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131 墨玉神金鐵

  
    “撤退!”
    雖然心里有一萬個不情愿,但是思前想后,那參星境的強者最終還是下達了這個命令。
    他不做出這個決定不行,如果留在這里,那必定是死路一條;而離開這里,雖然大帝他老人家一定會震怒不已,但是,有蜃媚兒等三個神禁強者在前面頂著,說不定還能保住性命。
    而隨著這位強者的決定,本來鋪天蓋地的水族大軍,也就是一個轉眼,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雖然從外表上看,海麗絲充滿了自信,但是面對鋪天蓋地的大軍,她也是心跳加速,忐忑不已。
    “耶,壞人都退了!”在所有的人,都消失的干干凈凈的時候,她整個人,歡天喜地的跳了起來。
    水晶大殿之中,沒有一個人覺得海麗絲這般做,有失她公主的體統,他們甚至都覺得,如果自己經歷了這樣的事情,恐怕也要和海麗絲一般的歡呼雀躍。
    “趕快請公主進來,然后催動寰宇龜離離開這里。”裳翁作為人魚族中,僅次于海浮萍的存在,立即沉聲的吩咐道。
    幾個參星境的存在,幾乎同時沖了出去,他們要去迎接海麗絲這個立下了大功的公主。
    但是,一些心智深沉之輩,卻很清楚,自己等人之所以能夠平安,并不是因為海麗絲,而是因為站在一邊的鄭鳴。
    所以,在歡喜之中,更多人都用一種敬畏的目光看著鄭鳴。
    他們雖然心中有無數的念頭,但是在這個時候,卻只敢靜靜的站在那里,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這個人族,并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而是一個執掌著乾坤變動的無上存在。
    “青澄眼拙,誤會了大人,還請大人不要和青澄一般見識。”海青澄朝著鄭鳴躬身下拜,一副自己聽信了謠言,請鄭鳴原諒他的誠懇模樣。
    鄭鳴似笑非笑的盯著海青澄,沉默不語。
    海青澄忍不住渾身打了個激靈,他深深的意識到,自己就好像這個叫做鄭鳴的人利爪下的獵物,他想要什么時候吃掉自己,只需看自己的心情而已。
    他海青澄做的事情,難道他真的知道嗎?
    不可能,自己做的極其隱秘,就算是……
    暗笑自己心虛的海青澄,小心的退到一邊,也就在這時候,海麗絲和骨力等人走了進來。
    “老師,您真是太厲害了,那些人看到您的剪刀,一個個都嚇得跑了。”歡快的跑到鄭鳴的身邊,海麗絲的臉上,全都是對鄭鳴崇敬的神色。
    她更是伸出雙手,將那金蛟剪托給鄭鳴。鄭鳴看著小丫頭依依不舍的神情,笑了笑,并沒有將金蛟剪接過去。
    雖然金蛟剪威力不錯,在他的催動下,甚至可以擊傷神禁級別的存在,但是對于現在的他而言,金蛟剪已經成為了一個雞肋。
    他神念閃動之間,已經將自己的神念再次在金蛟剪之中加固,更刻畫了幾道銘文,加入到了金蛟剪之中。
    “你留著防身用吧,就當為師送給你的拜師禮。”
    “真的?謝謝老師!”小巧玲瓏的金蛟剪,本來就非常的吸引海麗絲,只是這東西畢竟是老師的寶物,而且還能夠嚇走神禁級別的存在,所以海麗絲雖然喜歡,卻也只能乖乖的奉上。
    沒想到,老師居然如此慷慨的將此物送給自己,這讓海麗絲有些喜出望外。
    “且慢,鄭先生,這寶物實在太過珍貴,海麗絲還是一個小孩子,用不了這種銘寶,還是請先生收起來吧!”海浮萍鄭重的說道。
    她用神識探測了幾次金蛟剪,就感到這金蛟剪雖然看起來小巧,但是里面隱含的殺戮氣息,實在是太過強大,即使是她這種存在,在這氣息下,也感到驚怖不已。
    鄭鳴擺了一下手道:“既然我已經送了小丫頭,又怎么能夠收回,就讓她拿著吧。”
    海浮萍滿臉感激:“既然先生如此說,那我就讓她收下了,海麗絲還不快感謝你師父,這金蛟剪,可是一件不弱于我們水族至寶的銘寶。”
    說道這里,海浮萍好似想到了什么,她輕聲的朝著身邊一個伺候的女子吩咐了兩句,那女子就快速的走進水晶大殿后方,半刻鐘之后,她的手中托著一個盒子走了出來。
    “鄭先生,海麗絲能夠拜在您的坐下,是她的福氣,作為她的奶奶,我水族沒有什么好東西,只有一件讓她拜師的禮品,還望您不要推辭。”
    說話間,那女子已經恭敬的將盒子交給了海麗絲,而海麗絲則雙手捧著盒子,遞給了鄭鳴。
    盒子是用一種墨石鍛造而成,就算是鄭鳴現在的心神,一時間竟然也探查不出,這盒子之中,究竟是何物。
    投桃報李,而且還是用拜師禮這樣的話,鄭鳴也就沒有推辭,他從海麗絲的手中接過墨石盒子,就覺得一股萬鈞的重力,直接壓在了自己的手掌上。
    這萬鈞的力量,對于鄭鳴而言,是在是算不了什么,但是小小的一個盒子,卻猶如一座山岳那般的重量,這盒子之中物品的珍貴由此足可見一斑。
    輕輕的將盒子打開,映入鄭鳴眼眸中的,是一柄長劍,一柄三尺六寸,漆黑如墨的長劍。
    長劍無鋒,更沒有任何的銘文道意,但是在看到這柄長劍的剎那,鄭鳴就覺得這才是自己期待的長劍。
    得自鎮星宗的星辰劍雖好,但是鄭鳴對于那柄劍并不是很喜歡,所以就算折斷了,鄭鳴也不覺得可惜。
    “好劍!”
    說這句的時候,鄭鳴是真心感慨,而海浮萍則笑著道:“此劍,乃是我祖上在七海深處的一個深淵之中挖到的。”
    “當時,這柄長劍,只是一塊神石,只是宿夜之時,會散發神光,當是我祖上覺得這其中一定有重寶,就費盡力量將神石從七海深淵中打撈了出來。”
    說到此處,海浮萍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難過,這好似是美人遲暮的難過,更好似是對過往的懷念,不過瞬間她的臉上就笑容洋溢道:“祖上找來最好的煉器大師,準備將此石煉制成重寶。”
    “卻沒有想到,大師千方百計的將神石打開,里面卻已經有成型的劍胚。”
    “當時我的祖上,對于這天生地長的劍胚可謂是欣喜若狂,他尋找了無數的銘陣大師,想要將神禁銘刻在這神劍之上。”
    “只可惜,那些大師想盡了無數的辦法,最終卻沒有能夠在這長劍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海浮萍說到此處,眼眸中閃動出了一絲異色道:“我海族凋敝,現在拿得出手的至寶,只有寰宇龜等數件,那些至寶,都是我族鎮壓氣運之物,就算是小女子,也是不能輕動的。”
    “所以小女子就想到了此物,還請鄭先生,不要怪我水族的禮物太過粗鄙。”
    此劍沒有銘文,鄭鳴并不在意,他在將那長劍提起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心一陣的顫抖。
    從這柄長劍之中,他感應到的,是一種從天地開辟一直存活到了現在的蒼古之意。
    而鄭鳴曾經觀看過的開天印記,這一刻,陡然從他的心頭閃過,也就是一個剎那,鄭鳴想到黑色的長劍究竟是何物做成。
    墨玉神金鐵!
    天地初生之時的先天神鐵,可以和玄黃之氣匯聚的玄黃石,陰陽兩氣匯聚而成的陰陽玉并列的墨玉神金鐵。
    這種墨玉神金鐵堅硬無比,只要手指蓋大小的一塊墨玉神金鐵,就足足有萬鈞多重。而對于墨玉神金鐵來說,煉化神禁進入墨玉神金鐵,簡直就是對它的一種侮辱。
    這種墨玉神金鐵,本身就具備靈性,它自己本身,更具有先天神禁之力,只要能夠溝通里面的先天神禁,那么如何變化,就在乎一心。
    現而今,鄭鳴得到了云霄的劍道,雖然用一般的長劍,也能夠憑著劍道的強大橫掃四方,但是在同級別的強者對戰之中,一柄神劍的好處,可想而知。
    “此物,我非常滿意。”
    鄭鳴輕輕的舞動了一下長劍,鄭重的說道。
    海浮萍聽說鄭鳴滿意此劍,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她之所以送出這件至寶,除了她不明白這件至寶的用法之外,更因為她希望人魚一族,能夠緊緊的依靠鄭鳴這棵大樹。
    雖然鄭鳴收了海麗絲為徒,更對自己的弟子,無比的寵愛,但是這些,只是對海麗絲。
    當他們人魚一族有難的時候,鄭鳴不一定就出手幫忙。
    所以,和鄭鳴的關系,還需要他們自己經營,讓鄭鳴發自內心的對于他們一族多一些認同。
    “先生能夠喜歡此劍,也是我族的榮幸。”海浮萍說到此處,又猶豫了一下道:“我們正準備催動寰宇龜,離開這萬里水域,先生是不是有其他安排?”
    “離開?我看你們還是暫時不用亂跑,因為無論在什么地方,你們都逃不出七海大帝的監控。”鄭鳴得了墨玉神金鐵孕育而成的神劍,心中歡喜。
    所以他對于人魚一族的提示,也就不再遮掩,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目光看向了海青澄。
    海青澄在聽到鄭鳴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就有點打顫,此時看到鄭鳴的目光看向自己,更是臉色變的無比難看。
    “鄭先生,您可不要血口噴人,我……我對于人魚一族,是忠心耿耿!”
    “更何況,我根本就沒有背叛族人的動機!”
    海浮萍的神色一變,她雖然對鄭鳴無比的尊重,但是面對自己的兒子背叛人魚一族,她還是接受不了。
    所以,她選擇了沉默。
    鄭鳴揮動了一下手中的墨玉神金鐵劍,淡淡的道:“你既然不承認,那就說一說,三個月前,你是如何和紫雀神皇取得的聯系,更是如何約定的。”
    “我的劍,希望你說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