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37 血海屠神刀


    “進城!”
    鄭鳴的語氣淡淡的,他是說給骨力聽的,骨力在聽到吩咐的剎那,就覺得自己的心顫抖的厲害。????
    七海大帝對這位鄭先生顧忌無比,但是同樣,七海大帝并不是沒有反擊之力,在骨力的感覺之中,七海大帝最后的話,并不是像是恐嚇。
    就在骨力猶豫的時候,他陡然感到自己手中的傳訊玉符竟然在震動,這讓骨力快的接通玉符。
    “骨力,告訴鄭先生,萬古不夜城之中,有大兇險!”人魚女皇的聲音,從傳訊玉符之中傳來。
    “什么大兇險?”骨力著急的問道。
    “祖上只是留下了這么一句話,其他的什么都沒有說!”人魚女皇沉聲的道:“你告訴鄭先生,尋仇這種事,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最好……”
    還沒等女皇的話說完,骨力就愕然現,自己腳下的七星破空舟,已經進入了萬古不夜城!
    而那本來敞開的七海不夜城城門,在這一刻,緩緩的關上,雖然以鄭鳴的實力,能夠將城門再次打開,但是這位鄭先生,恐怕不會那么容易改變條件。
    “陛下,我們已經進入了萬古不夜城。”說完,骨力就覺得自己的嘴中,滿是苦澀。
    大猿王等萬古不夜城的士兵,此時的士氣已經低落到了極點,他們看著闊步進城的鄭鳴,臉上除了悲哀,還有那么一絲無奈。
    “爾等也不用太悲觀,陛下做出這等決斷,自有他的原因,更何況,他雖已進了城,但是陛下是萬萬不會允許他從這萬古不夜城之中走出來的。”
    一個面容蒼老的強者,緩步從遠處走來,他朝著紫云天王的尸看了一眼,神色之中,閃動的是一種兔死狐悲的悲哀。
    “拜見白老!”大猿王的桀驁不馴雖然在表面上已經減弱了不少,但是實際上,在他的心中,依舊有著屬于他自己的驕傲。而且這種驕傲還變的更加強烈。
    但是對于這面容蒼老的強者,大猿王的尊敬卻是自內心的,因為這個人在金曼皇死去之后,庇護了他。
    雖然此人的修為不是神禁,但是他卻是深得七海大帝信任之人,在萬古不夜城之中的地位,也僅是次于紫云天王這個神禁。
    “好了,各司其職吧,這個人,是不會再從萬古不夜城之中走出來了。”白老輕輕的將大猿王攙起,而后淡淡的說道。
    那些匯聚在大猿王身邊的將領,恭敬行禮之后,一個個轉身而去,唯有大猿王并沒有立即離去,而是恭敬的等眾人離開之后,這才道:“陛下真的能夠留下他嗎?”
    “陛下,紫云和幾乎所有的神禁強者,都受到了一種傷害,這種傷害雖然不是太重,但是他們的戰力,卻只能揮五成。”
    白老說到此處,有點可惜道:“紫云在這一戰之中,雖然敗了,卻也不該敗的如此凄慘!”
    “最起碼,他的神嬰,還是應該能夠逃出去的。”
    大猿王的眼眸中,震驚之色不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多了幾分,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幾乎所有的神禁都受傷了,可是從天海關回來之后,陛下他們……”
    白老一擺手道:“這種事情,出去不要亂說!”
    “那開天辟地的手段,對陛下的傷害是不小,但是還不至于到了讓陛下虛與委蛇的地步。”
    “是一種從天而降的傷勢,別說是我,就算受到了攻擊的紫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受到攻擊,更不知道自己受到的攻擊來自什么人。”
    如果說這種話的不是白老,大猿王絕對不會相信事情是真的,但是現在,他除了信之外,還有就是恐懼。
    “白老,您說那個攻擊陛下的人,是不是和鄭鳴是一伙的?”大猿王在忐忑之中,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白老沉吟了好一會,這才幽幽的道:“希望他們不是。”
    萬古不夜城的道路無比的寬闊,輕緩流動的海水,不但給人一種柔和的感覺,而且海水之中隱含著的水系靈氣,比之普通的海水之中濃厚最少千倍。
    也就是說,在這里修煉一日,就要過在普通的海域修煉上百日還要多。
    所以,萬古不夜城之中,武者眾多,能夠在普通海域下,稱霸方圓千百里的躍凡境武者,在這里,只是一個普通的人。
    七海不夜城擁有上千道大道,而最寬闊的,就是這條直通鎮海宮的大道,寬有三百丈,靈氣密集一如實質。
    這條大道,唯有皇族和神禁級別的存在才可以走,普通人走在這通道上,就是一種欺君之罪。
    在鄭鳴催動七星破空舟而來的時候,無數的海族武者,看著站立在破空舟上的鄭鳴,他們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各種各樣奇異的神色。
    對他們而言,鄭鳴是一個外來者,一個應該被誅殺的外來者,但是他擊潰了萬古不夜城的守護大軍,擊殺了一位神禁級別的存在,就算陛下,言辭之中,也有些卑躬屈膝,諂媚討好之意。
    只是,此人根本就不領情,他的態度很明確:他此來,只為弒君!
    仇恨,敬畏,恐懼,還有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神色,是一種欽佩,一種對強者的欽佩。
    高高的宮墻,終于映入了鄭鳴的眼眸之中,這宮墻上的水晶,比之萬古不夜城城墻的水晶,光芒更勝,遙遙望去,就好似一座巨大的金殿。
    “鄭先生,陛下在宮中等您!”一個身穿著金色甲胄的年輕武者,緊緊的握著自己肋下的寶劍,他的目光中,絲毫不掩飾對鄭鳴的敵視。
    這是一種恨不得將鄭鳴就地誅殺的敵視。
    鄭鳴點頭,驅舟而進,那年輕武者的眸子閃動之間,陡然伸手一攔道:“我七海的規矩,無論何等人,只要進入神宮,只有步行。”
    “另外,您的仆役,他是沒有資格進入神宮的,陛下只請了您一個人進入,還請您的下屬留在外面。”
    年輕武者說的義正言辭,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鄭鳴看著一副嚴肅模樣的武者,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沒有說話,只是催動自己的七星破空舟,朝著前方直沖而去。
    “鄭先生,你這等霸道的行為,恐怕有失您的身份吧!”那年輕武者見鄭鳴的破空舟撞來,不但沒有躲避的意思,甚至還傲然挺立,高聲大喊。
    這一刻的他,一副頂天立地,臨危不懼的模樣。
    他在賭,賭作為大人物的鄭鳴,不會如此撞過來。而只要他能夠讓鄭鳴停下,他就贏了。
    別的不說,在整個七海之中,他就能夠獲得偌大的名頭,甚至能夠讓他一步登天。
    海量的修煉資源,還有各種的神功秘法,說不定都將聚集在他的身上,到那個時候,他的地位就會大大的提升。
    可是,就在他揣著這些美好遐想之時,那破空飛舟,根本沒有半絲停留的意思。
    雖然七星破空舟并不是一件用來殺伐的銘寶,但是它本身所隱含的力量,卻比之普通的銘寶更加的強大。
    也就是一個瞬間,破空飛舟,就已經從那年輕武者的身上碾過,直接將這位剛剛達到了法身的年輕強者,在飛舟下,碾成了碎粉。
    魂飛魄散!
    鄭鳴不語,就好像此時被他碾死的,只是一個臭蟲一般。站在鄭鳴身邊的骨力,同樣一言不,這種沒腦子的人,在這個時候還異想天開的想要拿鄭鳴來刷名聲,死了也罷。
    至于巨大的皇城之中,雖然依舊能夠看到無數的守衛在露頭,卻沒有人再貿然行動,對于那死去的年輕武者,同樣沒有任何的同情。
    飛舟一路暢通,來到了一座高高的金色寶殿外,這寶殿高有千萬丈,比之紫雀神朝的無上天宮,還要磅礴一倍。
    一個身影,此時站在寶殿之外,他神色淡然,俯視四方。
    這個身影,鄭鳴并不陌生,前些時候,就是這個身影帶著無數的大軍,攻擊紫雀神朝,差點讓整個紫雀神朝毀于一旦。
    “鄭魔主,今日一見,果然是見面更勝聞名!”七海大帝身穿日月星辰袍,整個人顯得灑脫無比,他根本就沒有和鄭鳴提自己那個年輕下屬死的事情。
    就好似,死掉的就是一條看門狗一般。
    鄭鳴淡淡一笑道:“七海大帝,那驚天一矛,閣下應該給我一個交代,不是嗎!”
    “好豪氣!”七海大帝并沒有否認,他淡淡的道:“這世上,我本以為,我已經無敵于這片天地,但是兩個人,卻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教訓。”
    “一個就是鄭魔主;另外一個,是牛頂天!”
    說到牛頂天,七海大帝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深深的顧忌,而后道:“要我來評價你二位的話,你還真不如那位牛頂天,他不但修為絕,而且……”
    鄭鳴笑了笑,并沒有說話,好像他根本就沒有聽到七海大帝話語之中的挑撥。
    “我已到此,大帝應該給我一個交代了吧!”說話間,那墨玉神金鐵劍就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七海大帝看著墨玉神金鐵劍,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顧忌,雖然他在這墨玉神金鐵劍上并沒有感受到強大的禁制之力,但是心中卻升起了一絲本能的忌憚。
    這忌憚,并不只是因為此劍誅殺了紫云天王,更因為在此劍給他一種重重的威脅。
    “也好,今日我就讓你知道,你和真正的神禁,究竟有多大的區別!”七海大帝說話間,手朝著虛空伸出,一柄充滿了血痕的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此刀名為血海屠神,乃是先天靈寶!”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