為睿智的一個,現在這種情況,你必須要拿出一個意見。”禮神王站在自己兄長的身邊,聲音中充滿了逼迫。
    “那紫蒼生修為不夠不說,他得國也不算是太正,我覺得對于他這個神皇之位,我們應該從長計議。”
    睿神王在喝酒,他的酒壺下方,一個玉璧之中,正映現著一個看似能夠毀天滅地的熔爐。雖然這熔爐并沒有絲毫的火焰,但是透過寶鏡看那熔爐的瞬間,心底都會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讓人難受至極的燥熱感。
    “神皇陛下乃是上代神皇親自所指,怎么會得國不正!”睿神王朝著禮神王狠狠的看了一眼,怒聲的問道。
    “王兄,當時究竟是什么情況,你我怎么會看得出來,說不定那神魂,就是被鄭鳴用妖術弄出來的。”禮神王正義凜然的說道。
    只不過他雖然說的正義沖霄,但是實際上,他自己非常的清楚,這件事情,沒有什么太大的錯誤。
    紫蒼生的皇位,就是上一代神皇所指,他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他需要一個借口,一個將紫蒼生從神皇之位上拉下來的借口。
    至于其他的,在這個借口之下,都是無所謂,絲毫都不用在意。
    睿神王看著禮神王,禮神王輕笑著,那猶如花兒一般燦爛的笑臉,好似勝券在握。
    “三百多位神侯,都已聯合起來,上百個大小宗門,更是派出了自己門下最為精銳的弟子,他們的兵鋒,距離此地,只有千里之遙。”
    禮神王說到此處,目光中的鄭重又多了幾分道:“王兄您若不信,可以派人打聽一下。”
    “他們現在是要滅亡神朝,如果我們再不做出決斷,就不是神朝被滅,而是滅族之禍啊!”
    “所以王兄,現在,我們應該另立新皇,惟有如此,才有可能保住我們紫雀神朝萬年的江山。”
    睿神王還是沒有決斷,他看著幾個雄心勃勃的兄弟,好一會兒才道:“若是鄭鳴回來了怎么辦?”
    這句話,讓那些神王的神色大變,他們雖然一個個都覺得鄭鳴回不來了,但是鄭鳴如果真的回來了,那他們應該怎么辦呢?
    “王兄,他回不來了,你覺得在這種熔爐下,他還有回來的可能性嗎?”
    最后,說話的是肅神王,他手指著熔爐,淡定地說道。
    無上天宮雖然破碎,但是重建的皇宮已經初具規模,這自然和紫雀神朝強大的銘陣隊伍有關。
    紫蒼生端坐在寶殿上,靜靜的看著那寶殿正中的一塊寶鏡內的情形,雖然這寶鏡能夠映現出來的情形很小,但是透過一角,紫蒼生還是能夠感到,這天地熔爐所處的地域,是一種什么樣的場景。
    七海海域之內沒有任何的水,這本身就已經說明了問題,更何況那暗紅色的洪爐雖然沒有火焰,卻有一種讓人心神破裂的炙熱。
    “陛下,您應該早作決斷了,那個三百多家神侯,都已經發兵,他們的前鋒,已經到了神都外三百里。”
    神都三千里之內,不允許出現各家神侯的兵將,這是紫雀武帝當年留下的規矩,現在這些人,不但公然踐踏了武帝的規矩,而且還踏進到了三百里。
    “知道了。”紫蒼生雖然束手無策,但是此時表現的,卻是無比的平靜。
    “陛下,我屬下的血衣衛還有百萬,雖然比大軍差距不小,卻也可以一戰。”奢六陰看著紫蒼生,猶豫了瞬間,就堅決的道:“不如讓屬下送您離開神都。”
    “離開神都去哪里?”紫蒼生看了一眼奢六陰,目光中生出了一絲希望。
    “去魔戎州,那里雖然沒有鄭魔主坐鎮,但是魔戎州乃是魔戎族的大本營,在那里我們至少不會腹背受敵,更何況魔戎族的太上主祭,還是一位半步神禁。”
    奢六陰對于魔戎州很了解,接著道:“更何況鎮魔大將軍對于陛下您忠心不二,如果咱們再得到鎮魔大將軍的支援,自保還是可以的。”
    “呵呵,自保么?”紫蒼生一揮衣袖道:“我哪里都可以退,卻絕對不能進入魔戎州。”
    說到此處,他的目光看向那天地熔爐道:“我們現在最期望的,就是魔主能夠出來,不然的話,無論咱們退到何方,都是死路一條!”
    “陛下,不好了,八大神王已經聯合宗人府,投靠了叛軍,現在他們已經開始圍皇城了。”一個奢六陰的下屬,匆匆忙忙的跑過來稟告道。
    奢六陰面無血色,他萬萬沒想到,八大神王在這個時候,竟然降了。
    “迎戰吧!”紫蒼生此時,表現的越加鎮定,他沉吟了剎那,這才道:“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選擇了。”
    奢六陰點頭,就在他準備默默走出去召集下屬的時候,一道身影,卻出現在了寶殿之外。
    來人是鄭小璇,她沖著紫蒼生笑了笑并沒有說話,紫蒼生卻是面色灰白,不過很快,就堆了一臉笑容,一種無奈,卻又灑脫的笑容。
    就在兩人對視之時,外面已經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喝聲:“魔主已死,殺入神都,誅殺偽皇!”
    這喝聲,猶如天雷,震天動地!
  !--gen1-1-2-110-14760-256016202-1486378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