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127 神禁道傷


    高聳在無盡海水的大殿,充斥著一種古老而讓人不由心生敬畏的威嚴,一道道古老的銘文之中,更有一種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的天地威嚴。
    鄭鳴仔細的打量著這大殿外猶如刀劈斧鑿的痕跡,雖然這些痕跡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但是這些痕跡之中隱含的鋒利,卻依舊讓人心驚。
    “奶奶,我回來了!”
    海麗絲進入大殿之后,整個人就好似一只歡快的云雀,朝著大殿正中的位置直沖了過去。
    足足有萬丈的大殿中,放著一個高臺,高臺上,一個身高足足有三丈的巨型人魚,臥立在高臺上,她的容顏雖然已經充滿了蒼老之色,但是從輪廓之中,依舊能夠感到她年輕之時,那絕世的風華。
    銀色的長下,是一雙睿智的眼睛,在鄭鳴走進大殿的時候,她的眼眸中就閃過了一絲驚訝,隨即她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神禁!
    鄭鳴在海麗絲的奶奶看過來的瞬間,也迎著她看了過去,從海麗絲奶奶身上散出來的氣息,鄭鳴感到這是一位神禁,而且還是進入神禁時間不短的高手。
    只是她身上和天地融為一體的氣息若斷若續,給人一種隨時都有可能,從神禁境界之中跌落。
    道傷,這是自己修煉的大道神禁受到了傷害,而對于神禁級別的高手而言,這種道傷,往往是最難治療的。
    “你這小丫頭,現在還知道回來啊!”女子在海麗絲撲來的瞬間,臉上露出了愛憐之色,她用充滿了枯萎的手指,輕輕的拍著海麗絲的小臉道。
    海麗絲用魚尾輕輕的糾纏女子同為金色的魚尾,話語中充斥著一種粘人氣息的道:“奶奶,人家也是著急嗎,書上都說,能夠讓人變強的老師,都在海洋的彼岸,所以人家去看看。”
    “你這丫頭,這也相信,你給我記住,如果再生這等的事情,就不要怪我責罰你。”
    女子說到這里,臉上雖然嚴肅,但是眼眸中的寵愛,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幾分。
    鄭鳴搖了搖頭,憑他的感覺,海麗絲絕對能夠感覺到自己奶奶的心意,自然對于所謂懲罰的害怕,也就少了不知道多少。
    “奶奶,怎么不相信了,這就是我剛剛拜了的老師,老師說他本事可大了。”
    “我跟著老師學習本事,總有一天會打敗那個九頭海蟲,讓咱們人魚族,再次生活在七海之中。”和所有的小孩一般,海麗絲快的將自己的師傅給推舉了上來。
    就在海麗絲說出老師說自己本事可大的時候,除了女子,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鄭鳴。
    這大殿之中,除了人魚,還有各種各樣的水中族類,而他們最主要的共同點,在鄭鳴的感覺中,就是他們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了參星。
    參星境武者,足足三百多個。
    這種數量,已經快要趕上紫雀神朝。就在鄭鳴的注意力看向這些人的時候,這些人的目光,同樣看向了鄭鳴。
    “年輕的人類強者,多謝你收納了海麗絲。”老年女子在朝著鄭鳴仔細打量了幾眼之后,輕聲的感謝道。
    從這老年女子的身上,鄭鳴感覺到了善意,不過對于一個誅殺了兩位神禁的鄭鳴而言,一個神禁的善意,實在是讓他難以生出任何的敬畏之心。
    “海麗絲很可愛,她既然拜了我這個師傅,我自然要庇護自己的弟子。”
    鄭鳴的話剛剛開口,就聽有人厲聲的道:“母親,我覺得這個人來歷不明,居心叵測,現在應該將它拿下,細細拷問,看看他究竟對我們人魚一族,究竟有什么野心。”
    隨著這話語,海青澄快的走了上來,他英俊的臉龐,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正義凜然。
    “奶奶,老師是咱們人魚一族的朋友,他……他本事可大了,我要成為老師的弟子!”海麗絲用手快的抓住老年女子的手臂,話語中充滿了撒嬌的味道。
    在自己小孫女的撒嬌下,老年女子眼眸中的寵愛越多了幾分,他呵呵一笑道:“好好好,海麗絲寶貝的師傅,我一定會尊重的。”
    就在老年女子說話的時候,一個體型龐大,足足有五丈出頭的強者大聲的道:“女皇陛下,海麗絲公主乃是皇位的繼承者,她最應該學習的,是我們人魚一族的天生神通。”
    “外人的教導,只會讓海麗絲宮主走上歧路,最終毀了我們人魚一族的希望。”
    老年女子沉吟了起來,雖然她的心中,對孫女的寵愛,讓她希望自己的孫女一切都能夠順利,但是作為人魚一族的女皇,她卻不能讓孫女走入歧途。
    畢竟,人魚一族的功法,才是最適合海麗絲的。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那海青澄已經再次道:“人族有一句,叫做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覺得,這個人出現在我們人魚一族的身邊,就沒有安什么好心。”
    “他還想拐騙海麗絲,如果不是骨力及時趕到,事情絕對是不堪設想,母親,您不能在猶豫,不能在這種關系到我們整個人魚族安危的事情上心慈手軟。”
    “奶奶,老師真的是一個好人,他絕對沒有對我們人魚一族,有任何的企圖。”海麗絲輕輕的晃動著人魚一族皇者的手臂,眼眸中充斥著哀求。
    人魚一族的女皇輕輕的咳嗽一聲,剛剛準備說話,那咳嗽聲瞬間變成了重重的咳嗽。
    伴隨著這咳嗽,本來頭如雪的女皇,在這一個瞬間,頭就已經變成了黑色。
    這種黑色,飛快的侵襲著女皇的頭顱,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女皇的頭已經有一半變成了黑色。
    與此同時,一個頭戴皇冠的人魚身影,出現在了女子的身后,這身影好似不在這片天地之中,他的手掌呈現出七彩之色,輕輕的下落之間,就已經將人魚女皇體內,那瘋狂蔓延的黑色氣息,壓制了下去。
    只不過,這黑色的氣息無比的頑固,雖然被黑色的身影七彩光芒壓制,但是卻頑固不退,在這兩股力量對持的時候,女皇的神色充滿了猙獰。
    這是一種痛苦的猙獰,雖然女皇并沒有說話,但是幾乎整個大殿之中的人,都能夠感覺到這位女皇陛下的痛苦。
    “老師,你……你幫幫我奶奶!”海麗絲開始還握著女皇的手,突然好似想到了鄭鳴的她,快的來到鄭鳴的近前,帶著一絲哀求的說道。
    鄭鳴說起來,對于治傷并沒有太多的見解,但是自己弟子的哀求,讓鄭鳴一陣的心軟。
    從人魚女皇的情形上,鄭鳴可以看出,她中的是一種傷害道基的毒藥,這種毒藥鄭鳴雖然不知道名字,但是擁有破妄法眼的他,卻可以消除一切的不良狀態。
    以破妄法眼擊破這些毒藥,因為不是什么問題。
    “沒事,這種毒,為師還是能夠治療的。”鄭鳴下定決心之后,笑吟吟的朝著海麗絲說道。
    “狂妄,你知道這是什么毒嗎?我告訴你,在整個海域,這種毒,根本就是無藥可救的。”海青澄一下子跳出來,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怒意。
    鄭鳴沒有理會海青澄,他淡淡的道:“我治療這種毒雖然不算困難,卻也不容易。”
    “要不是看在海麗絲的份上,我為什么給你們治療。”
    “閣下,不知道女皇陛下這是何毒,我們研究了不少年,都看不出來?”一個站在下手,滿頭都是金銀相間長的老年人魚,淡淡的說道。
    他笑容平和,給人一種親近的模樣,但是從這個人的身上,鄭鳴感覺到的卻是一種笑里藏刀。
    不過對于這個問題,鄭鳴真的沒有辦法回答,雖然他能夠運用破妄法眼,但是要說這是什么毒藥,鄭鳴還真的不知道。
    “我不知道!”
    鄭鳴誠實無比的回答,讓在場的人一個個都震驚不已,特別是那正滿臉溫和看著鄭鳴的老年人魚族強者,更是愣在了哪里。
    作為人魚一族的智囊,他無論什么時候,都要求自己表現出一種笑容,但是現而今,他真的笑不出來了。
    你這是玩我們嗎?我們真的有那么好玩嗎?你知不知道,得罪人魚一族的后果。
    各種的念頭,就好似一個個漩渦,在他的心中不斷地旋轉,但是最終,這位人魚一族的強者,還是半句話,都沒有再說出來。
    至于海青澄,則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手指著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屑的道:“閣下,我剛剛看到你的時候,還覺得你是一個大大的神醫。”
    “卻沒有想到,你連半點傷情都看不出來,竟然說自己能夠治療這種毒藥,實在是……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仰天大笑的海青澄,眼眸中的不屑更多了幾分。
    至于骨力,同樣瞪著眼,雖然他從心中并不喜歡鄭鳴,但是這個異族的人,畢竟是他帶來的。
    丟人現眼啊,要是早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一個人,就算是公主再要求,自己也不能將他帶過來。
    各種念頭閃動的眾人,在這一刻都用一種不善的目光看著鄭鳴,幾乎所有的人,都覺得鄭鳴有點欠揍啊。
    要是平時,你開一個玩笑,也是無傷大雅,但是現在,你也不想想是什么時候。
    女皇陛下正在痛苦之中,你說你能夠治療,可是對于什么毒你都不知道,你還治療什么。
    面對著一道道不善的目光,鄭鳴絲毫沒有理會,他背著手,淡淡的站在那里。
    “我相信老師,還請老師給奶奶治療,讓奶奶早日從痛苦之中解脫出來。”海麗絲的臉上,充滿了對鄭鳴的信心。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