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121 紫雀國師

  鎮靈心廬,紫雀皇室處置犯了錯誤的皇室子弟的牢籠,雖然這牢籠比之莊園,都要大上百倍,但是他絲毫改變不了此地乃是一個牢籠的現狀。
    在這牢籠之中,有無數的銘陣,出自于紫雀武帝之手的銘陣,就算是參星境的修為,在這牢籠之中,也難以施展出任何的修為。
    五皇子紫蒼生,就是現在整個鎮靈心廬中最為尊貴的囚犯,他被囚禁在牢籠最中心的一座小樓內,四周足足有上百個化蓮境的武者在守衛。
    平時,這些化蓮境的武者并不放在他的心上,但是在這鎮靈心廬之中,他只能發揮躍凡以下的實力,每一個化蓮境的武者,都可以輕而易舉的置他于死地。
    和自己鎮壓在鎮靈心廬相比,紫蒼生最擔心的還是遠在魔戎州的鄭小璇。
    他雖然不再爭奪皇位,但是在紫雀神都之中,依舊有不少人忠心于他,所以對于京城的情形,他并不是一無所知。
    雖然他還沒有弄明白,紫滄海為什么一定要將自己的妻子鄭小璇帶到神都來,但是他心中清楚,一旦鄭小璇來到神都,那一定兇多吉少。
    他雖然已經讓人傳訊,萬萬不能讓鄭小璇過來,但是他知道妻子的脾性,一旦她決定的事情,就算有自己的話,也絕對會過來。
    希望鄭鳴能夠及時出關,現在這天下,惟一能夠就救妻子的人,只有執掌魔君戰體的鄭鳴了。
    至于鄭鳴來救自己,紫蒼生也只是順便想想而已,畢竟,在他想來,鄭鳴之所以能和自己的父皇等人平起平坐,靠的是魔君的戰體。
    他自己雖然也無比的強大,但是這種強大,只是相對而言,沒有成為神禁的武者,在神禁強者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轟隆!”
    就在紫蒼生的心中擔憂之時,一聲猶如驚天動地的巨響,讓紫蒼生的人神色大變。他雖然被鎮封住了修為,但是這并不是說,他的靈覺就已經不存在。
    那巨大的響聲,好似是什么東西倒地。從這種倒地的氣息上,紫蒼生覺得,能夠發出這種驚天動地聲音的,唯有一個地方。
    只是,對于出現在自己心頭的那個位置,他心里充滿了不敢相信的疑惑。
    那個地方,自從建成之后,就是整個紫雀神朝的中心,別說倒塌,就算是頹敗,都不曾出現過。
    它怎么會倒塌呢,它怎么會……
    就在這種念頭在紫蒼生的心頭猶如咒語一般閃動的時候,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了過來,伴隨著這腳步聲,紫蒼生的神色變得更加的嚴肅。
    “無上天宮倒了!”
    “快看啊,無上天宮真的倒了,神皇陛下約戰魔主鄭鳴于無上天宮,這一次是要賠本了!”
    “可不是嘛,那可是無上天宮啊!”
    神皇陛下,這四個以往特指的稱呼,現在依舊是特指,只不過以往,他特指的是自己的父皇,而現在,這四個字特指的人是紫滄海,那個從小自己就沒有見過面的哥哥。
    二皇子一直都對于自己排名第二多有怨言,因為他覺得,自己才是神皇陛下的大兒子,應該是名正言順的皇位繼承人。
    為了這件事情,年幼時候的二皇子,甚至去找過自己的父皇,也就是十年前,自己見到了那位大哥。
    那個只是猶如驚鴻一現的大哥。
    他成為了三十六天柱之首,他神龍見首不見尾,他修為不凡,他氣勢逼人……
    因為退出爭奪皇位的斗爭,所以紫蒼生對于這個大哥的關注,也越來越少。
    再次得到這位大哥的消息,竟然是自己的父皇去世,而他紫蒼生前來神都之中奔喪,竟然被扣押了起來。
    他心里縱使不服,卻也無可奈何,因為在自己的大哥身上,他感受到了神禁的氣息。
    雖然他修為也算是可以,但是在神禁強者的面前,差的實在是太多了,神禁強者的一個念頭,就能夠讓他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更不要說對戰之類的。
    這個大哥,應該是神朝的另外一位英主,這是他心中,對于這位大哥的判斷。卻沒有想到,就在他這種判斷剛剛做出沒有多久,無上天宮竟然倒了!
    約戰鄭鳴于無上天宮,這種事情,怎么是大哥可以做出來的?
    “恭喜五皇子,賀喜五皇子,不,應該是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從今日起,您……您就是紫雀神朝的神皇陛下了!”一個穿著赤紅色血衣的衛士,快速的奔跑過來,臉上全都是恭敬的神色。
    這句話,讓五皇子的心中一動,對于紫雀神朝的神皇之位,五皇子以往充滿了期望,但是隨著和鄭小璇成婚,他就知道,這神皇的位置,和他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關系。
    而被囚禁起來之后,他心中關心的,只有自己和鄭小璇夫妻的生存問題。
    至于成為神皇,他已經沒有想過了。
    “鄭魔主勝了嗎?”在震驚了瞬間之后,五皇子就想到了什么,當下沉聲的問道。
    “陛下說的對,魔主大人已經擊殺了偽皇紫滄海,從今日起,您就是紫雀神朝的神皇陛下。”那血衣衛能夠第一個跑過來道賀,自然不是一般人,他跪伏在地上,聲音中,帶著那么一絲的顫抖。
    紫滄海被擊斃了,這個消息在紫蒼生的腦子里不斷的回蕩,他有一種猶如在夢中的感覺一般。
    也就在這個時候,八大神王等上百人,從外面涌了進來,在看到五皇子的瞬間,幾乎同時跪在地上,朝著五皇子行禮道:“拜見陛下。”
    “陛下,紫滄海弒君殺父,實在是大逆不道,禽獸不如,現在得鄭魔主出手,才得以為先皇報仇。先皇的神魂,已經下令,尊奉陛下您為紫雀神朝新一代神皇。”
    睿神王跪地道:“請陛下準備一下,三日之后,就是吉日,將為您舉行登基大典。”
    五皇子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來,雖然他對于紫雀神皇沒有太多的情誼,但是聽到父親竟然是被人弒殺的,他心里還是震驚不已。
    “睿神王,你說父皇是被紫滄海弒殺的?”
    “不錯,陛下,神皇陛下的神魂,已經告訴我們了一切,神主和李慧卿等人聯手,趁著神皇陛下受傷,偷襲了神皇陛下,這才造成了神皇陛下的墜落。”
    禮神王率先一步道:“如果不是魔主大人出手,我們還要被這不肖之徒蒙蔽,尊奉他為神皇呢!”
    “神皇陛下留下旨意,讓您尊奉鄭魔主為國師。”
    五皇子聽完稟報,這才明白事情發生的經過,他的心中,雖然對于自己得到皇位而感到欣喜不已,但是同樣,他的心中,還有一絲敬佩和艷羨。
    銀袍長劍,單人入神都,無上天宮之上,敗神主,滅神皇,整個天下的風云,隨著他一人而改變。
    這種威風,才是真正的一言九鼎,才是真正的讓人佩服。
    半個時辰之后,五皇子來到了無上天宮的廢墟上,他的心對于這廢墟雖然有些心痛,但是他更多的,卻是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鄭鳴的身上。
    鄭鳴一身銀色的長袍,給人一種飄然出塵的感覺,他飄飄然,一如要從這里飛出的謫仙。
    紫蒼生已經站了半天,但是鄭鳴不說話,他同樣不敢說話,以往,他沒有成為神皇的時候,靠著鄭鳴的庇護在魔戎州生活,雖然對鄭鳴也充滿了尊重,但是并沒有畏懼。
    但是現在,卻是不一樣了。
    他還沒有達到參星,以后成為神皇,更要倚仗鄭鳴的支持,所以在這個時候,他面對鄭鳴顯得越發的尊重。
    “你很好。”鄭鳴從虛空之中收回目光,目視著紫蒼生道。
    這句話,讓紫蒼生心中的壓力,一下子減弱了不少,他知道鄭鳴這句話的意思,在沉吟了瞬間之后,他還是朝著鄭鳴抱拳道:“多謝二哥!”
    “自家人,不必說這謝字了!”鄭鳴一揮衣袖道:“你的修為,離鎮壓四方,還差不少。”
    五皇子的臉上一熱,他自己也清楚,憑借著自己,現在要想鎮壓四方,成為一言九鼎的神皇,差的真是太遠。
    “不過不要緊,既然咱們是一家人,如果有誰不服你,你盡管告訴我,我幫你殺了就是。”
    “三日之后,我即將去天神山,相信天神山的剿滅,一定會給一些人以教訓。”
    鄭鳴的語氣淡淡的,那漫不經心的態度就像在說一件根本不起眼的小事一般,但是聽在五皇子的耳中卻讓五皇子震驚和狂喜。
    剿滅天神山,這是歷代神皇都夢想做的事情,但是每一代神皇,都因為沒有必勝的信心剿滅天神山,所以最終還是不得不和天神山虛與委蛇。
    “以后少不了要麻煩二哥。”五皇子再次客氣道。
    鄭鳴笑了笑道:“紫雀神皇也算聰明,我的本意,是將這神皇的位置自己坐了。”
    “但是他當著如此多的人,說要傳位給你,我也不能讓小璇不高興,一個神皇的位置,對我而言,也算不了什么。”
    “但是有一點,我希望你能夠做到,那就是在半個月之內,將我成為紫雀國師的事情,傳揚天下。”
    “最好,要給我修建廟宇,享受四時香火!”
    雖然這些話,一句句都讓五皇子震顫不已,但是他心中很清楚,說這些話的鄭鳴,并沒有吹牛。
    紫雀神皇已死,鄭鳴更擊敗了其他強者,現在整個神朝,已經沒有了鄭鳴的對手。在這種程度下,他們紫雀皇室除了拱手奉上皇位,沒有其他的選擇。
    “小弟遵命!”