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135 快意恩仇

  紫云,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對于它所代表的意義,更是一無所知。
    鄭鳴不開口,站在他身后的骨力卻沉聲的提醒道:“聽說,這紫云乃是一只水下紫鴆修煉而成,修為高超,在神禁之中,也是強者。”
    “它的速度,號稱天下之最!”
    速度天下之最,鄭鳴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從金翅大鵬鳥那里得到的天下極速。雖然平時趕路,施展天下極速實在是太過奢侈,而且鄭鳴自身也負擔不起。
    畢竟,那需要無窮的力量支撐,但是在比斗之中,一動百里,鄭鳴還是可以支撐的。
    “它乃是七海大帝最忠誠的下屬,一直以來,都坐鎮萬古不夜城,從來都不離開。”
    鄭鳴點了一下頭,而后淡淡的道:“鄭鳴。”
    “可是晉級參星之時,光照天下的鄭魔主么?”那蒼老的聲音下,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身影,就出現在高高的不夜城城墻之上。
    他的出現,讓那些本來彷徨無助的萬古不夜城軍士,一個個都鎮定了下來,大猿王等將領,更是朝著此人恭敬的跪下,表示自己的臣服。
    “拜見紫師!”浩蕩的聲音,一時間在虛空之中響徹一如雷霆。
    而一些原先不知道鄭鳴身份的水族強者,此時一個個怔怔的看著鄭鳴,雖然他們沒有怎么聽說過鄭鳴的名聲,畢竟天海關之戰,鄭鳴用的是牛頂天的名字。
    但是那一百零八顆星辰光照天地,他們是知道的,他們更猜測,這位晉級參星的強者,該是何等的強大,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么快,他們就見到了這位參星強者。
    大猿王的雙眸,也在看著鄭鳴,他甚至正下意識的拿這位銀袍飄飄,背上背負黑劍的男子和那位身材高大的牛頂天比較。
    牛頂天,一位來歷神秘,卻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絕代強者,更是打消了大猿王所有驕傲的強者。
    雖然大猿王的心中,一直想著有朝一日,可以為自己的師尊報仇,擊殺牛頂天,但是他知道,自己這種想法,很有可能,只能當作一種夢想。
    牛頂天,并不是他可以對付的。
    而現在,這個背劍的男子給他的感覺,卻是絲毫不遜色于牛頂天,甚至他隱隱約約的感到,此人比之牛頂天,還更多一種氣度。
    “鄭魔主來我七海大開殺戒,莫非覺得我七海好欺辱不成?”紫云冷哼一聲,一雙眼眸,充斥著冷意。
    鄭鳴的手中,多出了兩片斷矛,淡淡的道:“七海好不好欺辱我不知道,但是有些債,總是要有人還的不是嗎?”
    作為七海大帝最忠心的臣屬之一,被七海大帝封為天王的紫云很清楚七海大帝的一些隱藏手段,這其中,就包括,被鄭鳴拿出來的那根斷矛。
    這根神矛雖斷,卻也是七海大帝最珍貴的寶物之一,現在竟然被人從中間劈成了兩段,這讓紫云天王飛快的意識到,這其中,恐怕有一些恩怨。
    不過,作為七海大帝的下屬,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麻煩自己的尊上,因此,沉吟了剎那道:“這根斷矛,說不了什么問題,看在魔主大駕光臨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
    “魔主你只要離開萬古不夜城,咱們以后還可以相見。”
    七海的水軍,一時間鴉雀無聲,他們不知道神矛代表著什么,但是紫云的話,卻讓他們驚駭不已。
    畢竟,紫云天王一向強勢,對于七海大帝的威嚴,更是拼命的維護,膽敢觸犯七海大帝威嚴者,向來都是殺無赦。
    現在,對于一個擊殺了百萬水軍的人,竟然如此的寬宏大量,實在是太過少見。
    “天王大人,我們上百萬的兄弟,都死在了他的劍下!”一個人面蛇身的武者,不滿的喝道。
    可是,就在他這句話說出的時候,紫云天王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他的臉上。
    隨著這目光的閃動,那充斥著狂暴氣息的軀體,也就是一個剎那,就分崩離析開來。
    “我的決定,也是你能夠質疑的嗎?”紫云天王揮動衣袖,冷漠又充滿殺意,他的話,顯然不是給那已經死去的人面蛇身武者說的,他是說給其他可能不服的人。
    一時間,天地靜寂!
    鄭鳴看著威風凜凜的紫云天王,淡淡的道:“我此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將這根長矛,還給那要殺我之人。”
    還,鄭鳴說的很平靜,但是他的意思,在場的人,卻是沒有不明白的。
    一時間,四周再沒有半點聲息,只是,越多的目光,聚集在了紫云天王的身上。
    紫云天王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按照他的脾性,自然是殺伐決斷,但是現在這個人,并不是他想要殺,就能夠誅殺得了的,此人的實力,很有可能在他之上。
    “如果魔主還有別的要求,我七海也可以答應,比如送予魔主十座元道峰如何?”
    元道石聚集的山峰,不但有普通的元道石,在中心位置,更有極品元道石,可以說每一座元道峰,都價值連城。
    而元道峰,一直都是神禁存在的禁臠,參星境的武者,都沒有參與的全力。
    一下子送出一座元道峰,這讓大猿王的喉嚨,都有一種發澀的感覺,當年的他,因為師尊金曼王的緣故,也不過擁有了半座元道峰而已。
    而自從金曼王身死之后,他雖然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但是那半座元道峰,卻被人占了去。
    而占走元道峰的借口,就是元道峰不足,需要分配給更需要的人進行修煉。
    這一切,大猿王清楚,都是借口,真正讓這些人將元道峰拿走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師尊已經逝去。
    紫云天王一出手,就是十座元道峰,這等讓人吃驚咋舌的賠償,恐怕對于七海大帝而言,也是一種讓人肉痛的決定。
    從這賠償之中,大猿王更深切的意識到,無論是七海大帝,還是這位紫云天王,都對這名叫鄭鳴的魔主,存在著一種深深的畏懼之心。
    不然,怎會如此!
    這是一種讓人備感羞辱的事情,一些水族的年輕強者,眼眸中閃動著一絲絲激動,他們難以接受,被人打上了萬古不夜城,竟然還要討饒。
    跟隨在鄭鳴身后的骨力,此時同樣有一種眩暈的感覺,眼前的一切,讓他有一種目不暇接,甚至覺得這不應該是真的感覺。
    怎么可能呢?那紫云大聲在七海之中,可是出了名的強勢,有人膽敢詆毀他一句,就要百倍報復。
    現而今,紫云天王竟然如此低聲下氣的說話,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們理虧嗎?
    當然不是,七海霸道已久,什么時候因為理虧,向人求饒過?
    “不行!”鄭鳴看著紫云天王,斷然拒絕道:“你剛才說的那些東西,我可以自己去拿!但是那偷襲我之人的性命,今日我一定要取走。”
    紫云天王的小眼睛之中,一下子生出了磅礴的怒容,按照他的脾性,此時,再也無需和這個得寸進尺的家伙廢話了,直接開打,決一死戰吧!
    可是,就在他準備動怒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從遠處傳入了他的耳邊,聽到這聲音之后,他這才壓制了一下心中的怒意道:“鄭魔主,那偷襲你之人,乃是違背了大帝命令,私自出手的,我七海大帝在知道此事之后,已經第一時間將他擊殺。”
    “如果鄭魔主可以退一步,大帝可以答應您,讓您進入七海寶庫,任取五件至寶當作賠償。”
    七海寶庫,這四個字,讓七海的武者簡直瞠目結舌。盡管他們之中,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有進過七海寶庫,但是這七海寶庫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
    這里面,無一不是至寶。
    只有為七海立下赫赫功勞的人,才有資格進入七海寶庫,才能夠從寶庫之中,選取一件寶物。
    大猿王有幸,在七海寶庫之中,選取過一件兵器,就是那柄被鄭鳴擊碎的寶槍。
    而那寶槍在七海寶庫之中,也只是最普通的人字庫中的寶物,最高等的天字庫,他根本就進不去。
    現在,紫云天王說的七海寶庫,自然是包括了天地人三庫,而且最有可能的是,在這天地人三庫之中,最頂級的天字庫。
    “先生,七海寶庫之中,有無數的至寶,一些東西對于修煉,有巨大的好處。”骨力震顫不已,現在的他,無比慶幸,幸虧自己當時沒有對鄭鳴出手。
    如此可怕的人物,自己出手,還不是死路一條?
    單憑一己之力就壓得七海低頭,自家公主有這樣一個師尊,對于公主的未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庇護。
    盡管他不希望鄭鳴和七海大帝講和,但還是如實的將自己所知道的,向鄭鳴進行了稟報。
    鄭鳴看著紫云天王,似笑非笑的道:“有熊無敵的傷勢,是不是還沒有完全恢復?”
    “你……你不要胡亂猜測,陛下雖然受了點傷,但是那點傷勢,對于陛下來說,算不了什么。”紫云天王也非尋常之輩,片刻之間,就恢復了冷靜。
    “想要保住有熊無敵的性命,就要問你能不能擋住我手中的長劍。”鄭鳴一笑,手中長劍揮動,朝著紫云天王直斬而下。
    紫云天王一忍再忍,還是等到了鄭鳴的出手,心里終于忍耐不住,早就準備好的他,手掌揮動,在他的身后,就出現了兩道紫色的羽翼。
    伴隨著他身形的閃動,也就是一個瞬間,虛空之中,就出現了數之不盡的紫云天王的身影,他們占滿了鄭鳴四周百里的空間,同時朝著鄭鳴揮動羽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