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133 霸氣十足(感謝盟主)


    七星破空舟繼續漂浮在海上,只不過此時的七星破空舟,已經不只是鄭鳴一個人。
    現在操縱這七星破空舟的,是人魚骨力,他那運用神通技能分化出來的雙腿,雖然有點蹣跚,但是走起來,卻也不是特別的別扭。
    此時的骨力,心里隱約有些后悔,自己早已不是心血來潮的年輕人了,怎么也會爭先恐后的跟著這位鄭先生來萬古不夜城擊殺七海大帝呢?
    雖然這位鄭先生修為不凡,可是他要殺的對象,可是七海大帝,想到七海大帝的恐怖,骨力就覺得自己的腿肚子有那么一點點的轉筋。
    七海大帝,修為震天下,更不要說他在七海之中的赫赫威名,這位因為七海大帝攪亂他突破就來尋仇的鄭先生,真的如他所言,能誅殺了七海大帝嗎?
    也許有希望吧,畢竟蜃媚兒等人,在看到他的信物之后,一個個都嚇得倉皇而逃。
    就在骨力腦子里亂七八糟的念頭閃動的時候,鄭鳴已經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他的神色雖然看起來平靜,但是他的雙眸,卻閃動著一絲血絲。
    手提著墨玉神金鐵劍的鄭鳴,就好似一頭洪荒巨獸,在走到骨力身邊的瞬間,骨力覺得自己有一種想要膜拜的沖動。
    “鄭先生,您……”骨力想要問一下這位鄭先生研究墨玉神金鐵劍是不是已經成功,只是在話語說了一半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這位臉色不好,自己這般莽撞的詢問,豈不是找死?
    鄭鳴輕輕的搖了一下頭,之所以搖頭,是因為鄭鳴發現自己將這墨玉神金鐵劍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
    它揮動之間,鋒利無匹;斬落之際,一如山岳,勢壓千鈞,但是鄭鳴還是隱隱約約的感到,自己并沒有發揮出這柄墨玉神金鐵劍的真正威力。
    更難以做到人劍合一。
    用一張高等的英雄牌,應該可以溝通墨玉神金鐵劍,但是鄭鳴最終,還是暫時沒有動。
    不是他不舍得英雄牌,而是此時已經距離萬古不夜城很近了,若是真的該使用英雄牌的時候,最好一張牌,能夠直接解決兩件事情。
    “鄭先生,此劍我們先祖已經得到了多年,一直都沒有解開此劍的秘密,先生也不必太過苦惱。”骨力并不是一個勸人的高手,斟酌了一番之后,小心翼翼的向鄭鳴說道。
    鄭鳴笑了笑,隨手將墨玉神金鐵劍收到了身后,并不是鄭鳴不想收起此劍,實在是此劍根本就收納不入儲物手鐲之中。
    “咱們現在離萬古不夜城還有多遠?”
    骨力看著茫茫的水域,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悲哀之色,不過隨即,這一絲悲色就消散的無影無蹤。
    “稟報先生,此地距離萬古不夜城,還有三千里水域!”
    三千里,對于普通的凡人而言,是不短的距離,可是對于鄭鳴這等的武者而言,三千里的距離,也就是轉瞬而已。
    “先生,方圓萬里水域,都在七海水軍的巡視之中,剛剛屬下已經避過了上百次水軍的巡視。”
    骨力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凝重的道:“雖然屬下自信,還能夠避過他們的一些巡視,但是進入萬古不夜城兩千里外的水域,巡查就會密布十倍。”
    “而且到那時,巡查的兵士,每一個都具有躍凡五境的實力,所以還請先生同意屬下走密路。”
    鄭鳴眼眸動了一下,輕聲的道:“密路,何為密路?”
    “所謂密路,乃是我族在逃離萬古不夜城之時,留下的一條小路,通過這條小路,我們可以不被發現,進入萬古不夜城,雖然進入城池的時候速度有點慢,但是卻安全多了。”
    骨力說到此處,鄭重其事的道:“若非要護送先生,女皇陛下也不會將這種機密的事情,告訴屬下。”
    “哦,原來你們還有這種道路,不過這種路,對我而言,沒什么用處。”
    鄭鳴一揮衣袖道:“我是來尋仇的,你殺過去就是!”
    骨力看著大大咧咧,一副滿不在乎模樣的鄭鳴,只覺得一萬頭***從心頭奔騰而過,自己的頭頂也被五種雷光,直接轟擊了一般。
    殺過去?你妹的,我沒聽錯吧,你竟然要讓我殺過去!
    在骨力的眼中,這位鄭先生,雖然已經強大到了不是他這般人可以得罪的地步,但是,這般直接送死的事情,他還是不能接受。
    “先生,您確定咱們要殺過去嗎?”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骨力的心中有一絲盼望。
    自己剛才一定是聽錯了,如果不是聽錯了,那就是剛才這位先生說錯了,殺過去,那可是萬古不夜城,里面駐扎的水軍無數不說,高手更是猶如云集。
    傳說之中,里面居住的神禁級別強者,就有四五位啊!
    “除了殺過去,還能怎么過去?遇見巡邏水軍,不必躲避,一劍劈開就是。”鄭鳴對于七海大帝的恨意,比之紫雀神皇不少,紫雀神皇這家伙無聲無息的死了,已經讓鄭鳴很是不爽了,現在殺上萬古不夜城,是他解氣的方式。
    更何況,單人獨劍,一劍東來,直取七海大帝項上首級,這等可以萬古傳頌,可以讓自己增加無數聲望值的事情,鄭鳴怎么可以不做。
    不但要做,而且要做的無比牛氣。
    “先生,我知道您修為通天,但是咱們只有兩個人,皇上他們要聯系其他舊部,最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夠聚集起可以和七海大帝他們對抗的力量。”
    骨力有些哆嗦:“咱們要不再等等?”
    鄭鳴如何聽不出骨力的恐懼?卻不言語,只是盤膝坐在船頭,無聲的催動那七星破空舟,朝著萬古不夜城的方向,飛馳而去。
    也就是一個剎那,水浪激起三百丈,那七星破空舟,更好似一道水上的利箭,也就是一個剎那,就飛出了數千丈遠。
    “先生,您這是要干什么,咱們這種情況,跑不出多遠,就會被巡查的七海水軍發現啊!”骨力萬萬沒想到,這位爺居然這么直截了當,一時間,只覺得天都暗了!
    不過骨力的話還沒有說完,上百只巨大的飛禽,從遠處飛馳而來,這些飛禽一個個足足有百尺多長,一群匯聚在一起,有一種遮天蔽日的感覺。
    “是巨鷗軍!”看到那巨大的飛鳥,骨力的臉色就是一變。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聽那飛在最前面的巨鷗上,有人厲喝道:“什么人,膽敢在帝城喧嘩!”
    對于這呵斥,鄭鳴根本就不予理會,他手中的墨玉神金鐵劍揮動,一股磅礴的氣息橫掃,那成千上百的巨鷗,全部從虛空之中落入海水之內。
    也就是一個瞬間,這些巨鷗軍,全部死于天海之間。
    這等的情形,讓骨力有一種自己不知道說什么好。霸道,實在是太霸道了,一言不合,直接就滅了。
    “先生,您……您不準備說什么嗎?”
    鄭鳴看著骨力,淡淡一笑道:“我來此,為的是尋仇,你覺的他們會讓我過去嗎?”
    “這個自然不會!”骨力想了想,最終還是搖頭道。
    鄭鳴淡淡一笑道:“既然你知道他們不會讓我過去,你說我和他們廢話,有用嗎?”
    “沒用。”骨力道。
    鄭鳴不再開口,那七星破空舟,繼續飛馳前進,而就在他們行駛了千里的范圍之后,無盡的水面上,乘風破浪的出現了一眼望不到邊的水軍。
    這些水軍,匯聚成一個大大的陣勢,無窮的道紋匯聚之間,一個龐大的巨斧,在這些水軍的頭頂匯聚。
    巨斧的力量,讓骨力感到恐懼,在他的感覺之中,這巨斧,有著誅殺參星的力量。
    百萬水軍匯聚在一起,他們每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只是激活銘陣的一點,但是這銘陣得百萬水軍的力量,那威力之強,也不是普通力量可以比擬的。
    就在骨力對于這巨斧感到恐懼的時候,卻聽鄭鳴說了一句不錯,而后再次揮劍。
    重重的墨玉神金鐵劍,揮出的依舊是一道劍芒,這道劍芒,在虛空之中,化成了無數的劍絲,朝著那百萬水軍直接籠罩了過去。
    百萬水軍的統帥,也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夠成為萬古不夜城方圓千里的守衛者,自然是深得七海大帝的信任。
    他乃是一個參星境的強者,在聽到消息說,有人橫闖萬古不夜城的時候,他還有點不信。
    畢竟,萬古不夜城,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人敢硬闖了。
    因此,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他勃然大怒,他覺得這個硬闖之人,就是想讓他在大帝面前丟人。
    他要抓住這個不知死活的家伙,千刀萬剮,惟如此,才能恢復他在大帝眼中的地位。
    只是,當他看出硬闖的只是兩個人的時候,愣住了!這他娘的也太少了!
    可是,就在他準備問一下兩個人來歷的時候,那背劍的青年,已經一劍斬出。無數的劍絲,充滿了分割蒼穹的鋒利,朝著他和他的下屬籠罩過來。
    在這鋒利之下,他第一時間催動了那隱含著一道神禁的巨斧,這巨斧雖然不是實物,但是它匯聚了百萬水軍精銳的力量,可以滅殺參星。
    這樣的一斧,他有信心。
    但是在斧頭和劍絲交錯的剎那,那鋒利無比的斧頭,就在那一道道的劍絲下,被割裂成無數份。
    至于他麾下的那些水軍,更是在這斧頭之下,一道道的被割裂,連一個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那護衛軍的頭領,只來得及掐碎了自己手中的玉符,就直接被下落的劍光斬滅!。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