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122 再上天神山

  天神山,依舊高聳入云!
    這一座天下的圣地,依舊保持著它所應有的氣度,俯視天下,傲絕群倫!
    只是,現而今的天神山高層,卻變的緊張兮兮的,那已經多年都沒有開啟的守護大陣,此時更是全部開動,蓄勢待發。
    “當年,我差點兒就成為了天神山的供奉!”鄭鳴坐在已經成了五色神牛的大黑牛身上,不無感慨的說道。
    大黑牛一聲不吭,一副俺現在沒時間搭理你的模樣,但是隨著鄭鳴拋出了一顆水靈珠,它的聲音開始在虛空之中回蕩。
    “那是他們沒那個福氣!”這句話,說的是那樣的義正詞嚴,一本正經,似乎沒有半點諂媚的氣息。
    但是事實是,這位大黑牛,不但諂媚,而且是毫無骨氣的諂媚。它好像忘了,它經常給鄭鳴掛在嘴邊的,就是俺大牛是一個有修養有節操的牛,誰也不能讓俺變異志向。
    “哈哈哈!”鄭鳴仰天大笑,大黑牛這家伙雖然節操缺缺,但是這樣的家伙,自己卻喜歡。
    “魔主大人,小金那家伙還沒有睡醒,您看您是不是將它叫醒,也和小的作一個伴。”大黑牛小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將它叫醒也不是不行,只是那樣,對它的進化沒有什么大的好處!”沉吟了剎那,鄭鳴搖頭道。
    “走吧,咱們上山!”
    登臨天神山,無論是任何人,為了顯示對神主的尊崇,都不準許催動坐騎上山。哪怕是紫雀神朝的神皇,三次登臨天神山,也是自己走上去的。
    雖然這種走,是一步千丈的走,但是那畢竟是走。而現在鄭鳴卻催牛朝著天神山踏去。
    天神山的入口,平常的時候,只有躍凡境的弟子把守,他們的職責,并不是對敵,而是維護天神山的尊嚴,無論是什么樣的人物到來,都要按照天神山的規矩辦事。
    但是現在,三個法身境的強者,滿是戒備的站在天神山的入口,三人的手中,都拿著一個傳訊玉符。
    那模樣完全一副只要出現任何的不對,他們立即就傳訊喊人。
    “程兄,鄭魔主真的會那么兇殘,來到咱們天神山尋仇嗎?”一個長著一張馬臉的中年男子,半信半疑的問道。
    被稱為程兄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他雖然看上去很精神,但是那開始出現了皺紋的肌膚,無一不表現著,這位至高無上的人物,已經走到了暮年。
    一個暮年的法身境,很少有人能夠御使,現在這位程兄,卻沒有半分怨言的站在這里,可想而知,安排他的,是何等的人物。
    “鄭魔主晉級參星的勢頭,比之一般稱為神禁的氣息都要強大,他的修為,更是不可小看。”
    說完這些,那程兄幽幽的道:“他既然說出過這種話,那絕對不是無稽之談。”
    “我們還是小心守候,以防發生不測!”
    長臉男子剛剛要說話,他的眼眸就露出了一絲恐懼,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催牛而來的身影!
    這個身影,長臉男子并不陌生,當年,就是這個人,壓得他們天神山不得不交出了一個殿主的頭顱。
    一個殿主,對于天神山而言,也是無比的重要,當時因為神主不出,最終那位殿主的頭顱,還是被送了出去。
    這件事情,雖然被上面一直壓制,但是對于無數天神山的強者而言,這就是一個終身的恥辱。
    無數的天神山強者,磨刀霍霍,準備尋找到機會之后,找那個人報仇雪恨。
    卻沒有想到,還沒有等他們積蓄到足夠的力量,那個人就再次踏上了天神山。而這個人的再次到來,對于天神山來說,簡直就是一場不可估量的大大的災難。
    在快速的掐碎了手中的玉符之后,那長臉男子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笑容,帶著一絲苦澀,但是他還是滿臉笑容的朝著來人拱手道:“天神山弟子,恭迎魔主大駕光臨。”
    被稱為程兄的男子,也快速的躬身行禮,他看向鄭鳴的目光,除了畏懼,還有一絲羨慕。
    從法身到參星,他努力了不知道多少年,而現在,這個年輕人晉級參星,只用了短短的一段時間。
    這種晉級,讓他羨慕不已,特別是星辰漫天,照耀天地的那一刻,他真有一種以身代之的沖動。
    鄭鳴淡淡的看著那些躬身的天神山武者,對于這些人,他并沒有任何出手的欲望。
    “我此來,只是要收一筆賬,讓神主出來見我。”鄭鳴淡漠的說道:“如果神主不來,那我就只有親自去見他,到那時候,似乎就不太好了。”
    “我家神主正在養傷,實在不能立刻見您,他讓屬下給您傳話,希望魔戎一族和天神山能夠化干戈為玉帛,神主他老人家,日后必定以您馬首是瞻。”
    那程姓的男子,自然沒有這種替神主作主的資格,他之所以能這樣說,是因為上面,已經傳下了旨意。
    “我不要他馬首是瞻,我只要他的性命,你們之中,擋我死,閃開,留你們一條活路。”鄭鳴說話間,也不停留,催動那五色的大黑牛,就朝著登山之路而去。
    那程姓男子明顯有些猶豫,但是之后,還是咬了咬牙,氣勢沖霄的道:“鄭鳴,休得猖狂,這天神山,你闖不過去。”
    說話間,一塊玉符被他直接捏碎,隨著這破碎的玉符,那聳立云間的天神山上,一道金光直飛而來。
    這金光猶如閃電,在飛出的瞬間,就已經化成了一座高有九丈的金塔,朝著鄭鳴直壓而下。
    金塔共有七層,每一層金塔上,都懸掛著四個金色的鈴鐺,輕輕搖晃之中,一道道音波,引動天地大道中的神禁,讓人一時間難以生出反抗之力。
    不過,和這金塔本身相比,鈴鐺的威力還是不值一提,寶塔的四個角,匯聚著四種少有的兇獸,它們每一個,都擁有著一道神禁之力。
    五道神禁的寶塔,下壓的剎那,就有一種雷霆萬鈞的感覺。
    鄭鳴在這寶塔下壓的剎那,神色也是一變,不過隨即,他就看出了這寶塔的破綻。
    雖然寶塔擁有五道神禁,而且五道神禁也被同時催動,但是這五道神禁不但都有裂痕,而且因為催動神禁的力量不一樣,所以神禁之間,不但沒有互補,反而互相融合。
    以這寶塔的力量來劃分,鄭鳴覺得,這寶塔,最多也就是一個三道神禁的銘寶而已。
    面對這落下的寶塔,鄭鳴神色變幻之間,身體陡然拔起三千丈,整個人也就是一個剎那,變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
    法天象地,鄭鳴此時施展的是八九玄功之中的法天象地,這一刻的鄭鳴,一如天神,猛然轟出了一拳。
    八九玄功,通過五種神火的煉制,光憑著肉身的力量,就已經可以碾壓神禁。
    更何況經歷了五火的熔煉,現在鄭鳴一拳之中,就已經匯聚了五火的威能。
    “轟!”
    寶塔和鄭鳴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響起了一聲猶如鐘鳴般的巨響,而伴隨著這轟然的巨響,一股無形的波動,從巨塔上直傳而出。
    這是一股金色的光暈,在這光暈的籠罩之間,天和地,一切的一切,都在被籠罩的瞬間,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程姓男子等人,在鄭鳴展現出天地法相的剎那,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好,作為孕育出法身的存在,他們幾乎第一時間,就飛速的逃竄。
    至于跟隨著他們迎接鄭鳴的人,他們并沒有太放在心上,這些人的死活,對于他們而言,并不重要。
    的確,這些下屬,只是一個瞬間,就被金光化成了碎粉,在這種絕對的力量之下,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至于程姓男子三人,唯有那馬臉男子因為法身擅長速度,險險的從金色光芒的籠罩之中,快速的逃竄了出去,至于其他兩人,則全部死于金光之下。
    在這熾烈的金光下,他們甚至連反抗的力量,都聚集不起來。
    馬臉男子站在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下,看著那巨大的金色寶塔,仍然心有余悸。
    一道道裂紋,出現在了金色寶塔之上,而隨著裂紋的快速增多,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所有的裂紋,都在虛空之中,直接炸裂開來。
    金色寶塔碎了!
    作為一個法身境的存在,他對于金色寶塔也有一定的知曉,這乃是天神山第一代神主的至寶,被留在天神山內,作為天神山的底蘊,鎮壓四方。
    多年來,這金色的寶塔使用的次數屈指可數,不過每一次,都是天神山處在最危險的關頭,而每一次的結果,都是鎮壓來敵,所向披靡。
    但是這一次,這金色的寶塔,竟然在鄭鳴的拳頭下,直接破碎了開來,這讓馬臉男子心中的失望,變的越加的強烈。
    已經施展了法天象地神通的鄭鳴,并沒有收回自己的手段,在擊碎了那巨大的金塔之后,直接漫步朝著天神山的走去。
    此時的他,雖然沒有天神山高大,但是走動之間,卻是猶如一座行走的巨山一般。
    “鄭魔主,可愿意聽我一言!”就在鄭鳴走過天神山的山門時,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隨著這聲音,就見金元帶著慕舜天直飛而來,兩個人手中都沒有任何的兵器,但是兩個人的神情,卻是充滿了畏懼。
    一種深深的畏懼。
    鄭鳴漫不經心的掃視一眼慕舜天,最終看向了他旁邊的金元,而后淡淡的道:“你有什么要說。”
    “神主大人說,只要魔主您離開,他可以答應,聽從您三次號令!”金元小心翼翼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