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324 赤炎山

  吃驚,這是肯定的!
    鄭鳴雖然猜出這三個宗門的聯系不淺,卻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三個宗門竟然是一家。
    看著鄭鳴震驚的神情,祝心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她雖然年齡已經不小,但是模樣還是花心少婦,所以一笑之間,竟然給人一種別樣的感覺。
    “無論是咱們葬劍宮的祖師,還是赤炎山的祖師,都出自一個人的門下,這個人,就是紅日祖師!”
    如果說剛才祝心容的三宗一家讓鄭鳴感到震驚的話,那么鄭鳴這次,卻忍不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紅日上人,這三個宗門的祖師,竟然是紅日上人!
    鄭鳴自從修煉了紅日照大千的法門之后,現在一心所想的,就是能夠得到紅日照大千剩下的典籍。
    他的修為,現在已經是七品巔峰,想要更進一步,必須得到紅日照大千后面的法門。
    雖然他四處打聽這紅日照大千法門的下落,但是沒有半點所得,卻沒有想到,這得來竟然全不費工夫。
    “你說的紅日祖師,莫非就是傳說中的紅日上人,那個和心劍閣祖師當年平分秋色的紅日祖師?”
    鄭鳴注視著祝心容,沉聲的問道。
    祝心容淡淡一笑道:“在這大晉王朝,還沒有第二個紅日祖師,不過嘛,那心劍閣的人,實在是無恥之尤,就憑她們那功夫,也配和紅日祖師平分秋色!”
    心劍閣的祖師是不是無恥,鄭鳴已經沒有心思理會了,他最看重的,是紅日上人的傳承。
    “紅日祖師修為高超,別說是大晉王朝,就是大晉王朝身后的上門,也奈何不得他老人家。”
    祝心容的眼眸中,帶著深深的仰慕道:“咱們宗門的祖師,說是出自紅日祖師的門下。實際上也很勉強。”
    “按照咱們祖師的記載,她老人家乃是紅日祖師的一個仆役。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品強者,同樣是紅日祖師的指點。”
    “那無花谷的祖師,和咱們祖師的身份是一樣的,都是紅日祖師的仆役,只有赤炎山的祖師,算是紅日祖師的弟子。不過,他赤炎山的祖師。在紅日祖師那里,也不比咱們祖師強上多少。”
    “因為,他在紅日祖師那里,也不過就是一個記名弟子而已。”
    一個記名弟子,兩個仆役就創建了這威震大晉王朝的三大宗門,這紅日上人的強大,可想而知。
    這個時候,鄭鳴也覺得,祝心容的驕傲是有原因的。心劍閣雖然在大晉王朝地位不一般,但是她宗門的祖師,能夠和紅日上人打成平手的可能性。真的太小了。
    “按照祖師的記載,上人他老人家淵博似海。修為根本就不是我等可以猜測的。”
    “不論是咱們宗門的祖師,還是紅日赤炎山的祖師,學到的只是紅日上人他老人家的九牛一毛而已。”
    “上人在坐化之時,為了不讓自己的一身絕學失傳,就將自己的全部修為,封禁在一個萬火蓮池之內。”
    萬火蓮池這四個字,讓鄭鳴的神色一動,他記起了在自己取得紅顏神劍的時候,那贏少典對自己說的一個月之后。萬火蓮池見的內容。
    “萬火蓮池是什么地方?”鄭鳴滿是關心的問道。
    “在赤炎山之中,但是具體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別說是我,就是咱們祖師,也只是知道萬火蓮池在赤炎山中。”
    祝心容說到此處,目光中露出一絲向往的說道:“按照祖師的記載,萬火蓮池之中,不但有上人的無上傳承,更存有不少的天材地寶,神兵利器。”
    “你手中的紅顏神劍,在咱們這些凡俗之人眼中,就是無上之物,但是它只不過是開啟萬火蓮池的三柄鑰匙之一。”
    開啟萬火蓮池的三柄鑰匙,鄭鳴的神色,頓時變得越發的鄭重起來。他作為紅顏神劍的主人,對于這柄劍的威力,自然是知之甚深。
    有紅顏神劍在手,鄭鳴覺得自己絕對可以和三品以下的武者進行爭鋒。
    一般的七品武者,根本就破不開四品武者的護體氣甲,但是這對于擁有紅顏神劍的鄭鳴而言,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
    但是,現在祝心容竟然告訴他,神劍紅顏,就是一柄鑰匙,一柄打開萬火蓮池的鑰匙。
    “赤炎山、葬劍宮、無花谷的存在,除了守護萬火蓮池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為紅日上人,選取一個真正的傳人。”
    祝心容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多少年來,我們三宗一直都在為這個目標而努力,只是很可惜,一直都沒有尋找到合適的人選。”
    就在鄭鳴想要問什么樣的人才,才能夠算是合適的時候,祝心容聲音低沉的道:“對于我們葬劍宮而言,能夠取得紅顏神劍,就算是合格。”
    “而對于赤炎山而言,得到神火印就算是合格;至于無花谷,他們的傳承之物,乃是赤陽環,能夠得到赤陽環的,就算是合格之人。”
    “而且按照當年紅日上人的法旨,只要一宗尋找到合適的人選,那么他就有權利到其他兩宗去取這兩宗的鑰匙。”
    “一般來說,只要他得到了一宗的傳承之物,其他兩宗的鑰匙,對他就不會有太大的難度。”
    鄭鳴并沒有問為什么葬劍宮害怕赤炎山的贏少典取得紅顏神劍,因為這原因,實在是太簡單。
    就算是親兄弟留下的子孫,在經過無數年的傳承之后,還是會互相殘殺,更不少說葬劍宮和赤炎山兩個宗門了。
    “那無花谷的赤陽環,又落在什么人手中?”
    千里赤炎山,紅光彌漫,一眼望不到邊際!在赤炎山百里之外,就能夠感應到赤炎山的熱量。
    所以,這里居民很少,所以這里土地無比的貧瘠,所以包圍著赤炎山的紅土七府是赤炎山最貧瘠之地。
    但是,在武者的眼中,赤炎山非但不貧瘠,反而是一塊寶地,在這里修煉,特別是修煉火屬性真氣的武者,修煉的速度,比之普通之地,要快上一倍。
    而那滾滾的火焰山中,更隱藏著無數的天材地寶,這些天材地寶每每出現一樣,都能夠讓不少武者為之拼命。
    但是,整個定州,不,應該說整個大晉王朝,都知道整個赤炎山的天材地寶,都屬于一個叫做赤炎山的宗門。
    他們愿意給人的,那你怎么獲取都可以,但是他們不愿意給人的,誰敢獲取,那就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霸道的赤炎山,同樣是無人敢招惹的赤炎山。
    一座高聳的山峰上,火光不斷的閃動,而就在這火光的燃燒之下,卻有一棵手指粗細的小樹,傲然生存在懸崖峭壁之間。
    這小樹紅色的枝干,斑斑駁駁,一如龍鱗。
    但是這小樹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小樹本身,而是懸掛在小樹兩根樹枝上的兩顆朱紅色的果子。
    烈煞果!
    只要一顆烈煞果,就能夠讓一個還沒有入品的凡人,直接跨入武者之列。而已經入品的武者,在九品之前,更能夠直接晉一級。
    甚至,十品的武者要想突破九品,只要有這么一顆烈煞果,就能夠毫無阻礙的晉級。
    可以說,一顆烈煞果,足以引起兩個九品家族的生死搏殺,足以讓癡狂的武者獻出自己的性命。
    不過,現在這兩顆已經成熟的烈煞果,卻無聲無息的,落入了一個青年的手中。這青年模樣俊秀,只不過眼眸之中,帶著一絲煞光。
    就在他連樹一起抓起的瞬間,一條長著紅色小翼的紅色小蛇,朝著他直撲了過來。
    小蛇的速度猶如閃電,那模樣,恨不得直接將青年給咬死,但是很可惜,就在它沖到青年近前的剎那,就直接被青年一個彈指,化成了血滴。
    “孽障找死!”青年說話間,朝著那成熟的烈煞果掃了兩眼,隨手朝著地下一丟道:“這兩顆果子長老了。”
    一般來說,這種能夠增進修為的東西,就算自己不用,也能夠賞賜給自己的屬下,可是現在,這位居然毫不珍惜的丟在了地上。
    就好像丟了一個壞的水果一般。
    那化成血泥的小蛇,要是能夠見到這一幕,一定會為自己的選擇屈辱不已,早知道如此,它還搶奪什么,直接等著青年將烈煞果丟掉就是了。
    就在青年凝眸四望之際,就聽有人道:“二師兄,你又何必和一個孽障為難呢?”
    這句二師兄,讓那青年滿是煞氣的臉,充滿了喜色。他那本來傲然的神色,這一刻就好像三春的桃花,燦爛無比。
    “哈哈哈,小師弟,為兄也不是為難一個畜生,只不過它在這里,實在是打攪咱們兄弟說話。”
    青年的話語未落,就見一頭赤紅色的火牛麟飛奔而來,而在那火牛麟上,一身赤紅色的贏少典,正笑吟吟的坐在上面。
    贏少典的手中,正托著四個赤紅猶如棗子一般的東西,他在來到青年近前的剎那,揮手一彈,一枚棗子,就朝著青年直沖了過去。
    “火棗!”青年對于烈煞果就好像丟棄垃圾一般,但是看著手中的火棗,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緊張。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