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129 代為師走一趟


    提及被人出賣,一道道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鄭鳴,此時,這些人魚族的強者,看向鄭鳴的目光都是火焰。?
    他們不會懷疑自己人,所以鄭鳴這個外來人,就成了他們重點懷疑的對象。他們對于祖先藏身無數年的寰宇龜充滿了信心,現在被圍,其中自然有人透漏消息。
    而最有可能透漏消息的人,只有鄭鳴。
    鄭鳴對于這些怒視自己的目光,絲毫沒有理會,對他而言,這些人只是他生命之中的過客,他愿意的話,可以幫助他們,他不愿意,同樣可以直接將他們滅掉。
    他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那位已經恢復了容顏的人魚族女皇。
    人魚族的女皇神色之中,帶著一絲前所未有的凝重,以往她雖然中毒很深,但是作為神禁,在這一片寰宇龜的空間之內,她依舊是無敵的存在。
    就算脫離這片寰宇龜的領域,她也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帶著寰宇龜,輕易的逃脫出去。
    現在,她的傷勢是好了,但是她自己估計,想要完全恢復戰力,最少需要十天時間。
    十天對于她這種強者而言,也就是彈指之間,但是現在,這彈指的時間,卻可以將她的宗族,給滅亡十多遍。
    這是巧合嗎?
    她的目光看向鄭鳴,從這個年輕卻給她一如大海般感覺的男子身上,她感覺不到絲毫的敵意。
    但是現在,一切疑問都指向了這個男子,這讓她一時間,難以作出任何的決斷。
    “奶奶,肯定不是我老師,請您相信老師,他絕對不會作出坑害我們族人的事情來的!”作為鄭鳴的弟子,海麗絲眼見奶奶沉默不語,有些著急的替鄭鳴辯解道。她相信,這件事,和自己的老師沒有任何的關系。
    老師是她的親人,絕對不會做傷害她的事情。
    “海麗絲,你醒醒吧,我告訴你,就是因為你輕信此人,才給族人帶來了如此的大難。”
    海青澄怒喝,此時的他,已經撕掉了自己所有的偽裝,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譴責,絲毫不肯再給自己的侄女,留下任何的顏面。
    “你作為人魚族的公主,受到了整個人魚族的愛戴,但是你應該想的是,自己究竟給人魚族做了什么。”
    “現在,就因為你一個任性之舉,導致引狼入室,你知不知道,我們的族人,現在面臨的可是滅頂之災啊!”
    說完這些,海青澄朝著人魚女皇抱拳道:“母親,還請您下令,誅殺這個奸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多一條生路。”
    “嘻嘻嘻,海浮萍姐姐,咱們好久不見,怎么老朋友來了,您就不能見上一面嗎?”
    “我這次來見姐姐,可是充滿了期待哦!”
    柔柔之中,帶著陰冷的聲音,讓人聽著,有一種從心中寒的感覺,海浮萍是人魚女皇的名字,此時從蜃媚兒的口中吐出,卻給人一種瘆人的感覺。
    人魚女皇緊緊的攥著拳頭,她和蜃媚兒之間,一直都有一筆賬要算,但是現在,蜃媚兒就在眼前,她卻是一點都難以動彈。
    看著自己潸然落淚,卻堅定無比的孫女,又看著下方,一個個面容驚懼,但是更多的是憤怒的臣子,她的心,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最終,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個年輕的人族身上。
    這個人,在她的感覺之中,不可能是將她們人魚一族族人所說的奸人,但是眼下這種情形,卻讓她難以抉擇。
    “鄭鳴閣下,對于那些七海說的水軍過來,您有什么話說?”
    鄭鳴冷然一笑,他的目光從在場的所有人身上掠過,而后淡淡的道:“就憑這堆廢料,也想要阻攔我!”
    “你的嘴很臭,再多說一個字,我現在就讓你死!”鄭鳴淡漠無比的聲音,卻給在場所有人一股窒息的感覺。
    剛剛他站在那里,就好像平和的謙謙君子,但是此時,他的態度卻讓人覺得,這就是一個人形的兇獸。
    海青澄很想表現一下自己的勇武,現而今他的四周,聚集著人魚一族的全部精華。
    只要他遇到危險,這些人必定會豁出性命來救他,在這種情況下,他本應該無所畏懼。
    但是,在聽到這個人明顯是恐嚇的話語之時,他竟然沒有反抗之心,這是恥辱,這是一種奇恥大辱,這是一種讓人終生難以忘記的恥辱。
    在這種恥辱下,他覺得他自己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他有一種想要將這個人直接撕碎的沖動,可是在這一刻,他半點聲音都不敢出來。
    裳翁和骨力等人,一個個也面帶驚訝的看著鄭鳴,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鄭鳴這般強勢的人。
    整個大殿陷入了沉默之中,幾乎所有的人,在這個時候,都覺得鄭鳴太過強勢,太過霸道了!
    可是,他們又覺得,立于他們大殿上的,并不是一個可以任由他們宰割的人,而是一個太古巨獸。
    一面寶鏡,在水晶巨殿之中亮起,出現在寶鏡之中的,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水族精銳,而在這些密密麻麻的水族之中,三個身影被無數的強者簇擁在中間。
    最顯眼的,自然是那個叫蜃媚兒的女子,她的身影,在水中若隱若現,就好似被裹著一層迷霧。
    鄭鳴對于這個女子,并不是太陌生,在天海關的時候,兩個人就交過手,沒想到現在又碰到了一起。
    蜃媚兒的身邊,還有兩個男子,這兩個人雖然看上去神色并不怎么好,但是一個個的氣息,依舊籠罩海域。
    “是青蟹天王和驚電神君!”當看清楚這兩個人身影的時候,海青澄有些驚駭的說道。
    青蟹天王和驚電神君,鄭鳴還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來歷,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這兩個人,應該也參加了天海關之戰。
    他們的身上,鄭鳴明顯的感受到了地水風火四神咒的氣息,雖然四神咒留下的威力,要不了這兩大強者的命,卻也讓這兩大強者難受不已。
    “母親,您動不了手,現在來的是三大神禁,咱們……咱們人魚一族,不可與之為敵啊!”海青澄在后退了一步之后,朝著海浮萍說道。
    海浮萍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然,她沉吟了一個剎那,淡淡的道:“以你之見,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我人魚一族的領地上逞兇嗎?”
    “母親,自然不能!”海青澄說到此處,猶豫了一下道:“只是,我們應該想出來一個兩全之策才是啊!”
    兩全之策,海浮萍有點哭笑不得,現在這種情況,他們人魚一族面對的就是滅族,哪里還有什么兩全之策?
    就在她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鄭鳴卻已經走向了海麗絲,他輕輕的拍了一下海麗絲正在抽搐的肩膀道:“這件事情,和你沒有任何的關系。”
    “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至于外面的那些人,為師替你將他們趕走就是。”
    趕走,海青澄嘴角上揚,想說幾句諷刺的話,最終卻因為懼怕鄭鳴,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下去了。
    海浮萍也不再開口,而是靜靜的等待,她一直覺得鄭鳴不凡,雖然只有參星境的修為,但是給她的感覺,卻無比的危險。
    這也是為什么,她雖然處在臣子們聲討之中,寧肯冒著眾叛親離的風險,也堅定不移的并未對鄭鳴有任何出手的原因。
    “我的好姐姐,難道你真的要讓我們打碎這只寰宇龜的殼,將你們全部掏出來么?”蜃媚兒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這一次她的手中,多出了一只只有手指蓋大小的烏龜,
    寰宇龜,生長的時間越長,它的體型反而越之中,當一個寰宇龜完全消失之后,他所形成的空間,就會形成一個世界。
    這種寰宇龜,不知道能活多少年,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對于這種寰宇龜的懲罰,雖然它生來就具備一個無盡的空間,但是卻一輩子都難以修煉。
    更生不出什么神智,只能夠隨波逐流在無盡的大海之中。
    那小小的寰宇龜,正是支撐著海浮萍等所有海族人所在虛空的關鍵,如果這只寰宇龜被擊殺,那么海浮萍他們就再也沒有藏身之地。
    一些修為低下的族人,更要葬身在空間的破碎之下。
    海浮萍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現在這種情形,可以說是人為刀殂,我為魚肉的最好寫照,她們人魚一族,這一次能夠逃出的,不知有幾人。
    “母親,還請您早下決斷!”海青澄說到此處,斬釘截鐵的道:“我看,我們人魚一族,還是降了吧!”
    降,這個字一出口,頓時讓那些人魚族的強者大聲的討論了起來,責罵的有,但是同樣有不少人贊同海青澄的決定,說什么留得青山在之類的話。
    鄭鳴突然心中一動,他那已經合起的豎眼,再次顯露出來,白光閃動,無數的念頭,頓時映入了鄭鳴的心頭。
    “哼,原來如此!”鄭鳴冷漠的朝著海青澄看了一眼,神色之中,帶著一絲不屑。
    “師傅,您真的能夠將他們趕走嗎?”海麗絲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的老師。
    鄭鳴笑了笑,他一揮衣袖道:“海麗絲,你可信得過為師?如果你信得過,那就替為師出去走一趟。”
    說話間,鄭鳴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了自己已經不多用的金蛟剪,交給海麗絲道:“你拿著此物告訴那蜃媚兒,讓她一時三刻,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不然,殺無赦!”
    金蛟剪乃是鄭鳴自己煉制之物,因為怕傷了自己的弟子,所以鄭鳴限制了此物的靈性,所以這金蛟剪在落入海麗絲手中的時候,也就是一把金色的剪刀。
    海青澄正在勸自己的母親投降,此時聽到鄭鳴的決定,忍不住哼了一聲!8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