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132 黃金臺

  鄭鳴持劍步步緊逼,讓海青澄說實話,這三個字就好像一記重錘,將海青澄擊打的不寒而栗。他緊緊的攥著拳頭,他想要抵抗。
    可是在鄭鳴的壓力下,他就覺得自己呼吸困難,想要胡亂編造的謊言,更是一個字都難以說出來。
    “我……我只是不想再逃亡,七海大帝已經答應,只要咱們投靠他,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而且還可以授予我們王族的權位。”
    話一出口,海青澄就覺得自己緊繃的神經總算輕松了,但是四周那些看向自己的目光,卻讓他的心跌入了谷底。
    就是一些跟隨他的人,現在看他的目光,都是一副恨不得要將他吃掉的模樣。
    他趕忙辯解道:“母親,我這也是為了咱們人魚一族,我們在七海之中,已經藏匿了無數年,反攻七海,重新奪回屬于咱們人魚一族的權位,已經不可能了。”
    “就算我們擁有寰宇龜,我們永遠不會被找到,但是咱們人魚一族,只能在這藏匿之中,越來越弱,到了最后,還是要被七海之主吞下去。”
    “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人魚一族的未來。”
    鄭鳴冷哼一聲,那墨玉神金鐵劍更是發出了一聲劍鳴,赫赫劍鳴之下,海青澄就覺得自己的心被壓抑的越加的厲害。
    他緊緊的咬著嘴唇,努力不讓自己在鄭鳴的劍下屈服,可是慢慢的,他還是不由自主的,身體顫抖了起來。
    “你說說,七海大帝讓咱們歸附,還有什么條件?”海浮萍雖然依舊身體孱弱,但是這一刻的她,已經完全恢復了作為人魚一族女皇的威勢。
    “七海大帝的要求不高,對于咱們宗族之內,他可以說,都沒有什么要求。”海青澄說完這些,小心的朝著海浮萍看了一眼,而后道:“他……他只是想讓海麗絲當他的妃子,僅此而已。”
    這句話他說的有些底氣不足,無奈在場的人,哪個不是耳聽八方之輩?
    因此,他的話一出口,海浮萍就怒不可遏的沖了過來,她雙眸如劍,一道道寒光,森然的籠罩在海青澄的頭頂。
    “你再說一遍,我的乖兒子,他的條件是什么?”海浮萍聲音平靜,就好似在呢喃。
    “她……她只是要我們奉上海麗絲給他當妃子,母親,海麗絲如果能夠成為七海大帝的妃子,那么咱們一族,就不用擔心什么了,我們……”
    海青澄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大大的巴掌,已經重重的搧在了他的臉上。
    雖然現在,海浮萍的修為只是恢復了一點,但是此時的她乃是含恨出手,所以一巴掌,還是將海青澄整個人直接打倒在了地上。
    “我怎么會有你這樣一個自私自利的兒子,你知道不知道,海麗絲如果成為七海大帝的妃子,她將會有什么后果,她將會被七海大帝的邪術吞噬渾身的血脈,死無葬身之地!”
    海浮萍說道這里,手指著海青澄道:“我人魚一族,不但失去了最后的希望,而且還會被七海大帝分割消滅,這天下,自此以后再無我人魚一族的立足之地。”
    “鼠目寸光的狗東西!”
    海青澄此時雖然不敢還手,但是他眼眸中閃動的,卻是一絲不服,他覺得自己的母親,在這個時候的論調,純粹就是危言聳聽。
    “皇上,青澄還小,這其中的一些緣故他還不知道,不如讓老臣將他押解下去,給他好好的說一下我們和七海大帝一族的恩怨,相信他一定能夠改過自新。”
    裳翁走出來,輕聲的對女皇規勸道。
    海浮萍看著裳翁,目光又落在了在場所有的參星境強者身上,這些人在海浮萍目光下落的剎那,一個個都輕聲的道:“皇上,就讓青澄公子悔過自新吧!”
    海麗絲也來到海浮萍的身邊,準備開口說話,但是海浮萍卻擺手道:“丫頭,你不用多說了。”
    “來人,將他帶上黃金臺,斬!”
    黃金臺,乃是斬殺人魚皇族的地方,隨著海浮萍說出黃金臺三個字的時候,海青澄整個人都癱軟在了那里。
    黃金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上黃金臺的那一天,他在這個時候,幾乎是哀嚎的道:“母親,你就真的忍心讓孩兒上黃金臺,我可是您唯一的兒子啊!”
    “您若是殺了我,我們人魚皇族的血脈,就會減少一支,我們的實力就會減弱,難道您……您忍心,一個兒子都沒有么?”
    到了最后,海青澄的話語,幾乎帶著一種嘶吼!
    裳老、骨力等人,一個個神色之中,也充滿了鄭重,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家的女皇,竟然如此的決絕。
    “皇上,青澄公子就算有過,也罪不至死,您這樣誅殺了他,臣下覺得有點魯莽!”
    裳老的聲音提高了幾分道:“更何況青澄公子的身上,流的是最純潔的人魚皇族血脈,殺了他,對于我人魚一族而言,也是一個莫大的損失。”
    “屬下之意,就是將他永世囚禁,如此一來,既懲罰了他,又……又能夠為我皇族保存一條血脈。”
    “裳老的話說得對,懇請皇上為我皇族血脈著想,暫時饒青澄公子一命。”
    大殿上,幾乎全部的人,都跪伏在地求情。
    對于海青澄這樣的人,鄭鳴當然看不起,為了自己的榮華和安逸,竟不惜將自己的小侄女雙手奉上。
    這等東西,殺了也不為過。
    海浮萍阻止了海麗絲的跪下,目光卻落在了鄭鳴的身上,沉吟了剎那的她,輕聲的朝著鄭鳴道:“鄭先生,您覺得,這個孽障該如何處理?”
    “老師……”海麗絲哀切切的叫了一聲,那會說話的眼睛,將她的想法暴漏無遺。
    他朝著海麗絲輕輕的擺了擺手,淡淡的道:“一屋不掃,何以治天下!”
    只是九個字,但是隨著這九個字從鄭鳴的口中說出,海青澄就覺得自己的眼前一黑,他知道,這下自己徹底完蛋了!
    裳老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鄭鳴,這些目光之中,不凡有一些閃動著憤怒的神色。
    而鄭鳴無比的淡定,人魚族對他而言,也就是一個過客,如果不是碰巧收了海麗絲,他根本就不必在意所謂的人魚一族的存亡。
    “先生說的對,如果連差點將整個人魚族拖入死亡深淵的人都不處理,那么人魚一族,還怎么在這世上立足。”海浮萍說道此處,聲音越加冷然,她朝著裳老道:“我現在以女皇的身份命你,押海青澄上黃金臺。”
    裳老太了解海浮萍了,看著冷然的海浮萍,知道自己再多勸也是徒勞無用。
    他帶著一絲埋怨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最終還是恭敬的朝著海浮萍躬身一禮道:“屬下遵命。”
    “母親,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這么做也是為了咱們整個水族啊!”
    海青澄在被拉出去的時候,大聲叫嚷,從開始的哀求,到最后的歇斯底里:“母親,你殺了我,你一定會后悔的,七海大帝,一定會威臨四方。”
    “我們現在和七海大帝為敵,以后我們一定會后悔的,到那個時候,就是我們人魚一族滅亡的時候。”
    “鄭鳴,你阻攔了我人魚一族的大計,你居心叵測,七海大帝是不會放過你的。”
    “七海大帝,一定會給我報仇的!”
    鄭鳴聽著海青澄的高喊,輕輕的搖了搖頭,他淡淡的道:“你放心去吧,用不了多長時間,七海大帝就會去找你的。”
    “因為這次來海上,就是要七海大帝的性命!”
    對于海浮萍等人而言,七海大帝,就好似一座山,一座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的山。
    就算海浮萍這個女皇在全勝的時候,也不是七海大帝的對手,雖然人魚一族一直將反攻萬古不夜城當成自己的目標,但是這個目標,已經離他們越來越遠。
    現在的他們,只能躲在寰宇龜之中,掙扎求生。
    “先生您這次來海上,真的是為了要七海大帝的命嗎?”海浮萍雖然下定決心誅殺海青澄,但是她心里,同樣不好受,畢竟,這是自己唯一的兒子。
    但是現在,面對鄭鳴要誅殺七海大帝這件事情,她還是迅速將自己的心態調整了過來。
    那些人魚一族的強者,對于鄭鳴不但不給海青澄求情,反而一句話,讓他身死道消的情形,并沒有太大的意見。
    在他們的心頭,海青澄這個將他們賣給七海大帝的人,確實該死。
    他們之所以求情,一來是因為人魚女皇的面子;二來也是因為海青澄的血脈,實在是太過珍貴。
    現在,海青澄既然已經被誅,再說其他也是無用,他們的注意力同樣被鄭鳴的話所吸引。
    誅殺七海大帝,就算是在這一片空間之中,也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人提起過。
    “不錯,正是要去萬古不夜城走一趟!”
    “先生,萬古不夜城危機重重,先生要誅殺七海大帝,需要小心謀劃才是,如果先生和七海大帝沒有太大的仇怨,小女子還是要勸先生一句,殺七海大帝的事情,先生還是……暫且放下的好。”
    海浮萍猶豫之間,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人魚一族和七海大帝仇深似海,如果說誰最愿意七海大帝死,非人魚一族莫屬。
    現在海浮萍之所以如此的勸鄭鳴,主要是因為她不希望海麗絲少一個好師傅。
    “是啊,先生還是三思啊!”骨力也跟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