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124 漂浮于海上

?  拈花神宮覆滅,天神山覆滅,整個紫雀神朝之中,能夠稱為神禁強者的,只剩下厚德殿主。WwW.⒉
    在紫蒼生登基為皇之時,厚德殿主派出親傳弟子道賀,并向天下表示,厚德殿愿意尊奉紫雀神朝的命令。
    這樣一個舉動,意味著厚德殿主的俯,只不過他明面上低頭的對象是紫雀神朝,但是實際上,他卻是對紫蒼生身后的鄭鳴,表示臣服。
    鄭鳴沒有再入厚德殿,原因不只是因為厚德殿主的臣服,更因為厚德殿主在他晉級參星的時候,并沒有對他出手。
    在幫著紫蒼生穩固皇位三個月之后,鄭鳴就將自己手中的天命神樹,種入了自己的妹妹鄭小璇的身上。
    雖然那天命神樹很神異,但是鄭鳴并不需要這天命神樹,他的根基在**玄功和兩儀神蓮天命神樹,對他而言,也只不過是一種錦上添花而已。
    而當天命神樹涌入鄭小璇的體內之后,它的神異也表現的無比明顯,也就是三日時間,鄭小璇的修為,就在天命神樹的幫助下,晉級成為了法身。
    一個月之后,鄭小璇已然溝通星辰,成為了一位參星境的巨擘。雖然,現而今鄭小璇還沒有突破神禁,但是她的修為,卻好似每一日,都有不小的進步。
    而那一直出現在李慧卿母子口中的**沖霄觀,卻是一直沒有任何的消息。
    鄭鳴在處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就留下了一道神念,而后直接駕船,進入了七海水域。
    七星破空舟,紫雀神朝皇室寶庫之中的珍寶之一,現在被新神皇紫蒼生送給了鄭鳴。
    這七星破空舟刻錄了上萬銘文,更用無比珍奇的神鐵打造而成,不但能夠自行吸納天上的星辰之力,更能夠當成銘寶進行戰斗。
    只是此舟落在鄭鳴的手中,最終只能夠當成一件入海的工具。而鄭鳴也沒有催動七星破空舟的最大威力,只是將它演化成一只小舟,漂浮在海上。
    鄭鳴出海的地域,正是當年大戰之地,此時那地水風火四神咒所形成的空間,依舊存在,甚至在那小小的空間之中,不但有靈氣,而且還有不少的小動物出現在其中。
    于是,鄭鳴看到了兔子奔跑在深水之中的情形。
    只不過這片占地極大的小空間之中,并沒有人類的身影,對于武者們而言,這里雖然遼闊,但是靈氣實在是太過虛弱,生活在這里,不但難以修煉,而且壽命還會減少。
    鄭鳴乘舟進入小空間,就感到自己的心神,好似被什么東西割斷,這東西遮擋著鄭鳴的神識,那從諸天星辰之下落下的星力,也減弱了三分。
    只有**玄功,并沒有受到什么大的影響。
    催動七星破空舟,鄭鳴繼續朝著七海之中行駛而去,在紫雀神朝的資料中,七海大帝居住的地方,乃是一座龐大無比的水下巨城。
    城池縱橫三萬里,萬古如白晝,所以那座城池,又被人稱之為萬古不夜城。
    紫雀神朝的商人,曾經進入過七海交易,所以有幸來到那座巨城,在那些商人記憶之中,萬古不夜城,可謂是遍地金珠至寶,處處都是寶物。
    就算在里面折斷一根樹枝拿回紫雀神朝,也能夠換取大量的財富,只不過在萬古不夜城,水族對于進入交易的商人防范的很厲害,連折根樹枝的機會都沒有。
    鄭鳴的手中,此時正拿著被劈成兩半的斷矛,雖然此刻,這斷矛因為銘文被劍光所破,威勢不在,但是握在手中,那種磅礴的殺意,依舊讓人感到無比的恐懼。
    如果不是自己的手中有云霄的英雄牌,可能當時的自己,別說晉級參星,恐怕還要死在這神矛之下。
    此仇,怎可不報!
    七星破空舟快入閃電,須臾千百里,鄭鳴盤坐在石橋上,靜靜的參悟著云霄的無上劍道。
    一劍可斬滅天地,一劍可衍生萬法,強大無比的劍道之中,甚至有揮劍斬落星辰的法門。
    只是,這種法門,想要施展,需要龐大的力量才行,鄭鳴雖然晉級參星,得到一百零八顆星辰之力的匯聚,但是論起力量來,比起成為金仙的云霄,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至于云霄的劍道,雖然已經融入了鄭鳴的身體之中,但是鄭鳴想要更上一層樓,還是需要他自己的參悟。
    在大的方向上,云霄的劍道可謂是完美無缺,但是鄭鳴在參演之中,卻能夠感覺到,云霄的劍道和這片天地,還是有那么一絲絲的不太融合。
    也就是這一絲絲的不融合,讓云霄劍法的威力,才會稍微打上一點點的折扣。
    現在,鄭鳴能夠做的,就是消除這一絲絲的不融合,或者說,將這一絲絲的不融合,徹底的消除。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驀然睜開了眼眸,因為他感到,自己的七星破空舟上,竟然來了一個不之客,而且這不之客,還正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
    趴在鄭鳴船頭的,是一個看起來十一二歲,滿頭都是金色長,眼眸卻好似碧綠寶石一般的女子,她上半身穿著用一種銀色細線勾勒而成的寶甲,越顯得凹凸有致。
    “你是人嗎?”
    如果這句話在紫雀神朝聽到,那就是罵人,但是此時,聽著這聲音,感受著聲音之中那純凈沒有半絲雜質的味道,鄭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雖然他此時看到的,只是女孩趴在船頭的身軀,但是他的神識,同樣能夠感到女子浸在水中的魚尾。
    這竟然是一條人魚!
    鄭鳴對于人魚的認識,還是在前世。此時看到一條人魚趴在自己的船上,又沒有任何的敵視之意,所以鄭鳴平淡一笑道:“不錯,我就是人!”
    “人?你們要是長出魚尾的話,就和我們一模一樣了。”女孩好奇的說道。
    “我叫海麗絲,能知道你的名字嗎,人,我知道人也有名字的!”海麗絲調皮的說道。
    鄭鳴從這海麗絲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弱于生神的修為,同時在海麗絲的體內,鄭鳴更感應到了一種隱藏的,卻龐大無比的力量。
    這是一種生長在血脈之中的力量。
    “我叫鄭鳴!”鄭鳴心中念頭閃動了一下,隨即道:“海麗絲,此地離萬古不夜城還有多遠?”
    “你……你要去萬古不夜城?那里……那里真的很危險,我聽奶奶說,那里居住著一個巨大的惡魔,他吃人啊!”說到吃人,海麗絲的臉上,露出了巨大的驚恐。
    吃人,這兩個恐懼的字,從海麗絲的口中說出來,讓鄭鳴并不覺得有什么夸張。
    他輕輕的看著海麗絲,輕笑著說道:“沒事,我過去,就是要去打大魔王!”
    “你有很大的本事嗎?”海麗絲猶如星辰一般的眼睛,眨動了一下道。
    很大本事,鄭鳴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自信的笑著道:“應該算是吧!”
    “那你能夠成為我的老師嗎?嗚嗚,人家這一次出來,就是想要尋找一位老師,請他傳授人家武技,然后幫著我們人魚族,奪回屬于我們自己的領地。”海麗絲緊緊的攥著拳頭,一副緊張的模樣。
    收徒,鄭鳴倒是收過徒弟,只是并沒有太仔細的傳授,雖然現在弟子的成就也不算低,卻并沒有太多教授弟子的樂趣。
    現在,收取這條魚人的女子作為自己的弟子,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竟然隱隱約約的多出了一絲期待。
    畢竟,好的師傅難以尋找,同樣,資質人的弟子,也難以尋找,他的他心通閃動之間,已經感應此時這人魚小女孩的心神之中,充滿了期待。
    收一個弟子么?也好!
    鄭鳴看著滿臉期待的人魚女孩,輕笑道:“如果你愿意,那么現在,你就是我的弟子了。”
    “這么簡單嗎?”海麗絲伸出潔白猶如藕節的手臂,在自己的頭上摸了一下道:“奶奶說,要拜一個好的師傅,就要經歷千辛萬苦才行啊!”
    “作為弟子,還要承受老師的各種考驗,您……您不考驗一下我嗎?”
    鄭鳴心里有些無語,看這小丫頭說的,好像套路都對,自己如此輕巧的收一個弟子,反倒顯得自己沒有誠意。
    “那……你覺得你需要什么樣的考驗,說出來,為師幫你設計一個。”
    海麗絲一如寶石的眼眸閃動之間,輕聲的說道:“師傅,人家不想要什么考驗,原來奶奶說的都是真的,拜師傅,并不需要考驗啊!”
    “那人家不要考驗了。”
    說出這句話的海麗絲,雙手重重的撐了一下船板,人就跳在了七星破空舟上。
    足足有五尺長的魚尾,映入了鄭鳴的眼簾之中,那一片片金色的魚鱗,給人一種大道的韻味。
    這些魚鱗,鄭鳴估計無比的堅固,而魚鱗和魚鱗之間的排布,更能形成了一種接近神禁的力量。
    一股水靈氣,將海麗絲包裹其中,她眼眸帶著一絲感慨的看著鄭鳴道:“師尊,您能不能教人家一種大大的本事。”
    鄭鳴正要說話,卻聽到虛空之中,有人大聲的吼道:“兀那人族,快快放開公主!”
    伴隨著這喝聲,一道鋒利無比的巨矛,從遠處朝著鄭鳴直接投了過來。這巨矛猶如閃電,帶著無窮的大道之力,直襲鄭鳴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