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140 太古熔爐

  
    太古毒炎,乃是上古開天辟地之時所衍生的火焰,只要那么一點,就足以讓神禁級別的無上存在手忙腳亂。
    而現在,這些太古毒炎不但洶涌而出,甚至化成一根根的神鏈,朝著鄭鳴洶涌而來。
    七海大帝看著那鋪天蓋地的神炎,眼眸中既有痛惜,同樣也有一絲快意。
    雖然萬古不夜城毀了,他成為了整個七海之中,最有名氣的敗家子弟。而且,死在這洶涌毒炎之下的下屬,更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只要能夠誅殺鄭鳴,這一切對于七海大帝而言,都是值得的,他現在,要的只是鄭鳴死掉。
    李慧卿等六大神禁,之所以能夠屹立在滾滾的太古毒炎之中,是因為他們有太古神火柱的庇護,而鄭鳴,沒有太古神火柱庇護的鄭鳴,惟有死路一條。
    只要鄭鳴死掉,對于七海大帝而言,一切都是值得的,此人還沒有突破神禁,就給自己如此大的威脅,如果讓他突破神禁,那還得了嗎!
    可是,當他定睛朝著鄭鳴看去的時候,卻愣住了,因為立于太古毒炎之中的鄭鳴,居然安然無恙,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感覺一般!
    太古毒炎熊熊燃燒,而他則站在太古毒炎正中間,一如天神,臨危不懼!
    這怎么可能?
    不論是七海大帝,還是李慧卿等人,此時都是震驚不已。
    他們作為神禁級別的存在,對于太古毒炎尚且要顧忌七分,現在修為比他們差上不少的鄭鳴,竟然臨危不懼的站在滾滾的火焰之中。
    這種情形,在他們看來,根本就不科學,甚至可以說,這種情形,根本就不應該出現。
    鄭鳴在太古毒炎出現的時候,心中也涌過了一絲危機感,但是隨著那些太古毒炎猶如百川歸海一般的涌入到他的九轉玄功之中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力量,更增強了幾分。
    太古毒炎,比之星辰之力,更給鄭鳴一種大補的感覺,他在這一刻,甚至很享受這種感覺。
    “孽障,這只是開始!”李慧卿看著一臉享受模樣的鄭鳴,臉色變得猙獰,沖著鄭鳴怒吼一聲,雙手快速的掐動之間,那根太古神火柱中,生出了一道赤金色的神鏈,朝著鄭鳴直接卷了過去。
    這神金耀眼生輝,一絲一縷,都好似銘刻著天地大道。
    就算李慧卿等人已經溝通了太古神火柱多時,但是在這神鏈生出的時候,眼眸中閃過的依舊是驚異。
    因為這一道神鏈,完全就是由一條完整的神禁鑄造而成。作為神禁級別的強者,他們之中,雖然有不少人都溫養出了自己的神禁兵器,但是那種神禁兵器,大多也只有他們自己才能夠完全發揮威力。
    現在,這一道神鏈,卻是根本就不用他們本身的神禁補充,就顯示的無比完整。
    神鏈封鎖虛空,直接朝著鄭鳴的一條手臂卷了過去。也就在這一個剎那,又有五條赤紅色的鎖鏈飛出,這五條鎖鏈所籠罩的位置,是鄭鳴的其他部位。
    兩手兩腳,頭部和腰部!
    神鏈卷動,并沒有強行去鎖拿鄭鳴的軀體,而是在匯聚在鄭鳴四周的剎那,化成了一座熔爐。
    一座高有百丈,通體赤紅,完全都是由閃動神金鑄造的神爐,而鄭鳴的軀體,更是被這神爐包裹在了中間。
    赤紅色的太古毒炎,就好似聽到了命令的士兵,迅速的歸入匯聚成為神爐的神鏈之中,流入了那神爐之內。
    神爐沒有任何的花紋,甚至沒有展現出任何的火焰,但是一種毀滅的熱量,卻瘋狂的從神爐之中四散向虛空各處。
    七海大帝在這一刻,眼眸中的喜色更多了幾分,有這座神爐在手,這天下,還有什么人可以與他爭鋒?
    萬古不夜城毀了,他同樣可以在七海之中再造一個,至于那些不服之人,他更是可以盡心殺戮。
    “奶奶,師傅他就在那爐子之中,咱們快去救他!”海麗絲看著映入虛空之中的神爐,大聲的道。
    海浮萍看著那赤紅色神爐,變的越加的凝重,她聲音顫抖道:“這一次是我害了鄭魔主,若是我早告訴他萬古不夜城之中這六根神柱的存在,也不至于……”
    海浮萍并不是覺得這六根太古神火柱是什么巨大的秘密,她之所以沒有告訴鄭鳴,實在是一時忘記。
    要不是這六根太古神火柱升起,直到現在,海浮萍恐怕也想不起來這六根太古神火柱的存在。
    天地一片靜寂,沒有人說話,更沒有人發出任何的聲響,所有人都緊緊的盯著那巨大的熔爐。
    “他還活著!”說話的是一個面目猙獰的神禁,他盤踞在六根太古神火柱的一根上,除了震驚,更多的是佩服。
    李慧卿等人都沒有開口,他們只是快速的掐動法訣,讓那本來就已經赤紅的太古神火柱,變成了深紅色。
    本來四溢的火焰,此時已經開始慢慢的收攏。但是,以六根太古神火柱為中心的空白之地,此時已經擴大到了五萬里方圓。
    五萬里內,全部都是焦土!
    五萬里內,再沒有一絲一毫生命的氣息!
    本來還在遙遙觀戰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個幾乎飛快的逃離,對于他們而言,這一戰雖然讓他們期待無比,但是和觀戰相比,他們的性命,更加的重要。
    大猿王已經出現在十萬里之外的一座孤島的山峰上,他的雙眸劃破虛空,所看的,除了那依舊赤紅猶如星空的熔爐,還看到了一片片的尸體。
    這些都是普通水族的尸體,雖然他們所在的海域并沒有被蒸發成為空地,但是不少地方的水溫,卻已經開始沸騰,甚至一些地域,已經出現了煮魚湯的味道。
    神仙打仗,凡人遭殃!
    “奶奶,我要去救師傅!”海麗絲說話間,就要飛身沖向那巨大的熔爐,而海浮萍還準備勸阻,就在這時候,裳老輕輕的朝著海麗絲的額頭拍了一掌。
    這一掌的力道把握的很好,只是瞬間功夫,海麗絲就倒在了地上。
    “陛下,撤吧,我剛剛聯系了一下骨力,聯系不上!”裳老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無奈。
    對于海浮萍而言,這個抉擇讓她有點為難,但是最終,她還是道:“撤!”
    厚德殿,厚德殿主靜靜的坐在蒲團上,但是他的心神,卻在那上百萬里之外的海域。
    作為神禁級別的強者,他溝通天地大道,只要大道籠罩的百萬里之內,有大的波動,他都能感覺的到。
    雖然這種感覺,很是耗費心力,但是此時的情形,厚德殿主還是緊緊的關注著這幾乎關系到天下走向的一戰。
    “太古神火柱啊!”喃喃自語了一句之后,厚德殿主就不再開口。
    “殿主,拈花神宮有人請見!”一個神符,陡然落入了厚德殿主的手中,他捏碎神符,弟子的稟告聲從那神符之中響了起來。
    拈花神宮,聽到這四個字,厚德殿主的神色就是一動,幾乎本能的,他就想說出不見,但是最終,他還是一揮衣袖,從自己閉關的洞府之中走了出來。
    “拜見殿主。”向厚德殿主行禮的,是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女子,她雖然已經逝去了大部分的風華,但是整個人依舊給人一種風韻猶存的感覺。
    厚德殿主認識這個女子,說起來當年厚德殿主還沒有晉級神禁的時候,這個女子還是一個小姑娘,只不過這一轉眼,女子已經成為了這般的模樣。
    “無需多禮!”厚德殿主淡淡的道:“魯長老還活著,我很欣慰。”
    “多謝殿主。”那魯長老的行禮,非常的恭敬,但是從她的神色之中,厚德殿主卻感到了一種驕傲。
    “不知魯長老此次來我厚德殿,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魯長老輕輕一笑道:“我家宮主傳來消息,說鄭賊滅亡,指日可待。現在鄭賊正在太古烘爐之中被熔煉,正是謀取神朝的大好時機。”
    “我家宮主和殿主是多年的老友,您對于我家宮主的信譽,應該還是了解的,我家宮主說,只要殿主能夠出手,以狂風掃落葉之勢,將神朝叛亂平定,整個神朝三分之一的天下,都是厚德殿的。”
    紫雀神朝三分之一的天下,對于厚德殿主而言,這個條件,不可謂不優厚。
    畢竟,紫雀神朝浩蕩無邊,三分之一的天下,里面的利益,足足讓無數人趨之若鶩,為之送死。
    站在厚德殿主身后的幾個弟子,此時一個個神色炙熱,對于這個豐厚的條件,顯然心動不已。
    厚德殿主并沒有立即說話,而是等那魯長老說完,這才幽幽的道:“三分之一是不少,但我還是難以從命,請告訴李宮主,多謝厚愛!”
    魯長老對于厚德殿主的拒絕很是意外,她在過來游說厚德殿主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鄭鳴被困太古熔爐之中,幾乎身死道消,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有便宜不占那是不可能的。
    她派出游說的弟子,幾乎是無往不利,幾乎和鄭鳴有仇的所有家族,都樂意加入進來。
    而那些人的利益和厚德殿主將要得到的東西相比,實在是差距太大了。
    現在,厚德殿主居然說不同意。
    “殿主,是不是覺得報酬少?不過殿主應該知道,這一次和我家宮主聯合擊殺鄭鳴的七海大帝,也不是白出手,三分之一,真的不能再多了。”魯長老說到此處,又鄭重的道:“因為殿主是老友,我家宮主才開出這樣的條件,機不可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