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134 萬古不夜


    仗劍三萬里,驅水臨不夜!
    此時,骨力的腦海之中,映現出來的,卻是當年自己還是孩童時期想到的一首詩。
    彼時的骨力,還是一個喜歡做夢的小兒,他在人魚族祭祀的教導下,學習到了整個人魚一族不幸的史之后,心中就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總有一日,他要如同征服七海的祖先那般,仗劍三萬里,驅水臨不夜。
    只不過,隨著年齡的增大,他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異想天開,而這種夢想,隨著他的修為越深,越讓感到,是那樣的不切實際。
    突破神禁,是那樣的難,而七海大帝的修為,還不單是一條神禁那么簡單。
    自己雖然成為了參星境的強者,但是和七海大帝之間,就好似有一條無形的鴻溝!
    能夠看得出距離有多遠,但卻是無法逾越的一道天塹。
    現在,百萬水軍揮劍而滅,七星破空舟飛馳直入萬古不夜城的外圍,雖然隔著無窮的海水,但是骨力還是覺得自己看到了萬古不夜城的城墻之所在。
    萬古不夜城,這個記錄著他們人魚一族夢想與輝煌的地方,究竟是個什么樣子呢?
    從對萬古不夜城的念想之中收回心神,骨力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覺得,現在的鄭鳴就好似一座山岳,一座可以壓得他喘不過氣的山岳。
    “前方就是萬古不夜城!”當一片亮光照亮海域的時候,骨力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占地千里的城池,鄭鳴不是沒有見過,那神都的占地,甚至在萬里之上。但是在看到這萬古不夜城的時候,鄭鳴的心中,還是生出了一絲感慨。
    這天下,竟然有如此雄城!
    萬古不夜城的大小,也許比不上神都,但是這座通體都是用一種金黃色水晶鑄造而成的城池,在蔚藍的海水下,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萬古不夜!
    當鄭鳴沖到萬古不夜城外百里的時候,一陣的鐘響,在無盡的水域之中回蕩。
    這鐘聲很急,也就是一個瞬間,鐘聲響徹了九下。對于萬古不夜城的居民而言,鐘聲的響起,并不是一件讓他們覺得意外的事情。
    大鐘是整個萬古不夜城的號令,一般大帝有什么慶典,都是通過這巨鐘來傳達的。
    但是九聲劇烈的鐘響,卻讓所有的萬古不夜城的居民,都感到震驚不已。
    有人進攻萬古不夜城!
    這個念頭出現在所有人心頭的時候,這些人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一定是哪里出了毛病,這世上,誰敢對萬古不夜城動手?
    能夠攻擊萬古不夜城的人,應該還沒有出世。
    懷揣著這種想法的,不但有萬古不夜城的強者,更有一些萬古不夜城的衛士。
    作為萬古不夜城的守衛者,他們本身一個個都擁有著不俗的武技,而和這些武技相比的,是他們的傲氣,那種身為萬古不夜城守衛的傲氣。
    他們覺得,自己所駐守之處,乃是天下第一大帝的宮闕,又是什么人,敢于和七海大帝為敵?
    “我是不是聽錯了,這鐘敲的有點不對,一定是負責敲鐘的家伙,昨天喝多了。”一個化蓮境的頭領,話語中帶著一絲輕笑的說道。
    “我覺得也是,亂敲鎮海鐘,這一次那頭老龜,不死也要掉一層皮,說不定還會被主上一鍋給燉了。”
    “希望陛下現在心情好,不然的話,那老龜可就真的倒霉了,奶奶的,怎么可能……”一個生神境的強者,傲然的說道,可是,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個訊息傳到了他的玉符上。
    “真的有敵人入侵!而且還是絕世強者,那……那駐守在前方的龍衛軍,已經全軍覆沒了。”
    待著不敢相信的語氣說出這一番話之后,那強者就大聲的吼叫道:“所有人都給我聽著:有敵入侵,有強敵入侵,守好自己的位置,后退者,殺無赦!”
    金色的光罩,在萬古不夜城的上方升起,隨著這光罩升起的,還有上千名法身境的強者。
    他們聚集在數十名參星境的強者身邊,一個個神色鄭重,而在那些參星境強者中間,站立的是一位身材高大,面目猙獰的蔚藍色猿猴。
    他身穿金色的盔甲,給人一種陰沉暴虐之氣,幾乎所有站在他身邊的武者,在看到他的瞬間,心中就有一種恐懼的感覺。
    大猿王!
    逃離了地水風火四神咒的大猿王,現在給人一種深沉一如深淵的感覺,雖然他少了以往的暴虐,變得不愛多言,甚至連話都很少說,但是在整個七海之中,對他感到恐懼的人,卻變得越發多了起來。
    “大人,來者是什么人?”一個足足有二十多丈高的巨人,聲音中帶著甕聲甕氣的問道。
    “不知道,只是來者不善!”大猿王朝著那七海一大王族海象族出來的強者,淡淡的說道。
    “哼哼,敢犯我萬古不夜城者,不論是誰,統統誅滅。”那巨人的話語中,待著森森的殺意。
    也就在這一刻,一艘小舟,已經來到了萬古不夜城外,飛舟上,只有兩個身影,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飛舟的后面,還有一個一身銀袍的身影。
    這身影不高,背上背負著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他立于飛舟之上,通體散發著的是一種讓人從心底發寒的氣息。
    “這個人,我好似見過。”大猿王在看到這身影的瞬間,喃喃的自語道,只是他雖然有這種感覺,卻根本就記不起,自己究竟在何處,見過這個人。
    “那是一個人魚,小小的人魚族,竟敢來進犯我萬古不夜城,純粹是來找死!”海象一族的巨人,大吼一聲,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桿鑌鐵棍。
    這鑌鐵棍,足足有普通人摟抱的粗細,各種各樣的銘文刻錄在鑌鐵棍上,給人一種渾然一體的感覺。
    這是一柄海象一族鎮族的兵器,名為橫空平岳棍,重量足足有百萬斤之巨,對于大猿王而言,是一種難得的兵器,只不過那海象一族并不好惹,所以他對于這件兵器雖然眼熱,卻也不能強搶。
    二十多丈的巨人,跨步向前,一棍掃出。
    這一棍橫掃,四周萬丈的海水瞬間分開,那隱含在巨棍上的神禁之力,更是冥冥之中,加持到了這巨棍上,讓巨棍的威力,平增了三倍。
    “真乃好兵器啊!”大猿王看著那巨棍,嘴中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如果那巨棍落入自己的手中,威力一定能再強一倍,可惜了!
    只是隨著他師尊金曼王的死去,他的地位已經低落不少,這也是為什么他還沒有下命令,那海象一族的強者,竟然敢直接出手的原因。
    取我而代之嗎?心中這個念頭閃動的大猿王,唇邊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
    雖然他看不透那站在法舟上年輕男子的修為,但是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來者不善!此人既然敢來萬古不夜城,一定有所依仗,讓這些沒有腦袋的家伙試試他的底細也好。
    可是,那橫空平岳棍已經要落在那人的頭都沒有出手的意思,他這是要干什么,難道真的要送死不成?
    橫空平岳棍擁有一條神禁,雖然難以對付神禁級別的強者,但是參星境在這棍下,卻幾乎沒有任何可以獲勝的可能。
    海象族的強者,眼眸中閃動著一絲激動,如果自己能夠一棍打死來敵,那么大猿王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沒有了金曼王的支撐,他憑什么和自己斗?
    也就在大棍下落只有一丈的時候,那站在船上的身影,陡然動了!不,應該說,是他身后的黑色長劍動了,長劍從那人的身后彈起,而后一劍斬出。
    劍過,肅殺之意滿不夜!
    幾乎在長劍橫掃的剎那,所有鎮守在城門口水族軍兵,都覺得自己的心頭,被磅礴的殺意所籠罩。而在這種殺意下,他覺得自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就連大猿王,都覺得自己的身軀動彈的極其艱難,甚至他有一種感覺,如果這一劍是斬向自己的話,那么自己早就已經死在了這一劍之下。
    劍過,橫空平岳棍從中間被斬成了兩段,那持棍的手,持棍的人,全部被劍光斬斷。
    參星境強者,可以滴血重生,可以再造身體,而且神蓮之中的神魂,更能夠橫跨虛空而逃,但是現在,那海象族的強者,卻是半點機會都沒有。
    一劍,滅殺了他所有的生機。
    大猿王經過地水風火四神咒之后,就覺得自己應該無懼任何的生死,但是現在,看著那驚天動地的一劍,他還是覺得自己心神顫抖不已。
    自己幸虧沒有第一個出手,要不然,死在這里的,應該就是自己。
    沒有人吭聲,聚集在城門口的百萬精銳水軍,此時沒有一個人敢于發出聲音,他們的氣勢,已經被那驚天動地的一劍,全部給壓制住了。
    不可與之為敵,這是他們所有人的心聲,可是不與之為敵,又能夠怎么辦呢?就在這無盡的沉默之中,那靜寂的虛空中,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老朽紫云,不知道閣下如何稱唿?”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