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128 人魚之難

  “海麗絲,你真是太天真了,居然會相信一個油嘴滑舌的騙子!拜托你動動腦子認真的想一想,正所謂對癥下藥,如果他連你奶奶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會治好你奶奶所中的毒?”
    海青澄痛心疾首的道:“你還是一個孩子,有些事情,想的太單純,某些人雖然看上去是好人,但是實際上他們都是居心叵測之輩啊!”
    說到此處,他手指著鄭鳴道:“你說,你是不是在騙人!”
    鄭鳴抱著肩膀淡然而立,對他而言,治療海麗絲的奶奶,只不過是因為他憐惜海麗絲。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弟子,就算海青澄這樣的人跪在他的腳下,他都懶得理會。
    至于人魚族的那些武者,他根本就不看在眼里,如果他們再過分一點,鄭鳴自然會讓他們知道一下,花兒為什么會這樣紅。
    鄭鳴的沉默不語,像是變本加厲,一下子助長了海青澄的氣息,他對于鄭鳴,有著一種天生的敵意,這種敵意的原因,除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家伙居然深得海麗絲的信任之外,更有一種嫉妒。
    雖然鄭鳴的外貌和他差的很遠,但是從鄭鳴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卻是他拍馬都趕不上的。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一心想要置鄭鳴于死地,這是一種嫉妒,一種大大的嫉妒。
    骨力以及那幾個位高權重的武者,一個個都面色不善,雖然他們沒有說任何的話,可是他們的態度,已經表明了出來。
    “我相信老師,現在,我以人魚族第一繼承人的身份,請老師給我奶奶治療。”海麗絲猶豫了一番之后,緊緊的攥了一下自己的拳頭,鄭重無比的說道。
    此時的海麗絲,雖然依舊是一個小女孩,但是從她身上散發出的威勢,卻讓在場的人,一個個神色大變。
    以往,他們對于海麗絲這個皇位第一繼承人雖然尊重,但是這多是一種喜愛的尊重。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海麗絲還是一個小孩子,一個他們根本就不必在意她意見的小孩子。
    而且,在幾乎所有人的眼中,海麗絲也并非一個會發出自己意見的小孩子。
    可是現在,聽著海麗絲的決定,他們的神色,一個個變的極其凝重,偌大的大殿之中,更是靜寂無聲。
    海青澄的嘴巴張的大大的,他雖然無比嫉恨海麗絲擁有著人魚族第一繼承人的位置,但是對于這個小侄女,他卻是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
    在他想來,只要自己愿意,只要揮動一下手掌,就能夠讓這小侄女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現在,他卻覺得,這個他從來不放在眼中的小侄女長大了,以后,自己需要正視她這個對手。
    想到對手這兩個字,海青澄覺得有些可笑,但是實際上,這并不是一件讓人感到可笑的事情,他靜靜的看著海麗絲,一時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老臣遵命!”說話的,是那個頭發金銀駁雜的老者,他朝著海麗絲恭敬的行了一禮,神色之中,充滿了恭敬之色。
    海麗絲朝著老者點了點頭,而后目光看向鄭鳴道:“老師,要麻煩您了!”
    鄭鳴點頭,他緩緩的走向那正在被痛苦折磨的女皇,而海青澄遲疑了一下,就要跳出來。
    但是,那頭發金銀駁雜的老者,在這一刻鐘,雙眸帶著警告的看向了海青澄。
    這一眼,隱含著精神的力量,海青澄雖然修為不錯,但是在這一眼之下,還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十三步。
    他的臉色,在這一刻,更是變得無比的蒼白。
    鄭鳴沒有理會這種小小的爭斗,更沒有理會在老者揮手之間,數十個站在自己身邊的參星強者。
    這些人,一個個虎視眈眈,如果鄭鳴膽敢做出任何不利于女皇的事情,他們就會第一時間出手。
    只是,他們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一切自然無事,但是一旦他們出手的話,那么死無葬身之地的,一定就是他們。
    鄭鳴看著那女皇,眉心之間的豎眼,緩緩的展露了出來,隨著這豎眼的出現,那些圍在鄭鳴四周的武者,都露出了一絲鄭重的神色。
    一道道白光,從鄭鳴的眼眸之中飛出,這些白光落在女皇的身上,只是剎那功夫,那籠罩在女皇身上的黑色光芒,就化成了一道道的黑煙,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本來痛苦不已的女皇,在這一刻,居然輕松了不少,而她重新睜開眼眸看向鄭鳴的時候,眼睛之中,更多的是一種感激。
    “這是什么?”在看到鄭鳴展露出來的第三只眼睛的瞬間,有人充滿了驚訝的喊道。
    不過那金銀亮色頭發的老者,卻用嚴厲的目光看著那說話之人,一時間讓那說話之人噤若寒蟬。
    海麗絲無疑是最緊張的,雖然她的感覺讓她一定要相信鄭鳴,她也這么做了,但是療傷,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畢竟,這關系到一直愛她的奶奶的性命。
    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從鄭鳴豎眼之中發出的白光,已經將那黑色的氣息全部消融,海族女皇的身體開始復蘇,本來已經到了暮年的容顏,更是在這一刻,緩緩的恢復。
    “破!”
    鄭鳴感受到黑色的毒氣在慢慢的隱藏,雖然這種情況,對于海族女皇不會有太大的傷害,但是卻能夠讓海族女皇以后的修為,再沒有任何的進步。
    弟子的奶奶,鄭鳴此刻自然不能吝嗇,他沉喝一聲,一道猶如利劍般的劍光,直接從豎眼之中沖出,沒入了海族女皇的身體之中。
    海族女皇本來已經變得柔和無比的面容,再次變的猙獰起來,而且在一個剎那,一口血更是從她的口中,直接噴吐而出!
    本來高高豎立的她,在這口血噴出的瞬間,整個人就倒在了的那高臺上。
    “他……他是刺客,他這是想要對陛下圖謀不軌,痛下殺手,快將他拿下,死活勿論!”海青澄聲嘶力竭的嘶吼道,他剛剛一直在找對付鄭鳴的辦法,現在看到神皇陛下竟然倒地,當下就焦急的嘶吼道。
    幾十個和他親近的參星境強者,在這一個瞬間,就要沖上來,只是在他們還沒有沖上去的時候,那倒地的女皇,卻連忙制止道:“都給我住手!”
    這一句話,讓那些本來要沖起來的人,一個個停了下來,他們的眼眸全部落在了依舊躺在高臺上的女皇身上。
    此時的女皇,論起容顏,也就是四十多歲的模樣,絕代的風華,一時間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她帶著一絲輕柔的道:“都退下,不要驚擾了先生。”
    說話間,她朝著鄭鳴帶著歉意的一笑道:“屬下胡鬧,驚擾了先生,還請見諒。”
    “在下人魚族海浮萍,多謝先生再造之恩!”
    “先生駕臨我人魚族,實乃我人魚族的榮幸,小女子至今還沒有請教先生的尊姓大名?”
    就在海浮萍和鄭鳴說話的時候,幾個女性的參星境魚人族強者,已經沖到了海浮萍的近前,將海浮萍輕輕的攙扶了起來。
    此時的海浮萍,根本就沒有一個神禁級別強者應有的氣息,雖然她此時已經站起,卻依舊充滿了慵懶。
    鄭鳴笑了笑道:“在下鄭鳴!”
    “這輕衣之毒,乃是神禁級別的毒藥,自從我中此毒到現在,已經接近萬年,雖然依靠著修為和祖先的庇護支撐,卻也一次比一次難熬。”
    海浮萍說到此處,眼眸中露出了一絲黯然道:“本來,我已經放棄了希望,卻沒有想到,先生一出手,就將困擾了小女子多年的傷勢治療好了。”
    “小女子感激不盡!”
    鄭鳴擺手道:“為你療傷,只是我答應自己弟子的事情,所以你無需感激我!”
    鄭鳴這話,讓不少人魚族的強者神色都是一變,鄭鳴這種話語,實在是不給他們人魚族面子,如果放在剛才,他們一定會對鄭鳴強烈譴責,但是現在,鄭鳴的出手,已經讓他們難以說出任何的話語來。
    “我就說嘛,老師的本事可大了,奶奶的毒終于好了,實在是太好了!”海麗絲蹦蹦跳跳的沖向魚人族的女皇,眼眸中閃動的,都是欣喜的淚痕。
    海浮萍伸手撫摸著孫女的額頭,一臉歡喜,她輕輕的朝著那頭發金銀駁雜的老者道:“裳翁,你安排下去,今日要給鄭先生接風洗塵。”
    “同時,三日之后,在咱們國內,舉行公主的拜師大典!”
    被稱為裳翁的老者恭敬的道:“屬下遵命,相信我人魚族的臣民,在聽到陛下您完好無恙的消息之后,一定會高興不已!”
    “人魚族的余孽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聽話的乖乖的出來,我可以饒你們不死!”淡淡的,充滿了陰森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人,一個個都愣了一下,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還是那人魚族的女皇:“是七海大帝的人,剛剛說話的,是蜃媚兒!”
    說出蜃媚兒這個名字的時候,人魚族女皇的神色,十分復雜,這其中,有怨恨,但是同樣有畏懼。
    “是蜃媚兒,這一次壞了!”
    “咱們躲在寰宇龜之中,一直遨游在七海之中,他們怎么可能找到咱們?”
    “是啊,多少年了,我們一直潛藏在七海的普通生物之間,七海大帝怎么會發現咱們的蹤跡?”
    “必定是有人引路,出賣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